騷擾嚴厲先生 第10章(2)
作者︰鐘淇
    石駱珀開著車,載著唐棠來到她家附近的一棟高級大樓,然後她又如同米袋般被他扛上肩,帶到頂樓住處。

    進門後,他將她放坐到柔軟的沙發上,接著彎身強勢脫去她腳上的布鞋,並將布鞋扔進一旁早已開啟的保險箱里頭,隨即關上鎖住,這樣她即使想逃跑也無鞋可穿。

    「你脫我的鞋子做什麼還有,你帶我來這兒做什麼,這里是哪里?!」唐棠從沙發跳了起來,氣鼓著小臉,怒瞪著他質問。

    「脫鞋、鎖鞋,是為了讓你沒法逃跑,好方便進行我們接下來的談話,至于這里是哪里,答案是我家。」石駱珀很好心的一一回答。

    「你家?」听見他的答復,她不由得有些錯愕,下意識的脫口問道︰「你什麼時候買房子了,我怎麼不知道?」

    他不是一直住在山上莊園里嗎,什麼時候在這里買房子了,而且還買在她家附近?

    「哼,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他冷哼一聲,慢慢踱近她。「但這不是我們今天談話的重點,我來,是想跟你取回你從我身邊偷走的東西。」

    唐棠倏地瞪大眼,急忙反駁,「我什麼時候偷你東西了?!」話音方落,她驀地一頓,似是想起了什麼,又補充道︰「如果你指的是你送我的那條項鏈,我把它掛在碧湖的相思樹上,你可以自己去那里拿。」

    「我指的不是那個。」石駱珀輕輕搖搖頭。

    「那麼……是什麼?」這下她是真的愣住了,她真的想不到還有什麼其他東西被她帶走了。

    「我被你偷走的感情,還有心……」他站定在她面前,大手輕撫著她有些消瘦的小臉。「如果你真的想結束這段感情,就先把這些東西還給我。」

    聞言,唐棠忍不住眼眶泛紅。

    「我沒有看到你的字條,才會沒去湖邊赴約,你就認定我要放棄這段感情,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還這麼殘忍的拋下我離開,你不覺得你太狠心了嗎?」

    「可是……我等了你一整天,你都沒有出現……」她也覺得很委屈又很難過啊。

    石駱珀解釋道︰「那天一整天我都待在實驗室里做實驗,直到晚上才上樓,也才看見你放在餐籃里的字條,後來我趕過去,你已經離開了……」

    「原來是這樣啊……」唐棠喃喃自語道,原來這一切都只是誤會。

    「唐棠,我知道你在害怕擔心什麼,所以接下來的話,我只說一遍,你一定要仔細听清楚。」

    他突然緊緊擁抱住她,將薄唇輕輕貼在她耳邊道︰「你一直都是從旁人口中听說我與莉迪雅的關系,這次,由我親自向你說明我跟她過去的一切……」

    唐棠一听,身子霎時一僵,下意識的想要捂耳拒听。

    石駱珀加重了雙臂的力道,喝止道︰「別動!認真听我說!」待確定她稍微冷靜下來後,他才用微微沙啞的嗓音續道︰「我和莉迪雅是鄰居,從小就認識,算是青梅竹馬,後來我父母驟逝,是她的父母收養了我,所以,比起一般人,我們擁有如親人般更為深厚的情感,後來,她的父母因為飛機失事意外過世,自此,只有我們相依為命,互相陪伴彼此長大。隨著年紀漸漸增長,我對她的感情逐漸變成愛戀,但她卻只將我當成哥哥,後來她和相愛的男人訂婚了。

    「之後我在國際醫藥生技界漸漸嶄露頭角,然而就在我研發出Marburgvirus的特效藥、得到大獎時,有一間由俄羅斯黑手黨經營的藥廠,為了賺錢,逼迫我交出專利,我不答應,他們就在莉迪雅與她未婚夫的車上裝了炸彈,意圖報復我,當我收到消息匆匆趕去時,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我眼睜睜看著他們的座車在我面前爆炸,而我也因此受到了重傷……」

    說到這兒,他痛苦的閉上眼,用力抱緊了懷中的她,將頭埋進她柔軟芳香的發間,彷佛這麼才能稍稍舒緩他心口泛起的劇痛。

    「這就是我跟她的過去,唐棠,我是愛過她,但她從來就不是我的情人,她的愛和心,全是屬于另一個男人的……發生意外後,我被自責與愧疚淹沒,深深陷在黑暗寒冷的冬眠里,直到你出現,我的世界才又再次出現光亮與溫暖……是你喚醒了我。」石駱珀輕撫著她的臉,溫柔而深情的凝望著她。「我承認,當芊芙出現在我面前時,我一度以為是莉迪雅又回來了,過去的愧疚,使我想要對她好,但我心里也知道,她不過是個容貌相似的人罷了,我很抱歉,因為我這樣私心的舉動傷害了你……」

    他的話語讓唐棠隱忍多時的委屈和痛苦,頓時像找到了出口,化成眼淚,滴滴滾落。

    「我說了這麼多,只是想讓你明白,莉迪雅是我生命里最無法割舍忘卻的人,但對我來說,她是親人,而我深愛著、想要共度一生的伴侶,只有你。」石駱珀親吻她的額頭,苦澀地道︰「你不知道這些天我是怎麼過的,你離開我的事實,就像一把刀,不斷切割凌遲著我的心……?」

    「對不起,我只是因為太過害怕,才會對我們的感情有了動搖懷疑,盧修斯說,我只是你用來打發時間、彌補心頭傷口的替代品,你始終忘不了莉迪雅,所以葉芊芙出現後,我又看見你對她那麼好,我才……」唐棠哭著緊緊抱住他,將當初盧修斯和她的談話全盤托出。

    「盧修斯!」石駱珀危險的眯起眼來,他就知道這事跟他脫不了關系,看來等他安撫好唐棠之後,要找個時間好好跟他算算賬。

    看她哭得小臉漲紅,氣都快喘不過來的模樣,他心疼的嘆了口氣,將她輕輕拉開,微彎下身與她平視,撫去她臉上的淚水。「好了,現在誤會都說清楚了,你別哭了,我向你姨媽發過誓,絕不會再讓你傷心、掉一滴眼淚的。」現在她掉了這麼多眼淚,要他怎麼向她姨媽交代呢?

    「可是我覺得很抱歉,都是因為我對這段感情不夠信任……」才會讓兩人白白傷心難過這麼久。

    「如果你真的覺得對不起我,那麼答應我,永遠不要再將它取下來了。」石駱珀從褲袋中取出項鏈,以手指輕拎懸蕩在她面前。

    「項鏈……」唐棠呆望著項鏈,吶吶道。

    「你不曉得,那天當我趕到湖邊沒找到你,只看到這條項鏈孤單地掛在相思樹上時,我有多心慌,我好怕你鐵了心要離開我,那種失去的感覺,我不想再經歷一次,答應我,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再也不要把項鏈拿下來,嗯?」

    「好……」她感動的點頭應道,讓他再度親手為她戴上項鏈。

    石駱珀微笑著深深瞅著她,突然一把拉過她,給了她一個極其火熱纏綿的思念之吻。

    兩人在頂樓視野寬闊的客廳中激情擁吻,良久,才在快缺氧的她輕推下,粗喘著氣分開。

    「那、那你現在可以把鞋子還我了吧?」唐棠小臉酡紅著,怯怯地要求道。

    「為什麼?你還想離開嗎?」石駱珀不悅地蹙起眉。

    誤會冰釋,他們不是應該要好好纏綿一場,以彌補多日不見對方的思念嗎?為什麼她還是要跟他討鞋離開?

    「我只是被我媽強迫要出來走走,還是要回家的,不然我媽會急死了……還是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她半開玩笑半是試探的問道。

    怎料他毫不猶豫地道︰「好,我跟你回去。」

    「等等!你……你是說真的嗎?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回去?」唐棠難掩吃驚的瞠大眼叫道,「我媽可不是普通的人物,她那關很難過的,你真的要去?」

    她怕他會被犀利難纏的母親給難倒,到時他就算臨陣退縮想逃跑,也已經來不及了。

    石駱珀勾住她的腰,把她帶回懷中,調笑道︰「不怕,只要有你在身邊,就算前方路途艱難坎坷,需要我披荊斬棘,或是上場屠龍,我也無畏無懼……」話落,他低頭輕吻了下她柔軟的紅唇。

    她回以美麗粲笑,接著主動攀拉下他的脖子,踮腳給了他一個吻。「西弗,我愛你!」

    她突來的愛語告白,令他放柔了眸光,亦情不自禁地深深吻上她。

    「我也愛你,唐棠……」

    他發誓,他會一輩子極盡所能的愛她、寵她,讓她活在快樂的幸福天堂里,和他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

    之後,兩人微笑的手牽著手,一同步出了大門,回家去面見她的母親。

    陽光燦爛金黃,彷佛幸福的未來就在不遠的前方等待著他們……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騷擾嚴厲先生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鐘淇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