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小婢 第10章(2)
作者︰湛露
    太子漸漸平復了劇烈的心跳,听著他這番話,仍不肯相信,恨恨地盯著他嘴角眼底的笑意,「既然如此,你把千顏放出來!」

    「我放了她,殿下可願意放了我父母?」

    太子咬牙道︰「他們現在不在我身邊,我若答應了你,你會信嗎?」

    「我信。」唐雲曦答,「殿下要做江山之主,要取信于民,連對我都不能做到言而有信,那又怎麼配得上江山之主這四個字?」

    太子震訝地看著他,「你……你這家伙該不會又是在說漂亮話糊弄我吧?」

    「我可以立字據為憑。」

    太子猶豫著,似是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殿下若還有猶豫,我可請方姑娘出來與殿下一見,確認她無恙。」唐雲曦說完,回頭對房內喊了一句,「方姑娘,請出來一見。」

    房門一開,賽妲己就站在門口。

    太子雙眸一亮,伸出手去,「千顏,快過來!」

    賽妲己往前走了幾步,忽然停住,幽幽說道︰「奴婢給殿下添麻煩了。」

    太子急道︰「什麼添麻煩,你過來本宮就不怪你!」

    「如今奴婢未被五花大綁,殿下不覺得奇怪嗎?」她幽幽問道。

    太子果然被她問住,狐疑的眼神掃視兩人,「難道是你們聯手作戲騙本宮?」

    賽妲己淒楚而無奈地苦笑,「我就知道殿下會因此對我生疑,那我留在殿下身邊還有什麼意思?」她陡然騰身而去,院內的兩個男人都沒防備。

    太子對著她的背影大喊一聲,「千顏!你回來!」

    但賽妲己已在片刻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太子幾乎癲狂,一把抓住唐雲曦,連連搖晃,「你輕功好,你去把千顏給我追回來!」

    唐雲曦只默默看著他發癲,而後悠然問道︰「殿下,失去一段情和失去一片江山比,哪個更讓您心痛?」

    太子呆呆怔住。

    「放棄和放下,哪個更難抉擇?」

    似當頭棒喝的追問,讓太子在片刻的茫然之後,突然淚如雨下。

    唐雲曦從地上撿起太子的長劍,交還到他手中,「江山易得,真情難留。若殿下願意敞開心扉,則江山與真情都是殿下的,殿下何需要懼?」

    太子一把擦去眼角之淚,惡狠狠地說︰「若本宮能找回千顏,本宮就不與你計較你今日的狂妄之言,否則本宮絕不饒你!」

    他率眾而去,聶春巧端著食盤回來,嘴里說著,「你們這王府內什麼食材都沒有,我只能給你做碗陽春面了。」

    唐雲曦踱步到她面前,低頭聞了一下她手中托著的那碗陽春面,笑道︰「好香。」

    「香什麼?就加了點醋,和福伯要了點蔥花。太子抄家的時候,居然連廚房這種地方都不放過。」

    「春巧……」唐雲曦伸出手輕輕撥開她腮邊的一縷散發,「若跟著我四海去流浪,每日只能吃這樣的陽春面,會開心嗎?」

    「當然啊!」聶春巧促狹笑道︰「只是不能總是我做飯給你吃吧?你也要學著給我做一回飯吧?」

    「丫頭……」他忍俊不禁,「還沒有嫁人,就先給夫家提條件了。」

    聶春巧骨碌碌地轉著大眼楮,抿嘴一笑,「不願意就算了,先把這碗面吃了!我肚子也餓著呢,你若不吃我就吃了。」

    她走進門去,唐雲曦笑著跟她進去。

    一碗面,一個人,相伴一生,這麼早的遇到,真是上天所賜最大的福澤,他真的不想求什麼。

    縱然江山萬里,皇權巍巍,與這一人的一顰一笑相比,又算得了什麼呢?

    兩日後,一行人出現在王府門前,正在門口台階上掃地的福伯以為自己看錯,拚命揉著眼,想仔細辨認清楚,待看清那走近自己的一男一女究竟是誰時,福伯立刻大哭著跪倒。

    「王爺,王妃,老奴居然還能再看到二位平安無事!真是蒼天有德啊!」

    那兩人是剛剛被釋放的攝政王唐川,以及他的王妃。

    這兩日的事情之變化,令唐川如墮夢里一般。

    那日他們夫妻倆被帶到校場時,他以為自己是必死無疑了。但是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失,明明過了午時,斬他的刀卻遲遲沒有落下。

    然後有一名士兵從場外跑進來和太子說了幾句話,太子立刻臉色大變,當場怒氣沖沖地吼道︰「將唐川夫妻押回去!今日不行刑!」

    僥幸多活一日,對于他來說並不覺得有多值得慶幸,可是第二日太子卻到天牢里來見他。

    自從他被關到天牢,就再也沒有見過太子。他與太子,臣與主,十幾年的情分,竟落到如今這般境地,是仇人?陌生人?還是……也許是什麼都不再重要,因為這情分已斷。

    沒想到,太子還會來見他——

    棒著那扇鐵門,太子獨自提著一盞燈籠,似是為了讓彼此把對方看得更清楚。

    「不管外面如何謠傳,王爺,我永遠都是先帝的兒子。」太子冷冰冰地開口。

    唐川苦笑,「微臣知道,太子如今已經成人,即將登基了。微臣有幾句話要告誡殿下,做人不可太過自負,自負則如月滿盈虧。太子即使擁有錦繡江山,身邊總是要有一個知心之人為您分擔喜怒哀樂。帝王是神,但殿下是人。」

    太子冷笑道︰「你以為你是誰?少對我擺出一副諄諄教誨的姿態。」

    「縱然我不是太子的父親,也是太子的長輩。先皇後去世前,囑咐我照顧好殿下,不可讓殿下走錯路。殿下這些年總是糾結于那些流言之中,失了做帝王所需具備的氣度,這也是微臣遲遲不敢放手的原因,卻不料成了錯,而今……希望我之死可以給殿下一個警醒,一個人站得越高,其實心里越是迷茫,自己究竟想要什麼,究竟應該要什麼,這些不能等到自己行將就木的時候才明白。」

    太子直勾勾地盯著他,很久很久之後緩緩開口,「你明知道我要殺你,為何不逃?」

    唐川嘆氣,「一切皆因我而起,我應當負的責任、應當承擔的後果,我不會逃避。」

    「那你為何要派人通知唐雲曦逃命?」

    「一切與他無關,他置身事外,這麼多年都沒在京城生活過。殿下,他與您,其實是陌生人。

    他的一生,都不會與殿下有一絲一毫的牽絆。」

    太子深深地注視著,黑暗中,他的表情看不清楚,只有那一雙眼眸似被燈籠內的光芒映照,閃爍著跳躍不定的光芒。

    這一回見面後,他們的關系就此結束。

    從此天涯兩分,永不相見……

    當唐川得知自己被特赦出獄時,他心中不是驚喜,而是迷惑和悵然若失。

    到底太子是否想明白了很多事?是否還在糾結?

    但當他的雙足踏上家門前那塊青磚的時候,當他听到福伯那一聲哭喊時,當他和妻子的雙手交握在一起時,他感到恍若隔世。

    愛內,唐雲曦听到消息奔出來,欣喜地拜倒,「孩兒拜見爹娘!」

    是爹娘,不是王爺王妃,他們只是最平凡的一家人,多年前離家,多年後團圓,世間萬事再重,也重不過人情。

    唐川挽住唐雲曦的手臂,一瞬間忽然明白了這麼多的局勢轉變,一定與兒子有關。

    「雲曦,辛苦你了……」他有些哽咽。

    唐雲曦和煦笑道︰「不知道爹娘今日會回家,兒子沒有做什麼準備,好在有個準兒媳做得一手好菜,回頭讓她給二位露一手。」

    王妃驚訝地問︰「準兒媳?」

    「這個……等孩兒回頭慢慢和您說。」

    唐雲曦扶著母親走回王府之內。

    秋意正濃,人心正暖,今天真是個好日子……

    幾天之後,唐雲曦和已經被免去王爺之位的父親唐川辭行,東方灝一行人也在府內等他。

    「王爺,京城這種是非之地就不要住了,跟我回重華鎮安家養老如何?」東方灝熱情相邀。

    唐川笑著擺手,「暫時不急著搬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留在京里做個散人,太子倒比較放心。」

    東方灝嘆氣道︰「時至今日你還對太子有這些顧慮和在乎。他都和你翻臉了,你又何必管他?」

    「終究是詔河的王上,終究,我是詔河的臣。」唐川這幾日雖然已經想通了很多,豁達了很多,但到底還有很多放不下,割舍不掉的。他將唐雲曦推到東方灝面前,「這孩子又要麻煩你多費心了。」

    東方灝看著唐雲曦,目光忽然有些黯然,「我只怕……教人無方,育人無能,會辜負了你一番重托。」

    「跟著莊主,雲曦學會了很多。」唐雲曦笑盈盈地在旁邊探過頭來,明白東方灝為何會說這樣的話。這幾日,再沒有見過天宏,婉容幾次在他面前欲言又止,顯然他之前的猜測沒有錯,天宏真的背叛了他們。

    他沒有去追問原因,也沒有追問天宏的去向。曾經的兄弟之情,似是不該這樣無聲無息地就斷掉,心里自然有疑問和傷感,但是……他亦覺得,這不過是上天賜予每個人的緣,而緣與劫又是一對難以分清彼此的雙生兄弟,誰知道幾時緣和劫會模糊了面容,顛倒了位置……

    「還不走嗎?」聶春巧忽然在他耳邊喊了一聲。

    唐雲曦笑著對她使了個眼色,「我爹娘還在這里呢,你收斂些。」

    她退後一步,規規矩矩地屈膝低頭問道︰「公子,咱們是不是該上路了?」

    王妃笑著走過來,握住聶春巧的手。

    「春巧,雲曦還要麻煩你多照顧,這孩子自小嘴饞,卻總是這麼瘦,等下次你們回來,希望你能把他喂得胖一些。」

    聶春巧看著王妃那親切溫柔的笑容,心里是說不出的感動。

    本來她也沒想到唐雲曦會把自己這麼簡單地介紹給父母,更不會相信他們能輕易接受一個像她這樣出身卑微,更有不光彩過去的女孩子。

    但是王妃卻出乎她意料的大度和寬容,在最初的驚訝之後,很快就接受了她,這幾日還經常告訴她一些唐雲曦小時候喜歡吃的食物,分享一些唐雲曦小時候的趣事。

    她自小就沒了父母,所以當一個長輩這樣溫柔地對待自己時,簡直是恨不得將自己的一顆心也掏給對方了。

    「王妃放心,我保證讓公子吃得開開心心的!只是下次您可別抱怨我把他喂成大胖子了。」

    聶春巧朗聲笑答,其他人听了也哈哈大笑。

    今日風和日麗,秋高氣爽,唐雲曦上了馬,彎下腰,對她伸出一手,「春巧,上馬了!」

    她嫣然一笑,迎著那片陽光躍入他懷中。

    也許這世間還有波瀾壯闊的風貌尚未看到,但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情之一,就是在自己最美好的年華中遇到了那個對的人。

    不用等待太久,便可期待一生。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腹黑小婢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湛露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