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缺氧 第10章(2)
作者︰煓梓
    台灣什麼都多,尤其是便利商店和速食店,她們沒開幾分鐘便找到麥當勞,這會兒已經坐在椅子上吹冷氣。

    然後又好死不死,所有雞塊都賣光,等新的一批炸好要十分鐘,剛好是許娜美給紀雨歡的時間。

    「等等!」

    紀雨歡才講不到五分鐘,許娜美就截斷她的話,自行評論。

    「你就為這件無聊的事跟伊淳赫吵架?」她不可思議地看向紀雨歡,差點罵她白痴。

    「他父親就是把我逼到絕路的凶手,這不是一件小事。」紀雨歡不明白許娜美為什麼是這個反應,她幾乎參與她大半人生,應該知道她有多恨伊敦業才對。

    「所以呢?」在許娜美看來,這個問題本來就無聊。「因為伊敦業是伊淳赫的父親,你們就不能在一起?」

    許娜美反問紀雨歡,紀雨歡頓時陷入一陣沉默。

    「看吧!」許娜美挑眉。「你也無法立刻回答,這表示你也不覺得這個問題有多嚴重。」反正伊敦業都死了,又不能站出來舉手反對,有什麼好顧慮的。

    「可是……」

    「再說一句不好听的話,我一直不認為伊敦業應該負多大的責任。」娜美把積壓多年的話說出來,讓紀雨歡十分震驚。

    「娜美!」她怎能這麼說?她知道她過得有多辛苦。

    「不管你會不會因此恨我,我都要說實話。」既是知心朋友,就不該有所隱瞞。「伊敦業或許開除了伯父,斷了伯父的後路,但他可沒有叫伯父喝酒,沒有禁止伯父做別的行業,伯父只是不能當游泳教練,如果伯父真的有心,大可以到外島甚至國外工作,我就不信伊敦業的力量大到可以干涉伯父去別的地方生活。」

    沒錯,這些正是她媽媽不斷嘗試勸她爸爸的話,她媽媽是個溫柔堅強的女人,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只要肯努力,到哪里都能生活,但她爸爸完全听不進去,無法放棄身為國手的自尊,他始終無法忘記自己得過金牌,始終認為,自己有一天能夠得到更高榮譽,只是還沒等到那一天,夢想就被伊敦業毀掉。

    「小歡,該是放下心中的仇恨,往前看的時候。」許娜美勸紀雨歡。「而且,我也不認為你真的恨伊敦業,你真正恨的是伯父,你恨他不長進,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你身上,但是你因為太愛伯父,無法承認自己恨他,只好把所有怨恨都加在伊敦業身上,其實你沒有這麼恨他。」

    許娜美這一番精闢的見解,像是一把鑰匙,把紀雨歡多年來的心結一次解開。

    她始終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放不下,始終不明白,自己為什麼一定要知道對方的身分。

    她真正在意的,不是伊敦業,她真正想控訴的,是她爸爸。因為他的脆弱,因為他的頹廢,讓整個家庭崩潰。他酗酒後的脫序行為,更把雨賢逼進一個無聲的世界,唯有封閉自己,他才得以安寧。

    「娜美……」紀雨歡哭了,因為這一刻她終于解脫,終于認清自己的內心世界是多麼扭曲孤獨。

    「不要太感謝我,我只是實話實說。」娜美找不到面紙,只好遞給紀雨歡餐巾,委屈她湊合點用。

    「無論如何,謝謝你。」這些話她要是早點說就好了,她也可以早一點看開。

    「你還跟我客氣什麼?」無聊。「這些話我本來很早就想對你說,但你忙著參加一些奇奇怪怪的比賽,我找不到機會。」

    其實是因為就算她真的說出口,她也不會接受,有些事是需要契機的,操之過急也沒用。

    「現在我不會再去參加那些比賽了。」紀雨歡保證。

    「因為你根本不需要。」許娜美撇嘴。「伊淳赫基本上已經到達把你捧在手里、揣在懷里、含在嘴里,恨不得把全世界都送給你的瘋狂程度,你哪還需要拋頭露面?」

    「他才沒你說的這麼夸張。」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愛她,怪不好意思的。

    「就是這麼夸張。」許娜美雖然一陣子沒跟紀雨歡連絡,但她蒐集情資的功力一流,幾個鐘頭內就打听到不少關于他們的消息,其中絕大部分是閑言閑語,但也可以因此看出他們有多甜蜜。

    「可是,我傷害了他,不分青紅皂白就指責他是騙子。」紀雨歡沒想到自己竟然說話這麼狠毒,懊惱得快要死掉。

    「這也沒辦法,誰叫你們都是受害者,除非能拋棄繼承,否則誰也逃不過父母造的孽。」麻煩就麻煩在這東西是無形的,法律也規範不了,只能承受。

    「他也是無辜的,我竟然對他說了那麼重的話。」紀雨歡只要一想起伊淳赫受傷的表情,就想殺了自己。

    「你說了什麼話——放在這邊,謝謝。」

    紀雨歡剛說到重點,服務人員這時候把炸雞送來,打斷她們談話。

    「我快餓死了!」許娜美把炸雞拿給紀雨歡,一邊哇哇叫。「你也吃一塊,吃飽了才有力氣說話。」

    紀雨歡點點頭,伸手接過炸雞,還沒有放進嘴里咬呢!光聞到味道就覺得惡心。

    「嘔!」她忍不住反胃,引起許娜美的注意。

    「你怎麼了?」一副想吐的樣子。

    「胃不舒服。」紀雨歡放下炸雞,不吃了。「我聞到油的味道就想吐,最近都這樣。」可能真的感冒,得去看醫生。

    「……你最近是不是經常覺得疲勞,怎麼睡都睡不飽,脾氣變得很差,一點小事就生氣?」娜美放下炸雞,若有所思地看著紀雨歡,紀雨歡點頭。

    「你怎麼知道?」紀雨歡一臉驚訝,許娜美嘆氣。

    「小歡,你懷孕了。」這個白痴。

    「什麼?」紀雨歡瞪大眼楮,仿佛第一次听見這個字眼。

    「你最近一次MC,是什麼時候來的?」許娜美開始擔心她肚子里的寶寶,不曉得生出來智商夠不夠。

    「我……我沒注意,我的MC一向不準。」紀雨歡一時慌了手腳,話都說不清。

    「根據我的經驗,我敢確定你已經懷孕。」相信她得永生,阿們!

    「你連男朋友都沒有,怎麼能肯定我一定是懷孕?」不是紀雨歡要漏好友的氣,而是她的話太離譜,難以置信。

    「你忘了我有三個堂姊、兩個表姊和一個親姊姊,她們全生過小孩?」別瞧不起她。「她們每個人懷孕的癥狀都跟你差不多,所以你肯定是懷孕沒錯。」她就算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別侮辱她的眼楮好不好?就算她沒有男朋友,眼楮還是很雪亮的。

    「這麼說……我真的懷孕了?」紀雨歡第一時間不敢相信這個事實,都呆了。

    「百分之百。」許娜美點頭。「不過你還是先去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妥當,雖然我對自己的判斷有自信,還是需要醫生親口證實。」

    許娜美嘮嘮叨叨說了一大堆,紀雨歡因為過于驚訝一句話都沒听進去,耳邊不斷重復最重要的那四個字——你懷孕了。

    「這個時候,你是不是該通知孩子的爸爸,讓他帶你去醫院檢查?」許娜美見紀雨歡一臉呆愣,怕她連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沒有,連忙提醒紀雨歡。

    「可是我……我剛剛對他說了很殘忍的話,我不知道他還會不會理我?」紀雨歡終于回神,卻得面臨自己可能是白痴的事實,許娜美猛翻白眼。

    「你說了什麼殘忍的話?」該不會是叫他去死吧!

    「我說,我後悔救了他……」

    沒叫他去死,這好一點,不過也只是好一點而已。

    「那他該心痛而死了。」阿們。

    「怎麼辦?」她做了蠢事。

    「不知道,這要問老天爺。」許娜美手指著門的方向,紀雨歡順勢轉頭看向門外,一道閃光反映在玻璃門外,看起來很像閃電。

    「好像要下大雨了。」許娜美狀似漫不經心。「你親愛的不是每次一遇到這種天氣就會缺氧,你不回去幫他補氧行嗎?」

    老天爺對紀雨歡不錯,她正愁沒有藉口可以回到伊淳赫身邊,祂就及時降雨,和許娜美一樣都愛當媒人。

    「這麼大的雨……」紀雨歡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伊淳赫,她怕他缺氧的老毛病又犯。

    「不行!娜美,我先走了,改天再連絡!」紀雨歡不待許娜美點頭,便匆匆忙忙跑出去攔計程車,許娜美只能嘆氣。

    澳天是哪一天?她下個星期就要去香港工作,她再不跟她約時間見面,之後她可沒空跟她見面。

    不過……不見面又如何?這個時候朋友沒有男人重要。

    所謂的見色忘友……

    許娜美微笑。

    有時候就得這麼做,干得好!小歡,你總算抓住青春的小鳥了。

    許娜美在心里為紀雨歡加油打氣,心想什麼時候輪到她抓小鳥?她的青春也過了大半,不要最後小鳥沒抓到,只抓到瓢蟲,想想那有多可悲。

    算了,還是吃炸雞吧!

    許娜美坐在遠食店內,大口享受美味。

    嘩……

    大雨果然在五分鐘之後落下,紀雨歡花了一個鐘頭,才在伊家的游泳池邊找到伊淳赫。

    他注視著泳池的臉看起來很憂傷,看得紀雨歡都心疼了。

    「小歡!」他很驚訝她還會回來,他以為她永遠都不會再理他。

    紀雨歡默默走到他身邊,仰頭望著他,眼神專注且充滿感情。

    「小歡,我——」

    「噓,不要說話,我幫你補氧。」她踮起腳尖,雙手圈住他的脖子,主動獻上芳唇,以行動代替言語。

    伊淳赫無法置信地瞪大眼楮,一直在眼眶徘徊的眼淚,這時終于滾落。

    這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經由超音波檢查,證實紀雨歡已懷孕兩個月,換句話說,她幾乎在他們發生關系的第一天,已經是準媽媽。

    不難想像伊淳赫的反應必定是欣喜若狂,他甚至整天傻笑,逢人便宜稱他快要當爸爸,強迫別人祝福他,害紀雨歡羞得都想遠離地球表面,直接移民外太空。

    上一代造成的錯誤,在他們這一代以這種方式獲得補償,結局也算圓滿。

    「希望這個孩子不會遺傳到你容易缺氧的體質。」走出醫院,紀雨歡跟伊淳赫開玩笑,孩子的爸一點也不介意。

    「我相信不會。」他有自信。「萬一他真的不幸遺傳到我的體質,再想辦法給他找個肺活量大的老婆,隨時為他補氧就行。」就像他。

    「萬一我懷的是女兒呢?」都還不知道性別,他話也未免說得太快,小心反轉。

    「啊?」女、女兒?

    「其實也無所謂。」紀雨歡聳肩。「游泳池畔多得是肺活量驚人的帥哥,其中總有一個願意為我們的女兒補氧。」

    她已經可以想像那個畫面,俊男美女,感覺挺唯美的,不錯。

    「……不,不可以!誰都不能幫我女兒補氧!」他也想像得出那畫面,感覺很惡心,一點都不唯美。

    「兒子沒關系,女兒就不可以?」她睨他,受不了他的差別待遇。

    「絕對不可以。」他堅決點頭,發誓絕不讓任何男人吃他女兒的豆腐。

    「好,我決定生女兒,然後找帥哥來幫她補氧。」紀雨歡什麼時候不好反抗,偏拿肚子里的孩子對抗,急壞伊淳赫。

    「你不是說真的吧?」

    「我是說真的,我一定要生女兒。」

    「生男的比較好,不怕被白吃豆腐。」

    「不要,我喜歡女兒。」

    「我也喜歡女兒,但我怕她會被吃豆腐。」

    「你還不是一天到晚吃我豆腐,我要女兒幫我報仇。」也吃男人豆腐。

    「萬萬不可,男人都是色鬼……」

    夫妻倆從上一代吵到下一代,估計如果生女兒,還會繼續吵下去。

    此外,有一件事忘了提。

    他們已于昨日上午公證結婚,兩人已經正式結為夫妻。

    【全書完】

    編注︰任花兒再艷,當失去了芳香也形同垃圾,失去嗅覺的談予恩如何找回生命的意義得到愛?請看采花974《香惑貴公子》。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愛情缺氧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煓梓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