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氣王子豪氣愛 第7章(1)
作者︰凱琍
    只可惜,再怎麼熱吻也不能吻到天荒地老,兩人恢復正常呼吸以後,牽過腳踏車繼續散步,沒多久,鄭謹發現前方有個外人,不是員工也不是客戶,他立刻沖上前。「你在這里干麼?」

    「HelloBaby,田園風光如此美麗,我當然是來寫生的呀!」曾凱峰拿著畫筆站在畫架前,正在比對遠處風景和自己的作品,如果再戴一頂小圓帽,還真像個藝術家。

    鄭謹不以為然。「你那些鬼畫符誰看得懂?在哪里畫還不都一樣?」

    王妙琪走過來一瞧,畫布上果真像鬼畫符,非常之跳躍和抽象,完全想不到跟農場有何關聯,不過花花綠綠的還算喜慶,可做窗簾花布圖案。

    「Dearfriends,你們要用心靈去體會,不能只用眼楮觀察,OK?」曾凱峰對凡夫俗子充滿同情,只可惜曲高和寡,知己難尋,不是人人都有一雙慧眼。

    「隨你高興,我們正常人就不打擾大師了。」鄭謹語帶諷刺卻輕松得很,他和曾凱峰的友情就是吐槽吐出來的,哪天不吐可能就是絕交了。

    「滾邊去,滿身銅臭味的生意人!」曾凱峰早就放棄鄭謹這個木頭人,對王妙琪露出誘引的笑容。「美女,我們來聊聊art和life的美妙關系吧?」

    面對如此搞笑大師,王妙琪傻笑著不知怎麼回應,鄭謹正想替女友拒絕,但這時突然有來電,他接起手機一听就皺緊眉頭。「好,我馬上過去。」

    「怎麼了?」王妙琪看他表情嚴肅不免擔心。

    鄭謹摸摸她的頭,語氣平靜。「有員工受了點傷,我去看一下,你幫我盯著大師,別讓他破壞花花草草,等會兒我就回來接你。」

    「嗯,你慢慢來,我等你。」王妙琪最怕見血,第一次來大姨媽的時候還暈倒了,她若勉強跟過去只會添亂,干脆留下來和曾凱峰聊一聊,說不定能探听鄭謹的小秘密呢!

    曾凱峰立刻對好友保證。「Don'tworry,我保證會保護美女,順便替她留畫紀念。」

    「那就省了,你畫了我也看不出來。」鄭謹對此毫無信心,不過倒是很放心把女友交給好友,自己就騎著腳踏車前往事發現場。

    現場只剩下王妙琪和曾凱峰,風景依然如畫,空氣也依然清新,卻安靜得有點尷尬,她正思索著要怎麼開聊,幸好對方自來熟地說︰「美女,請容我正式introducemyself,我就是那一陣凱旋的狂風,而你正是下得一手妙棋的女王,我們早該風雲際會一場,正所謂人生如棋、棋如人生,youknow?」

    「呃……Yes,Iknow。」王妙琪忍不住笑意,瞧他自鳴得意秀英文的模樣還真逗。

    「我知道你最想知道什麼,就是Jim的青春私房日記,right?」曾凱峰自詡愛情專家,雖然經驗不多,但他見多識廣、交游遼闊,又從各種藝術創作得到啟發,因此頗有一套理論。

    此人除了會畫抽象畫、說冷笑話,還會看透人心呢!她也不否認,點點頭說︰「如果你能告訴我的話,我會非常感謝,如果真的不可告人,我也不會勉強你。」

    曾凱峰放下畫筆,邀她坐到一塊大石上,丟出一道難題。「你先猜猜看,我們是怎麼認識的?」

    「你們是同學?還是親戚家人有認識?」她實在想不出來,鄭謹這麼正經的人怎會跟冷笑話大師成為好友?

    「這題從來沒人答對過,因為我們是揀破爛才認識的,哈哈!」曾凱峰仰頭大笑,回味道︰「大概十五年前吧,那時我們還是teenagers,有一家木材行關門大吉,我就去揀便宜,買木頭做雕刻,沒想到Jim這家伙一開口就說要全包,我當然說noway,不吵不相識,就這樣變成bestfriend了。」

    丙真是個離奇的開頭,王妙琪除了驚訝還有不解。「他買那麼多木頭要干麼?」

    「奸商從小就是奸商,什麼都能makemoney,他低價買入,做成簡易家具,賣給學生和租房客,你說這個人是不是genius?」十五年前鄭謹才十五歲,就有這種眼光和手段,曾凱峰慶幸自己不是他的敵人,還是做朋友而且不同行才好。

    她「嘖嘖」了兩聲,只有佩服的分,然後也貢獻一個小秘密。「我跟阿謹是吃喜酒的時候認識的,我要打包菜尾,他居然也要!」在外人面前她就不喊鄭謹哥哥,那是他們之間才會叫的小名。

    「Ohmygod!你們是絕配呀!」曾凱峰看王妙琪長得漂亮,打扮也挺時尚(除了那頂斗笠),還以為她是嬌滴滴的類型,沒想到跟鄭謹是同道中人,難怪會湊在一塊兒。

    這算贊美還是挖苦?王妙琪一時不能確定,轉個話題說︰「你知道他前女友的事嗎?」

    「女人就愛問這個,Igotit!」曾凱峰笑得賊兮兮的,卻沒有想要隱瞞。「盧佩瑤我見過幾次,比你嬌多了,不可能吃苦的,我早跟Jim說過不要考驗人心,裝窮有什麼好玩的?最後justasIthought,人家騎驢找馬,找到寶馬就踢了他這頭笨驢。」

    「既然盧小姐比我美、比我嬌,阿謹干麼還跟我在一起?」王妙琪承認自己就是嫉妒了,討論前女友真是一件自虐的事。

    「因為Jim是實用主義者,花瓶對他沒用,臉盆、飯碗、水桶才useful啊!」

    「什麼意思?」說她臉如盆、嘴如碗、腰如桶?!

    「別生氣,我這個人就是嘴巴賤,其實我很看好你們,jim跟你在一起的時候,眼神都blingbling的非常shiny,完全就是戀愛中的男人。」

    「真的嗎?」都說旁觀者清,她原本信心不足,听到這話卻像被充電了,果真良言一句三冬暖呀!

    曾凱峰非常肯定。「你可能不知道,Jim剛創業時被陷害過,好友兼合伙人坑了他的錢,所以他對人戒心很重,再加上盧佩瑤的事,他就變得更多疑了,現在他居然會敞開心胸fallinlove,你可是踫到了天時地利人和,verywelldone!」

    「嗯,我也是這麼想。」她突然心滿意足了,都說好男人難尋,失敗過又站起來的好男人更難尋,平常鄭謹對她好得沒話說,現在曾凱峰又這麼肯定,她再沒自信就欠扁了。

    有了正面的結論,兩人聊起來就更起勁了,差不多過了一個小時,才見鄭謹匆匆騎車而來,一臉著急對曾凱峰問︰「你沒說我什麼壞話吧?」不是他愛計較,實在是兩人認識了十五年,太了解這家伙了。

    「Heyman,你疑心病太重了,不要放棄治療啊!」曾凱峰搖頭大笑,完全不在乎被質疑。

    「人家Free很nice的。你那邊情況怎麼樣?」王妙琪和曾凱峰建立起交情,就直接喊他英文名字(還被傳染了秀英文的習慣,話說回來一個名字叫免費的男人真逗趣啊),尤其曾凱峰也說了自己前女友的事,她就不用提防BL故事的發生了,這年頭出櫃的帥哥越來越多,包括之前的張鐵男,她真怕自己沒銷路了。

    「已經送醫院了,不算危險。」只是流血場面有點嚇人,鄭謹不想讓女友受到驚嚇,看她拿手帕替他擦汗,他的微笑更加深了。

    「別在我面前秀恩愛,comeonbaby,我要吃飯了!」曾凱峰做出鬼臉插嘴道。

    「我們騎車,你自己跟上。」鄭謹奔波過後也餓了,等女友坐好就出發。

    「鄭大老板你重色輕友,這樣nogood、nogood!」

    一陣追趕跑跳之後,三人在員工餐廳吃了一桌好菜,曾凱峰妙語如珠,王妙琪笑個不停,鄭謹看都會好友和女友相處融洽,心中滿足而平靜,以前曾凱峰不看好盧佩瑤,事實證明好友眼光準確,現在曾凱峰能跟王妙琪相處愉快,可見她就是對的那個人了。

    峰回路轉,幾乎錯過卻又及時趕上,他的愛情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

    靶情事業兩得意,鄭謹最近心情頗佳。「一比十企業」的員工們都感受到大老板的善意,效率未達到十倍沒關系,九點九倍也能接受,真是太寬容了……

    鄭謹有時會想,他賺那麼多錢干麼呢?當然是可以多做善事,平常也有贊助公益團體,不過就他自己而言,並不需要太多享受,不如把時間留給心上人,即使浪費生命也快樂。話說他現在才明白,發票對獎必須慎重對待,只中兩百塊也要大肆慶祝,他女友果真有生活情趣啊……

    這天他們來到機場迎接爸媽歸國,兩位老人家一出國就一個月,玩遍歐洲各國也買遍特價品,傳了許多「豐收」照片回來,真是只羨鴛鴦不羨仙。

    在大廳等候的時候,鄭謹摟著女友的肩膀,略帶猶豫問︰「妙妙,下周末我要去吃個喜酒,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嗎?」

    「好啊,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吃喜酒,這次我會自備保溫盒的,哼哼!」王妙琪還記得當天的教訓,兩人沒有一見鐘情也就罷了,她居然還被他比下去,小氣小天後的氣勢都沒了,逮著機會當然要雪恥。

    瞧她說得認真,他苦笑道︰「我們一起去吃喜酒,你打包或我打包還不是都一樣?」

    「對吼!差點就忘了。」他們只包一份紅包,要是打包兩份剩菜,肯定會被同桌客人瞪白眼!

    看她敲打自己的額頭,他忍不住輕吻上去,疼惜道︰「已經夠傻了,再打怎麼行?」

    「呿!」她反手打上他的額頭,看他還說誰傻?

    「好好,你不傻,我才傻,我就是怕你可能不想看到新郎……」鋪陳了一堆有的沒的,他終于提出重點,用心良苦有誰知?

    「新郎到底是誰?」這麼神秘兮兮的,就算她前男友結婚,她也無所謂呀,只是舍不得包紅包而已。

    「劉平偉,我表弟。」鄭謹終于公布答案,這頓喜酒不喝不行,姑姑親自來發帖子,他和他爸都得出席,卻不知他唯一的女伴是否樂意?要是她不肯去,他單身露面,又得面對一堆催婚的親友,他早就想把她介紹給大家了,正式宣告他名草有……

    听到這答案,王妙琪只有驚訝沒別的感覺。「喔!他要跟梅小姐結婚?確定不會再分手?」

    「嗯,也該是時候了。」鄭謹听他爸說,這兩人是奉兒女之命成婚,梅傾心懷孕三個月,再不辦喜事肚子就大了。

    「那我們就去喝喜酒吧,我哪會不想看到他?Free說得對,你疑心病太重了。」王妙琪對此人毫不在意,既然是鄭謹的表弟兼員工,大家以後難免踫面,大方一點會怎樣?

    「我就知道你心胸寬大。」鄭謹很欣賞女友這一點,有脾氣就發,發過就算了,他不擅長猜測女人心,如此小辣椒才是他的良配。

    「哪有,我最小氣了,你要叫我小氣女王。」她偏愛和他斗嘴,看他無可奈何的樣子,她就心情大好,難道她有虐待狂的傾向嗎?就算有也是被他慣出來的,嘿嘿??

    「小氣女王,我有沒有這個榮幸當你的小氣騎士?」

    「少來!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小倆口嘻嘻哈哈的打鬧不停,終于看到歸國的老倆口,齊聲招呼。「爸、媽!」

    「好好好,你們來啦!」鄭誠彎著老腰,差點就拉不動行李箱,因為施美華大開殺戒、買遍四方,之前已托運一些寄回家了,現在還有沉重的四大箱。

    鄭謹趕緊上前代勞,把四個行李箱都放到兩架推車上,他一人就推得動,其他三人都輕松了。

    施美華拉著女兒仔細端詳,點頭道︰「嗯,沒變瘦,還長胖了,小鄭對你很好吧?」

    「他敢對我不好?別開玩笑了!」王妙琪抬高下巴,一副女王樣。

    「小鄭要是對你不好,我就虐待老鄭給他看。」施美華替女兒撐腰,故意說給未來女婿听。

    听著如此凶殘的對話,鄭誠和鄭謹父子倆只有苦笑的分,誰叫他們眼光太好,看上了這麼厲害的母女?歡喜愛、甘願受,都是自找的啦!

    喜宴定在一個晴朗的周日,鄭誠、鄭謹、施美華、王妙琪四人一起搭車前往。

    他們以往出門也會踫到熟人,但了解內情的人並不多,這是第一次公開亮相,向男方親友表明他們的關系,簡單來說就是單身爸媽交往了,後來單身兒女也在一起了,沒有血緣關系卻有點復雜。

    施美華對此頗覺不安,從昨天就開始胡思亂想,王妙琪安慰她說︰「媽你別管別人怎麼想,我們又不靠他們吃飯,如果是我老板我還給點面子,其他人就滾一邊涼快去吧!」

    「傻孩子,我跟老鄭年紀大了臉皮也厚,我是替你擔心,你和小鄭還這麼年輕,以後跟人家交際應酬要有準備,听到不好的話可別影響心情。」施美華沒想嫁給老鄭,就不用承擔太多,但女兒可不一樣,以後小倆口結婚生子,若有閑言閑語就難听了。

    「我最注重實惠,哥對我好就行了,其他閑雜人等都是浮雲,我呸!」王妙琪並非毫無壓力,但總不能讓老媽更煩惱,這種小事她自己消化就算了。

    正在開車的鄭謹對此非常贊成,點頭道︰「妙妙說得對,就是要有這個氣勢,我們表現得自然而然,別人也見怪不怪,反正各有各的生活,誰也管不著。」

    鄭誠則是信心十足地說︰「阿謹這麼奸詐,只有他去坑別人,別人坑不了他啦!」老鄭顯然不知兒子剛創業時被合伙人坑過,誰叫鄭謹當時不吭聲,自己默默的把坑補平。

    「什麼奸詐?小鄭那叫聰明過人。」施美華雖憂心女兒太單純,但未來女婿腦子靈活,如果閑言閑語都無法解決,也別提什麼以後了。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小氣王子豪氣愛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凱琍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