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堂千金 尾聲
作者︰裘夢
    林清波到了京城,才從當今皇帝的口中知道了所有的真相。

    她死去的老媽是當今聖上最小的妹妹,也是唯一一個一母同胞的親妹妹。是太後的老來女,從一出生就千嬌萬寵的,這當然也礙到了不少人的眼。

    當年,她老媽從宮里往皇家寺院「安國寺」的半路偷溜出去玩,然後就此一去不回頭。

    皇家後來調查的結果顯示,老媽是被身邊的人出賣了,藉以讓人用來對付當時的太後和皇帝母子倆。

    據老爹的回憶,老媽當年是被人追趕才會慌不擇路,從山上摔落下來,然後被他所救。

    老媽醒來後卻忘了所有事,便跟他回了薊州城,再後來就做了林家的媳婦又生了她,只是死得太早,未及她長大成人便已病故。

    至于臨死之前吩咐老爹所做的那些事,想必是她早已恢復了舊時記憶,卻因為某些不可言說的原因而選擇了做一個簡單的林夫人。

    「皇帝舅舅。」

    「波兒,你想說什麼?」

    林清波的目光在宮宴上所有人的身上滴溜溜地打了一個轉,然後道︰「這些都是咱家的直系血親,對不對?」

    皇帝點頭笑。

    坐在首位的太後也笑,「看到這丫頭就像看到了良兒,真是一模一樣啊。」都是一樣的古靈精怪。

    林清波放心地點點頭,道︰「那我就放心了,」然後神色一肅,話鋒一轉,道,「皇帝舅舅,你和幾個表哥都中毒了。」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

    皇帝臉色一肅,「你說什麼?」

    「你們中毒了。」林清波伸手在眾人中指了幾指。

    皇帝一看她所指出的幾人,臉色越加的難看。

    太後除了震驚,更多的擔心害怕,「皇帝,快傳太醫。」

    皇帝卻沒下令,而是繼續看著林清波,問道︰「波兒,你怎麼說?」

    林清波道︰「這種毒其實是一種蠱,估計太醫們根本看不出來。」

    「蠱?」許多人悚然色變。

    皇帝依舊看著她,「波兒如何看出來的?」

    林清波抿嘴一笑,「因為我眼楮毒啊。」

    龍公子,也就是當今的齊王殿下,看著她道︰「表妹,你既然能看出此毒,是否也能解毒?」

    林清波歪頭瞅著他笑。

    齊王又道︰「表妹想必早就看出我身上有此毒,為何一直不說?」

    林清波理直氣壯地道︰「我不愛管閑事啊,況且,你後來又挖了我娘的墳。」

    齊王欲哭無淚。

    太後一听她這話,就知道這丫頭是有解毒之法的,心里便也不著急了,「這事也怪不得他,你就不要記恨他了。」

    林清波眨眨眼,一臉無辜地道︰「外祖母,我沒記恨他,我就是沒告訴他而已。」

    這還不是記恨?

    皇帝也忍不住搖頭,「波兒,別鬧了,此毒可有解法?」

    「有啊。」她答得很爽快。

    許多人都松了口氣。

    「要怎麼解?」

    「用這個。」只見她手一翻,玉白的掌心便出現了一金一銀長約五寸的小蛇。

    這一下把挨著她坐的兩位表嫂給嚇得差點失聲叫出來,還好及時用手掩住了。

    秋展風以扇柄敲頭,無語至極。

    皇帝一臉疑問看著那兩條小蛇。

    林清波道︰「這兩條蛇專食毒物,毒越厲害的它們就越喜歡,您別看它們長得小,可是都已經有五六十歲的蛇齡了哦。」

    皇帝道︰「看來你不在家的那幾年是跟了異人學藝去了,也算得上是因禍得福吧。」

    「還好吧。」

    太後道︰「波兒,先幫你舅舅他們解毒吧。」

    林清波點頭,然後沖著齊王嫣然一笑,道︰「表哥,來,咱們從你開始吧。」

    齊王內心直抽搐,心說︰你擺明是拿我開刀練手,果真是得罪不得。

    林清波從頭上拔下一支金簪,往某人的左右胳膊上各劃了一下,血便汩汩地冒了出來,然後那兩條小蛇便竄到了兩處傷口上開始吸血。

    殿中眾人睜大了眼楮看著。

    不到一刻,從那兩處傷門開始爬出白色的蠱蟲,然後都被兩條小蛇吞吃下腹。

    殿中有人開始嘔吐了。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身體里會有這樣的蠱蟲,後怕加惡心,簡直觸目驚心。

    如果祖母和父皇沒有一心要找回姑姑,沒有這個平空掉下來的便宜表妹,他們的結果可想而知,想想都不寒而栗。

    等給齊王解完了毒,他已經是一臉的蒼白,自然有人替林清波收拾善後。

    「皇舅舅,叫幾個太醫來,我開個方子讓他們配幾劑藥粉來,用藥粉也能引出蠱蟲。」

    齊王的嘴唇抖了抖,「表妹——」你這報復是不是狠了點?

    林清波沖他笑得一臉的天真無邪,道︰「我剛才忘了。」

    皇帝忍不住側首以手掩口,難得看到兒子被人欺負得這樣無語凝噎,感覺很是新鮮。

    坐在他一邊的秋展風落井下石般地道︰「當初你還跟我說她是弱質女流。」

    齊王終于能理解為什麼當時某人會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這哪是什麼弱質女流嘛,殘暴屬性隱藏得真是太深了。

    不過,齊王也不會任由他這麼打擊自己,中氣略顯不足地道︰「你夫綱不振確是情有可原。」

    秋展風好脾氣地提醒他,「阿波有一個習慣,就是她的人她可以欺負,但別人若是欺負的話,她就會對那個人不客氣。」

    齊王明智地閉上了嘴。

    然後,心里又不由想到,換言之,也就是她家的人她能欺負,但別人欺負她就不會客氣,那麼給他們下這種毒的人想必也不會好過,他頓時就安心了。

    听到秋展風的話,其他人心里也有了相似的想法,他們一致覺得︰這真是一個好習慣!

    最後,林清波往太醫院貢獻了十幾張驗毒、驅毒的方子,十分的豪闊。

    「波兒真是有心了。」太後真是對這個小外孫女喜愛極了。

    皇帝也是心花怒放,太醫院拿到那些方子,手都是抖的,激動的,顫抖著聲音向她道賀,說這些都是千金難得的方子。

    「下毒這樣的手段太下作,我看不上,人跟人有爭斗,斗智斗勇斗氣運,這是正途,但下毒就不一樣了。」林清波話說得特別直白。

    那里面的潛台詞就是︰我知道皇家龍爭虎斗在所難免,但是下毒這種小人行徑為她所不恥,所以她就想把這口子給堵上。

    皇帝摸著自己頷下的三綹青須笑了,這話他深以為然,但卻不會明著肯定,只好笑而不語。

    而且,她在確定宮宴上都是直系血親才說出他們中毒之事,也是有所計較的,若非這些都是她母親的直系血親,想必這孩子還不會說出來,估計只會私下再談。

    「皇帝舅舅,吃完這頓飯,我是不是就能跟我爹回薊州了?」

    「你不留在京城嗎?」太後一臉的吃驚。

    「我想回薊州啊,那里還有天機老人給我修的小院呢,我住著省心。」

    皇帝和齊王的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下,皇帝是听兒子齊王稟告的,齊王可是自己親眼看到的,她住的那地方簡直可以用龍潭虎穴來形容了。

    只要她不想見別人,機關一開,就沒幾個人能進去了。

    皇帝忍不住感慨了一聲,「朕听聞,那位天機老人性格怪僻,制的機關冠絕天下,可惜卻不能為我所用。」

    「皇帝舅舅,其實那些機關不過是些旁門左道,機關破解不了,那就破壞唄。」林清波滿不在乎的道。

    秋展風忍不住咳嗽起來,當初他從海外歸來去見天機老人,就被天機老人倒了好大一桶苦水,說阿波那丫頭太過乖戾,他不見她,她直接就在天機樓外放火燒,後來又灌水……她用行動完美詮釋了破解不了,那就破壞。

    皇帝一看這架式,立刻就明白其中肯定是有什麼內幕,不禁對天機老人生出了那麼一點同情之心。

    「皇帝舅舅,以後有空我會來看您和外祖母的。」所以,吃完這頓,咱們就散伙了啊。

    「林家在京城也有田宅,不如你跟你爹就在京城長住干,大不了再讓那天機老人給你修座園子。」想必他肯定會答應的。皇帝對此突然很有信心。

    秋展風也道︰「阿波,你不如再想想。」

    林清波轉頭去看父親。

    林世貴對女兒微微一笑,「為父听你的。」

    林清波目光從幾個人臉上掃過,眨巴眨巴眼,道︰「留京也行,我就只是林家的大小姐,可不能動不動就叫我進宮,皇外祖母若是想我,不如就出宮去住浮,外面空氣好。」

    太後听得心動,不由笑道︰「這倒好,使得。」

    于是,這事便就此定了。

    及後,薊州林氏遷居京城。

    江湖傳言,大俠秋展風攜妻游歷苗疆,踫到苗疆內亂,因有人傷到了其妻,故而插手苗疆內亂,最終幫助苗王平了叛亂。

    其實,根本就沒人傷了林清波,不過是個借口罷了。

    他們到苗疆是去找宮中蠱毒來源的,找到罪魁禍首自然要好好收拾對方一頓。

    又過兩年,大俠秋展風有了自己的第一個子嗣,是個兒子。

    林父高壽,一直活到了七十八歲。

    而大俠秋展風則夫妻恩愛,子嗣興旺。

    江湖上一直流傳著許多關于大俠秋展風的傳聞,而其懼妻之名也一直經久不衰。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跑堂千金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裘夢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