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書愛看戲 第10章(2)
作者︰葉小嵐
    她听到他發出輕笑聲。

    他那麼聰明,一定知道她要听故事的背後意思了。

    簡季珈臉兒整個紅了,還是硬著聲嚷,「講不講?」

    「從前從前有一個任性的公主,叫簡季珈。」

    「屁!」

    「還有一個溫柔體貼的王子叫蘇宣崴。」

    「屁!」為什麼她是任性,而他是溫柔體貼?

    「他們生了一個孩子叫屁屁。」

    「蘇宣崴!」她笑罵著。

    「上班時間應該叫蘇先生。」

    「哼。」

    「還生了一個女孩叫哼哼。」

    「你都在胡扯,誰跟你生孩子了?」

    「不然你說喜歡我,我就改孩子的名字。」

    這家伙很喜歡天外飛來一筆耶。

    「不要。」簡季珈嘴上強硬的拒絕,嘴角卻是開心揚起的。

    「還要听故事嗎?」

    「不了,你睡吧。」她也任性夠了,可以了。

    「公司那邊怎樣?助理上手了嗎?」

    「已經可以獨立作業了。」

    「那好,你也輕松些。」

    「是啊,晚安。」

    「訂機票明天過來吧。」蘇宣崴突然又道。

    「什麼?」

    「來法國,明天。」

    「不要。」一會兒要她去,一會兒要她不去,現在又叫她去,她才不要如他意!

    想見她,就回國!

    「哈。晚安。」像是早料定她會拒絕,故他也沒嗦了。

    幣了電話,沒一會兒,Line的提示聲響起。

    那我回去。

    他的事情辦完了嗎?

    他預計去半個月的不是?

    應該沒這麼快吧……

    猶豫一會兒,她選擇已讀不回。

    反正他一定睡著了。

    放下腳,簡季珈將手機放回短外套口袋內,走出辦公室。

    這日,她一整天的腳步都是輕盈的。

    「我到桃園機場了,來接我。」

    簡季珈人才到辦公室,就接到這樣一通電話。

    「你回台灣了?」她打開筆電的手停在原處。

    「我昨天不是告訴過你了?」他不是會亂承諾的人。

    「我沒想到是真的……」太讓她驚訝了。

    「我剛下飛機,你現在開車過來的話,時間差不多。」過個海關,領個行李,再等一會兒她應該就到了。

    「好。」她迅速合上半開的筆電。

    「不要開太快,這樣我會知道你太想我,會想把你拐進旅館。」

    用這方法刺激她不要開快車嗎?

    她一定不曉得她根本不怕被拐進旅館吧。

    炳哈哈……

    「我至少一小時後才會到,你慢慢等!」

    幣了電話,簡季珈轉頭對著坐在她辦公桌斜對角的助理喊道︰「我去接蘇宣……蘇先生回來,有什麼事電話聯絡。」交代完畢,拿起包包便走。

    「主任?」助理才反應過來,門口的俏麗人影已一溜煙消失不見。

    簡季珈來到機場時,蘇宣崴已經出了海關領了行李,靠在入境大廳的牆上等待,拿著從法國買回來的書籍閱讀。

    她躡手躡腳走過去,想嚇他個措手不及,沒想到她才剛抬起手來,狀似埋首在書本里的蘇宣崴就抬頭,直接抓下她抬到半空中的手,將人拉了過去,扶穩踉蹌的身子,低頭就是一吻。

    他過去突襲的記錄有太多次,幾乎都是簡季珈還沒有感覺到什麼就離開,但這次他吻得可久了,而她在雙唇相觸的剎那,背脊莫名竄起一陣戰栗,身軀不由自主貼向了他,雙臂環上粗頸。

    他輕含著上唇,啄吻下唇,四片唇瓣相貼時,將火舌喂了進去。

    等待著他的是熱切的糾纏,他因而更為放肆,托穩她的後腦勺,嘗盡香甜的蜜津。

    松開投入的女人,端凝迷蒙而嬌媚的眸,他輕緩地說出思念。

    「我想你。」

    輕輕的三個字,似醇酒滑入喉,她輕喘了口氣,莫名的酥軟。

    她回視,水眸眨了眨,粉唇蠕動,欲言又止,他耐心的等待。

    「嗯。」

    「你想我嗎?」

    她抿了下唇,明眸微垂。

    「嗯。」雙頰嬌紅,終于坦率,「想你。」

    他開心的將她摟緊。

    好緊好緊。

    簡季珈是開自己的車去載蘇宣崴的,車廂空間與他的休旅車無法比,讓長腿的蘇宣崴一路上坐得很憋屈,車子一停妥立馬下車來伸懶腰。

    下車後的簡季珈按了防盜鎖,繞過車**,看到蘇宣崴扭腰抬腿做伸展操,真是要笑壞了。

    「才半個多小時,你也別這麼夸張。」

    「你以後來接我一定要開我的車!」拜托體貼一下他的腿比一般人長。

    「我又沒有你的車鑰匙。」

    「我明天就拿備份的給你。」他爽快應承。

    「好啦好啦!」她忽爾想起他的行李箱還沒拿下來,連忙解開防盜鎖,開啟後車箱門。

    「我來就好。」蘇宣崴擠開她,拉起行李箱的提把。

    他的眼角余光闖入一個疾速的身影,被他身子擋住視線的簡季珈沒瞧見,他迅速抬頭,看到有個女人手里拿著個桶子,快步沖過來。

    楚詠鳳?

    他迅速揚臂擋住簡季珈,但楚詠鳳卻有意思繞過他,他立刻明白她是為傷害簡季珈而來。

    他不假思索,轉身將簡季珈護在懷中,下一瞬,一桶白漆潑了他一身。

    「你讓開!」楚詠鳳對蘇宣崴大吼。

    蘇宣崴咬牙回頭,一腳踢飛楚詠鳳手上尚有白漆殘余的桶子,扣住她的手腕,毫不憐香惜玉的將人壓制在車身上。

    「報警!」蘇宣崴大吼。

    簡季珈望著一身白漆的蘇宣崴,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報警呀!」蘇宣崴再次大吼。

    「她不是中部雜貨商的老板娘嗎?」簡季珈總算看清楚楚詠鳳的樣子,勾起了回憶。

    「你不可以報警,你不能這樣子對我!」楚詠鳳掙扎著。「我那麼喜歡你,對你那麼好,你不可以這樣對我!不可以!」

    楚詠鳳是公司的重要客戶,這樣直接報警好嗎?

    簡季珈很掙扎。

    「那賤人!是那賤人勾引你的!你是我的!」楚詠鳳瞪著簡季珈大吼。

    蘇宣崴拆下頸上的領帶,將楚詠鳳的兩手抓到身後綁起來。

    「放開我!」楚詠鳳氣得大哭。

    蘇宣崴單手強壓掙扎的楚詠鳳貼著車子,另一手搶走簡季珈握在手中的手機,撥打一一0。

    「你不可以報警,你報警就不給你生意做!」楚詠鳳威脅。

    「隨便!」蘇宣崴毫不在乎的回斥。

    蘇宣崴對已經接通的電話說明狀況與地址,一旁的楚詠鳳大吼大叫,蘇家兩老從監視器發現停車場的異狀,急急忙忙跑出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兩人吃驚看著一身狼狽的兒子。

    「爛桃花。」蘇宣崴簡短三字就說明一切。

    因蘇宣崴保護,僅肩頭的衣服跟部分發尾沾上白漆的簡季珈這才深刻的明白,為什麼他對「花痴」這麼的憎恨。

    蘇菲亞的糾纏不休跟這個女人比起來,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瞧他將人壓制、捆綁的手勢那麼利落,該不會他在這方面老早就經驗豐富吧?

    「我家的生意不給你們做了!你背叛我!」楚詠鳳還在哭叫著。

    「像你這樣的客戶我們寧願不要。」蘇董繃著臉,毫不留情面的冷聲道。

    「我打電話給楚老板。」董娘搖了搖頭,回到辦公室打電話。

    听到要通知她的丈夫,楚詠鳳神色,轉為緊張。

    「不可以!不可以打電話給他!」她聲色俱厲的大吼。

    「錄像。」蘇宣崴開啟手機的錄像鍵,再交給簡季珈,「把我跟她都錄進去,免得她胡說八道,讓我百口莫辯。」

    「好。」簡季珈立刻將鏡頭面向兩人,將蘇宣崴的一身狼狽還有楚詠鳳的歇斯底里統統錄起來。

    十分鐘後,警察帶走了楚詠鳳,跟做案工具的油漆桶。

    「我先把身上的油漆處理掉,再過去錄口供。」蘇宣崴如此對警察說道。

    當停車場恢復安靜時,簡季珈拿出了車鑰匙。「我載你回去洗澡。」

    「開我的吧,別弄髒你的椅子。」

    「你是嫌我車太小干?」

    蘇宣崴不語,靜靜端凝著她,手指捏著她沾漆的發尾。

    她臉色蒼白,看上去驚魂未定。

    餅去有什麼事都是沖著他而來,但他現在有了她,花痴的矛頭就轉到她身上。

    「怎了?」干嘛這樣看她?

    「會怕嗎?」帶給她驚嚇,他很愧疚。

    「怕你的爛桃花?」

    「不然還有什麼?」

    「這比驚悚恐怖片還可怕。」她跑掉的三魂七魄不知道完整回來了沒。

    「現實往往比戲劇還要讓你意想不到。」

    「以後還會有類似的情況出現嗎?」嚇這樣一次,人都要變膽小了。

    「我不能保證,但是我一定會保護你。」他握住她的手,漂亮的黑眸充滿祈求,「不要退縮。」

    她低頭看著沾滿白漆的手。

    「季珈?」他有些害怕她的沉默。

    「我听說龍山寺的月老廟可以幫忙砍爛桃花。」這種爛桃花太可怕了。

    「又是龍山寺?」龍山寺的業務真是包山包海啊。

    「要不要一起去?」

    「但會不會把我們兩個的桃花給斬掉?」

    「如果我們是正緣的話,就不會。如果你不是我注定的人,早點分開也好。」

    「那還是不要去好了。」他才不想與她分開。

    「你怕我們不是正緣?」

    「我怕死了。」他撫著胸口,活像痛苦的捧心。「我好不容易才遇見一個你,可不想你不見了。」

    她笑著上前,雙手環上他的腰,小臉貼上他的胸口。

    「我背後都是油漆。」這下連她的手都要沾上了。

    「了不起一起洗。」有難同當嘛。

    「你這是在誘惑我嗎?」

    她抬起頭來,朝他吐舌做鬼臉,「我們還要去警察局的。」

    「你起來。」蘇宣崴推直她的身子,將沾了油漆的襯衫脫掉,上半身僅剩一件背心的他,兩條手臂結實,胸肌賁起,猜得出腹肌關定也是塊壘分明。

    簡季珈吹了聲口哨,「你這是在誘惑我嗎?」

    「有用嗎?」他笑彎起雙眼。

    「說不定喔。」太秀色可餐了。

    蘇宣崴用襯衫的干淨部分抹掉她頭發上的一塊油漆,語重心長道︰「我們去龍山寺吧,把爛桃花砍掉。」就算是求一個心安也好。

    如果他不在的話,這漆可是潑到她身上,萬一潑到眼楮,或是桶子里裝的不是油漆而是汽油或鹽酸的話……

    他完全不敢去想象。

    「萬一我也被砍掉呢?」

    「那我會用三秒膠把你黏回來。」絕對不放手。

    「哈哈。」簡季珈輕笑,踮起腳尖,主動親吻他的唇。「我有說過我喜歡你了嗎?」

    「還沒。」這四個字,他等很久了。

    「我喜歡你。」

    「我愛你。」

    「那,我也愛你。」

    他將她緊擁入懷,深深的、深深的唇舌纏綿……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秘書愛看戲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葉小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