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請愛我 第10章(2)
作者︰殷亞悅

他莫名其妙的成為被她利用的工具,滿腔的熱情被她一次次的潑冷水,甚至被她冷嘲熱諷,任誰都會抓狂吧?

她一點也不怪他這些日子的冷酷對待,她知道那種感覺很難受,因為她也曾經被這樣傷害過。

餅去,當她改變自己以後,總渴望著男友還能夠對她燃起最初的熱情,可是,她不僅得不到他的贊美,反而被人嫌煩。

這種總是捧著赤luoluo的心渴望接受贊美,卻又被無情的言語打擊,剛開始會覺得心痛、無助,漸漸的,心里會很不平衡。

所以,凌雲會采取那樣的報復行為,她可以理解。

只是她舍不得他強迫自己變成那麼冷酷的男人,因為,真正的他是一個喜歡笑、喜歡用溫暖的方式對待每個人的男人。

「你明明就不是這種晚娘臉的男人,卻還得強迫自己擺出這種姿態來懲罰我,你一定也很累吧?」連水霏試圖以輕松的口吻說著,但哽咽的嗓音還是無法遮掩她的悲傷。「不過沒有關系,只要哪天你再也不想看到我了,只要告訴我一聲,那麼我就會主動離職,絕對不會出現在你面前。那時候,你就不會感到憤怒了。」

說是這麼說,但想到要與他永遠分開,她卻好想大哭。

「你不準走!」凌雲瞪著她淚眼婆娑的模樣,氣惱的怒吼,「我有說要你走嗎?我有說我討厭你嗎?你這個女人真的很可惡!」

他忽地激動的將緊緊抱在懷里,像是要將她整個人揉進骨子里般用力,那力道弄疼了她,但她只是輕輕擰眉,並沒有推開他。

「如果你覺得報復可以讓你比較舒坦,那麼我可以承受你的憤怒。」輕輕的,連水霏像是要讓他徹底明白她的決心,又補上這麼一句。

「你閉嘴!」低吼的嗓音有著心疼,也有著憤怒,凌雲雙手捧高她的小臉,低首用力親吻她的紅唇。

他見鬼了才會繼續那種無聊又幼稚的報復游戲!

如果他還听不出來她曾經受過多麼重的情傷,還不明白那些男人在她心底留下無法抹滅的痛楚,那麼他肯定是全世界最蠢、最笨的爛男人!

一吻方休,他帶著指責的口吻說︰「這些話,你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告訴我,如果我知道的話,也不會……」

「凌雲,就算當時我告訴你了,你也不見得會收手的。」連水霏輕喘著氣道。

她了解這個男人的侵略性太強,對于在乎的事情總抱持著勢在必得的心態,可想而知,就算她跟他坦白一切,他也不可能收回對她的感情。

被她說中了心思,凌雲又狼狠的吻了她一回。

她說得對,當時就算她說出她的顧慮,他也不會放棄她。

因為,當他想用全部的生命愛一個女人時,他的眼底,心里只想給那個女人幸福,才不會管她怎麼想。

「凌雲……夠了,別再繼續了……」

他的吻越來越激烈,連水霏更感覺到開始撫摸她的身體,她努力的從這個讓她想沉溺的吻中醒來,將小臉撇向一旁,不讓這個吻再繼續下去,因為若再繼續下去,可能會演變成激烈的歡愛。

「閉嘴。」這一次不是指責,是親昵而心疼的語氣。

凌雲不在乎再繼續下去會變成怎樣,因為這個女人太讓人心疼,也太讓人氣惱,不僅折磨著他的心,也凌遲著他的身體。

他渴望她柔軟的擁抱,嬌弱的迎合以及激烈的嬌吟,更想看她被他佔有時美麗的神情。

察覺出他的意圖,連水霏努力的想拉回他的理智。

「拜托,不要在這里……」她可不想被同事們看見。

雖說他們也曾經在工作的時候**,但那時候的她簡直就像是毫無道德感的野蠻人,意識全被欲/望牽著走,等到激/情過後,她才發現自己做了多麼驚世駭俗的事。

她可不想再冒這個險,而且,她也擔心有人恰巧走進這間辦公室。

凌雲深吸口氣,黑眸瞪著她堅持的神情,在僵持了半分鐘後,他終于停下**她的動作。

當yu/望逐漸平息,他起身跨步離去。

在他走出辦公室的大門之前,連水霏听見他這麼說著——

「你別以為我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

連水霏不懂凌雲臨去前說的那句話指的是什麼,但听起來他似乎不願意原諒她。

他的不諒解與憎恨對她來說,都是壓在她心中的一塊大石,讓她喘不過氣,卻也無可奈何。

雖然她告訴他,她願意承擔他所有憤怒的報復行為,但只要一想到他的冷言冷語,拿著一雙憎恨的黑眸瞪著她的感覺,她就覺得快要崩潰。

下班後,連水霏換下制服,一樣穿著平日慣穿的T恤及牛仔褲。

經過辦公室的門外時,透過門下的縫隙,她看到里頭透出燈光,知道凌雲還在里頭。

停下腳步站在門外,她深深的望著緊閉的門板,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才落寞的離去。

「你在這里做什麼?」

才走沒幾步,身後忽然傳來凌雲僵硬的聲音。連水霏詫異的轉身,在看到他淡漠的神情時,原本涌上嘴角的喜悅笑容瞬間隱沒。

「我……我正要下班,你呢?你還沒有要下班嗎?」她努力的讓消失的笑容再度浮上臉頰,試圖以平常的語氣跟他說話。

凌雲沒有回答她,關上辦公室的燈,接著將門鎖上。

他筆直的走過她身旁,在她措手不及之際,忽然牽住她的左手,淡淡的說了句,「走吧。」

連水霏訝異的望著他的大掌,大腦一時無法反應過來,只能被動的任由他牽著走。

直到走出俱樂部大門,面對清晨灰白的天空,著霧氣的空氣撲面而來,她的腦袋才恢復正常。

她錯愕的望著他,吶吶的低喚,「凌雲?」

「你早餐要吃什麼?」他沒有理會她不敢置信的模樣,低沉的語氣就跟以前一樣,少了針鋒相對,卻多了一份難以察覺的溫柔。

是她在作夢嗎?不然她怎麼可能還能看到他溫情的一面?

連水霏傻愣愣的望著他的側臉,看不出此刻的他在想些什麼。

「還是你要做給我吃?」凌雲假裝沒有看到她傻住的表情,勾起溫暖的笑容問。

他明白她現在是困惑的,是彷徨的,就連他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已經可以放下心中的怨怒,願意主動對她好。

但他發現,其實對一個女人好,比恨一個女人容易多了,至少他的心不會感到悲傷絕望。

愣愣的望著他片刻,連水霏的腦袋一片空白,只能順著他的話回道︰「好……」

這是頭一次,連水霏進入凌雲的屋子里時沒有任何不自在的感覺。

以前,她鮮少來到他的住處,都是他來到她家比較多,她想,或許是因為不曾承認過他確實存在于她心中,所以她連他的生活圈都沒想要踫觸吧。

她也發現,除了他這個人以外,她對他身世背景完全不了解,但她從沒有想過要開口問他。

連水霏很快的做了幾樣簡單的食物送上桌。

當凌雲滿足的吃著她做的三明治時,她真的很開心。

「好吃嗎?」她期盼的問。

「普普通通。」將最後一口三明治塞進嘴里,凌雲咀嚼幾口後吞下,才撇撇嘴道。

他突然伸手將她抱進懷里,在她來不及反應之際,薄唇與她一雙粉嫩的唇瓣緊緊的貼著,或是輕啄,或是親昵的舔吻。

連水霏被他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嚇了一跳,眨眨博然的星眸,直勾勾的盯著他的雙眼。

為什麼?他不是說過他討厭她嗎?他不是說過他會折磨她、報復她,來讓他的心好過一點?

她早就準備好要承受他的怨恨和報復,無淪他想說什麼或做什麼,她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忍受,只因為是她先利用他、傷害他。

當她好不容易做好這些心理建設時,為什麼他卻又用這麼魅感人心的吻來親吻她?他說過不會放過她的啊,可是,他現在竟用這麼纏綿動人的親吻來誘惑她。

凌雲輕輕啃咬著她那瑰紅的唇,輕柔的力道充滿憐惜的意味,「這輩子,沒有任何人可以讓我凌雲為他牽腸掛肚,就連生我的父母都不曾如此。」

連水霏瞪大雙眼,「你……你說什麼?」是她听錯了嗎?

「你沒有听錯。」凌雲像是看出她心中的疑問,微笑道。

她心中的困惑與不安,他疼惜她的膽戰心驚。

當初,看見連水霏痛徹心扉的對電話另一頭的男人怒吼出被背叛的無助與悲傷時,他曾對自己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他絕不讓她落下一滴淚。

然而他卻沒有做到,甚至抱著病態的情緒傷害她,讓她一個人惶然不安,獨自落淚。

「我應該懂得你的悲傷的,可是我還是犯了錯。」凌雲語帶羞愧與歉然。

畢竟他親眼目睹她過去在感情中載浮載沉,在愛情世界中嘗盡夠背叛的滋味,沒有一個男人願意珍惜她,總讓她傷心落淚,她會排斥接受新的戀情,其實可想而知。

但他卻同樣傷害了她。

他其實跟那些男人沒有兩樣,都是自私的混蛋,因為他不懂得體諒她,也不願意放慢腳步配合她不安的心。

「我們和好,好不好?我們別再針鋒相對,別再吵架了,好嗎?」他輕聲詢問她。

他給她選擇的權利,但他不會讓她有機會拒絕他。

連水霏終于展露許久不見的笑靨,淚光在眼中閃爍,她喜悅的點點頭,帶著細微的哽咽低聲道︰「好,我們和好。」

「那你願意嫁給我了嗎?」想起那回他鼓起勇氣在眾人面前將她抱起來,大聲宣告兩人即將結婚,她卻不領情的責怪他,讓他很挫敗。

連水霏淚眼迷蒙的望他,幸福在眼底蕩漾著,她毫不猶豫的用力點頭,又哭又笑的大聲道︰「好!」

靶情世界中,總會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快樂,有人傷感,然而當一切悲傷事過境遷以後,笑容會取代淚水,快樂會取代傷感,一如他們兩人,放下心底的顧忌與怨恨,伸出雙臂擁抱彼此,才能讓被禁錮的心真正的得到幸福。

凌雲激動的緊緊抱住她,剛毅的下巴頂著她的頭,瞳眸中閃過一抹水光,這段日子以來的煎熬終于獲得釋放。

對連水霏的感情,多年來一點一滴的累積,並沒有因為時間而消逝,他不曾遺忘過她在他年少的歲月中點綴過微酸的傷痕,如今能真正的將她緊緊握在生命中,對他來說,她是他這一生中無人能取代的幸福源頭。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情人,請愛我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殷亞悅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