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約纏綿 尾聲
作者︰顏依依
    涼風習習的夜,襲縵縵正在山上一間度假小屋里泡溫泉。

    這間度假小屋是與樓子齊合作的建商送他的,屋里有間以和風設計、可以賞看整個山間景色的寬廣湯屋,今天他第一次帶她來這里,立刻喜歡上這里的幽靜環境,也正好實現他曾說要找時間和她一起泡溫泉的願望。

    趴在用原石砌成的平台上欣賞著觀景窗外的月色美景,襲縵縵唇邊滿是幸福笑意。

    自從老爸答應她和子齊交往,她每天都過得很快樂,子齊的家人也對她很好,伯母听說她昏倒與前陣子她沒好好吃東西有關,更是天天都炖湯給她調養身子,雖然老爸沒說什麼,但她知道他很高興子齊的母親這麼疼她。

    子齊額上的傷已經拆線,沒留下疤痕,兩家人已決定兩個月後為他們舉辦婚禮,加藤兄妹知道他們的感情得到圓滿結果,也相當替他們開心,屆時會來台灣參加婚禮。

    穎兒知道她即將成為她表嫂,開心恭喜她之余,直逼問她是不是也早就愛上她表哥,她這才曉得原來穎兒早看出子齊喜歡她了。

    還有,爸決定要收大師兄為義子,將武館交由他繼承,而子齊在日本參展的那座城堡模型也變成她愛不釋手的收藏品。

    一切的事均很順心,她有時會覺得這一切好像在作夢一樣不真實。

    提到作夢,她忽地想起什麼的輕喃,「對了,有件事我一直忘了問子齊。」

    「什麼事忘了問我?」

    身後傳來清朗好听的磁性嗓音,襲縵縵轉過身,看見未婚夫不知何時進入湯屋,修長健腿已跨入溫泉池里。

    她心中小鹿不禁亂撞了起來,只因她看見僅在腰間圍著浴巾的他,那肌理線條相當迷人,接著又想起自己全身上下亦只圍著一條白色浴巾,突然感覺有些別扭不自在。

    樓子齊走向她,再自然不過的攬過她,「你忘記問我什麼事?是不是伯父對我們的婚事有意見?」

    「不是,你別緊張,是你結束日本的工作回台灣前,我曾經作了個夢,夢里你問我住址,說你過兩天會到我家找我,沒想到兩天後你竟真的來我家……我記得我沒跟你講過我家地址,為何你曉得我住哪兒?」見他緊張父親可能反悔婚事,她一古腦說出她忘記問的問題,安撫他。

    聞言樓子齊稍微安下心,接著微收緊環著她的手臂低道︰「關于這個問題牽涉到一個秘密,我們已經要結婚了,這個秘密我不想瞞你,不過我怕會嚇到你。」

    「你說沒關系,我沒那麼膽小。」襲縵縵的美眸里淨是好奇。上次他告訴她的秘密是他是席克斯,那麼這次的秘密是什麼?

    「我已逝的外婆有女巫血統,也許是隔代遺傳的變異緣故,我有入夢的異能,可以利用靈力進入他人睡眠中的深層意識,出現在他人的夢里。」

    她直眨著大眼,消化他的話,「……你可以進入他人的夢里?」

    他點頭,「你被伯父騙回台灣後,我嘗試許多次才成功進入你的夢里,因而知道你被軟禁,就在夢里問你住址,以便我回台灣找你。」

    「也就是說,那晚雖是在夢里,但其實……我們是真的見面了?」

    「可以這麼說,那是夢,不過是真實的夢。」

    意即他們在夢里的每一句話、每一項互動,全都是真的?天啊,那……腦海里陡地憶起一件事,襲縵縵冷不防地推開他,心跳加快的直往後退開。

    「小縵——」

    以為她被他的異能驚嚇到不敢靠近,樓子齊心急著要拉回她,卻不小心扯落她身上的浴巾。

    「呀啊!」怔愣半秒,她驚呼地環抱住胸前,羞窘的蹲坐在溫泉里,臉上一片潮紅。

    眼前的她雙頰羞紅,十足迷人,然而樓子齊只凝視會兒便逼自己收回心神,著急的追問他在意的問題,「知道我擁有入夢的異能,你覺得我很可怕,不敢靠近我了是嗎?」

    襲縵縵抿唇搖頭,他誤會了。

    他眉頭猶攏的站在原地,「你連話都不敢跟我說了。」她終究被他的異能嚇到了。

    望見他俊臉蒙上陰霾,她顧不了嬌羞,慌急的道︰「不是這樣的,你能入夢是很不可思議,但我並不覺得可怕,也沒被嚇到,我會退開是因為想到上次在夢里我們、我們發生了親密關系……我一直以為是自己作了綺夢,可是原來、原來是真的,而且還是我拉住你,不讓你走……天啊,好丟人。」

    她愈說愈小聲,講到最後小腦袋垂得低低的不敢看他。那場夢中纏綿說來全是她引起的,想來她就覺得好羞人。

    弄懂她是因為害臊而非害怕自己而推開他,樓子齊頓覺釋懷,噙著愛戀的笑上前一把攬過她。

    「哎呀,你——」她無措得連耳根都紅透了。

    「傻瓜,那有什麼好丟人的,你絕對不曉得我有多麼渴望你,在我還未向你表白情意、天天進入你夢里那段時間,每回我都得花費極大的自制力,才能忍著沒在夢里要了你。」他以鼻尖輕蹭她的俏鼻,坦然傾訴自己總是為她失控的渴望,化解她的困窘。

    她因他的告白雙頰發熱,可沒忘記追問,「你是說,我天天夢見你的那段時間,是你刻意每天進入我的夢里和我相見?」

    「嗯,為了加深你對我的思念,使你無時無刻都想著我、把我放在心上,早點愛上我,我只好天天入夢和你相見,並且和你密約纏綿,好霸住你的心。」

    「你這樣算耍心機耶,還很霸道,要人家只能想你。」她輕捶他肩頭嬌嗔,盡管那時她確實強烈思念著他,但他利用異能日日攪亂她一湖春水,這樣算「偷吃步」吧。

    「沒辦法,所有的心機與霸道,全都因為我愛你。」柔情呢喃著,他俯下頭想吻她。

    「等等,我還有件事想問。」她羞赧的伸手輕覆他的嘴。

    「什麼事?」他忍住偷香的渴望問。

    「我逃婚到日本的第一晚,夢見自己在泡溫泉,夢里有個看不清相貌的男人,那個人也是你嗎?」

    「是我,那時覺得你假扮的龍一很可疑,入夢想調查你,不曉得原來在那泡溫泉的女子就是你,不過直到現在我仍然記得那晚沐浴在銀白月光下的你,就像現在一樣,好美,好迷人。」他大方坦承第一次入她夢里的情形,眸光痴迷地移向她。

    「別看。」察覺他火熱的視線,襲縵縵害羞的就要伸手捂住他的眼楮。

    他卻輕抓住她的小手,淺笑低語,「你這麼美,要我別看你,實在很難。」

    話音方落,他在她臉紅嬌嗔前,俯身印上她的紅唇,深深地吻住她,以最親昵的方式告訴她——面對她。

    這一夜,樓子齊以最溫柔的方式憐愛他摯愛的未婚妻,在她嬌羞但毫無保留的將自己交給他時,深情萬千的佔有完美無瑕的她,讓她提前成為他的妻。

    他會牢記與襲縵縵密約纏綿的約定,永遠珍愛她,無怨無悔。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密約纏綿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顏依依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