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人終篇•一品誥命妻 尾聲
作者︰梅貝兒
    六月底,天氣依舊炎熱。

    這天,婉瑛偷得浮生半日閑,穿著單薄的半袖襦裙坐在涼亭內,享受難得的下午茶時間。

    當她拈起一塊擺在石桌上的松花團,這道看似平凡的庶民糕點,卻有著令人垂涎三尺、意猶未盡的魅力,吃了一塊還嫌不夠,于是又咬了一口桂圓花糕,那入口即化的口感,簡直是人間美味。

    「好久沒這麼安靜了……」婉瑛把硯哥兒交給正好休假的秦鳳戈,接著放下手邊的瑣事,就是想一個人待著。雖然深愛丈夫,和繼子也相處融洽,偶爾還是需要獨處。

    尤其這短短幾個月當中發生太多事了,她也是會累的,尤其最近不知怎麼特別愛吃甜食,吃了不但心情變好,壓力也跟著減輕,于是每天都要吃上幾塊,心想現在這副身子太瘦了,再胖上兩公斤倒也無妨。

    「夫人!夫人!」春香行色匆匆地走進涼亭。

    婉瑛滿足地嚼著口中的糕點。「有事去找將軍,今天我休假。」

    「可是皇、皇上……」

    听到「皇上」兩個字,婉瑛頓時被才要咽下喉嚨的雲片糕給噎到,連忙灌下一大口茶水。「咳咳……你……是說……皇上又來了?」這個皇上也未免太閑了,拜托他沒事不要隨便跑到宮外來玩。

    「不是,是皇上下了一道聖旨,將軍要夫人即刻到正廳接旨。」春香顧不得禮數,拉著主子就跑。

    才跑了一小段路,婉瑛覺得有些不太舒服,忍不住停下腳步休息。

    她喘著氣問︰「皇上為何突然下聖旨?」

    「奴婢也不清楚。」春香只知道所有的人都在正廳等待夫人。

    就這樣,當主僕倆氣喘吁吁地來到正廳,負責前來宣讀聖旨的吏部侍郎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一旁還有三位隨行的官員,手上各捧著誥命文書、命婦冠服,而秦鳳戈則跪在前頭,身後是一千伏低身子,連頭都不敢抬的奴僕。

    見大家都在等她一個,婉瑛趕忙來到丈夫身邊,跪下听旨。

    「咳、咳。」吏部侍郎清了清喉嚨,似在提醒眾人注意,這才打開聖旨,開始宣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日……」

    婉瑛聚精會神地傾听,原來是為了之前提出的防火安全相關建言,對社稷與百姓有利,皇上備感欣慰和嘉許。

    她不禁松了口氣,還真有些擔心皇上喜怒無常,突然又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不許自己多事了。

    「……續弦陶氏舍身護子,賢良淑德兼俱,堪稱典範,封爾為夫人,享俸祿、賜冠服……」吏部侍郎將聖旨宣讀完畢。

    「欽此,謝恩!」

    秦鳳戈雙手接過聖旨,接著偏首提醒還愣在那兒一臉不知所措的婉瑛,要她趕緊接下誥命文書,而伺候婉瑛的小菊和春香也與有榮焉地捧過命婦冠服,連她們都沾了光。

    「……謝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人伏首叩謝皇恩。

    「恭喜將軍和夫人!」吏部侍郎拱手道賀。

    「諸位大人也都辛苦了!」秦鳳戈讓二管事招呼他們。

    小菊和春香也趕忙恭喜主子。

    「從今以後,夫人就是真正的「夫人」了……」

    「是一品誥命夫人了……」

    看著手上用絲織物所制的卷軸,對于在現代世界出生長大的婉瑛來說,品級和封號並沒有帶給她太實質的感受。

    「依照朝廷禮制,不論是文武官員,只有元配才能獲此誥封,續弦能得到如此殊榮少之又少,咱們得馬上進宮謝恩才成。」秦鳳戈想到皇上才親口說要賞賜,竟是這麼大的恩典,這也是她努力得來的。

    她才頷首,便感到有些站不穩。「是應該去沒錯,不過……我突然覺得整個人飄飄然的……」

    「夫人一定是太高興了。」小菊笑吟吟地說。

    春香不禁點頭如搗蒜。「肯定是這樣。」

    「我倒認為……比較像中暑……」婉瑛心想天氣真的太悶了,害她頭好暈,眼前每一張臉孔都在打轉。

    秦鳳戈終于發現她的異狀。「婉兒?」

    「我想……我要暈倒了……」話才說著,她身子已經癱軟。

    「婉兒!」秦鳳戈將妻子接個正著,揚聲大嚷。「快去請太醫!」

    這下子,大家又亂成一團。

    原以為從此否極泰來,不會再發生不好的事了,誰知婉瑛這麼一昏,可讓府里每個人的心也都跟著七上八下的。

    待王太醫被十萬火急的請到將軍府,整座府第的氣氛顯得相當沉重。

    「……如何?」秦鳳戈屏息地問。

    他腦中設想過各種可能性,最先想到的是婉瑛的特殊來歷,雖然她保證過會永遠留下來,可萬一老天爺反悔了,想讓她回去原來的世界,那該怎麼辦才好?要如何才能保住她?

    想著想著,在這麼個大熱天里,秦鳳戈也不禁冷汗涔涔。

    王太醫不敢馬虎,繼續診脈。「將軍別慌!」

    「娘……我要娘……」硯哥兒見大人不讓他進去找娘,便在外頭又吵又鬧。

    兒子的哭聲讓秦鳳戈心頭一緊,想到他已經失去生母了,若再失去這個娘,真是太可憐了。

    「讓他進來!」他朝外頭喊道。

    奶娘這才放開小主子,讓他進房去。

    「娘!」硯哥兒撲到床畔,看著緊閉眼皮的母親,又有那麼多人圍在身邊,盡管年紀幼小,還是察覺到不對勁。「娘醒一醒……」

    秦鳳戈沉下臉孔。「別這麼大聲嚷嚷!讓太醫先幫你娘看病。」

    「娘……」他哽咽地喚道。

    孩子稚嫩的哭聲把婉瑛從昏睡中叫醒,慢慢地睜開眼皮。「硯哥兒來了……天亮了嗎?什麼時辰了?」

    「娘!」硯哥兒喜呼。

    直到這時,王太醫才完全確認脈象,起身告知喜訊。「恭喜將軍,夫人是有喜了,而且已經兩個月。」

    他立刻轉憂為喜,喜形于色地問︰「兩個月?當真?沒有錯?」

    那麼秦府失火那一天,她腹中已經懷了孩子,這個發現令秦鳳戈又不禁捏了一把冷汗,不只差點失去婉瑛母子,連尚未謀面的親生骨肉都見不著了。

    王太醫笑說︰「當然是千真萬確,下官可以保證。」

    「恭喜將軍、恭喜夫人!」二管事率先道賀。

    秦鳳戈終于可以安心,迭聲地說「好」,只是……「那她為何突然昏倒?」

    「夫人只是「暑邪」,可以喝些生津止渴、開胃消食的酸梅湯或綠豆湯,並無大礙,只要休息一晚就沒事了。」王太醫笑說。

    他這才放下心。「常海,送太醫出去,重重有賞。」

    「多謝將軍,那麼下官告辭了。」王太醫不但沾了喜氣,還有獎賞,自然也笑得合不攏嘴。

    待二管事和王太醫都告退,秦鳳戈才滿臉激動地在床沿坐下,握著妻子的手。「婉兒,你听到了嗎?咱們就要有孩子了……」

    婉瑛一臉像被雷劈到的表情,本以為只是中暑,居然診斷出懷孕。「我有喜了?」

    「你不是在作夢,是真的,或者要我捏你一下?」他不禁開口揶揄。

    她「啊!」了一聲,將右拳用力擊在左掌中。「這些日子忙昏了頭,居然忘了「那個」很久沒來了。」

    秦鳳戈斜睨了下兩名丫鬟。「就算你忘了,身邊伺候的人總該注意到,要是有個閃失,你們可擔待不起。」

    小菊和春香不禁低下頭,等待懲罰。

    「連我自己都忘了,不能把責任全推給她們。」婉瑛為兩個丫鬟說情。「進宮謝恩的事該怎麼辦?」

    見她打算起身,秦鳳戈出聲制止。「只好明日一早再去……躺著別起來!」

    「我頭已經不暈,沒事了……」她將蹭上床的硯哥兒摟在懷中。「再過幾個月,硯哥兒就要當哥哥了。」

    硯哥兒一臉懵懂無知地看著娘。「哥哥?」

    「對,娘的肚子里有硯哥兒的弟弟或妹妹了……」她牽著硯哥兒的小手,貼在自己的小腹上。「就在里面!會跟硯哥兒一樣,一天一天的長大。」

    「弟弟……」硯哥兒咧開小嘴笑了。「跟勇哥兒一樣?」想起前幾天才去看過三叔公的兒子,手跟腳都好小好小。

    婉瑛噗哧一笑。「勇哥兒不是弟弟,是小堂叔。」

    「不是弟弟……」他被搞糊涂了。

    她摸了摸硯哥兒的頭。「等硯哥兒當了哥哥之後,要愛護下面的弟弟、妹妹,還有要跟他們一起玩。」不管是誰所生的,是嫡出還是庶出,只要是兄弟姊妹,都應該要平起平坐、互相扶持,這才是婉瑛最想看到的。

    「好,要一起玩!」這句話硯哥兒听懂了。

    秦鳳戈將母子倆擁在懷中,隨著孩子的出生,相信不久的將來,這個家會愈來愈熱鬧。

    休息了一晚,婉瑛的精神也恢復了。

    為了進宮謝恩,簡單地用過早膳,兩個丫鬟就忙著幫她梳妝打扮,待婉瑛穿上御賜的真紅大袖衣禮服、外頭披上繡有九對翟鳥的霞帔,再配戴金玉珠翠等首飾,最後則是一頂鋪滿點翠雲朵,兩旁還飾有金寶鈿等配件的鳳冠,整個人頓時顯得貴不可言。

    「……這是我嗎?」看著銅鏡中的自己,婉瑛都快認不出來了。

    小菊和春香迭聲地贊美。

    「真是好看……」

    「真是適合夫人……」

    她倒覺得太隆重,都不好意思出門了。

    直到穿上這套命婦冠服,它所加諸在身上的重量,才讓婉瑛有了實質的感受,它不單只是一個頭餃,還包括了榮耀。

    真希望爸媽,還有養母他們也能看到,她心里不禁這麼想道。

    「夫人,將軍已經在外頭等了。」小菊開口打斷她的思緒。

    「不只將軍,還有……」春香說到一半便被小菊制止,免得破壞了將軍特地安排的驚喜。

    婉瑛狐疑地看著兩個丫鬟。「怎麼不把話說完,還有誰?」

    「夫人看了就知道。」小菊把主子頭上的鳳冠扶正,再做最後的確認。「好了,咱們快出去吧。」

    而這個困惑在來到正廳前面的院子時,婉瑛獲得了解答,那是頭一回踏進將軍府,顯得有些局促不安的大雜院眾人。

    她喜出望外地瞥見養母陶大娘正用袖子拭著因為太高興而流下來的淚水,還有笑咧著缺了好幾顆牙的邱老爹、溫厚老實的王大哥夫婦,以及馬大嬸夫婦和他們的幾個兒子,小柱子衣褲上的補丁讓婉瑛不由得想起馬大嬸拿著藤條在後頭追著跑的情景,甚至連彩雲都抱著襁褓中的孩子,陪著她爹一塊兒來祝賀。

    「婉兒,恭喜你!」

    「這可是雙喜臨門……」

    「真是恭喜!」

    听著眾人的道喜聲,婉瑛激動地瞥向走到自己身旁,身穿一品武官冠服的秦鳳戈,兩人目光交會,不需要言語,立刻明白是他去把人接來的。

    沒錯!在這光榮的時刻,當然要跟「家人」分享了。

    秦鳳戈看得出她有多感動,很高興自己這麼做了。「你應該會想要見到他們,還有得到他們的祝福。」

    「嗯、嗯。」婉瑛直點著頭,喜極而泣地說︰「謝謝!」這個男人為她設想周到,自己真的嫁了一個好丈夫。

    「快過去吧!」他說。

    于是,婉瑛不禁噙著喜悅的淚水,走向陶大娘他們,如果沒有這些人的幫助,就沒有今天的自己,這一趟穿越之旅也會格外艱辛。

    她何其幸運,能夠擁有這麼多的家人。

    「娘!」她來到養母面前喚道。

    陶大娘和其他人全都圍在婉瑛身邊,讓她更是又哭又笑,臉上的妝容一下子都花了。

    爸、媽,我現在過得很幸福……

    能來到這個世界,真是太好了……

    —全書完—

    編注︰

    (一)婉瑛和秦鳳戈成親前的救火交集、情緣糾葛,請看橘子說1048、1049《良人》上+下。

    (二)六安堂兩位大夫的穿越情緣,請看相關作品︰橘子說1038《怪癖神醫》。

    (三)精彩預告︰想知道姚氏為何被休?她真正的幸福又在何方?敬請期待橘子說新書《二手妻》。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良人終篇•一品誥命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梅貝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