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妃二嫁 第10章(2)
作者︰佟芯
    姜齊來慢了一步,見衛廷琛和吳婉瑀早吃完面線踏出大廳,他欄住他們,先是慰問,然後忍不住問了吳婉瑀.

    「婉瑀,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讓那個東瀛使臣復話的嗎?」

    吳婉瑀知道姜齊會問是出于醫者父母心,並沒有影響她愉快的心情,也誠實回答,「姜大哥,那是一種叫心肺復蘇術的醫術。」

    听到是醫術,姜齊眼楮一亮,「可以教我嗎?我想親眼瞧瞧,把它學起來救人!」

    她覺得這是件好事,頻頻點頭道︰「好啊。」

    衛廷琛听了可受驚了,他親眼所見她對別的男人按壓胸口,再口對口渡氣,這樣怎麼可以讓她教姜齊!「絕對不行!」

    三個月後,衛廷琛和吳婉瑀經由皇上賜婚成親了,吳婉瑀的二嫁轟動了全國,明明幾個月前是個被謹王府逐出的棄婦,現在又回去當世子妃,這峰回路轉的過程和發生在她身上的神跡,讓人律律樂道,更別說現在的她溫柔體貼,是夫君眼中的好妻子,公婆眼中的好媳婦,孩子眼中的慈母,完美得無可挑剔,聲勢扶搖直上,有好多人都想見她一面。

    反倒是蘇冠文有害人之心,在兩個多月前被流放邊,算是惡有惡報,但吳婉瑀覺得舅舅何辜,特地去拜訪他老人家,沒想到舅舅沒有一點怨恨她,還說兒子不受教,讓兒子反省反省也好,再看她個性大變,溫和得像是變了個人,便說起她爹娘想見她的事。

    原來洪婉瑀的爹娘在趕走她後,日子一久也氣消了,只是礙于顏面不敢接她回娘家,後來听到她失了記憶重回謹王府,並與世子爺復合事,他們更不敢主動朕系,生怕會多出想藉著女兒重回朝廷的難听話。

    吳婉瑀在得到衛廷琛的同意,經由舅舅的牽線,終于和兩老見面。

    她在現代已失去了雙親,能在這個時空擁有父母,她很高興,她願意為洪婉瑀好好孝順父母,而兩老一見到她,看她變得那麼懂事,萬分欣慰,還叮嚀她要常回娘家,後來在她和衛廷琛的婚歸上,他們和她舅舅一塊來了。

    婚後,他們去了蜜月旅行。

    這是成親前吳婉瑀對衛廷琛提出的三個要求之一,說什麼這是婚前協議,而第一個要求就是——她希望能去度蜜月。

    衛廷琛沒听過「蜜月」這個詞,經由她解釋,他才知道這是夫妻兩人在成親隔天的出游,倒不反對,便向皇上告了長假,打算帶她出門玩個十天半個月。

    然而,沒想到的是,兩個人的蜜月,最後因為衛子晉吵著跟,變成一家人全去,王爺、王妃、姜齊,還有一干僕人加護衛,浩浩蕩蕩二十多人一塊去了,連大吉都跟去了,只有汪總管悲情的留守在王府。

    衛廷琛最恨姜齊一塊來,這家伙賴在王府好一段日子了,遲遲不走,最近還做了假人,要他妻子教那個叫心肺復蘇術的醫術,讓他看了礙眼,就連這次旅行,也得忍受看到這家伙。

    想到這,衛廷琛廣將吳婉瑀拉到一塊岩石後,不讓姜齊打擾,他們來到的是一個風景勝地,有溪水綠地,衛子晉他們在溪邊烤肉玩水,充滿笑聲。

    「我要說出我另外兩個要求。」吳婉瑀對著與她並肩而坐的丈夫說。

    「你說。」只要他辦得到,他一定會為她做到。

    「我知道爹娘很希望再抱孫子,但我想晚幾年再生。」她終于說出口了,有些擔心的看他的反應。

    「為什麼?」衛廷琛確實很錯愕,他以為她喜歡孩子,應該會很想快點懷上孩子的。

    吳婉瑀斂下眸,說出她的疑慮,「我以前對晉兒不好,晉兒是好不容易才等到我的母愛,我怕太早有孕,到時候我分心照顧他的弟弟妹妹,會讓他認為我不愛他了,所以我想等他大點再懷孕。」

    听到她為兒子設想那麼多,他欣慰笑道︰「我知道了,就這麼辦吧,爹娘若有意見,我會幫你說話的,那你第二個要求呢?」

    得到丈夫的支持,她松了口氣,再說下去,「你說明年要讓晉兒讀書是吧。」

    「明年他六歲,是該請先生了,也要請人教他規矩禮儀才行,讓他收收玩性,不能那麼愛玩。」衛廷琛說得理所當然,他也是這麼走過來的,而且他五歲就請先生了,他已經很寬容兒子了。

    吳婉瑀幽幽睇著他說︰「照你這個方法教孩子,晉兒長大後會變成你這個樣子的。」

    「我什麼樣子?」他怎麼覺得她在罵他?

    「冷冷冰冰,不愛說話,也不愛笑,總用眼楮瞪人,而且沒有點幽默感。」

    她果然是在罵他,「幽默感是什麼?」他不甚愉快的址址唇。

    「不會說笑。」也不管他怒眉一挑,她繼續說道︰「我希望晉兒不只是能成為一個優秀的人,我還希望能將他教養成一個有愛心、有同理心,對任何人都溫柔體貼的人,這是我的最後個要求。」

    說完,她才開始感到緊張,畢竟在這個以夫為天的社會,女人是不能插手孩子的教肓問題,他會答應嗎?

    衛廷琛听著她說,她口中那樣的人,跟他真是天差地別。

    他皮笑肉不笑道︰「我有那麼不好嗎?」

    吳婉瑀掩嘴一笑,回看他時,眼神多了羞怯,「你就保持現在這個樣子吧,我喜歡你這個樣子。」他沒有直接拒絕她,算是有商量的余地吧。

    「娘!快來吃烤肉!」

    听到兒子在叫她了,吳婉瑀站起身,拍拍裙子道︰「去吃烤肉吧!」

    或許是方才的告白教她害羞了,她沒等他,很怏就跑了,衛廷琛淡淡一笑,慢慢走在她後頭。

    讓晉兒成為像她一樣溫柔體貼的人也不錯,他心里響起這句話。

    走到一半,他看到有個僧人從對面走來,穿著破舊的道服,看起來是個在山上修行的苦行僧,他的妻子一看到對方,立即送上干糧。

    僧人對她的舉動似是很訝異,在她回到家人身邊後,竟味深長的盯著她的背影看,衛廷琛以為妻子做了不敬的事,連忙向前道歉。

    僧人盯著他,冒出句話,「你的妻子不是這個現世的人。」

    衛廷琛一臉震愕,像是在問他怎麼會知道。

    「她是從很玩的地方來的,但是她的根在這里,她會待在這里一輩子。」憎人用超出凡塵、看透一切的了然眼神對著他說,然後舉起手上的干糧,又豪邁笑道︰「真是個好心的姑娘呀!」他邊笑邊大步往前走。

    衛廷琛回頭看看那個僧人,再轉過身望向圍聚在一塊烤肉的妻子和家人,當他朝他們的方向踏去時,他感到神情氣爽,步伐輕松。

    他早就知道妻子是從哪里來的,在新婚之夜時,她就對他開誠布公了,但直到這刻他才發現,原來他一直下意識擔心她會消失。

    太好了,照僧人所言,她會永遠待在他身邊。

    七年後。

    一個五旬婦人從水井提水上來,正要提去前頭的花圃澆花,一道白色身影無預警地接近她,幫她提起另一邊,和她一塊走到花圃前。

    水桶放下後,婦人一臉受寵若驚,「哎呀,怎麼好讓世孫幫忙呢,這是老奴的工作。」事實上水並離花園並不遠,她可以自己提。

    「我娘教我的,她說,遇到姑娘家有難時要主動幫忙,才是個紳士。」衛子晉有條有理的道,十二歲的他身子抽高了,圓要可愛的臉變尖,五官更為俊俏,說話也變得沉穩,有乃父之風。

    「老奴又不是姑娘。」可她還是听得臉紅了,開心得很,「不過,紳士又是什麼?」

    「紳士就是好男人,我想成為好男人。」娘要他學習溫柔跟體恤人,還要熱心助人,尤其是對姑娘家要特別好,娘說,現在他慢慢學習,等他長大後就會變成好男人了。

    听到世孫說要當個好男人,婦人不禁想世子妃教得真好吶,「世孫,你真有心,再過幾年,一定有許多小姑娘會喜歡上你的!」

    他一楞,「可是,我只要妹妹喜歡我就好了。」

    這世上,還有哪個姑娘比他妹妹可愛?

    「呵呵,世孫真可愛。」這話把婦人逗笑了,「世孫功課做完,要去看小姐了吧。」

    「是的,我先告辭了。」他有禮的朝婦人道別,然後往他爹娘的房間走去,他真想用跑的,但不行,他爹會生氣。

    爹對他的禮儀管教很嚴格,讀書也是,每天都要他背詩,並要求他每天要習完多少字才能歇息,娘不一樣,娘要他隨興一點,總會對他說念書有努力過就好了,在爹要求他時辰還沒到前不能離開書房時,娘會為他送上涼茶甜點,會拉著他到外頭跳種叫伸展操的舞蹈,還要他不要听他爹的,說會變成書呆子。

    可是,盡管爹對他很嚴格,他還是喜歡爹、崇拜爹,他長大後想像爹一樣的優秀,不過他也喜歡娘,想要成為娘心目中的好男人,這兩個目標,他都要達到。

    當他走到爹娘的房間前,他好迫不及待看到妹妹。

    他剛滿兩歲的妹妹好可愛,會跟他撒嬌,會流著口水喊他哥哥,只要被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看著,他的心就融化了。

    他向前推開門,正巧看到妹妹坐在地毯上,想將玩具往嘴巴吞,爹不讓她吃,搶走玩具,她不高興的想搶回。

    娘看到他了,朝他微笑。

    娘好溫柔。

    他一直以為娘都是這麼溫柔的,後來他不經意听到下人搢起,其實娘以前是個壞女人,對他很不好,對爹、爺爺、奶奶和很多人都不好,後來因為掉進河里,失去記憶才變成現在這樣,但無論他怎麼回想,都想不起那個對他很壞的娘,在他記憶里,只有這個溫柔的娘。

    「晉兒,快過來!」

    娘在叫他了!

    他綻開笑容,踏入房里。

    ——全書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棄妃二嫁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佟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