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癆梅夫人(上) 第5章(2)
作者︰陳毓華
    「這房子這般破爛,如何住人?」他很委屈。

    「我們都住這兒,你為什麼不成啊趙鞅?」

    「你這一介婦人竟敢連名帶姓叫我?」他氣得跺腳。

    「我這一介婦人看你在路邊哭得那麼慘,好心把你帶回來,若不然,你照原路回白河縣,指不定有人已經滿街在找你了。」

    一個穿成這樣的孩子茫然無措的在大街上,隨便有心人把他拐賣了都不知道,不過照他這種挑剔的個性,也許倒霉的會是人口販子……呀,這是不是她開始後悔因為一時母性大發,覷著這樣的冷天,把這小不點帶回來了?

    不過,時間就算倒流回去,她還是見不得他那可憐兮兮又強忍著淚的倔強模樣。

    她尋思過個幾天,再上縣城去問問,指不定有人來尋,誰家掉了那樣的孩子不心急的?到時候再將他送回去就是了。

    被說中自己巴不得沒有人知道的糗事,趙鞅可急了。「本……我哪有哭,那是雪花沾上的濕氣!不許你把這件事情到處說去!」

    春芽極力繃著笑,雖然是個地道的小鬼,卻好面子哩。

    「你以為我願意迷路?」趙鞅也很糾結,誰叫他天生就不會認路,退一萬步說,他也不願意好不好?至于會不會有人找他?他才不擔心!

    春芽極力繃著笑。

    「小姐,那這個又是?」黃嬸一直眼楮不離的瞧著盛知豫的胸口,那隆起的一團,一直動來動去的究竟是什麼?

    像是知道自己被人點到名,從盛知豫的交領處探出一個毛茸茸的腦袋尖兒來,白雪可愛的模樣,毛發蓋住眼楮鼻子,讓人一下子看不出來是什麼動物,四只小腿軟乎乎的,盛知豫把它托在掌心,它也沒什麼力氣,四只爪子平攤的趴著,腦袋蔫蔫的垂著,神情非常可憐。

    「這小東西,看起來出生沒多久,沒有奶吃,養不活的。」黃嬸搖頭,完全不看好。

    「我看它掉在溝子里,身上有傷,可能是被其它動物咬的,要是不理,怕會成為野獸的食物,總之,先養養,家里正好少了一只看門狗,小雪球養大了,可以看門。」她實在不忍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狗?」黃嬸心里懷疑得很,它這長相哪里像土狗了?

    「對了,不說我還忘了,我買了蛇油凍瘡膏要給你,天氣冷,多擦擦,听說對凍傷效果很好。」盛知豫摸出了一個小瓶子,遞給黃嬸。

    這是攏絡。黃嬸心里有數,但心里很受用。

    其實,少奶奶是別院的主子,她想做什麼都成,哪需要顧慮他們這些下人的想法?但是她仍然想到自己,自己只是個奴才啊!

    這時,盛知豫裙下一緊,一只胖胖的小短爪子拎住她的裙子,備受冷落的趙鞅小米團子居然站著打起了瞌睡。

    盛知豫知道他肯定是累壞了,那沾滿泥的鞋子,也不知道在街頭晃蕩了多久?

    她心里一軟,牽起小米團子的手,另一只手把小雪球交給了春芽。

    趙鞅迷迷糊糊的覺得有只手拉著自己,不知要把他往哪里帶,那手很暖和,還軟軟香香的,說不出的好聞。

    沒多余的房間,盛知豫將他領進自己的房里,抱上炕,卸去他的鞋,脫掉帽子,最後替他蓋上被子。

    這麼小的孩子,父母怎麼會放心讓他一個人出來到處逛,還沒有大人照拂?

    替他撥開黏在額上的發絲,確定他睡得安穩,又給他掖了被角,她走出房門,去了廚房,找了半晌,發現廚下只有一小更的米麩,她用灶上的開水將米麩調勻,找了一塊細紗布,堂屋里黃嬸和春芽大概都忙去了,小雪球縮在春芽臨時給它造的窩,頭連抬一下都沒能。

    她把米麩碗擱在桌上,幾個小步將小雪球抱起,放在大腿上,用細紗布沾了還燙著的米麩湊到它鼻子前晃啊晃的,希望香味能引起它的食欲。

    這麼小的東西,一定還沒斷奶,可是家里哪來的奶,之前那丁點,已經被她拿去做了吃食。

    「來,這是好吃的東西喔,吃了才有力氣,才能活下來。」

    盛知豫把手都搖酸了,它仍是耷拉著頭,對吃食絲毫不感興趣,她思忖如此下去不是辦法,要不要撬開小雪球的嘴來喂?

    又試了幾回,幸好它終于伸出小丁似的粉紅舌頭,舔了一口,也許咽下肚後發現這東西不討厭,就算閉著眼楮也打起精神開始討吃食。

    一碗米麩很快喂光,它撐起圓滾滾的肚皮,嘴邊還殘留著米麩汁,蜷了兩下,窩在盛知豫的手心里,不動了。

    這種天氣,讓它睡在堂屋里,也不知道能不能活過明天?看起來只好讓它和趙鞅一起睡了。

    這結果自然惹得晚飯前醒過來的小米團子暴跳如雷。

    他居然墮落到和一只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動物同睡一炕?這是奇恥大辱!

    坐上飯桌,他的臉更扭曲了。

    瞧瞧這桌上是什麼菜色?他見都沒見過,油渣炒土豆,秋收時存在地窖的大白菜炒豆角,加了紅薯的糙米干飯,一鍋咸菜臘魚干湯。

    那是人吃的嗎?在他的認知里,那絕對不是!

    「我要吃玫瑰蘭丁、甜酸菠菜排骨、松露白芷寶魚湯、蜂蜜果子香糕、碧粳香米粥。」他如數家珍,簡直就是信手拈來。

    是誰家大人把孩子這麼養的?

    趙鞅的話理所當然被當成了耳邊風。

    「不吃就下飯桌去,不過挨餓了可不能哭,就算你哭,也不會有東西吃,在我們這兒,過了飯點,可就要到明日早上才有東西吃了。」盛知豫特意把飯菜吃得飛快又香甜的樣子。

    這樣被嬌寵的孩子,她不會拿外頭多的是沒飯吃的人這種話來鼓勵他要愛物惜物,讓他餓肚子,最直接。

    他倔著的小臉有幾分松動,姿態也擺不下去了,他不是不餓,他餓啊,誰知道之前會累到不小心睡著了,他早晨只吃了一顆糖球的肚子早就餓到咕咕叫,餓得受不了了。

    他不傻,他也知道自己身上隨身配戴的小配件隨便都能換錢和吃的,不過,這世間多的是壞人,他這小身板不管走到哪都極為吃虧,想佔他便宜的人多的是。

    「這樣吧,你要把飯吃了,待會兒擦過澡,姊姊給你講故事。」盛知豫給他挾了一筷子油渣炒土豆。

    老實說這不知道是什麼的菜還挺香的,趙鞅捧起碗來,一副慷慨赴義的表情,但是說到底他就是個孩子,原則歸原則,他很快扒了一大口,吃到嘴角黏上飯粒都不知道。「是床前故事嗎?」

    「算是吧。」

    「要講得不合我意,我就不饒你!」

    「我要說得精采絕倫,有什麼好處?」

    「總之,等本……我听了再做決定。」他跩的咧。

    飯後,盛知豫說要去消食,裹了披風便出屋子去了。

    春芽心想院子就這麼大,沒什麼好擔心,倒也不去嘮叨她。

    盛知豫走出門,屋外一地銀白,夜色靜然如水,跨過自家木橋,一二三四五六七……她數了數,自己橫走十三步,腳後十二道腳印子,對門就是梅家。

    打從屋外的籬笆可以看見屋里有朦朧的光,可見人是在家的。

    她試著推門,想不到門吱呀了聲,一推就開。

    這男人是懷抱夜不閉戶的精神,還是他膽子大,自恃藝高人膽大,壓根不怕什麼宵小?

    她踏進一步,梅家這屋子是土夯的兩間房,茅草蓋屋頂,比起自家雖然差不到哪里去,但是憑良心講,很難說住這里的人日子會比較寬裕。

    想起他那已經洗得快要不見顏色的衣服,盛知豫看得出來這個梅嘉謨,或者應該叫梅天驕的男子日子過得挺苦,那些個叱吒風雲的過去,讓他風光一時,可風光沒多久,一朝從雲端掉進凡間,就連一份糊口的工作都找不到。

    都說伴君如伴虎,原來都是真的。

    這般大起大落,他的心里也苦吧?

    「這麼晚了,少夫人在這里做什麼?」分外清冷的聲音無聲無息的響起,讓她差點滑了一跤。

    她她她……她又沒做什麼虧心事,不用表現得這麼心虛吧?

    「梅大哥。」

    他身上還是白天穿的那件衫子,這種天氣她披著披風出門還是冷到鼻尖和腳板都快失去知覺,靜靜落下的細雪沾上他的雙肩與睫毛,他卻毫無所覺的樣子。

    這人除了萬年不變的冰塊臉,就連知覺也不太好嗎?

    「嘉謨是你的名字?」她發誓,她要說的絕對不是這件事。

    「字。」他神情不變,就連眼神也不見絲毫波瀾。

    「嘉謨是你的字?」喔,原來。「我來不是吃飽沒事,我是想來問梅大哥,我家里缺一個長工,能來幫忙嗎?月薪二兩銀子,一年四時衣衫,一年三節有肉菜面粉,一天管兩頓飽,我們吃什麼你就吃什麼,如此這般可行?」

    梅嘉謨……梅天驕有些愣住,僵硬的看著她。

    他沉默著,始終不發一語。

    「鄰里互相幫襯嘛,梅大哥是知道我家中情況的,一屋子的老少,石伯年紀大了,體力有限,日子還很長,我懂一點女紅,想繡幾只荷包、扇面或是隨身的小繡件去賣,換些銀子回來,不過城里賣的繃子都不合我意,我還要一張繡架,房子舊瓦需要翻撿,翻了舊瓦,屋後又有半熟的桔子熟了要摘下,家里的木門一到晚上風吹便吱嘎吱嘎的響,不知道是不是需要換扇門。再說了,每天要挑水劈柴,堂屋的青磚也要修補,年關快到了,這都是體力活,沒個有力氣的人來做真的不成。」她的眼神認真無比,等著梅天驕回應。

    一長串的沉寂在他們之間迤邐開來,腳下是冷冷的風卷著細碎的雪花而過。

    回句話有這麼難嘛?她笑得臉都快僵了。

    他不著痕跡的觀察她,她潔白的臉凍得紅通通,因為冷,兩只腳不停換來換去,披風裹得緊緊的,身子微微的顫著,她明明冷個半死,就為了這種小事專程過來。

    「給我時間考慮。」他目光依然幽冷,但是他那把聲音響在這晚上,沉重又輕柔,隱隱藏著威壓。

    她猶如得到赦令。

    也是、也是,男人嘛,好面子,是應該給他時間思考。

    「你如果覺得可以,那明兒個一早上工,我想你一個人弄飯也辛苦,不如早半個時辰出門,到我家里來一起用飯,我會吩咐黃嬸多切點紅薯,煮一鍋濃濃的稀飯等你……」

    梅天驕听著她喃喃數著步子回到自家小橋的影子,沒什麼情緒的眼里難得露出點極淡的笑意。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話癆梅夫人(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陳毓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