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我要你 第11章(2)
作者︰季可薔
    氣氛正和樂時,一道大嗓門很不識相地闖進來

    「牧軍啊!我來探望你爸。蕭老爹,好久不見了,你情況還好吧?」

    來人是合伙人甲學長,捧著一個昂貴的水果籃,笑咪咪地現身。

    乍然見他,陸晚晴臉色微微一變。

    蕭牧軍感覺到她情緒的波動,悄悄捏了捏她的手,安撫她。

    「學長,怎麼要過來也不先說一聲?」他不動聲色地招呼甲學長,陪著寒暄了幾句。

    甲學長問候過蕭老爹,轉向陸晚晴笑道︰「我終于想起來,在哪里見過你了!」

    此話一落,陸晚晴容色頓時刷白,就連蕭老爹也察覺她的異樣。

    她極力假裝鎮定,手心仍不爭氣地出了汗,如果這個大剌剌的學長當場在蕭老爹面前爆出她的過去,那她該如何是好?

    她心亂如麻,不覺望向蕭牧軍,祈求他想辦法轉開話題,但他只是低下頭,在她耳畔低語一句——

    「你答應過會跟我一起勇敢面對的。」

    是了,她答應過他,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跟他在一起的,就算他的學長在他父親面前爆出她那不堪的過往,她也要勇敢面對。

    一念及此,陸晚晴心情漸漸穩定下來,櫻唇其至能微微彎起,綻出淡淡微笑。

    「你是粥店的老板娘對吧?之前有一次送牧軍回家,我在你店里吃了一碗粥,那時候我還心想牧軍真有福氣,自家巷口就有個美人在開店,沒想到他居然把你追來當女朋友了!呵呵,這就叫近水樓台先得月,對吧?唉,早知道我那時候先下手就好了。」甲學長煞有趣也感嘆。

    原來他是在粥鋪見過自己!

    陸晚晴愣住,哀怨地瞪向一臉老神在在的蕭牧軍。

    他早就知道自己誤會了嗎?偏還不提醒她!

    她暗惱,指尖用力掐他掌心,他意外吃痛,卻不敢哼一聲,委屈地看著她。

    她撇過臉,不理他,只對甲學長嫣然一笑。「學長以後有空,歡迎常來我店里吃粥,我免費招待。」

    甲學長臉色一亮。「太好了!我一定再去報到。」

    欸,這樣不對吧?學長居然公然覬見他的女人!

    蕭牧軍撇撇嘴。「對了,學長,我忽然想起昨天那個Case……」

    他不由分說地將學長拉出病房,保持學長與自己女人的距離,以策安全。

    兩人離開後,陸晚晴松了口氣,她笑著轉向蕭老爹,卻見老人家意味深長地望著自己。

    她一愣。「老爹怎麼了?不舒服嗎?」

    蕭老爹示竟她在床邊坐下來,悠悠開口,「其實我知道的。」

    什麼?她震住。蕭老爹笑容慈祥。「你以前的事,牧軍都告訴我們了。」

    陸晚晴驚駭,久久不能言語。原來牧軍都告訴他的家人了?可這陣子他們對她,是這麼友善又溫暖……

    仿佛看透她的思緒,蕭老爹語氣更加溫和。

    「你別擔心我們知道你的過去,會瞧不起你或怎樣,都是一家人,不管是快樂的、悲傷的,大家都一起面對。」

    都是……一家人?

    陸晚晴怔忡地揚眸凝視蕭老爹。

    「你早晚都會嫁給牧軍的,對吧?我跟牧軍的哥哥嫂嫂,都已經把你當成家人看了。」

    他們把她……當成家人?

    陸晚晴不知該說什麼好,只覺得心弦牽緊,喉間噙著酸楚,眼眸又熱又痛,淚光瑩瑩。

    蕭老爹輕輕拍了拍她肩膀。

    「牧軍可能對你說過了,他大哥二哥不是我親生的,我是接受他們母親的托付,收養了他們。」

    陸晚晴斂眼,有些不敢看蕭老爹的眼神,這個慈藹老人可知曉就連牧軍也不是自己親生的?

    「就算不是親生的,你們每一個都是我的孩子。」蕭老爹繼續說道。「我把你們都當成親生兒女看,牧軍是,你也是。」

    他知道!

    陸晚晴悚然抬頭,震驚地迎視蕭老爹。

    老人家只是雲淡風輕地笑著,沒有一絲怨慰,只有對孩子們無盡的包容與愛。

    「以後牧軍就交給你了。」他含笑低語。「他跟他兩個哥哥都像我,天生就是痴情種。你放心,他不會傷害你的,我們蕭家的男人不會辜負自己心愛的女人。」

    陸晚晴听著,怔怔地落下淚來。

    蕭牧軍回到病房,見到的正是這一幕,他呆了呆,連忙追問︰「你怎麼哭了?老爸!你欺負我老婆?」

    「沒有!你別胡說。」陸晚晴慌忙止住他。「老爹他……對我很好。」說著,她不禁哽咽。

    這個老人是她見過最寬容慈愛的老人,她真慶幸自己能成為他的兒媳婦。

    她含淚望他,他對她眨眨眼,她知道,他是要自己保守秘密,不告訴蕭牧軍其實他早就知道死去的妻子對自己隱瞞的真相。

    她點點頭,與老人達成秘密承諾。

    蕭牧軍看不懂他們交會的眼神,又開始吃味。

    「到底發生生什麼事了?你們聯合起來瞞我?」

    「沒事,我們沒瞞你什麼。」陸晚晴握住他的手,凝睇他的眼波深情款款。

    「牧軍,我只是覺得這輩子能夠遇見你,我真的很幸福。」

    突如其來的告白震動了蕭牧軍的心,他將她攬進懷里,全心全意地擁抱著她、珍愛著她。

    和大哥大嫂交班後,蕭牧軍開車送陸晚晴回家,到了她家樓下,兩人卻都還舍不得分開,于是手牽著手在附近散步。

    月兒在林梢,清風徐徐,這樣的靜夜,能和自己心愛的人這樣在一起,小小的幸福像一壺酒,令人微醺。

    「牧軍,」陸晚晴忽然楊嗓,清雋的聲音比風鈴更悅耳,比月色更迷人。

    「等老爹出院後,我們就結婚吧!」

    蕭牧軍听了一凜,懷疑自己是太幸福到醉了,他不可思議地望向身旁的女人。

    「你這是主動向我求婚?」

    她笑了,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對,姐姐向你求婚,你可以盡情得意了,以後對你兒子女兒可有得吹噓炫耀了!」

    溫柔的嘲譫如一根羽毛,調皮地在他心上搔癢,蕭牧軍一把將陸晚晴勾進懷里,有力的臂膀摟著她後腰。

    他低頭俯視她,墨黑的眼潭那麼深邃,那麼性感,她不由自主地溺在其中,溺在他無邊的魅力里。

    他用單手抬起她臉蛋,拇指揉捏她柔軟的唇。

    「乖,說實話,剛剛我老爸到底說了什麼,把你感動到主動跟我求婚?」

    說到底他還是很介意嘛!

    陸晚晴嬌嬌地笑,蔥指刮了刮他臉頰。「你這小哭包,連跟自己老爸也吃醋。」

    「不準那樣叫我!」他惡狠狠地咬住她不乖的手指。

    「偏要這樣叫,那天是誰在我懷里偷哭?」她指在手術房外守候蕭老爹的那天。

    「你自己剛剛在病房不也哭了?」他不服氣地用牙齒磨她手指。

    他咬的力道不重,反倒電得她麻麻的,想躲又躲不開,只好幼稚地也抓起他一根手指來咬。

    兩人咬著咬著,都咬上癮來了,光咬手指已經不能滿足,彼此饑渴地尋找對方的唇,廝纏在一起。

    吻了好久好久,纏到陸晚晴實在透不過氣,忍不住桂開唇大口大口地呼吸。

    蕭牧軍依然緊緊抱著她,下巴貼在她耳畔粗沈地喘息。

    「牧軍,我傳簡訊給我的家人了。」她忽地細聲細氣地說道。

    「我告訴他們我有了男朋友,就快結婚了。」

    他聞言,有些意外,伸手輕輕地撫模她的發。

    「他們怎麼說?」

    「我弟跟我妹說恭喜我,我媽她……還是沒回我簡訊。」

    察覺到她語氣隱約落寞,他手臂緊了緊。

    「我妹說得沒借,我媽確實不太想跟我聯絡,以前我會難過,現在我沒關系了。」

    「為什麼?」

    「因為我有了你。」她在他懷里揚起臉,情意纏綿地睇著他。「我有你愛我,你的家人也都願意接受我,這樣就夠了,已經很幸福、很幸福了。」雖然她因為那段不堪的過往,被自己的原生家庭疏遠了,但可喜的是,她在這男人身上找到了另一個歸屬。

    一個更溫暖的,也更真誠的歸屬。

    他的親人,以後也會成為她的家人,不論歡喜優傷,大家都在一起。

    她盈盈一笑,再次將臉蛋貼上他堅實的胸膛,听著他從不對她說謊的心音。「牧軍,這輩子能遇見你,能和你相知相惜,我真的……好幸福!」

    「我也是。」他深情地吻她頭發。

    兩人相依相偎,直到一聲短促的鈴音響起,她拿起手機,讀取簡訊。

    「是誰傳來的?」他低聲問。

    「是我媽。」她悶悶地應,明眸顫顫揚起,卻是淚光閃爍。「她說會來參加我的婚禮。」

    他愛憐地望著她,嘴上說得再倔強,其實她心里還是渴望得到親人的祝福的,這個既堅強又脆弱得令他心疼的女人啊!

    他低下唇,親親她額頭。「那太好了。」

    「嗯,太好了!」

    月色朦朧,剪著她與他的形影,貼在夜幕慢慢地翻過頁去,便成為一則浪漫的愛情傳說一一

    在有情人的記憶里,永不褪色。

    ——全書完

    (1)想知道最古板、最自律的蕭家老二蕭牧野怎麼會突然轉性和丁雨香談起師生戀嗎?請見橘子說1108【蕭門英烈追妻記一】《調教小萌妻》

    (2)想知道一向惜字如金的蕭家老大蕭牧理是訴說了哪些情話來喚回于澄美遺忘的愛嗎?請見橘子說114【蕭門英烈追妻記2】《老婆勿忘我》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姊姊我要你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季可薔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