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毀婚 第10章(2)
作者︰陽光晴子
    穆莎公主不再執著于嫁難朱漢鈞後,讓不少人松了口氣,崇賢更是帶著感恩的心,將北棠王朝高大英俊、文武雙全的青年一一引薦給她,簡直像皇帝選妃。

    梁寧感謝她的成全,一再表達謝意,也允諾只要自己有空,一定不吝陪她游山玩水,若有什麼需求,也一定幫忙。

    穆莎似乎真的釋懷了,轉而好奇于梁寧對瓷器的專精。

    「術業有專攻,怎麼你會這麼了解?」她問。

    「人總有喜好,我在皇宮里看了那麼多各國朝貢來的陶瓷精品,便成精了。」听著梁寧對陶器的如數家珍,穆莎似也起了興趣,陪著她上山看古窯、進出商會,二姝竟意外的培養出交情。

    兩發發展出友誼,皇帝也很感欣慰,至于朱漢鈞——

    「水運開發一事刻不容緩,快快進行吧。」崇賢對這事可是興致勃勃,雖然薊金王國那方已在穆莎書信往返下,答應不會封閉驛路,但若在他在位期間開發出另一條水路,可是會在史冊上大大記上一筆的。

    于是,兩個月後,朱漢鈞承接了運河的開鑿工程。

    這規模極大,整條運河得動用到數萬人,一旦完成,就能運用這條河連接北方與京城,成了陶瓷水運這之路,專門運輸易碎貨品。

    這次工程時間至少一年半載,而炸開兩山之間的啞口一事則在半個月內就必須準備妥當,為此,梁寧帶著女兒前來扎營小住,除了想親眼看看古代運河的開鑿爆破,當然更重要的是見見親愛的丈夫。

    因為穆莎也極有興致,遂帶著丫鬟一起跟來了。

    但沒有人知道,城府極深的她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

    就在這一天,趁著所有的人都將注意力放到爆破啞口的準備工作時,穆莎款步走到梁寧身後,以手示意後方的丫鬟、侍從再後退些,表示自己要跟她說些體己話,奴才不疑有他,恭敬的退到另一邊,與怕爆炸聲太大而改坐在棚架下的朱佳螢一起。

    穆莎靜靜的看著梁寧,梁寧的目光跟多數人一樣,都專注地放在埋炸藥的準備工作上。

    她真的好不甘心啊!她這麼努力的迎合朱漢鈞,壓抑自己的性格,他卻不懂得珍惜她,還要皇上安排幾名自為以出色的青年才俊、皇親國戚給她挑選!

    呿!那是她要的嗎?她要的是萬夫莫敵的朱漢鈞,但他不要她。

    而他會如此絕情,全是梁寧造成的!

    都是梁寧!是梁寧害她心痛如絞,害她夜夜不得不和著淚水入眠。

    所以,一天又一天的,她都在等待機會,不惜憋著滿腹的厭惡與她同進同出,就是為了等待一個讓她死無葬身之地的機會!

    想到這里,穆莎的眼神愈來愈深沉。

    梁寧驀地感覺到一道不友善的眼神,她一轉頭,才發現穆莎就站在自己身後,眼神與平常的她很不一樣。

    「說來,我穆莎好歹也是一國公主,與你共享一名丈夫算委屈了,可是你卻貪心的不肯成全我。」她臉色淒然。

    「你怎麼了?我以為你釋懷了,不過,這件事,我跟王爺真的很對不起你,若你沒有一個好歸宿,我絕對會愧疚一輩子的。」梁寧急急的道。

    「對不起?」穆莎嘲弄的笑著,「不必!因為相較之下,我對你比較壞,只是你命太大,那次綁架,你們母女應該死的,但那一票人太貪心,想把你們送得遠遠的再去賣個好價格,人口販子就是人口販子!」

    梁寧不由得打了個寒顫,怔怔的瞪著不過在瞬間,神情就判若兩人的她,「你怎麼會知道那件事?!」

    她眼神猙獰,「驚訝嗎?你好好郡主不當,替什麼爛村子出頭爭取洋人的訂單?那干卿何事!璽瓷坊的大當家、二當家也是笨蛋,不自量力的想幫我,當我在京城街上看到曾經拿了我的錢,幫我對討厭的男人下藥賣去當男妓的人口販子後,我就想到以那兩個笨蛋的名義雇下人口販子綁了你們母女。」

    「本想神不知鬼不覺的讓他們成為代罪羔羊,但很可惜的,他們沒事,案子還被壓下來,百姓們無人知曉,而你本該在被擄時就被殺掉,卻該死的活下來了!」

    她突然冷笑一聲,趁著梁寧驚愕萬分之際,用力的一把將她推下河谷,重力加速度,梁寧直直的下墜。

    「天啊!」目睹一切的眾人尖叫聲與驚叫聲此起彼落。

    朱漢鈞瞬間回頭,就看到妻子落水的駭人一幕。

    同一時間,執行兵點燃了炸藥,砰地一聲,驚天的爆炸聲連林木都震動了,轟隆隆的石塊崩落,掉入河里,漫天灰塵揚起。

    朱漢鈞臉色刷地一白,心髒更在瞬間揪成一團,他想也沒想就跳下河去,其他人則沖到坡地邊緣,但跳也不是,不跳了不是。

    落水的梁寧不知踫撞到什麼,全身劇痛,水流又突然激烈晃動,還夾雜著落石,她猛吸氣卻嗆到了水,石頭又如雨般落下,她無處可躲,也逐漸失去掙扎的力氣,整個身體開始往下沉去,漸漸的,神志也愈來愈不清楚。

    因崩落的石塊塵土染蝕了河流,朱漢鈞怎麼也找不到梁寧,該死的!到底在哪里?他忍著手臂被石塊打到的疼痛,振臂泅泳,拚命尋找梁寧的身影。

    山坡旁,眾人臉色哀戚,心里有底,郡主怕是凶多吉少了。

    穆莎早被侍衛揪到一旁,但鑄成大禍的她只是冷笑,反正有人陪她死,她怕什麼?

    朱佳螢早已被嚇得魂飛魄散,在一旁低聲嚎泣,有兩名侍衛嚴謹的守在她左右,防止她出事。

    終于,水面一陣騷動,朱漢鈞將梁寧救起來了,但她面無血色,已無氣息,朱漢鈞一上岸便將她平放在地上,他跪坐在她身邊,放聲大吼,「大夫呢?」

    一名中年丈夫立即跑過來,他是隨開鑿隊伍過來的隨隊大夫。

    他仔仔細細的探了梁寧鼻息、看看瞳孔、再探脈搏後,他吞咽了口口水,才支支吾吾地道︰「稟王爺,郡主她……死了!」

    死了!像是遭雷擊般,朱漢鈞的腦子先是一片空白,然後又回了魂,卻是動也不動,一雙黑眸死死的盯在梁寧臉上。

    時間像是過了一輩子那麼長,眾人仍然靜默,氣氛一片哀戚,沒有人打破這凝重的氛圍,除了朱佳螢外,她撲倒在母親身上,拚命大哭,「娘!嗚嗚……娘……我不要……娘……」

    「怎麼可能?怎麼可以?」朱漢鈞突然大聲嘶吼,「寧兒身子明明還溫著!」但她會愈來愈冰冷……他知道,但他不願意接受,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天啊,他人生頭一回這麼害怕!就算上回她被綁架,至少,他知道她會活著,可現在,她就在他的面前,呼吸卻已經消失,他除了眼睜睜的看著,什麼也不能做。

    「寧兒,你給我醒過來!」強烈的無助與絕望在瞬間侵襲了他,他激動的扣住她肩膀用力搖晃,那排山倒海的劇痛直沖他胸口,讓他痛的快要無法呼吸。

    眾人都不知如何是好,感覺著他最深沉的痛楚,只能默默低頭。

    「醒過來!醒來……太殘忍了!若結果是如此我寧願一開始就不要愛你!」朱漢鈞的心就要被撕裂了,怎麼可以?失去她,他就等于沒有心了,那要他怎麼活下去?

    「給我起來!給我起來!」

    他黑眸濕漉,誰說男兒不落淚,只是未到傷心處。

    「該死的,我不許你死!時間還沒到,我們的幸福還要延續,不要這麼殘忍……不要這麼狠心!」他痛苦的大聲吶喊。

    在場的其他人听到他這一聲聲痛不欲生的吶喊,看到他沉痛的雙眸一片濕潤,也忍不住跟著難過落淚。

    但梁寧的一縷芳魂早已離體。

    所謂的一回生,二回熟,有經驗的她看著眼前這飄飄渺渺的白色雲霧,就知道自己已二度翹辮子。

    可這回的感覺比上一次更令她心痛,她才跟朱漢鈞過了多少天的幸福日子?而且,這個幸福里還老卡著穆莎公主的陰影,都還沒HappyEnding,她就拜拜。

    愈想愈傷心,她干脆坐下來對著這些雲霧大聲抗議,「到底是哪個惡劣的家伙?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又沒有做壞事,卻先是被烏龍鬼差丟到古代生活,又直接送給我一個咿咿呀呀的胖娃娃!」

    「雖然第一次當母親,我也當得有模有樣啊,就算過程很慌亂、很受挫、很孤單,但總算是苦盡甘來,也讓女兒從幾十公分的小娃娃拉拔到現在有一百一十幾公分高啊,而且她善良可親,聰慧可人……怎麼樣都是個好女兒……」

    「然後,又來了個丈夫……就算一切都難以掌控,我還是選擇面對,終于好不容易讓他愛上我了,在幸福之余,我也努力行善,你們怎麼可以對我這麼殘忍?出來!給我出來!」

    忽然,還真的有一名牽魂鬼差出現。

    原來還正正經經板著一張秀氣的臉,但在看到她時,他眉頭一皺,還有點反應不過來。

    而她一見到這張熟悉可惡的年輕臉龐,氣得猛地彈跳起來,「厚!又是你!就是你!」

    年輕鬼差眨眨眼,突然後知後覺的臉色大變,反彈一步,顫抖著手指,直指著她那張屬于陸采箴的臉,「我的天!怎麼又是你?陸……陸采箴,我不是還給你好幾十年的壽命了,時間還沒到啊?你快跟我走!要是被上面發現我又凸槌了,就換我要倒大楣了。」

    時間還沒到?這一听,萎靡不振的她精神頓時全來了,「那快走啊!」

    驚慌失措的鬼差連忙拉著她迅速離開,猶如光速般,兩人眨個眼,就已經回到人間。

    她怔怔的看著女兒正對著梁寧的身體口對口吹氣、按壓她胸口,忍不住眼眶濕潤,「她記得我教她的CPR,好棒的孩子……」

    「佳螢,你在干什麼?你娘走了,不要……不要驚擾她了,讓她好好的走……」朱漢鈞定定凝視著梁寧已無生氣的臉龐,沉痛的嗓音明白顯露出他的痛楚與絕望。

    雖然父親這麼說,朱佳螢卻不願放棄,「娘有教我,對溺水的人這麼做,可以尋回一線生機,娘還說,這是一次因緣際會下,她見到一名神醫在河邊救一名昏死的人,還把人救活了,娘才請神醫教她的,這一定有效的。」說著,她一而再的重復動作。

    朱漢鈞戚然的看著女兒執拗的卻還在落淚的臉孔,心緊緊抽痛著,他拍拍她的肩膀,「好,換爹來試試!」

    然而,人死怎能復生?他其實不抱期待,但為了女兒,他一次又一次的按壓、一次又一次的送氣,臉上的淚水也一滴又一滴的,落在妻子臉上。

    他哭了!一個征戰無數的剽悍大將軍竟——

    陸采箴哽咽了,他竟因為失去自己而哭了……對不起,對不起……

    「你還在這里哭啥?!快進去梁寧的身體,還有,我警告你,在時間還沒到之前,別再讓我看到你!」鬼差差點氣瘋了。

    她破涕而笑,「相信我,我更討厭看到你……」

    「去吧。」鬼差用力推了她一把,她一下子以狗吃屎的方式接進梁寧的體內,接著——

    「咳咳……」她附上身了,也吐出髒髒的河水,虛弱地睜開眼看著丈夫。

    「天啊!」所有的人都又驚喜,難以置信,有人更是忍不住大哭,「太好了!郡主把水吐出來了,郡主活了!」

    看著她的臉因咳嗽而有了血色,朱漢鈞伸出手顫抖地探了探她的鼻息,她還有呼吸!她真的活過來了!

    朱漢鈞熱淚盈眶,重重喘了口氣,他真覺得自己剛剛也跟著她死了一回。

    他俯身緊緊的懷抱失而復得的愛妻,忍不住全身顫抖,不是夢!是真的,她死里逃生了,她有體溫,她在呼吸,老天爺!他緊張絕望的心情瞬間放松了,她回到他身邊了!老天爺,謝謝你!

    朱佳螢也樂不可支的抱著母親,又是流淚又是笑,「我救了娘!不對,是爹把娘救活了!太好了,太好了!」

    朱漢鈞笑看著女兒,目光隨即又回到愛妻身上,她也正笑看著女兒,然後,兩人目光對上了,她伸手撫摸他濕法的臉頰,「你哭了,對不起……」

    「不,不用對不起,你沒有離開我,你回到我身邊了,夠了,一切都夠了!」恍若隔世,兩人四目凝睇,濃濃深情都沉澱在彼此的眼眸里。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奉旨毀婚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陽光晴子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