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來也∼福如東海 第10章(2)
作者︰寄秋
    「他能活多久?」不會三年就早夭了吧?那她就要跟著離開了。

    「喔!待為師曲指一算……嗯,不長……」他曲起指,假意一數。

    「不長?」她心口跳了一下。

    「頂多七十八年陽壽。」

    七十八年、七十八年、七十八……福氣怔愕了許久,然後喜形于色地大叫,「師父,你根本早就想把我留在凡間!」

    她看起來很傻嗎?為何誰都想騙她。

    「對了,忘了一提,拂福塵上曾留有你一根頭發,而這孽障硬將拂福塵放入孩子體內時,它反抗地掃了一下,才把這家的福氣掃掉,同時你的仙發飄呀飄,就飄到這男子的小指,把月老系的紅線給絞斷了……」

    月老試著接回去,但試了幾回不成,他一火大,便把人間男子的姻緣線與那根細發綁在一起。

    「你的意思是說,我和福氣姻緣已定,不用擔心會被拆散?」聞言,須盡歡冷凝的墨瞳閃過劍般利芒。

    「呵……她嫁給你了不是嗎?」福神意味深長地勾起唇。

    心領神會的須盡歡一頷首,但面上神情並未松懈,「多謝師父成全。」

    「哎喲!會叫師父了,你比我們福氣機靈,不錯、不錯,交給你調教,想必日後不會太差才是,她這糊涂的毛病呀,真教我頭痛。」他言下之意還真教人啼笑皆非。自個兒的徒弟管不好,還請人代管了。

    「盡力而為。」他不置可否,模稜兩可。

    老婆是他的,他想管就管,不想管就放任其為所欲為,反正他有能力承擔得起她闖下的大小禍事。

    「福氣,為師走了,在凡間要少闖點禍,別再迷糊了,師父七十八年後再來看你。」呵……終于擺脫這個燙手山芋,能清閑些日子了。

    埃神笑眯著眼,左手一擺,把被定住身子的椰子精收回袖口,君懷逸肉身一軟倒地,眨眼間,福神那圓滾的身子已遠去,爽朗的笑聲漸漸隱沒天際。

    「你有話要說嗎?」看福氣欲言又止,須盡歡冷沉著臉,揚眉道。

    氣很虛的她勾著他的手,垂眸偷覷著他的表情。

    「我會叫阿壽幫你延壽,讓你活到一百零二歲。」

    「然後呢?」他仍無表情。

    「我們一起飛到天上當神仙,我教你呼息吐納的修煉之道。」近八十年的歲月應該、可以、肯定成的……唉,人的壽命真的太短了。

    「還有要說的嗎?」他的眼神變得陰沉,浮動著幽闇冷光。

    「還有……還有……」他不是想听這個?她抓了抓頭,快把頭皮抓破了,才諂笑地說了一個最不可能的答案,「我要當你一輩子的福氣,一直和你在一起,永生永世不分離。」

    一听她說完,冷到令人畏怯的俊顏突地一松,二話不說地抱緊她,俯身便是一記狂肆長吻,「福氣,我的福氣……」

    埃氣還想說什麼,但眼眶涌上一陣熱流,那顫抖的雙臂讓她發現不只她害怕無法和他長相廝守,他的恐懼也不下于她,忍不住熱淚盈眶。

    原來這就是凡間生死與共的情愛,她終于體會到了,深刻而雋永,讓人願用生命相守、相護。

    她用力地回抱他,將頭埋在他胸口,聆听著他有力的心跳,那仿佛在訴說著︰愛你無悔,天長地久。

    她的夫婿,她的歡……

    「哈哈哈∼∼我終于把那災禍嫁出去了,快恭賀我吧!我們家的禍害有人接手,我可以睡幾天好覺,多喝幾口好酒,不用再奔波勞碌地四處賠罪……」

    仰天長嘯三聲,福神笑得豪氣干雲,笑得……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三百年來,福神就數今天笑得最開心,圓呼呼的肚皮因笑得太用力而上下抖動。

    「福神,我看到你的白牙了,小心樂極生悲,太過歡喜而招來不幸。」生性嚴謹的壽神潑他一桶冷水,看不慣道友如此得意忘形。

    埃神邊笑邊抹淚,搖頭反駭,「你不曉得我這幾百年來為她收拾多少爛攤子,她闖下的禍事罄竹難書,要是她有壽丫頭的文靜就好了。」

    別人家的都比較好,神仙也難知足呀。

    「不好,她像我,一板一眼的。」他希望有個活潑點的徒兒,兩個人都太沉悶了,常常相對無語。

    「呿!你還挑,徒兒像師父有什麼不好,我家福氣雖然調皮了點,不過人見人愛得人緣,誰見了她都歡喜。」怪了,怎麼有點想念她甜軟的撒嬌。

    「所以我才會同意延壽下凡去歷練,看她性子能不能放開些,不要太拘謹,有點笑容。」像福氣多好,整天笑個不停,瞧著就舒服。

    「喂!你們兩個老不死的,別自己說得高興,我家祿至可好得很,謙遜博學,風度翩翩,他已經夠完美了,是仙界楷模,為什麼還得陪你們那群笨徒弟一起下凡歷劫?」祿神十分不滿,少了個有力的徒弟幫忙,他做什麼都不順,還得事事親力親為。

    埃神干笑著清清喉嚨,「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嘛,咱們四神要團結,四個小徒弟多長點見識也好,你看喜神他是第一個舉手贊成的。」

    「啊?啊?什麼,誰叫我……」喜神揉揉眼皮,打了個酒嗝,他剛從人間喝完喜酒上來,抱著酒驛昏昏欲睡,根本沒听清他們再說什麼。

    「看吧!就你一神不滿意,埋怨東、埋怨西,一點也不合群……」福神收聲。

    哇!他踢什麼東西過來,他閃……

    看到一個掃地的背影很刺目,祿神伸腳一踹。

    「這棵椰子怎麼還在這里?沒一把火燒了嗎?」

    化做人形的椰子精抖了一下,不敢抬頭,繼續掃地。

    「哎呀!燒了他誰來做這些瑣事啊,反正放著不用也是浪費,他愛動就讓他勞動吧!」物盡其用,總不能叫他這福神丟臉地拿著掃帚灑掃庭院吧。

    「那他惹出的那些事要如何處理,不了了之嗎?」犯錯不處罰只會助長氣焰。

    「那些凡人呀!」他撫著下巴,呵呵直笑。

    有孕在身的白玉師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改嫁腹中胎兒的爹,也就是被椰子精附身的君懷逸。

    君懷逸一開始很排斥,不能接受,但須盡歡軟硬兼施、動之以情,又以四娶四嫁的人情逼他,總算讓他同意。

    不過君懷逸已有與嶺南蔣家小姐的婚約在身,因此白玉師只能為妾,由偏門抬入。

    須遙日是須府子孫,雖然無奈也只能留在須府,不能陪同娘親一起過去。

    而一度尋死的君憐心仰藥自盡,企圖用同一種方式迫使須盡歡休妻娶她,君府二老痛心她的不自愛,心一狠,將她遠嫁幽川,嫁給一個喪妻又帶了三個孩子的老縣官,他的歲數剛好是她的年紀的兩倍加二,四十而不惑。

    「來來來……喝酒喝酒,別管凡塵俗事,這是我家福氣從文曲星那‘拿’來的狀元酒,今兒個喝個盡興,不醉不歸……」

    黃澄澄的酒液倒入了白玉夜光杯里,酒香四溢,祿神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氣哪還升得上來,把酒話閑情。

    埃仙等眾小仙哪想得到他們私下凡間一事全在師父們的掌控之下,神指一掐,算出有姻緣,便順勢放行,了卻塵緣。

    而不知情的小仙們不曉得遭到算計,還惶惶不安的想著觸犯天條該當何罪……

    【全文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小仙來也∼福如東海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寄秋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