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恩(下•續緣篇) 後記 樓雨晴
作者︰樓雨晴
    親愛的各位,久違了!

    要打上述那幾個字,著實有點心虛,細數上一本書的出版日期,已將近一年的時間,若要再細算最後一篇後記與大家見面的時間,那更久……

    二0一二年對晴姑娘而言,實為多事之秋,先是六月底時,跌個跤就不小心摔斷手,開了一次刀,于是《憨夫》後記從缺。(當時第一個念頭是——幸好我稿子交了……)

    然後十月底,不慎又出了車禍,這回是撞斷腳。(是有沒有這麼悲情?)

    巧的是,我手受傷那天,適逢金曲獎頒獎典禮。(表妹A抱怨︰你就不能讓我開心地看一下SHE嗎?)

    再來,我車禍那天,是適逢金鐘獎頒獎典禮。(就近趕來急診室處理的表妹B,事後來探病時抱怨︰你害我沒看到程又青!)

    我說你們!難道不知道,情和義,值千金嗎;雖然我也很想看SHE和心愛的吳四爺。(淚)

    最後,十一月時,金馬獎頒獎典禮那天,家人間我要不要去逛夜市,說要推輪椅帶我這肢障人士出去放風。

    晴姑娘︰「……」(默)

    你說!你們說說看!我還敢在這天出門嗎?(摔筆)

    以上,雖然晴姑娘用搞笑的方式帶過,但它其實讓我吃了不少苦頭,車禍當天很多事情已經不太有印象,倒是記得我左小腿縫了好幾針,我當時痛到飆淚,唉得很慘,懷疑麻醉針根本沒用,阿娘當場不忍卒睹,避到外頭去,小弟倒是很冷靜地全程觀看,事後還很故意地把畫面實況轉播給我听,包括針怎麼左戳右戳地清潔傷口、還看到白白的骨頭那一類的……

    「我說,你是人嗎?人家表妹說,阿娘在急診室外拭淚耶!」

    弟涼涼地回我︰「記取教訓啊!提醒自己不要討皮肉痛。」

    「……」來人啊,我要登報脫離姊弟關系!

    在急診室觀察了一個晚上,隔天進手術室為大腿的斷骨開刀時,醫生居然還對我娘說什麼腦內有瘀血,過去有手術中猝死的先例之類的話,把我娘嚇得臉色蒼白,當下問︰「那、那、那……可以不要開刀嗎?」

    我說醫生,你不要再嚇她了啦!我娘是那種很容易緊張的性子耶,就算你告訴她只有百分之一的機率,她還是會受驚的。

    那一天,我記得最清楚的,不是身上的傷有多痛,而是阿娘冰冷的手,握住我輕聲說︰「不要緊張,沒事的。」

    我沒有緊張,坦白說,真的是我娘比較緊張,她手還在抖。

    術後,被推進加護病房觀察了幾天,我必須說——親愛的,我做了一項至今回想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創舉!

    在進加護病房的第三天,向護士要了紙筆——爬、稿、子!

    真的,你沒看錯,我也沒寫錯。真的不曉得自己當時是哪根筋接錯,只是很懊惱地想,我差一點點、一點點就可以寫完它了,為此還產生了哭笑不得的誤會,讓護士以為我在寫遺書,急著安慰我︰「你不會有事啦!」

    也對啦,左手還吊著血袋在輸血,呼吸器、心電圖、再加上全身十幾二十處的擦創傷,動都不太能動,只能用右手吃力地一字字爬,那畫面確實很容易讓人想歪……

    然後我又不能向對方解釋,只好避重就輕︰「我是在寫給家人的家書。」

    「你跟家人感情真好。」

    「……」

    我不知道這有沒有欺騙護士感情的嫌疑,她看起來似乎很感動,還找了夾鏈袋裝起來,交接班時很慎重交代︰「這是樓小姐要給家人的家書。」

    ……除了圈圇相連到天邊,我真的說不出其他的感想。

    你們知道,我寫到哪里了嗎;是床戲,床戲啊~老天爺,禰在整我嗎︰

    我只能希望,我家人看到「家書」時夠淡定,還有,不排斥BL.

    第一次寫後記寫到要用分隔線。(囧)

    好,請忘記與本書無關的前半段,我們來正式聊聊這兩本稿子。

    本來,這篇應該要放在前面那本,但那本實在爆字數爆慘了,所以干脆合並在這本里。(這本難道就沒爆嗎;嗯……這個……不研究)

    這個故事,簡單來講,是因晴姑娘的移情作用,借尸還魂而產生的。

    親愛的各位,請跟晴姑娘一起回頭,遠目去年那教本人小花朵朵開、粉紅色氣場開很大的慕容氏兄弟,我承認我腐得沒藥救了,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懷疑,重生之後的慕容韜雖是有了新的感情歸屬,但在那之前,慕容略無疑是他心頭最最重要的那個人,所以願意將自己的一切親手送給對方,被他害得這麼慘,依然無怨無悔、祝他幸福……慕容韜你說實話,你八成暗戀你弟吧?

    至于慕容略,他雖滿心滿腦的雁回,但他心里真沒有慕容韜的一席之地嗎?真沒有,怎麼會因對方的生死未卜而驚得心顫手抖?怎會夜夜夢魘難息?怎會在臨死前,一心只惦著要見這個人最後一面?

    他性子太倔,用恨意包裹自己太久,以致難以對自己承認,他其實很在乎,那打娘胎便與他共生共存的人,像是靈魂的另一半,難以分割。

    這是我當時腦內開很大的小劇場,但我不敢真寫出來,更沒有膽識把雁回和小雨兒拉下女主角寶座。

    完稿後,一直覺得「這一對」很道憾,想著想著,不小心就想出《君恩》來了,借君與恩的身,再績慕容氏兄弟未了情。

    我承認我很亂來,你們罵我吧,思緒它要狂奔起來,真的是八匹馬都拉不回來啊!

    然後寫著寫著,一本寫完還意猶未盡,開始思考,同樣的架構,若放在現代,又會是什麼情景;

    是的,你們沒看錯,我只是想寫一個關于「養成」的故事,它發生在古代與現代,究竟會有什麼不同;

    這一對,大概是我寫過有史以來,字數最多的故事吧,一連寫了兩本,還一本字數大爆,一本字數小宮,整個爆爆相連到天邊……

    從字數上,就可以看出作者對這對主角真的很有愛,同時,也感謝各位的包容,(反正都拿起這本書、看到這個階段了,我就當你們是接受了)無論晴姑娘寫什麼都能笑納,尺度真的很大!

    一直以來,晴姑娘也沒有什麼豪情壯志,只是努力地寫,寫以前沒寫過、寫自己很想嘗試的題材,讓我的寫作旅程中,能記下更多、更不一樣的東西,無論成功、或者不成功,它都是寫作生涯中的一頁紀錄。

    人生中的第一本、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本BL,我寫完了,我不知道你們會不會喜歡,但我自己是寫得很滿足、也很快樂,再次感謝一路看到這里的你(你)。

    下一本,會回歸到晴姑娘慣寫的男女言情領域,這次應該不會讓大家等太久,那麼,就下回再見吧!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君恩(下•續緣篇)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樓雨晴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