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愛情條件 第3章(1)
作者︰艾佟
    看著面前的名片,閻秋天覺得胸口好像被壓了一塊大石頭。若她最後拒絕他,他會不會覺得她是個很無情的人?他都說那麼多了,她怎麼還可以無動于衷?唉,如果沒有那個謊言,她恐怕早就松口答應他了。

    基本上,野心是人的一部分,年少輕狂的時候,一心想要往上爬,可是年紀漸長,體力變差,野心在各種環境的因素下被逼得只剩零星的火花,就算遇到火種,也不見得燒得起來。

    她今年二十六歲,應該還是年少輕狂的階段,可是,不知道是她天生骨子里缺乏力爭上游的斗志,還是因為從小浸泡在制作甜點的世界,一心向往那種單純卻甜蜜的滋味,因此,她始終堅持過著簡簡單單的生活。

    她真的很不喜歡動腦筋,盡管她的想象力豐富,沒事就愛胡思亂想,想東想西的,搞得自己神經兮兮!這對她來說,算是一種生活樂趣。

    總之,她不喜歡動腦筋,那個男人卻害她傷透了腦筋,不是因為要不要跟他合作的問題,而是讓他誤解她是個單親媽媽,總是教她心里很不安︰

    如果有一天他發現真相,會有什麼反應?

    說真的,她根本不敢想象他會有汁麼反應,他是一個驕傲的男人,絕對無法容忍自己被人家當成傻子耍吧。

    嘆了一口氣,閻秋天直接趴在桌子上。好煩喔!

    「你在干嘛?」雲冬天輕輕的在她額頭上彈了一下,在對面位子坐下來。「一大早就唉聲嘆氣的,戀愛了嗎?」

    她微皺著眉,坐直身子。「為什麼唉聲嘆氣會跟戀愛扯上關系?」

    「我都听說了,最近有一位帥哥老是來這里找你。」

    聞言,閻秋天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雖然早知道四季花香的婆婆媽媽們很喜歡聊八卦,可是,不過在這里看過夏奕風兩次,就自動演變成他在追她,她們會不會太夸張了?「哪有老是來這里找我?他只來過兩次,而且兩次都是為了正事。」

    「看樣子,真的有這麼一號人物嘍。」

    「只是個不值得提起的人物。」

    「是嗎?如果不是他,哪號人物可以讓樂觀派的閻秋天一大早就直嘆氣?」

    「早餐點好了嗎?」見好友點了點頭,她四下看了一眼店里近一半的客人來自四季花香,難保他們不是正拉長耳朵偷听她們兩個說話。「你去拿早餐,我們去公園。」

    雲冬天馬上意會過來,起身走到櫃台付錢拿早餐,隨著閻秋天來到公園。

    兩人找了一張椅子坐下,她也不催好友,徑自優雅的享受早餐。

    「你還記得我幫小薇打掃的時候,遇到的那位機車屋主嗎?」

    她忙著吃早餐,只能點頭回應。

    「你知道嗎?他竟然是我大學同學的哥哥。」

    這個世界未免也太小了吧!雲冬天暫時擱下手中的三明治。「然後呢?」

    「這事要從那天夏奕風來找我說起……對了,夏奕風就是我大學同學……」閻秋天激動的站了起來,唱作佳佳的說起最近一連串發生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夏祈風想跟她成為生意伙伴。

    她說完了,雲冬天的早餐也吃完了,解決完最後一口咖啡,她有感而發的說︰「你們兩個還真是有緣。」

    「有緣?」

    「你不覺得有緣嗎?先是因為小薇的關系,成為他的專屬鐘點清潔工,接著又因為大學同學的關系,用另外一種方式跟他搭上線,這難道沒有緣嗎?」

    閻秋天沒理會好友的緣分論,苦惱的說︰「我現在快煩死了,如果他發現真相怎麼辦?」

    「如果是我,與其成天擔心受怕,還不如主動向他坦白。」

    她忙不迭的搖頭,「絕對不行,如果因此牽連清潔公司怎麼辦?而且,我也不想落個詐騙的罪名。」

    雲冬天那張看似淡漠的臉終于出現笑容。「你太夸張了。」

    「男人嘛,很在乎自己的自尊心,被耍了,心里的惑覺當然是糟透了。就算我扛下所有的責任,不牽連清潔公司,可難保他不會火大,追討我過去的工資,告我詐騙。」

    「我問你,他是個心胸狹窄的男人嗎?」

    「不是。」閻秋天很肯定的回答。夏祈風作風強悍又機車,也不是個容易相處的人,但絕對不是個心胸狹窄的男人。

    「既然你肯定他不是,為什麼不賭一次?」

    是啊,如果她向夏祈風好好解釋,說不定他會原諒她的欺騙,可是,萬一他生氣了呢?不行不行,她畢竟不了解他,絕對不可以冒這個風險。

    雲冬天擺了擺手,不想繼續繞在這件事情上面打轉。「這件事你回去再慢慢想想怎麼做才是上上之策,至于他找你合作的事,我倒覺得這對你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我又不想謙大錢。」

    「我知道你不想謙大錢,可說句真心話,這確實是個好機會。你在網絡上賣蛋糕,利潤根本不高,如果對方不方便來蛋糕森林取貨,你還要充當快遞。沒有方向感的人老是在找路,這不是很累嗎?」

    「現在有GPS很方便,而且大部分的客戶都會在約定的時間自己來取貨。」

    「這不是重點,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我不相信你對這個合作機會一點心動都沒有。賺錢的機會,誰不喜歡?

    何況這耗費的時間、心力不會比你原先還多,你根本沒有理由拒絕啊。」

    平心而論,兩相比較之下,夏祈風提供給她的機會確實值得一試。

    雲冬天直勾勾的瞅著她,「你還是老實招了吧,你不想跟他合作,一定有其他的原因。」

    「當然是擔心謊言被拆穿啊。」

    「是嗎?我覺得這不是真正的理由。」

    心頭漏跳了一拍,閻秋天不自在的眼楮轉來轉去。「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只是擔心謊言被拆穿,你絕對不會繼續在那里當鐘點清潔工,基本上,這比起你與他合伙還要危險。」

    「……我還是不懂你的意思。」

    「你在他的屋檐下工作,兩人接觸的機會更多,風險不是更高嗎?」

    「……他很少回去,我們踫面的機會不多。」

    深深看了她一眼,雲冬天淡然一笑。「我不跟你說那麼多了,你不想跟他合作是不是有其他的理由,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嗎?她真的有其他的理由嗎?有嗎?也許有吧……雖然她很擔心謊言被拆穿,可更重要的是,她想避開任何跟夏祈風接觸的機會。

    這個男人總是給她一種無法解釋的壓迫感,若說這種壓迫感令人討厭,那也就算了,可她只覺得心兒慌慌的。

    夏祈風不是她欣賞的那種男人,太過強悍、霸氣,然而他身上卻又充斥著一種非常不協調的憂愁,淡淡的,卻觸動她的心,教她心疼。

    「好啦,我要回去工作了,你一個人慢慢想吧。」雲冬天站起身,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旋即轉身離開公園。

    不想還好,越想越煩,為什麼她會遇到教人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男人?她忍無可忍的尖聲一叫,頓時吸引了周遭無數的目光,其中還不乏四季花香的住戶,閻秋天尷尬的一笑底抹油溜了。

    自從懂事以後,夏奕風對唯一的哥哥夏祈風就是敬多于愛,並非因為他們是異母兄弟,而是哥哥實在太優秀了,從小到大,讀書第一,各種比賽也是第一,而他,盡管不曾落個倒數第一,但是成績實在有辱夏家的名聲。

    沒關系,有大哥在,夏家龐大的事業不擔心沒有卓越的領導者。可是大約三、四年前,大哥竟然離開夏氏集團,創立了天饗溫泉會館,至此,他才明白大哥從來就不想生活在夏家的勢力範圍,因此才出國留學攻讀飯店管理,而且不斷找機會在許多知名的飯店實習。

    他不明白大哥的想法,他也是爸爸的兒子,為什麼那麼想脫離夏家?難道不是來自同一個娘胎,就讓他想跟弟弟妹妹們劃清界線嗎?

    雖然有一大堆問題,可是他一個都不敢問,就怕問了,更突顯他們同父異母的事實,將他們之間那道刻意掩蓋的鴻溝明朗化了。

    因為心里有一大堆問題,面對大哥時,總有一種無形的壓力,所以,若非不得已,他不會主動找上大哥,而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除了開幕酒會,你是第一次來這里吧。」夏祈風遞了一杯咖啡給弟弟。

    「對,因為沒有機會嘛。」夏奕風笑得很不自在,狀似不經意的左看看、右瞧瞧。單獨面對他已經很累人了,待在這個地方更感覺兄弟之間的距離遙不可及。

    聞言,夏祈風只是淡淡的揚起眉,不想戳破他的借口。有心,沒有任何事可以攔阻︰無意,再爛的理由都會變成無法跨越的高山峻嶺。

    「今天怎麼會來這里找我?」

    「我剛好來這附近……那個,不知道那天哥跟秋天談得如何?她願意跟哥合作嗎?」他應該漫漫來的,一步一步進入主題,可他不是那種很有耐性的人,有事堵在心里,真的很痛苦。

    「你很關心她。」

    「同學喃,當然關心。」

    是嗎?他對自己的弟弟還會不了解嗎?從小垢受寵愛,奕風習慣享受人家的關心,而不是關心人家,除非他對那個人懷有其他的心思……這想法讓他突然覺得很不舒服。

    「大哥認識很多糕點師傅,不一定要跟秋天合作啊。」

    眉一挑,他似笑非笑的說︰「你應該努力幫同學爭取生意,怎麼反過來勸我不要跟她合作?」

    「人家又沒有那個意願,何必勉強人家。」

    夏祈風走到窗邊,拿起置物櫃上的魚飼料,撒了一小匙進方形魚缸,看著魚兒們搶食飼料半晌後,才又開口道︰「你知道她是單親媽媽嗎?」

    「呃一畢業後,除了幾個要好的同學,我跟其他人並沒有聯絡,不清楚這幾年她發生什麼事,你說她是單親媽媽?這是怎麼回事?」真想拿棍棒敲打自己的腦袋瓜,怎麼一點演戲的細胞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並不重要,而是在知道對方的處境後,你應該更積極的想辦法促成這次的合作。」

    頓了三秒鐘,夏奕風很無力的點點頭,「是應該這樣子,可是人家又不領情,何必拿熱臉去貼人家的冷**?」

    是啊,他從不會這麼自討沒趣……可是對她,他就是沒辦法控制自己的理智。

    如果她像一般的女人一樣,極盡所能的企囝吸引他的注意力,說不定她在他腦海中純真動人的影像就會變得模糊,然而他很清楚,她只想避開他……是因為討厭他?不,他不曾在她身上惑受到絲毫的厭惡感,那又是為什麼?

    擔心引來不必要的誤會嗎……

    暫停,扯遠了,總之,這件事對他而言不是私事,而是公事,不管她的態度如何,他只有一個目標一與她成合作伙伴。「你一向鬼點子很多,一定有辦法說服她跟我合作吧。」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秋天的愛情條件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艾佟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