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釣型男 第10章(2)
作者︰夏喬恩

什麼,哪有人這樣的?

雖然听起來字字有理,但其實全是狗屁道理,就在元茗緣開口想要反駁的時候,駱競堯卻搶先一步開口。

「重要的是生米都已經煮成熟飯了,難不成你還想反悔?」他好心提醒她。

「你!」她睜大眼,再次面紅耳赤,迅速想起昨晚的一切。

「而且明天就是聖誕節,等新年過後你又多了一歲,你確定真的要反悔?」

「呃!」她瞬間啞口無言。

「國父革命十一次就建造了中華民國,你都相親二十一次了,你確定真的要反悔?」他挑眉看她,忍不住竊笑。

「我……」她氣到說不出話,狠狠的被他「三」針見血。

雖然很不中听,偏偏他說的卻都是真的。

如今床也上了,新年也節節逼近,最重要的是她確實不想再相親了,何況她都已經愛上他了,要她怎麼再去找別的男人?

不過話說回來,其實她也不是不想和他結婚,只是……只是……

「不要,你那麼花心,要是和你結婚我會很吃虧。」她嬌嗔埋怨,就是忘不了夜店里那些女人和他眉來眼去的樣子。

「你不給我機會證明,又怎麼知道我會花心?」

「哼,反正狗改不了吃屎。」

「誰說我吃屎了,我從來只吃美女。」眼看她就要變臉,他立刻強調補充︰「不過從今以後我只吃你這個醋桶。」

「誰說我是醋桶!」她瞪大眼,最後還是忍不住翻臉了。

「對,你不是醋桶,是我太過在乎你,所以才希望你能像我在乎你那般在乎我。」他突然一本正經。

「但如果你是醋桶我更愛,因為這樣我才能感受到你有多愛我。」

「你!」可惡,他怎麼可以說出這種甜言蜜語,而且眼神還這麼深情?她揪緊被子,差點就要潰不成軍。

「不……不行,反、反正我就是不要和你結婚,要是哪天你外遇,又要離婚了……」她可憐兮兮趴在他身上,想起這個可能性,就忍不住出氣似的捶著他的臂膀。

而他卻沒有絲毫反抗,始終淡定的任由她無理取鬧,因為她的反應讓他不禁聯想起她父母的婚姻狀態。

難怪她會那麼缺乏安全感,即使人都被他吃干抹淨了,卻還是這麼害怕。

他嘆了口氣,只好努力思考著該怎麼說服她,她卻突然停下攻擊,無辜又可憐的看著他。

「我在打你耶,你干嘛都不反抗?」

「我愛你,干嘛要反抗?」

他理所當然的回答,讓她的心大為撼動。

「可是……可是我拒絕你的求婚耶……」

「所以我正在努力想辦法。」他微微一笑,接著拉著她的手重新放到自己臂膀上。

「沒關系,你繼續打,打累了再停。」

「你……你……」她動容的抽了抽鼻子,幾乎要被他的態度給打敗了。

討厭,他怎麼可以這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根本就是犯規、根本就是技巧性犯罪,他以前明明是那麼高高在上,身邊明明有那麼多女人熱烈的追捧他,他干嘛非要寵溺她。

從小到大她都沒人愛,他這樣子寵愛她,她真的會……會失去戰斗力啦。

她癟著嘴,委屈埋怨的瞪著他,心中卻早已被他的溫柔融化。

其實他說的沒錯,她如果不給他機會,又怎麼知道他會不會花心,如果她不給自己機會,又怎麼知道自己能不能得到他的忠誠?

就算爸媽離婚了,但他們各自再婚之後也過得很幸福啊,幸福到全家都要往國外跑了,她干嘛要因噎廢食。

不成功便成仁,就算有一天她失敗了,但至少她曾經擁有過幸福,而且現在她不就覺得很幸福嗎?

包別說他是她唯一愛上,卻也同時深愛著她的男人,既然他們彼此相愛,為什麼她不能對他多一點信心?

對,就當作是賭一把吧,總是要試過才會有幸福的可能。

她雙手握拳,終于一鼓作氣的大喊出聲︰「你不用想了,看你什麼時候想娶,就什麼時候娶吧,我嫁了!」

「什麼?」駱競堯瞬間睜大眼,還以為自己听錯了。

她滿臉通紅,卻依舊堅定迎視他的目光。

她愛他,所以她願意試著和他一起幸福!

「我說,我願意接受你的求婚。」她害羞重復自己的答案。

「你確定?」他連忙追問,嘴角早已咧開一抹傻笑。

「嗯,我願意和你結婚,因為……因為……因為你讓我覺得幸福,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這麼幸福過,駱競堯,我……我……我愛你……」

最後兩句話她說得超小聲,一張小臉幾乎埋進他胸腔里,但他還是清楚听見了。霎時,他欣喜若狂,竟忍不住恭著她迅速坐起身。

「話是你說的,既然如此,擇日不如撞日,我們今天就去登記!」

「什麼?」這次換她錯愕了。

他跳下床,沖到客廳撿回彼此的衣服,而她則是害羞的別開臉,不敢偷看他偉岸的**。

「等等,哪、哪有人這樣的,這樣太快了……」

「這樣正好,今天登記,改天再補辦婚禮,省得你哪天反悔。」

「可是……」

他把衣服塞入她的懷里。

「今天是平安夜,以後結婚紀念日就和平安夜一起過,多好多方便。」說完,他已開始穿起衣服,她卻還傻傻的坐在床上。

今天就登記?現在?馬上?

他要娶她,難道都不用跟他父母說一聲嗎?那她要不要也通知爸媽,還有兩名證人該怎麼辦?

「你怎麼還沒穿衣服?」不過才幾秒的時間,駱競堯已著裝完畢,見她還傻傻的沒有動作,他索性拿起她的衣服替她穿上,只是他才把衛生衣套在她頭上,突然想到自己忘了最重要的東西。

「不對,必須先把你的內衣找出來,昨天晚上你根本沒有穿內衣。」

他的提醒讓她瞬間羞紅了臉,這才回神注意到自己的赤luo,因此迅速拉起被子遮掩。

「你的內衣放哪里?」他理所當然走向她的衣櫃。

「在衣櫃底下第一層抽屜。」她臉紅紅的回答。

他依言拉開抽屜,果然順利找到內衣的蹤影,他先是隨手挑了最上面那件隻果綠的內衣,接著想起剛剛撿回來的小內褲是紅色的,于是立刻改挑紅色的那一件。

紅色代表熱情,而他,喜歡她的熱情。

想起昨夜她的表現,他噙著滿足的微笑走回床邊,將內衣遞給她,下一秒鐘他腦中想起兩件重要的事。

「該死,我的印章和戶口名簿放在家里,得繞路回去一趟才行,除此之外還要找來兩名證人。」可惡,兩名證人還好辦,看是要CALL朋友還是半路拉人都行,就是回家一趟很費時間。

他急切的在心中咕哦,一轉頭卻發現她竟然偷偷縮到被子下穿衣服,瞬間忍不住仰頭大笑。

老天,這害羞的小女人實在太可愛了。

雖然很想繼續戲弄她,但為了不耽誤計劃,他也只好耐性的等她把衣服穿好。

直到她衣著整齊的從被窩里鑽出來,他才將她從床上抱下來。

「身分證、印章還有戶口名簿都要帶,你千萬別忘了。」他順道提醒她。

「喔……」她的心兒劇烈的怦怦跳,卻不知道是因為他親密的舉動,還是因為自己即將和他登記結婚。

今天以前她日也夢夜也夢,就是想著要結婚,但如今美夢就要成真了,她的心情偏偏卻變得好忐忑。

一旦登記之後她就是駱太太了,這種感覺真的……真的好不可思議,就像在作夢一樣。

「對了,還要帶照片!」幸虧好友登記結婚時拉他當見證人,所以他才記得所需的證件。

「照片?大頭照嗎?可、可是我好像沒有耶。」她呆呆的站在床邊。

「沒關系,去快照亭就行了。」

「喔,那……那……」她也不知道該繼續說些什麼,只好乖乖的去把他所提到的證件全翻出未,裝進自己的包包里。

身分證、印章、戶口名簿,嗯,全部都有了,然後還要去照大頭照……

「都準備好了嗎?」他走到她身邊,理所當然的接過她手中的包包。

「呃,應、應該吧。」話是這麼說,她卻不斷深呼吸,嚴重懷疑唯一沒準備好的就是她的心情。

她從未都不知道,原來結婚是這麼令人緊張的一件事,老天,她現在可不可以不要出門?

仿佛看出她的恐慌,他霸眉一挑,下一瞬間猝不及防的將她扛到肩上。

「現在才想要逃跑已經太遲了,走吧,我親愛的老婆。」語畢,他立刻興高采烈扛著她走出大門。

「啊,駱競堯,快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你怎麼可以這樣,要是被看到怎麼辦?」她驚慌低叫,完全沒料到他會這麼做。以前明明是她急著要結婚,怎麼現在卻是他比她還急?

不過話說回來,他這麼急著把她扛出門,不也直接證明了他果然是真心真意的想娶她?

一瞬間,原本的緊張盡數沈澱,隨著他愈來愈急促的腳步聲,她臉上的笑容竟也忍不住愈蕩愈大。

「不放,哪有到嘴的鴨子還讓她飛走的道理?」他愉悅大笑,完全不顧她的求饒和抗議繼續前進,就打算這麼帶她出門結婚。

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若不結婚,他們就是愛情的孤魂野鬼,永遠沒有墓碑可依。既然他們被此相愛,那麼無論生死都該永遠一起。

駱競堯。

元茗緣。

他們的名字將生生世世刻劃在一塊兒,刻劃在結婚證書上,也刻劃在愛情的墓碑上。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瞎釣型男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夏喬恩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