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爺的假嫡妻 第10章(2)
作者︰心寵
    她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大概,南齊邊境的一個小鎮吧。

    自從跟他離開了夏楚,這些日子他倆就一直過著這樣流離飄泊的生活,每個地方都不敢待太久,怕暴露了行蹤。

    但顛沛並不讓她厭煩,相反的,只要能與他相伴,她便甘之如怡。

    夏天漸漸遠去,楓葉染紅了半壁天空,周秋霽時常站在林中仰望高潔的陽光,雖然想念家人,但思緒卻如此寧靜。

    她不後悔自己做過的事,如果能重新選擇一次,她依舊會如此。那是她在絕境中,唯一能想到的辦法。

    「楓葉好像又紅了幾分,」江映城站在她身後笑道,「咱們采一些風干了,做書簽如何?」

    「好哇。」她欣喜額首,「只可惜旅途波折,許多喜愛的書都不能留下來。」

    「再過幾年,等事情漸漸淡了,咱們就找個地方定下來吧。」他輕聲道,「放心,我不會讓人你一輩子這樣流離失所的。」

    他素來一諾千金,所以,她向來深信不疑。

    「不過我們的盤纏不多了,」她不禁有些擔憂,「可有什麼法子?」

    「品墨倒是給我寄了一些,足夠撐一陣子。」

    別的男人或許不敢接受好友如此饋贈,覺得有損面子,但他這種坦然的態度倒讓她欣賞,因為,他自信有朝一日有力償還。

    「對了,」江映城忽然又笑道︰「我今天給了店家一些銀兩,讓他晚上多備好菜,再買一對龍鳳蠟燭來。」

    「龍鳳蠟燭?」她一怔。

    「我說夫人,咱們都成親這麼久了——也是該圓房的時候了吧。」他只這般簡單提起。

    她迷惑了好半天,才終于明白過來,心尖激顫了一下,又要驚喜得落淚了。

    這一刻,她才算成為他真正的妻子了吧?曾幾何時,她以為此生都不會有這樣一日,然而,在傾盡所有之後,上蒼還是給了她稿賞。

    「你看看你,本來大喜的事,又要難過了,」江映城輕輕拭掉她的淚珠,「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皇上已經昭告天下,立你那小外甥為太子了。」

    「真的?」周秋霽驚喜不已。

    自從離開了夏楚、他們如約將皇子送還後,總是想方設法打听關于故國的消息……雖然,她篤定趙闕宇對大姊的感情,但還是害怕帝王之心易變,夜深人靜的時候,屢屢從夢中嚇醒,生怕他翻臉無情,對付他們一家。

    如今看來,她是白擔心了,他待大姊一如往常,甚至遠超過她的想象。

    「又在想念家人了?」江映城很了解她的心思,「我知道你幾次給昭平去信,卻沒有回音,你一直很難過。」

    「爹娘不會這樣輕易饒恕我的……」周秋霽澀笑,「只盼今生能求得他們的原諒,我就滿足了。」

    畢竟,那是她的小外甥,她不顧家人安危,挺而走險,遠在昭平的爹娘听聞此事,哪里能輕縱了她?

    大姊一定也很生氣吧?她實在無顫再面對大姊,只能每到一座廟宇,便燒香拜佛,遙祝姊姊和外甥此生平安喜樂。

    「日後等事情平靜,我代你回去向他們負荊請罪,」他輕輕攬住她的肩,「就算傾盡所有,也要求得他們的原諒,不讓你抱憾終生。」

    周秋霽听著他的承諾,心底涌起一絲暖意。天地蒼涼,唯有他二人,可以相依為命,這感覺如此雋永。

    「我們成親的事……」她忽然又想到,「該不該向你姨母稟報一聲?」

    「品墨已代我說了,」江映城一陣好笑,「你猜怎麼著?雪嬌居然托他給我們寄來了一份新婚賀禮。」

    徐雪嬌會送上真心的祝福?這也太令人驚嚇了。

    「呵,你確定是賀禮嗎?」周秋霽亦笑道。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不信徐雪嬌在毫無緣由的情況下,會驟然顛覆本性。

    「禮物我還沒拆開,她指名要給你,」他遞給她一個匣子,「如此,就由你親手處理吧。」

    周秋霽捧著匣子,有一種強烈的預感,把它一打開,肯定會飛出什麼災難一般的秘密,她必須先靜心再靜心,做好一切準備。

    然而,遲早要面對的東西,她也不想逃避,當下下定決心,倒也無所畏懼,就當在做一件再普通不過、如吃飯睡覺那麼簡單的事情。

    匣內之物終于呈現在她眼前了,不過一張詩簽而己,上頭畫了梅花,染成淡緋色,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東西。

    她詫異,細細讀了上面的娟秀的文字,似乎是一首情詩。

    君住長江頭,妾居長江尾,日夜思君不見君,共飲一江水,只盼君心似我心,品茗時節,看見青煙。

    品茗時節,看見青煙?

    呵,這詩簽出自誰之手,不言而喻,徐雪嬌把它當成新婚賀禮送來,又是為何?

    蘇品煙是徐雪嬌最後的武器,如果她以為能藉此阻礙他們成親,那她也太過低估了江映城的真情。

    或許,她是比不上蘇品煙,可她此刻是真實存在于他身畔的女子,有溫度有暖意有笑有淚,而非一個早已逝去的虛幻影子。

    她何必懼怕一個影子?

    「寫了什麼?」江映城笑道,「不過若你不想讓我看,我不看便是。」

    「大概,是蘇姑娘從前寫的吧--」

    周秋霽猶豫片刻,還是把詩簽給了他,心里同時忖度,要不要告訴他關于穆時逸的事?倘若她一直隱瞞下去,這會變成他們一輩子的心結嗎?

    不如,能解開的時候,就解吧,反正,她現在已經不再害怕了。

    「在昭平的時候,」她終于說出了口,「教我丹青的老師姓穆,他說,他是沁州人。」

    「穆先生?」他大為意外,「呵,那應該就是他吧,天底下哪還會有另一個穆先生」

    「穆先生說,蘇姑娘曾經送過他一幅畫一她的自畫像。」她咬了咬唇,抬頭看他的表情,斟酌著要不要再說下去。

    江映城眼神微動,內心還是受了一點悸動,當然了,那個曾經讓他刻骨銘心的女子,本就不會讓他淡然無情。

    然而,他終究還是笑了,寧靜清朗,不帶任何幽苦悲傷。

    「我早就有些察覺了,品煙當年……應該另有所愛。」

    周秋霽錯愕,「她背叛了你,你真不介意?」

    「呵,她沒有背叛我,我們當年從來沒有說得很明白--」他輕聲道,「我也從不知道她是否真心喜歡我,沒有承諾、沒有誓約。」

    原來,蘇品煙與他,還不如他和她來得靠近。

    剎那間,周秋霽的嫉妒完全煙消雲散了,她惦念的那些前塵往事,不過是想象中的迷霧,如今,終于撥雲見日。

    「這首詩大概也不是寫給我的,」江映城看著詩簽,「從前,若知道了這個秘密,我想我可能會傷心欲絕,但此刻,我倒覺得輕松不少。」

    「輕松?」她不解。

    「如此我便可以完全放心了,」他握住她的手,「放心地去娶我的妻、去愛我此刻所愛--品煙沒有對不起我,我也沒有對不起她。」

    周秋霽低下頭,心中有道不盡的柔情。

    「你,才是我的長天。」他繼續在她耳畔呢喃。

    的確,他是她的秋水、她是他的長天,秋水長天共一色,落霞與孤鰲齊飛。

    他們,是天生的一對。

    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相爺的假嫡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心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