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服從計劃 第9章(2)
作者︰春野櫻
    聞言,萬家香陡然一震。

    她明白了,原來他是沖著史懷仁來的,他知道史懷仁是教職人員,又被史懷仁教訓過,因此存心想報復敲詐史懷仁。

    「你男朋友說他為了你,什麼都可以給-什麼都可以不要……喔,我听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康啟為哼笑著,「去找他開口,他一定給。」

    「你別打他主意。」她限恨地說,「我們只是在交往,可沒結婚。」

    「我看得出來他超哈你的,你一定給了他不少甜頭吧?」

    「你嘴巴放干淨一點!」她憤怒的喝斥他。「你別對我生氣,還是趕快去籌錢吧。」

    「你在跟誰講電話啊?」突然,電話那頭傳來女人的聲音。

    「前妻。」康啟為回了那女人一句。

    「別跟她羅唆,快來啦,人家等你好久了……」

    「這麼急?嘻,馬上來……」

    听見他們在電話那頭毫不避諱、滿不在乎的調情,萬家香真是頭皮發麻。別說是監護權,就連探視權她都絕不給他,她無法想象讓女兒跟在他身邊的景象,一秒鐘都不敢想象。

    「拿了錢,你就真的不會再來煩我們?」她沉聲問。

    「放心,一言既出,馬四馬難追。」

    「給我一點時問,我會盡快籌給你。」說完,她先掛斷了電話。

    一百萬對萬家香來說雖然不是個小數目,但要借的話也不是太困難,她相信,她身邊的每個人都願意對她伸出援手。

    可她向來是個不喜歡給人添麻煩的人,不想因為那樣而佔他們便宜,于是,她前往銀行辦理信用貸款。

    只是她投車投房又沒保人,想在這不景氣的年代借到八十萬,實在不是件簡單的事。放款人員審核過她所有條件後,頂多只能借她五十萬,另外的三十萬,她還得透過其他管道及方法籌措。

    但,她哪有什麼其他管道?

    請假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她身心都己疲憊,回到家,卻看見陳老師正要帶小鳥跟小棉花去公園散步。

    她愣了一下,懷仁呢?

    「媽咪,你回來啦。」不管什麼時候,茉里總是以燦爛笑容迎接母親的歸來。

    「嗯。」她摸摸女兒的臉。

    「家香,」陳老師悄聲地說,「懷仁在等你。」

    她微頓,怎麼他來了不是帶小鳥跟小棉花去散步,而是在等她?

    「他好像有事跟你說,你進去吧。」陳老師說完,立刻帶著茉里跟小棉花出門了。

    萬家香望進屋里,心里莫名惶惑起來。他要跟她說什麼?難道是……分手?若是的話,那也好,只要腦袋沒進水,誰都知道該趁早甩脫她這個大包袱。

    她不會怪他,一點都不會怪他,因為他本來就不需要背這個大包袱,不需要跳進這池渾水里跟她一起攪和。

    想著,她大步的走進屋里——

    客廳沙發上,史懷仁神情凝重的坐在那兒,見她進來,他的表情更難看了。

    萬家香疑慮不安的走到他對面的位置坐下,「什麼事?」

    「你今天在忙什麼?」他目光定定的直視著她,「手機不接,打到公司才知道你請假,你去哪里了?」

    她沉默了一下,「我……我去辦一點私事。」怎麼他是來質問她的行蹤,而不是來跟她談分手?

    「什麼私事?」他語氣明顯不悅,「你去見他了?」

    她一怔,抬眼望著他。

    史懷仁濃眉緊皺,神情懊惱。「你想瞞我到什麼時候?

    萬家香愣住,一時之間不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事。

    「我听你爸爸說了,那棍蛋要打親權官司?」

    「呃?」原來是指這件事?唉,她真該拜托爸爸什麼都別跟他說的。

    「你去跟他談條件嗎?」他直截了當地問︰「他要什麼?」

    她微微瞪大眼楮,驚訝他竟如此的敏銳。

    「他不是真的想盡父親的責任,他只是想整我們……」他深呼吸一口氣,「說吧,他要什麼?」

    她可以告訴他,因為只要一對他開口,什麼事都解決了。

    但,她辦不到,她無法拉他下水,個人有個人的業要承擔,這是她的,沒理由要他幫忙扛。

    「這件事,你不必操心也不必介入。」她語氣淡摸的回絕了他。

    听見她這麼說,他面色一沉。「你又想回到從前那個什麼事都一肩扛的萬家香了嗎?」他懊惱的語氣里夾帶一絲沮喪,「我就那麼不值得你信賴依靠?」

    萬家香想,自己的話及態度傷到他了,她的心好痛。但是一想到他這陣子習未所承受的,她又覺得……長痛不如短痛。

    不少人對謊稱丈夫過世、現在卻殺出前夫來搶小孩的她有些微辭,那種情緒反應,她能理解也能諒解。她自己倒是無所謂,但他呢?她要讓他變成一個大家在私底下笑他呆的人嗎?

    如呆往定會掉下懸崖,就讓她一個人掉下去吧,她不要拉著他一起往下跳。

    「懷仁……」她心一橫,重重的吐了口氣,「我們分手吧。」

    聞言,史懷仁陡然一震,難以置信的看著她,「你在說什麼?」

    「夠了,你對我己經仁至義盡。」她直視著他,態度冷靜又堅定,「接下來的路,我一個人走就行。」

    他神情嚴肅,一語不發的看著她。他了解她,知道她在盤算什麼,她不想給他或是任何人添麻煩,想一個人跟康啟為斡旋。

    「你只是浮木或是救生衣……」她故意說些無情又傷感情的話想打擊他,「對溺水的人而言,只要一上了岸,就不需要浮木,當然也不必一輩子穿著救生衣……對我來說,你就是這樣的存在。」

    史懷仁兩只眼楮直勾勾的看著她,還是不說話。

    從他的表情,萬家香猜不出他此刻的心情,更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他不氣嗎?听見她說這種話,他怎麼沒像浩克一樣大抓狂?

    「萬家香。」突地,他話聲一沉,「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頭一次看見他鴛猛的陣光,她心頭一顫。「你以為說幾句莫名其妙的話就能擊潰我?教我憤怒對你死心?」

    萬家香心慌意亂,卻強自鎮定。「我說的是真心話。」她站了起來,「你回去吧。」說罷,她轉身想上樓。

    史懷仁霍地起身,一把拉住她,她踉蹌不穩的跌進他懷里,還沒站穩也沒回神,他己捧住她的臉,低頭給了她一記火辣辣的吻。

    她驚羞得推打著他,但兩手卻使不上力,直到他吻得她滿臉漲紅快不能呼吸,才終于放過她。

    「啊——」她用力的吸了幾口氣,氣喘吁吁的瞪著他。

    他深深注視著她,撇唇一笑,「你想甩開我,可沒那麼容易。」

    「什……」她羞惱地道︰「你腦袋秀逗了嗎?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根本是個燙手山芋?」

    「我管你是山芋還是地瓜,總之你的事,我管定了。」說著,他抓著她往外走。

    她掙扎著,「干麼?去哪里?」

    「去我家。」他說。

    坐在史家的客廳里,萬家香尷尬又不安,因為此刻史家一家四口四雙眼楮正盯著她看-讓她覺得自己像是等著被公審的罪犯。

    「家香,」突然,史爸開口了,「懷仁都跟我說了。」

    她微怔,「伯父?」

    「你前夫要打親權官司,是嗎?」

    她還沒回答,史懷仁己說話,「我看他要的不是人,是錢,不然這個傻醬油妹不會急著跟我撇清關系。」

    萬家香羞愧的低著頭,沒想到她的那麼一點點小心眼都逃不過他的眼楮。

    「當局者迷,家香,你真是糊徐了。」史媽一嘆。

    「我只想趕快擺脫他,我不要小鳥因為他而受到任何的傷害。若給錢就能解決問題,我——」

    「一毛錢都不能給。」史媽面色一整,語氣難得強硬,「你若真給了他,以後就沒完沒了。」

    「我……」她秀眉一擰,「我不想失去小鳥。」

    「你什麼都不會失去。」史爸直視著她說︰「你有我們。」

    萬家香抬起頭,迎上的是嚴肅的史爸那難得溫柔的眼神。

    「你忘了嗎?我可是法官啊。」史爸笑嘆一記,「對付那種無賴,交給我便行了。」

    「伯父……」她真沒料到她給他們添了那麼多麻煩,害他們成了別人閑聊的話題,他們卻一點都不怪她。

    「家香姊,你千萬別覺得自己在給我們添麻煩,我們早就把你跟小鳥當是一家人了。」一旁,史懷智握住了她的手說。

    「是啊,家香,家人的事怎麼會是麻煩事呢?」史媽慈愛的一笑。

    「伯母,我……」萬家香歉疚地看著她,「我的事鬧得這麼大,害你們得面對別人的眼光及議論,我、我真的……」

    「你真傻。」史媽愛憐的注視著她,「我們家的人可不是一踫就爛的草莓,你實在太小看我們了。」

    「沒錯。」史懷仁在她後腦輕輕拍了一下,「你別小看我們史家的人。」

    萬家香情緒激動,眼眶瞬間濕了。她何德何能,居然能被他們愛著、守護著?

    「家香,是人都有弱點跟死穴,尤其是壞人。」史爸目光凜然道,「那家伙敢欺負我史家的人,我一定讓他好看。」

    我史家的人?史爸己將她視為自己人了嗎?

    這時,一旁的史懷仁溫柔笑視著她,「別怕,我跟爸爸會搞定所有事情的。」

    說完,他握住她的手,緊緊抓在手心里,像是一輩子都不打算放開。

    萬家香的眼楮里都是淚水,教她模糊得看不清他。他伸手楷去她眼角的淚後,她終于看見他的臉,還有那柔情堅定的眼神。

    她點了點頭,己無法言語,也無須言語。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女王的服從計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春野櫻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