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之舞 尾聲
作者︰淺草茉莉
    「親家老爺怎麼又自己送菜來了?不是說好讓人去載來就好,您這樣太辛苦了。」陳叔站在大門口,老遠就看到趙長榮提了一大包青菜走來,忙要僕人接過他手上的東西。

    「我下午沒事,就自己送菜過來,順便找丫頭聊聊。」趙長榮將那包菜讓佣人接去。

    女兒嫁入康家後,他仍是固定去市場賣菜,而康家的青菜也都是從他這進的,雖然市場里的老朋友都要他不用再賣菜,女兒嫁得好,享清福就可以,但他自己就是閑不住,還是天天上市場叫賣青菜,不過以前,攤子一擺就是一整天,現在只做半天就收工了,純粹打發時間。

    而趙直男並不阻止他工作,認為老人家有份工作,只要不太辛苦,勞動勞動筋骨也不錯,反而有助于健康。有趣的是,假日時,康少邦偶爾會帶著她去市場革忙賣菜,與市場里的婆婆媽媽們為一根青蔥討價還價,他覺得很有趣,一點也不會感到不好意思。

    反而是大家看見大老板叫賣青菜感到好笑,爭相來給他捧場,當天的菜一個小時就賣光了,而那盛況還被某家媒體拍到,報導後成為大家的美談。平民,貧民,大老板放下身段幫岳父賣菜,平凡的生活才是人生最富裕的資產。

    「真不巧,今天雖然是假日,但少爺帶著少夫人去看老爺了。」陳叔說。

    康振華已經入監服刑了,康少邦與趙直男定期會去監牢探望,他在監牢里得知兒子成功挽救了公司,且將康氏由虧損帶向獲利,如今的康氏已是一間年獲利破數十億的公司,比之過去全盛時期的康氏還要風光。

    他對此萬分的欣慰與歡喜,在牢里也能平靜的度日,好好為自己過去所犯的錯誤贖罪,並想著將來跟家人一起安度晚年。

    「啊,瞧我這腦袋,上星期丫頭就對我說過今天要去探望親家公的,偏偏我就是給忘記了。」趙長榮懊惱的說。

    「沒關系,來了正好與我打打麻將,我再找兩個人就湊成一桌了。」陳叔笑著建議。他們近來成為牌咖,三不五時會聚在一起打個衛生麻將。「好了,別在外面站著,進去屋子里吧。」

    「好好好,我等等洗個手就和你打一圈。」趙長榮高興的回道。

    但在他正要走進康家大門前,忽然瞥見有個人站在角落,認出那人,他感到驚訝,轉頭快步朝那人走去,但那人見到他走近,反而驚慌想跑了。

    「等一下,別走。」他拉住那人。

    「你放開我!」沒想到會見到他,她尷尬的說。

    「你怎麼了嗎?為什麼會在這附近徘徊?」他拉著不讓她走。

    「我的事不用你管!」

    「簡嫣,你來這做什麼?」康少邦怒道。

    他開車載著老婆探視完父親回來,見到岳父和人在自家大門外拉扯,驚訝的和老婆趕緊下車查看怎麼回事,這一看,才發現對方竟是簡嫣。

    簡嫣見到他,立即激動的抓住他的手。「少邦哥,看在過去的情分上,你救救我,求你救救我!」她全身髒兮兮,樣子狼狽不堪,已沒了以前的光鮮亮麗,就連美麗的臉蛋也變得蒼白又雙頰凹陷。

    趙直男嚇了一跳,走過去站在自己丈夫身邊。

    康少邦抽回被簡嫣拉住的手。「救你?怎麼救,你爸敢黑吃黑,吞了中東人的錢,恐怖分子不會放過你們的,他被關在牢里可以逃過一劫,那些恐怖分子找不到他算賬,自然就找你這個女兒開刀了,他們全是一些不要命的家伙,我如何救得了你?」

    他相當清楚她的狀況,簡純基被抓了之後,簡家集團立刻垮台,簡嫣從一個千金大小姐變成四處向人借貸的乞丐,這還不打緊,最可怕的是恐怖分子找上門,他們直接挑明要簡純基的命,但他在牢里暫時要不到這條命,他們就將目標改鎖定為簡嫣,因此她得四處躲藏,生怕被暗殺。

    「少邦哥,你是不是還在怪我爸密告康伯伯洗錢的事?他只是為我出氣,因為你不肯理我,才做胡涂事,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請你原諒我,救我一把吧。」她沒了尊嚴的拜托。

    「我爸犯了錯本來就應該付出代價,我並不怪簡叔叔告密,但我們兩家確實有恩怨,對不起,我沒辦法幫你。」他直接回絕她了。

    當簡純基被抓後,大家才知道原來康振華洗錢的事會被揭穿,都是他告的密,而之前康振華受到威脅且被勒索,也都是他所為。

    「我知道自已和爸過去對你們所做的一切都太過分了,實在沒有資格請求你幫忙,但我是走投無路了,如果你不肯幫我,我就是死路一條……嗚嗚……」她癱軟在地上,絕望的痛哭。

    「你希望我們怎麼幫你?」趙直男見了實在不忍心,不顧康少邦的反對詢問。

    「給我一筆錢,送我離開台灣躲藏,只要不待在台灣,那群中東人就沒線索找到我了。」有了救命希望,她趕緊求救。

    趙直男轉身望向康少邦,一臉的懇求。「我們給她一筆錢吧。」簡嫣畢竟是自己的妹妹,她實在不能見死不救。

    康少邦無奈,就知道自己老婆心軟。「好吧,看在你的分上,我願意幫她,但是,她必須先跪地向爸道歉,對過去曾多次對爸沒有禮貌的行為表達歉意。」自己假裝不了心胸寬大的人,若要他幫簡嫣,那她得夠誠意懺悔才行。

    「要我跪他?」簡嫣愕然的看著趙長榮,那個她常怒罵是窮酸老家伙的人。

    「我岳父是個老實善良的人,不該受到你這樣毫無家教可言的人無禮的對待,不過你也可以不跪,但就休想我幫你!」

    錯愕過後,她完全明白自己會有今天是自找的,她被寵壞了,瞧不起別人,看不慣貧窮,而今,當自己一無所有時,才知道過去的自己有多麼驕縱跋雇,價值觀有多麼偏差錯誤。

    嘆了口氣,簡嫣緩緩朝趙長榮彎膝下跪,涕淚俱下的道歉,「趙伯伯,過去我錯了,請原諒我的無知。」

    他趕緊要扶她站起來。「你是貴馨的女兒,也算是我的女兒,不用這樣的,不用這樣的。」

    但簡嫣雖淚流滿面,卻不敢就這樣站起來,她看著康少邦,他若不準,她不敢動。

    「少邦?」趙長榮不禁為她求情,他就是個老好人,從不與人多計較什麼。

    「不,這還不夠,她也必須向直男道歉,我老婆被欺負了十幾年,她是不是也該給我一個交代?」康少邦說,沒打算就這麼算了。

    聞言,簡嫣立刻以跪姿轉向趙直男,哭得泣不成聲,「對不起,對不起,我對不起你,請你原諒我……」對照之前她去找趙直男時那傲侵十足的模樣,如今她卑微得只想活命,什麼驕氣自滿都蕩然無存了。

    「簡嫣……」趙直男想去扶她卻被康少邦阻止了。

    「我們進屋去吧,她的前半生過得太順遂了,後半生才開始吃苦而已,我會給她一筆錢離開,但你們不能再見她了,因為她現在確實很危險,如果讓那群恐怖分子知道你與她有關系,那我們都會有麻煩。」他無奈的說。

    趙直男與趙長榮听了臉色跟著發白了。

    「所以我們走吧。」康少邦一手摟著妻子,一手托著岳父,將他們拉回了屋子里。

    造什麼因,得什麼果,簡嫣看著他們逐漸遠去的背影,開始懊悔自己過去所犯的每一件錯誤,但很多事情已經是後悔莫及了。

    陽台上,康少邦擁著妻子,仲夏夜里一起幸福的看著星空。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而他們,認真的度過每一天,真誠的對待每一個人,他們熱忱、溫暖,他們彼此相愛,他們比任何人都懂得珍惜對方。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仲夏夜之舞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淺草茉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