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包女孩 第10章(2)
作者︰簡薰
    正當沈柚星想著,陳惜君該不會要暈倒了吧,她突然一個箭步沖向前,拉起她的手,「你是柚星啊,好久沒見了。」

    耶?夫人不是應該露出那種「天啊,怎麼又是你這庶民」的樣子嗎?怎麼這麼熱情?居然把她兩只手都拉起來握,而且她感覺得出來,陳惜君是真心高興看到她出現。

    沈柚星望向高雅全,後者只是笑了笑說,「伯父伯母,我們柚星現在還是單身,她工作忙,沒時間出去聯誼,如果有合適的男孩子,幫忙介紹一下。」

    「是嗎?」黎宙聞言跟著搶上前來,十分熱切的說,「你跟耀瀾同年對吧,應該要結婚了,這個年紀結婚剛剛好,事業穩定,心理也成熟,有個人一起分享生活點滴,都不知道多幸福,對吧,惜君。」

    夫人連忙點頭,「就是。」

    在家常常吵架,互丟枕頭的夫妻,立刻手牽著手,一副恩愛無限的樣子。

    沈柚星傻眼了,她是穿越到另一個次元了嗎?怎麼黎宙跟陳惜君會同時被掉包?

    「柚星啊,你最近有看過耀瀾嗎?我不是說電視上,我說本人。」

    「有……」好怪,「他常來拍戲現場。」

    陳惜君終于露出了「天啊,我就知道」的樣子——原本她是想說,你最近有沒有看過本人,那小子跟以前不一樣,現在很成熟,很穩重,沒想到听到的卻是,有看過,常常來拍戲現場。

    難道,耀瀾真的跟天宇在一起了嗎……

    丈夫是圈內人,自己也算半個,她懂圈子里的炒作手法,也懂得無中生有的厲害,第一次看到新聞時,她不以為意,以為只是報紙在炒話題。

    但是,越來越多雜志拍到兒子出現在拍戲現場,而且總是面帶笑容,上星期她好不容易逼耀瀾出來和他們吃飯,臭小子神采飛揚,說自己戀愛了。

    她和丈夫大喜,趕緊要他帶對方回家給他們認識,他卻一邊逗弄雙胞胎佷子,一邊回說,還是不要的好,因為爸媽肯定不滿意。

    他們有什麼好不滿意的,耀瀾好多年都是一個人,他們很希望有人陪著他,多一個人愛他。

    想著,就在瞬間,陳惜君和黎宙突然想起那些報導。

    這兩個孩子幾乎都是緋聞不沾身,莫非……難道……不會吧……

    黎耀瀾捏著小功寶的小手,又摸摸小腳,臉上無限歡喜,「耀波,淑慧,小孩子這麼可愛,多生幾個啊。」

    听在黎家夫妻的耳里,這句話就變成︰弟弟,弟妹,替黎家開枝散葉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

    吃完晚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奔多年好友的自家想多听听意見,沒想到,好友的意見讓他們夫妻更驚訝。

    「時間跟經歷會改變一個人的想法。」

    好友的話雖然不是說得裉明白,但也夠清楚了。

    聊到很晚,白安婷回來,一听這狀況,連忙自告奮勇打電話,但答案讓夫妻倆都無言了。

    「他說人在拍片現場,而且我怎麼約他都不出來。」

    都深夜十二點了,還在看天宇拍戲?這是有多喜歡啊。

    兩人回到家,悶了幾天,終于在今天忍不住,想來問問高雅全,到底有沒有這一回事?

    斑雅全說,他只管安排工作,不管感情的,但又補上一句,「其實,耀瀾這幾年一直很寂寞。」

    夫妻倆對看一眼,他們當然也知道,二十幾歲,有人有財,卻一直一個人,光想就心疼。

    黎宙忍不住埋怨,「都是你,以前那女朋友不是好好的嗎,干麼嫌東嫌西。」

    「就我嫌而已嗎,你有多喜歡,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一直希望耀瀾追求安婷。」

    「我只是希望,希望也不行?」

    陳惜君一拍桌子,「那憑什麼只說我?」

    「誰讓你老是給人家難堪,我是不喜歡,但我什麼都沒做,不像你,找一堆高標準的女生想讓她丟臉。」

    「難道你當初對她很客氣?不也嫌她不會音樂,不懂品味。」

    「我沒當眾這麼說。」

    「私下講有比較高級嗎?」

    「比你高級就好。」黎宙怒,「至少我知道兒子喜歡她,如果當初沒分手,說不定還在一起。」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吵得屋頂都快掀起來,沒人注意高雅全偷偷叫工讀小妹傳話,當然夫妻倆也沒想到後來沖進來說有急事,一定要談一談的人,居然就是耀瀾當年的小女友,雖然打扮性感,一點也不大家閨秀,但那有什麼關系。

    陳惜君想,一定是緣分,一看她手上沒戒指,更喜,黎宙則比較沉穩,直到听到她現在沒男朋友才激動起來。

    「你最近應該很忙,等有空時,到伯母家來玩。」陳惜君拍著她的手,一臉慈愛,「忙歸忙,身體也要照顧好。」

    「三餐一定要吃。」黎宙跟著加入,「你黎伯母很會做人參雞,補體力最好,讓耀瀾給你帶過來。」

    陳惜君楞了一秒,立刻點頭如搗蒜,「對對對,我做的人參雞比飯店的還好吃,我回去買材料,明天晚上讓耀瀾給你送過去,你工作辛苦,要好好補一補才行。」

    沈柚星原本氣勢滿滿的進來預備解救高雅全,現在卻被驟變弄了個動彈不得,誰來告訴她這是什麼情形啦。

    人參雞又是打哪冒出來的?

    最後兩人喜孜孜的離開,沈柚星一臉樣。

    半晌,回過神,扶著椅背坐在大沙發上,「高雅全,你是不是又出賣我了?」

    「我哪那麼厲害。」

    「你明知道他爸媽在這邊,還叫我進來?」

    「那你可誤會我了。」高雅全給她倒了一杯溫水,「我是知道他們現在一定會很愛你,才叫你進來接受老人家心意的,你猜耀瀾,耀波跟淑慧這三人,有沒有吃過黎伯母做的人參雞?」

    「怎麼可能。」陳惜君不會煮飯啊。

    「他們現在一定是馬上開車去中藥店,買最好最貴的人參,再開車去飯店,要大廚馬上幫他們做,大熱天這樣奔波,真辛苦。」

    沈柚星想想也是,忍不住問,「你給他們下咒啦?」

    「如果會下咒,我現在應該是執行長。」

    「我很不想這樣說,但他們真的很像吃錯藥。」

    「我知道你之前有受一些委屈,你沒跟耀瀾說,我也沒有,因為跟一個孩子說他母親不是,總覺得有那麼一點怪,只是人會長大,他以前沒感覺,但現在回想,他自己應該也發現母親對你的不友善,所以他才不否認跟天宇的緋聞。」

    「他故意讓他爸媽以為他跟凌天宇真的有情愫?」

    斑雅全點頭,「所以,當你出現的時候,伯父伯母唯一會做的事情就是張開雙手歡迎你。」

    黎耀瀾隔天來按她家的門鈴,果然帶著一盅人參雞。

    男人一臉笑意,「我媽堅持要我說,我親眼看到她在廚房給鍋子加水。」

    沈柚星想笑,但又有點感動,在她不知不覺的時候,他已經為她做了這麼多。

    其實黎家父母也是她猶豫的原因之一。

    她知道他們不喜歡自己,但他們又是黎耀瀾的父母——她在內心深處對婚姻還是有種渴望,想要有婚宴,想要有白紗,但如果不能得到雙方家長的祝福,總覺得會有很大的缺。

    「對不起,以前都不知道那些宴會跟飯局,那樣讓你為難。」他還一直以為,母親是真的很喜歡她,才會一直要她來家里玩,直到這幾年,他才知道,原來身處自己不熟悉的場合,有多令人不安,「以後,我會多站在你的立場,不會再讓你面對那些事情了。」

    沈柚星眯眼笑。

    「拔……」在房間的晴天听到他的聲音,飛奔出來。

    黎耀瀾連忙蹲下,一把抱住她,「在做什麼?」

    「寫功課。」

    他從袋子里拿出新版的積木,「有沒有玩過這個?」

    他注意到沈柚星給晴天買的玩具多半是鍛鏈手腦平衡的東西,于是他每次帶來孝敬女兒的,也都是偏向手動益智。

    小晴天看了一下,「沒有。」

    男人把人參雞交給沈柚星,牽起女兒的手,到客廳開始堆起積木。

    其實黎耀瀾不喜歡積木,也不喜歡玩孩子的游戲,但跟晴天在一起,听她童言童語,什麼都讓他覺得有趣了。

    他可以和小女孩一整晚玩沙包,玩迭迭樂,或者拿著絨毛玩具開始演,看著晴天笑咪咪的樣子,男人就覺得這世界真是太美好。

    廚房里,沈柚星正在煮菜。

    黎耀瀾看著這一大一小兩個女生,心中無限幸福。

    那盅人參雞因為很多,沈柚星說只有兩個人吃不完,于是把整盅倒出來,預備讓他裝一半帶回自己的住處,就在食物倒空的瞬間,赫然看到盅底四個字,「賓嘉飯店」。

    兩人對看一眼,接著狂笑。

    小晴天拿著叉子,「麻,拔,你們在笑什麼?」

    「沒事。」沈柚星笑著摸摸女兒的頭發。

    她以前對陳惜君很有意見的,但在這一刻,完全沒有了,天下父母心,她自己也是母親,完全可以明白。

    黎耀瀾離去前,沈柚星跟他要了陳惜君的電話,發簡訊跟她說,謝謝她。

    後來的事情變得很順利。

    黎耀瀾過沒多久就說服沈柚星搬到他住的地方,原因是,她住的公寓是二十幾年的老房子,沒有警衛,如果他常去她的住處,萬一被拍到,怕給她帶來麻煩,對晴天也不好。

    男人說,「就算我每次都是半夜一點才去,也難保不會有人在那時間肚子餓出來買東西啊。」

    喜歡保有隱私的沈柚星想了一天,就同意了。

    她希望自己跟晴天都維持現在的自由度,而且他的住處附近就有一所風評不錯的小學,走路只要十分鐘,以後送晴天上下學也方便。

    男人開始重新裝潢公寓。

    自己住跟一家人住當然是不一樣的。

    晴天好動,因此他把整間公寓都鋪上了厚地毯,布置了一個粉紅色的公主臥室,書桌配合身高特別訂作,天花板繪有星空圖案,晴天一看就開心的說喜歡。

    沈柚星的工作室則作了隔音處理,讓她在趕稿時可以專心。

    當然,對于一個正常男人來說,他最用心的地方就是臥室了。

    小孩子真的很可愛,他要多生幾個。

    九月初的時候,他那空蕩蕩的屋子終于開始有了人聲。

    原本地上只有一藍一粉兩雙拖鞋,現在則多了一雙小鴨黃的兒童室內鞋。

    玄關處有個大大的年度行事歷,藍色字跡是他的行程,紅色字跡是沈柚星的預計交稿日,綠色則是晴天的開學日,運動會,母姊會,以及月考日期。

    男人對現況滿意到不能再滿意了。

    他生日那天,黎宙跟陳惜君說,讓他帶沈柚星回來吃飯,他說好,但會多帶一位小客人。

    黎家父母當然知道沈柚星有個孩子,直說好,一起帶來——他們現在終于懂得尊重孩子的選擇。

    他們為孩子好,要他選擇大家閨秀,名門之女,但結果卻是讓他孤單多年,對任何女人都不上心,兩老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心里都不知道後悔多少次,所以兩人都想,這一次他們絕對不再插手孩子的感情事,耀瀾是大人了,自己會知道什麼是自己想要的。

    當黎耀瀾抱著小朋友進門時,黎宙跟陳惜君同時睜大眼楮,這是沈柚星的孩子?這是沈柚星的孩子?

    可是……那明明就是耀瀾小時候。眼楮,鼻子,嘴巴……跟年幼的耀瀾像同一個模子印出來似的。耀波笑說,「哥,這小孩跟你長得好像。」接著,他很自然走過去逗小孩,「叫叔叔。」

    在家已經接受過「照片認人教學」的小晴天知道這人是誰,也不怕生,就甜甜的喊了一聲,「叔叔。」

    然後轉向僵在那里的兩位老人喊,「爺爺,奶奶。」

    小孩的聲音像魔法一樣,一下解開夫妻倆的震驚,只見黎宙一馬當先沖上來,看著孩子,又看看沈柚星,臉上混雜了自責跟疼愛,「乖,再喊一次。」

    「爺爺。」

    陳惜君也終于從激動中恢復,跟著搶了上來,指著自己說,「我是奶奶。」

    小晴天很配合的又喊了一聲,「奶奶。」

    兩位老人家望著沈柚星,都是一臉愧疚,還是陳惜君先伸出手,握住她,「柚星……」只說了兩個字,便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

    「我自己也是母親,我明白。」沈柚星反握住老人家的手,發現老人家的手有些微的顫抖,「爸,媽,我都明白。」

    一句簡單的稱呼,讓老人家一下紅了眼眶。

    黎耀瀾伸手拍了拍似乎快哭了的母親,「爸,媽,當時是我不成熟,我要負最大的責任,不能怪你們。」

    「但是……」

    耀波適時插話,「那些都過去了,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吃飯,晴天,餓了吧?」

    小家伙的肚子很配合的在這時候發出聲音,讓氣氛一下輕松起來。

    那天明明是黎耀瀾的生日,但是小晴天卻成了主角,爺爺奶奶忙著給她夾菜,問她喜歡吃什麼,喜歡玩什麼,有些問話太艱深,晴天听不懂,就胡亂回答,明明是小孩子無厘頭的言語,兩人也听得哈哈大笑。

    飯後,黎耀瀾跟沈柚星去洗碗,隱約听到客廳傳來玩大富翁的聲音。

    男人看著她的肚皮,若有所指的說,「感覺怎麼樣?」

    「還不賴。」

    是的,她又懷孕了。

    沒參與到陪孕跟小晴天的成長過程,這讓黎耀瀾一直很懊惱,于是當她的肚子再度有消息,他便自動轉換成爸爸模式,育嬰書,育嬰節目,這些是必看的,甚至還網購了好些嬰兒用品,不管沈柚星說什麼都無法阻止,後來實在也沒辦法,只好由著他去了。

    水槽里,男人趁機摸了一下她的手,又在她耳朵旁啾了一口,「我愛你。」

    女人笑了笑。

    見他似乎有點不滿,補上,「我也愛你。」

    就見他開心了。

    以前有記者問她,沈小姐現在幸福嗎?她答不出來,但現在她可以很肯定的回答,是的,她很幸福。

    幸福現在正進行,未來也是。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名牌包女孩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簡薰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