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是禍水 尾聲
作者︰辰晞

他呆坐了好久,久到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

最後,他站起身,打算上樓,卻愣在原地。

心瀠依然站在他的身後,臉上爬滿淚水,不停地搖著頭。

「你以為……隨隨便便說幾句愛我,我就要原諒你?」

少祺離開位子,向前走了一步。

「你以為……叫我原諒你,我就會原諒你?」

他又走了一步,眼中充滿愛意,心疼的望著她。

「你以為叫我別把愛收回去,我就該照做?」

他又上前一步,站在她的面前,臉上逐漸出現溫柔的笑意。

「這樣、這樣我不是、不是太……太沒骨氣了……」

說什麼她都不要輕易原諒他,他害她難過這麼久。

「你這個遲鈍的笨男人,害我吃這麼多的苦,怎麼能說算了就算了?」她忍不住伸手槌了下少祺的胸膛。

少祺帶著笑意任她打。

「笨,笨死了,就說我比你還聰明,你還不信,這下沒話說了吧?」

他伸出手來拉住心瀠的手。

她看著他,微微嘟起嘴,臉上滿是淚痕。

「寶貝,別哭。」

他溫柔的為她拭去臉上的淚水,含笑的吻著手上的淚,深情的望著她。

「今天過後,我絕對不會讓你再掉一次淚,我保證。」他神情認真的說著。

「你破碎不堪的心,我會用我的愛將它全撫平,讓幸福和快樂永遠漲滿你的心,多到裝不下。」

他撫著她的唇,對她許下誓言。

「不行,這樣不夠。」

「那要怎麼辦?」

「要罰你。」

「罰什麼?」

她想了一下。

「就罰……罰你做十本服務簿給我,內容我自已寫,還有……感謝狀五張,因為我很輕易就原諒你了。」

「好。」少祺想也不想就點頭。

炳!這麼簡單。他竟然忘了她很單純,要求的東西從來就不多。

「對了,你還有一張沒用耶,你想叫我做什麼啊?」她突然想起他才用了兩張。

「那張啊……」少祺竊笑著。「等我想到再告訴你好了。」

「可是……我會忘耶!」

「沒關系,我記得就好,我會想辦法在一個月內用掉。」

婚禮要是準備妥當,說不定不用這麼久。

江情和墨敬遠躲在樓梯間,偷看兩人甜甜蜜蜜的擁抱。

「嗚嗚嗚……」江情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著。

墨敬遠怕妻子的哭聲太大聲,被客廳內的兩人發現,無奈的拉著她回房。

「你怎麼哭了呢?心瀠和少祺在一塊可是一件好事,你應該笑才對。」

他抹去她臉上的淚,卻意外發現她眼中的怒意和不甘心。

「怎、怎麼了?」他心生不好的預感。

「你好像從來沒有像兒子對待心瀠那樣對我示愛過哦!」

她才不是為了兒子和小瀠的事哭,她是想到自已悲哀的過去。

「是、是嗎?」他打哈哈的笑著。

「對,從頭到尾就會對我凶,又把人家拖上床,有了孩子也只說了一句︰沒辦法,那結婚好了。」她愈說,胸中的氣憤愈來愈高漲,幾乎一觸即發。

墨敬遠趕緊退了一步。

他是愛她,才會和她結婚,雖然口氣隨便了一點。

再說,婚後他是如何疼愛她,她應該知道。

「我決定了。」

江情轉過身打開衣櫥,從里頭拿出一些衣物。

「老婆,你要做什麼啊?」墨敬遠心愈來愈慌。

「我要搬到隔壁房去。」

「那我呢?我怎麼辦?」他可憐兮兮的瞅著她看。

「你?哼!」江情拍拍丈夫的臉,語帶威脅的說︰「想、想、該、如、何、重、新、追、求、我吧!

我告訴你,我可不像女兒一樣,這麼好打發。」

開什麼玩笑!追求他的那兩年,她不只掉了一缸的淚,連一顆真心都被他踩在腳底下耶!

誰說得到了就該珍惜?

得到了就該「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不要哇!老婆。沒有你在身旁,我會睡不著——老婆——」

屋子里上上下下都听得見墨敬遠淒慘的哀嚎聲。

這樣,不也算是一種甜蜜的幸福?

【全書完】

編注︰請繼續鎖定《老婆非常麻煩系列》喔!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老婆是禍水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辰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