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 第10章
作者︰湛露
    唐可怡知道自己是無論如何也要過父親這一關,即使過不去,也要努力過。天色已黑,她听到家里人說父親整個下午都關在書房里,便明白父親這是在生氣。

    她叫人準備了點飯菜,親自端到了父親門前。

    站在門口,她像小時候那樣朗聲說︰「爹,小怡來給您送飯。」

    屋內沒有動靜。

    她敲了敲門,依然沒有動靜。她不禁擔心起來,急忙推開房門,只見父親獨自坐在窗邊,點著一盞燈,貌似在看書。

    松了口氣,她一腳剛剛邁進去,唐之善就喝道!

    「出去!桂讓妳的髒鞋踩了我這書屋的干淨。」

    她尷尬地收回腳,停了一瞬,又重新走進去,小聲說︰「爹,您該用飯了,不吃飯,會傷了身子。」

    「不敢有勞娘娘親自送飯。」唐之善冷冰冰地瞪著她,像是恨不得把她瞪死在當場。

    唐可怡低著頭,將飯菜放到桌子上,哪知下一刻她父親就沖過來一揮胳膊,將飯菜都打翻在地。

    她咬著唇,臉色蒼白地看著地上的狼籍,唐之善再喝道︰「出去!」

    她只得向後退去,退到門口時,突然,她下定決心般的轉回頭,挺立在父親面前。

    唐之善沒想到她會去而復返,瞪著她問︰「娘娘還有什麼要交代的?是不是今晚要搬到您的行宮去住?」

    「爹,這大概是我這一生最後一次回家。我很抱歉,沒能按照您的要求,在東都老死一生,還給家里帶來風波,這是女兒的不孝。我自十二歲入宮之前,一直秉承父親之命,入宮之後,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女兒自認這一生做事謹小慎微,只是有一件事……不在女兒掌控之內,就是女兒愛上了和女兒一起來的那個男人。」

    「住口!」他怒道︰「妳就不知道羞恥嗎?身為皇妃,在先帝死時,不能陪先帝殉葬也就罷了,既然苟活下這條性命,就該守本份,為什麼要去招惹別的男人?難道妳就這樣自甘下賤、輕浮放浪嗎?妳弟弟就是死在像妳這樣的女人手里!」

    唐可怡朗聲說︰「父親這句話就錯了,追求心中所愛,不是自甘下賤,輕浮放浪,讓可懷付出生命的那個女孩兒,必然是他心中所愛。他若真的愛她,即使她被人糟蹋,也一樣無怨無悔,爹您怎麼能用這種低賤骯髒的字眼,去羞辱他們之間的真情?而我,難道就因為死了丈夫,就再也不能有愛人的資格?也不能被人愛嗎?一定要像父親這樣,一輩子中規中矩,像木石一樣的活著,才算是不枉此生?」

    唐之善氣得手腳發抖,指著大門連聲喝道︰「出去出去!快點滾出去!滾出這個家,從今以後,再也不要讓我看到妳!以後就算妳是大富大貴也好,死于非命也罷,我都不管!」

    「這八年來,父親未曾管過我,我也一樣活著。」她屈膝跪倒,「女兒就此拜別,願爹爹長命百歲。」

    身後忽然響起不合時宜的掌聲,原來皇甫夕不知何時也來到門外,他笑著贊賞道︰「說得好!妳說出這番話,心結就算是解了,日後做我的女人,再也不要畏首畏尾、瞻前顧後,誰若是為難妳,說三道四,我第一個割了他的舌頭!」

    他瞥了她父親一眼,「就算是岳丈也一樣。」

    唐之善臉色青白,連連冷笑,「不敢當公子的岳丈,我們唐家門低府小,配不上公子大駕。」

    「說對了,你們唐家還真的配不上我,若非小怡是你的女兒,這輩子我也不會踏進你這個老頑固府門一步。」皇甫夕一伸手,將唐可怡拉入懷中,「現在跟我走吧,出了這個門,妳會有更好的去處。」

    她回頭看了眼父親,心中又著實不忍,低聲說︰「爹您放心,可懷的事情我一定會查個清楚。」

    唐之善在這瞬間似乎有所動容,但很快就露出不屑和嫌惡的表情,擺著手說︰「家門不幸,逆子頻出,不敢有勞娘娘查什麼,只盼著我這把老骨頭死時能有個全尸就好。」

    唐可怡還未說什麼,皇甫夕卻突然一沉臉色,斥道︰「你這個老頭,從哪里來的這麼大怨氣?這女兒莫非不是你親生?否則你為什麼要用這樣的話來傷她?她在宮中寂寞八年,你身為父親,只字詞組不曾有過,又有什麼資格指責她的選擇?我若是你兒子,也羞于有你這樣冷漠無情的爹,哪還輪得到你來嫌棄?!」

    他說得又狠又毒,讓唐之善氣得說不出話來。就在這時,一個侍衛跑過來稟報,「主子,汪知府大人帶著人馬朝這邊來了,似乎來者不善。」

    唐可怡一驚,問道︰「他想怎樣?」

    皇甫夕卻挑挑眉,一笑,「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倒是個聰明人。」

    「什麼意思?」她追問。

    「妳的身份啊!妳以為他是傻瓜嗎?先弄死了一個唐可懷,又來了一個唐可懷要調查這件事,顯然其中有所蹊蹺。我看他身邊的那個師爺,一雙賊眼滴溜溜地老在妳身上打轉,只怕是看破妳的女兒身了,若他再派人跟蹤我們的行跡,妳以為他會想不到這其中的聯系?」

    「那他能怎樣?他不怕我這個皇妃會對他不利嗎?」

    皇甫夕笑得更加古怪,「難道妳忘了,妳是宮中逃妃,雖然當初捉拿妳的密令只在東都之內發布,但難免不會變成流言傳到各個郡縣府衙。如果是那樣,妳認為妳在他心中還是正經八百的前皇妃嗎?不過是宮中跑出的一個犯人而已。」

    「那……」還在猶豫之時,皇甫夕卻握住她的手,向門口走去。

    「不,你先別去。」她斕住他。「你的身份不宜現在曝光,我也不想借著你的天威解決我家的私怨。」

    唐可怡將他推到身後,疾步跑向前面的大院,此時院門已被人急促拍打,听得出來,來人不少,透過門縫,還可以看到旺盛的火光。

    「開門。」她沉靜地說。

    小五戰戰兢兢地將門打開,當先氣勢洶洶走進來的正是汪景愚。

    她負手而立,「汪大人,深夜帶著這麼多人馬來見本官,是來送文件的嗎?」

    他上下打量著她,笑道︰「唐大人與唐府原來是舊識?」

    「此事與汪大人無關吧?就算我與唐府是舊識,來看老朋友,難道不行嗎?」

    「並無不可,只是大人您既然與唐府是舊識,又如此關心唐可懷,哦,就是那名死刑犯的案子,只怕有徇私之嫌,陛下不是一直都很忌諱這種事嗎?」

    唐可怡冷笑反駁,「汪大人這是在指控我嗎?只怕您忘了件事,唐可懷之案,那死了的狂徒不也是大人您的外甥?若說徇私,大人之罪在前啊。」

    汪景愚皺了皺眉,隨即又哈哈一笑,倏然跪了下去,大聲說︰「微臣參見怡妃娘娘。」

    她雖然早有準備自己會被他看破,但也沒想到他竟然當眾會說出來,一時間她不知該怎樣應對,回頭去看,皇甫夕竟然沒有跟來?!

    「大人認錯人了吧?本官堂堂七尺男兒,怎麼會是什麼怡妃?」

    此時府內有一兩名先進去的官差押著一名丫鬟走出來,那丫鬟白了臉色,打哆嗦地看著唐可怡又看著凶神惡煞般的汪景愚,低下頭指認,「這、這是我們家的大小姐。」

    汪景愚立刻像從水盆里蹦出來的活老鼠一樣,笑得更加得意,還自己站起來,「娘娘怎麼會出了宮?是奉了陛下的聖命嗎?微臣接駕來遲,請娘娘恕罪。」

    她斜睨著他,「你想怎樣?」

    「送娘娘回宮。陛下在宮中一定很著急,據說東都中有許多人為了娘娘的失蹤多少天沒有闔眼了。娘娘變成唐大人這件事……還沒有和別人說過吧?」

    唐可怡冷笑一記,「汪大人想要挾我?」

    「不敢不敢,」汪景愚擺著手,「娘娘可是前皇妃,又是當今陛下的皇嫂,高高在上,小臣不過是個芝麻綠豆大小的知府,哪敢對娘娘不利?只是……娘娘您現在在這里出現,讓小臣很是為難,唐家好歹也是書香門第,若是娘娘這些事情傳了出去,豈不是有辱顏面?」

    她傲然道︰「不必汪大人操心,唐家……人今日起與我已經無關。」

    「小怡!」唐夫人听到動靜,不顧病體的跑了出來,拉著女兒斥問汪景愚,「你到底想怎樣?!你已經害死了我兒子,難道還要害我女兒不成?你可知道她是前皇妃!」

    「知道、知道,」他笑著點頭,「因為知道,所以我現在是以禮相待,並未為難她。但有兩件事我要提醒您,其一,皇妃無旨私自離宮,是觸犯宮規,終生要被囚入冷宮;其二,女子女扮男裝參加科考,是觸犯國法,一旦事發,便是誅九族的大罪。唐夫人,您總不想看著她就此斷送性命吧?」

    她怔怔地站在那兒,看看女兒,又看看汪景愚,呆呆地說︰「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皇甫夕卻從府門外施施然走了進來,誰也不知道他是幾時出去、從哪里出去的。他走到汪景愚身邊,瞥了對方一眼,淡淡開口,「汪大人怎麼知道怡妃出宮時沒有得到皇上的密旨?」

    又是這個人!不知怎的,一看到他心頭就涌起一種忌憚的情緒,彷佛對方身上有種無形的壓力,壓得他抬不起頭似的。

    「陛下就算有密旨,也不可能縱容一個女子身懷功名吧?」汪景愚以為對方是虛張聲勢,冷笑著反駁回去。

    皇甫夕這下連看都懶得看他,說︰「你又怎麼知道皇帝不會讓她身懷功名?凡事總有特例。」

    「但她……」汪景愚遲疑了。

    「她就不能有這個特例嗎?」皇甫夕站到唐可怡面前,笑著一躬身,「娘娘,事到如今了,您又何必藏著掖著不讓人知道?陛下知道您心中想著弟弟被冤屈致死的事情才逃出宮,早恕了您的罪,讓您當這個欽差,也不過是想順道清理各地方的貪官污吏罷了。出京前,陛下不是給了您一道密旨在身上了嗎?」

    唐可怡凝視著他清亮幽沉的黑眸,雖然不知道他在打什麼算盤,但也順著他的話說︰「是,可陛下說,不到萬不得已,叫我不要曝露身份。那道密旨我……」

    「密旨您交給我保管了,您若下令,我就拿出來給汪大人看,只怕他承受不起這密旨的金貴吧?」皇甫夕冷冷地看向汪景愚,這一眼如高山寒雪,火中斷金,讓他心頭卜卜直跳。

    他急忙回頭看了眼師爺,師爺湊過來低聲道︰「只恐有詐,說不定是對方虛張聲勢罷了。」

    汪景愚又壯了壯膽,躬身說︰「那,小臣就斗膽請娘娘請出聖旨。」

    唐可怡咬著唇看著皇甫夕,他微微一笑。

    「我現在知道什麼叫不撞南牆不回頭,不見棺材不落淚了。」只見他從衣領中真的掏出一封信,打開信封,展開信紙,上面有幾行字,在周圍火把的映照下看得清清楚楚——

    命怡妃攜大內密使十余人,代天子之職,巡視地方,若有違法亂紀者,就地正法。欽此。

    信尾落款,蓋著一個鮮紅的玉璽大印。

    汪景愚臉色大變,惡狠狠地瞪了師爺一眼,然後笑著打圓場,「這真是誤會、誤會,不知道娘娘真的是欽差,小臣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娘娘,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他嘴上雖然認罪,腳下卻一步步地向後退,看來是想伺機逃跑。

    唐可怡喝道︰「汪景愚,你站住!」

    但他哪里肯听,反而轉身大喊一聲,「撒!」師爺和二十幾名官差,連忙從唐府落荒而逃。

    她氣得頓足,「怎麼就讓他們走了?難道還要等我明日升堂問案嗎?」

    「不必。」皇甫夕嘴角掛著一絲凜然的冷笑。「這樣的贓官,我不會讓他熬過今夜。」

    她還沒明白過來他的話,就听到外頭傳來陣陣哀嚎的聲音,似乎有兩撥人扭打在一起。不過須臾之間,這些哀嚎慘聲就戛然而止,接著一直跟隨在他們身邊的侍衛長出現,抱劍躬身道︰「主子,都已經解決了。」

    皇甫夕淡淡地應了一聲,「處理干淨。」

    唐可怡這才明白外面發生了什麼事,雖然也不禁打了個寒顫,但是心中卻是無比的暢快,那股因為弟弟之死而壓抑在心頭的大山彷佛也搬開了似的。

    「多謝陛下。」她低聲說。知道他沒有亮明身份,並不是怕有危險,而是為了將這份榮耀和尊嚴讓給她。

    「要謝,就等稍後……以身相許如何?」他戲譫地逗弄著她,回頭看了眼正急匆匆走出來的唐之善,他撇了撇嘴,「我懶得听妳爹說教。今夜就走吧。」

    唐可怡歉疚地看著滿眼是淚的母親,「娘,女兒就此拜別,您自己多保重。」

    皇甫夕等她說完,伸臂一攬,將她拉出大門。

    外面,他們的馬車停靠在街邊,靜靜地等候著主子。

    一個月後——

    唐可怡在刑部處理完公務,有太監來傳話,說皇甫夕要見她。

    她本以為回東都後,他會對她有新的安排,哪知他遲遲沒有動作。她想,大概他是在準備皇陵那邊的行宮吧?

    進宮的路上,她又遇到了明萱,看起來精神不振的樣子,似乎連話都懶得說。想了想,唐可怡主動叫住她,「明妃娘娘,今天身子不爽快嗎?臉色不太好的樣子。」

    惠明萱本來像是想要避開她的,但是既然她先開了口,也只好隨口答,「哦,沒事。」她頓了頓,又小聲道︰「听說了嗎?陛下已經開始選妃立後了。」

    唐可怡一震,「真的?」

    她點點頭,「听說名門閨秀的畫像都送入宮里,等著陛下審看之後就要定下人選了。妳不在宮中,沒看到玉姍郡主和長樂公主頻頻入宮,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像是這個皇後寶座非她莫屬了似的。哼,我就是看她沒有皇後的福相,結果肯定會落空。」

    唐可怡怔怔地看著惠明萱那一臉悵然又憤恨的表情,忽然想起皇甫夕曾經和她提過一句,說是宮里有皇妃身份的人向他邀寵。那個人……就是明萱吧?明萱向來是為了名利地位不擇手段的人,也最見不得別人比她好。

    原來除了自己,皇甫夕身邊的任何女人,都虎視耽耽地盯著那個皇後寶座。即使明萱這種身份,明知不可為也想一試。

    那麼,到底最終會是誰做了皇後?其實這個答案無論是誰都不重要了,因為她很快就會去皇陵,遠遠的躲過這一切紛爭,過著寧靜的日子。若是皇甫夕對她的感情還能長年如新,像現在一樣,那種寧靜也可以是一種甜蜜。

    到了臥龍宮門口,就听到皇甫夕愉悅的笑聲,「我就說那些畫工都是些不學無術的狂徒,自以為能畫幾筆,其實還不如朕呢。」

    張德海阿諛奉承地笑道︰「陛下的畫工,就是宮廷畫坊里的畫師都算上,也不及您的十分之一。」

    「少拍馬屁了,叫外面的唐大人進來。」原來皇甫夕已經看到她了。

    張德海跑到殿外,對她作了個揖,「唐大人,您請入殿,陛下等您好久了。」

    唐可怡腳下有點虛軟,她的眼楮直勾勾地盯著擺在皇甫夕桌案上的幾幅畫卷,這些畫卷都是縱向攤開擺著,顯然是為了一字擺開,方便閱覽。

    但奇怪的是,皇甫夕的手上卻握著一枝畫筆,筆上墨跡未干。

    「陛下,孫文科已經奉旨出京去接替汪景愚的知府之職了。」她的手中握著幾份公文,要自己拉回思緒,別那麼在意那些畫卷。

    皇甫夕點頭道︰「他走了最好,此人心高氣傲,對妳升遷快速頗為嫉妒,還是扔到地方上去歷練歷練,磨圓了他的稜角,日後也才好為朕重用。」放下筆,他笑吟吟地抬起頭,對她招手,「唐大人,站近前些,正好妳來幫朕選選。宮廷畫坊里把那些待選閨秀都畫成了畫擺到朕面前,但朕一張也看不上眼。

    也不知道他們那些畫師是怎麼回事,好好的漂亮姑娘一個個畫得不是肥頭大耳,就是瘦骨如柴,根本難以入眼,所以朕干脆親自動筆畫。」

    「原來陛下還是丹青妙手。」她忍著心頭的痛,努力擠出一絲笑,挪著步子一點一點的蹭到跟前,只覺得這條路像是有千里萬里遠一樣。

    皇甫夕還低著頭審視自己的大作,甚至嘖嘖贊嘆,「這樣的佳人才配得上我的皇後之位,日後和我比翼齊飛,母儀天下,看誰能說得出半個不字?」

    她真是听不下去,目光游移地掃向別處,偏偏皇甫夕硬生生把她拉到桌案前,用手一指,「妳喜歡哪一幅?我送給妳拿回去掛著。」

    「不必了。」唐可怡苦笑道︰「陛下的後妃之像,我掛出來算是怎麼回事,豈不是……」

    生生頓住的話停在了咽喉中,她盯著眼前這一幅畫,以為自己是看花了眼。為什麼畫中人和她非常相似?再一轉頭,看向其它三幅,原來每一幅的女人姿態服飾都截然不同,然而五官相貌卻分毫不差地完全一致——她們竟然全都是她!

    「這……這是怎麼回事?」她訝異得幾乎說不出話來,幸虧被他緊緊摟住,要不她一定嚇得跌倒。

    「上次畫妳,畫的是通緝肖像,這一次畫妳,畫的是我未來的皇後。妳看畫得像嗎?」皇甫又柔柔地在她耳邊低喃道。

    她驚詫、感動,卻擔心,「可是,陛下,這怎麼能行得通?您要如何瞞過宮內宮外眾人的眼楮?」

    他悠然說道︰「東岳向來民風自由,從皇帝到百姓,骨子里都有點任性而為的脾氣,先帝愛妻,無論是仁智皇帝與潘皇後,還是聖元皇帝與顧皇後,都難免三妻四妾,後宮之亂也不能幸免,甚至有多位皇妃為此送命。我希望在我這一朝,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可是……」唐可怡急急地說︰「宮中這麼多人認得我,明萱,甚至是長樂公主……」

    「她們都不是問題,因為認定了妳的人是我。」皇甫夕雖然在笑,但是眼中卻有著無人可動搖的矢志不移。「我已經和張宗府大學士說好,過些天,我下一道旨意,就說派妳出使西岳,常駐邊關了。然後妳扮成張宗府的一個遠房佷女,做為內薦,直定皇後之位。

    「幸而張宗府向來看重妳的才學,才能把這老學究說動,陪著我演出這出戲,妳可不要辜負我們的這番苦心。其它人的事情妳都不必去管,只要當好妳這個大學士的佷女就好。」

    他將她圈在臂彎之中,趁她不注意噙住她的唇瓣。

    唐可怡毫無準備,一不小心就撞到桌上的一盤顏料,鮮紅的顏色濺在畫卷之上,渲染了開,猶如朵朵紅梅。

    她的心中又是疼,又是甜,心頭茫茫然,對前途依然不甚明朗。她做事總是沒有皇甫夕這樣堅定大膽,但她已確定一件事︰自己為了這個男人可以付諸生命。

    「這樣做,會不會動搖你的帝位?」她唯一擔心的就是這件事。

    「不會。」他堅定地說。

    她輕嘆一口氣,「那好,無論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皇甫夕朗朗笑著打趣她道︰「這麼說來,妳已經決定許下終身給朕了?」

    她也淡淡一笑,「四年之前,我便已許了你終生。」是終生,不是終身。因為那時候,她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到底屬于誰,皇帝、父母,還是他?她能暗中相許的只有自己的生命和靈魂。

    如今她知道了,她的一切都交付給他,日後就算有再大的風浪,她也會陪他度過。

    皇後之名本是浮雲,重要的是,她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他身邊陪伴著,活著,這便足夠。

    忽然,鼻間好像聞到一陣熟悉的花香,她訝異地抬起頭問︰「這臥龍宮里怎麼有梔子花香?」

    皇甫夕笑道︰「我當初一時輕狂,把樹砍了,現在又千辛萬苦的叫人從全國各地重新找了些梔子樹,栽種回來,倘若祖宗有靈,會笑我的愚蠢吧?」

    不,若先祖有知,只會感慨皇甫家世襲的深情。

    她微微一笑,伸臂將他的腰緊緊抱住,再也不舍得松開。

    【全書完】

    *欲知東岳史書上,讓梔子花遍布皇宮的潘皇後情史,請看花園系列840富貴花嫁之二《戲龍》

    *以及曾被打入冷宮,再被專寵的顧皇後傳奇,請看花園系列988後宮之一《天子,栽了!》

    *想知道其它君臣間斗情的精彩故事,別錯過——

    *花園系列1150官場好好玩之一《奸臣》

    *花園系列1177官場好好玩之二《佞王》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邪皇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湛露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