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情熾 第十一章
作者︰彭于軒

方迪睜開眼的時候,看到了亞晴。羅美娜不在房間里。他的目光在四周搜尋了一下之後.露出—點失望的表情來。

「她出去了。」亞晴告訴他。「她說要出去辦一點事。」

方迪勉強想從長沙發上起身。因為太急了一點,又踫痛了傷處.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來.

「你不要起來,你傷得很嚴重。」亞晴對他說。

「你不是很恨我嗎?我傷重死掉不是更加如你的意?!」方迪說︰「沒想到你還這麼好心來看我。」

「我听到你受傷了,所以過來看看你死了沒。」亞晴坐到後面的茶幾上,抱起胸.瞪住他臉。「不過我看你是死不了的。」

「你如果是希望我死。」方迪點點頭.他長手臂想去摸茶幾上的香煙,又夠不著。「請你把桌上的香煙拿給我好嗎?」

「為什麼?我又不是你的佣人!」亞晴動也不動.

「拜托行不行?」

亞晴瞄了幾上的香煙一眼,又看看他.最後還是把一包香煙連同打火機丟到他身上.

「謝了!」

方迪把一支香煙點燃.再看了亞晴一跟。「我真的沒有想到你會來看我。」

「是簡士川把你打成這樣的?」

「對。」他在長沙發上點點頭。

「這個王八蛋!」亞晴罵了一句,「你為什麼不把他打得教他去吃尿?」

「我打不過他。」

「那也是,人家那麼大塊頭,身體又鍛練得那麼好,你瘦得像竹竿,一推就倒,當然打不過。」亞晴理所當然的說.

「你可真會安慰人.」方迪瞥了她一眼。

「其實你可以多找幾個人去,這樣就不會打輸了.真不知道你怎麼會這麼笨.」

方迪又看了她一眼。

「你是專程來消遣我的嗎?」

「也不是,我只是看不慣他以大欺小。他為什麼打你?因為你是他的情敵嗎?干嘛你們不干脆找兩把手槍決斗?這樣還容易些。」亞晴略帶一絲嘲笑的說。

方迪瞪了她一眼,悶悶的抽著煙。「事情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亞晴,簡士川很陰險的。」

「那干嘛美娜阿姨還要嫁給他?我剛還听說她要去試穿禮服,面且婚期又改在十號了!那不是後天嗎?」

「你听到的?」方迪問她。

「是簡叔叔打電話來,我偷听到的!」

方迪目光陰鷙的望著手中的香煙,沒說話。

「你真的很愛她嗎?」亞晴突然又問。

「是的。」方迪點頭,揚起眼,「對不起!亞晴……」

「干嘛跟我說對不起,我又不是沒人要!」亞晴擺出夸張的手勢和表情。「我以前是看在從小認識的份上,才給你機會追我的.你以為我很丑嗎?多的是男生想跟我約會,我還要排時間呢!告訴你好了,你那個同學胡安也想迫我呢!說我笑起來很好看,又有氣質!」

「是嗎?他真的這樣說嗎?」

「怎麼你好像很懷疑?」亞晴表情不悅的說.

「當然不是。我只是希望你能過得快樂。」方迪真心的說。深深的望進她的眼楮。

亞晴忽然轉開眼。「我該回去了!」

「亞晴!」

方迪把手巾的香煙轉動一下,對她說︰「謝謝你來看我。」

「如果你真的很喜歡美娜阿姨,就不要讓她嫁給簡士川。」

她說完,走出了方迪的房間。

方迪把燒到手指的香煙按熄。喃喃的對自己說道;「放心,我會阻止她的……」

他起身走進浴室,開始梳洗,換上一件干淨的衣服。沒多久就離開了羅家。

△△△△△△△△△△△△△△△△△△△△△△△△△△△△△△

吉米正在跟阿星講話,就在彈珠房轉角進去一點的走道上.那里只有幾台壞掉的機台,玻璃都破了,其中一個連底座也沒有了.因為堆在一起放太久而發出了一股霉氣,走道里有一點陰暗.

一個家伙走過來對他們說︰「外面有個年輕人找你,叫方迪的。」

他對吉米使了一個眼色.「就在那邊!」

吉米望過去。

「有沒有問題?」阿星問他。

「沒問題。讓他進來吧!」

那進來通報的家伙看看阿星.等他點頭了才走出去。

「嘿,你這個兄弟好像剛從拳擊場上退下來。」阿星在旁邊對吉米說道。

「有人給他吃苦頭了。」吉米點點頭。

方迪走過來,停到他們面前,看看吉米又看看阿星。

「我有事情要跟你談。」他對吉米說。

「好啊!」吉米應聲。

「我想私底下談。」

吉米看看阿星,聳一下肩。「沒問題。」

吉米把他帶進里面的一間儲藏室,身體斜倚在囤著一堆舊機械零件的桌子上,點上一根煙,等他開口.

「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對付那個姓簡的?」吉米眯起眼打量他一下。

「我警告過你不要輕舉妄動.現在吃虧了吧?」他搖一下頭.「姓簡的那個雜碎可把你整得夠慘。你應該听我勸.少跟那個烏龜王八蛋打交道。」

「我要阻止美娜嫁給他.」方迪說.

「哦,怎麼做?」

「我要先確定你是不是能幫我?」

「那要看看行不行得通.」

「沒時間考慮了,後天他們就要舉行婚禮,行不通也要行。我需要一些東西,我知道你有門路,錢我會付!」

「你是玩真的嗎?老兄?」

方迪點點頭。

吉米想了一下,把一支香煙丟到地上踩熄。

「說吧!要我怎麼幫你?」

△△△△△△△△△△△△△△△△△△△△△△△△△△△△△△

簡士川把車子停下來.羅美娜下了他的車,從車廂內提出兩只大盒子。筒士川繞到後面的行李箱.那里有更多為婚禮準備的東西,分包成好幾盆,長方型、方型、圓形的,用高級的包裝紙包著.打上優雅的緞帶花.其中一束白百合綴著青綠的葉,和少許滿天星的新娘捧花,用一只透明的塑腔盒子裝著.青翠中有一份怵目的蒼白.

花是羅美娜選的,雖然設計捧花的人一再告訴她最好改變決定.

「很少人用百合作新娘花的.也許你該試試嘉德麗亞花或郁金香,它們看起來優雅而且高貴,百合……看起來不是很吉利.」

但是羅美娜還是執意用百合做她的新娘捧花。

「你不該選那些百合花,它們讓我不舒服。」簡士川出走婚紗公司時對她說.

「這是個特別的婚禮,應該有特別的花來陪襯它.」羅美娜帶著諷嘲的笑意說.

「你最好不要在我的婚禮上搞鬼,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簡士川警告她。「還有那個小鬼也一樣。如果他敢來破壞我的好事,我就干掉他.」

他的目光閃過一抹陰毒的厲光.

「他只是個孩子,威脅不了你的!」羅美娜率先走向他的車.「走吧!我們還有好多東西要買,不管怎麼說,我可不想讓我的婚禮太寒傖了!」

筒士川從後面注視她窈窕和娉婷的身影。她的冷靜和從容不迫的舉動,令他可疑,但是他又看不出來她有什麼不安分的地方。

買完所有的東西之後,簡士川就送她回家了。

田嫂幫忙把大大小小的盒子提進屋子里。滿滿的堆在羅美娜的房間。

「好了,我累了!明天還有好多事要做,你先回去吧!」美娜坐在梳妝台前,拿下耳垂上的珍珠耳環,她疲倦的聲調中透著幾分的傲慢。

「我們就快成為夫妻了,你還需要對我這麼冷淡嗎?」簡士川用醒酸的語氣說。

「我沒心情抬杠,士川。我走了一天的路了,逛了不少百貨公司,現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覺,應付明天那個該死的婚禮!我這樣說夠明白了吧?再說,婚禮之前見到新娘子是不吉利的,你應該避免這些,最好讓我在婚禮的時候再看到你。也許這樣我們的婚姻會更持久一點.」她用嘲譏的語氣說.

「好的,親愛的,我會听你的話很快滾出這里,但是在婚禮之後,我希望你那些傲慢和高高在上的冷淡態度.能夠完全消失不見!因為我們還有好長一段時間要相處,而你現在的態度實在讓我很不爽。」簡士川說。

羅美娜沉默不語,連看他都懶。

「也許我現在就應該好好的教教你怎樣做個賢妻良母!你太傲慢.太目空—切了!」他微慍的說。

「你想駕馭我嗎?」羅美娜冷笑道!「繼續作夢吧!如果這能滿足你的男性自尊的話。」

「你!」簡士川咬咬牙。「我會記住你今天的話,美娜,我也期盼你永遠都這麼得意.」

「再見,士川。」

羅美娜說,然後轉身走入浴室,把門關上,讓嘩啦嘩啦的水聲流得滿屋子響。

她再從浴室出來時.簡士川已經走了,偌大的臥室只剩下那些堆積成半個人高的紙盒疊疊錯錯在那里,有一種不規律的線條感,和倒置的幾何形圖象,造成視覺昏亂。

她開始把一盒盒的東西拆開,動作緩慢而謹慎.沒多久,她的四周開始堆滿了掀開的紙盒和各種顏色的緞帶、衣服、鞋和精致的頭紗……然後她所有的動作都停駐在那盆用透明塑腋盒包裝的新捧花上,目光閃過一抹奇異的光彩,旋即消逝——

她起身走向梳妝台,從抽屜中翻找一些什麼東西,因為太急躁了一點,面孔顯得的青白和局促不安。

她的胸口因為亢奮而急速的遄動著,面孔轉為一層病態的緋紅。

田嫂突然走進房間把她嚇了一跳,她丟開手中的新娘掉花,整個人跌坐在地板上.驚悚的眼神瞪著田嫂。

「我……我只是來問看看你……要不要一點消夜?」田嫂站在門口口吃的說.瞪著跌落在地上的新娘捧花。

「不要!田嫂,我不要吃什麼鬼消夜。」羅美娜斷然的說︰「你現在出去,把我的房門關上,沒有我的命令誰也都不許進入這間房間!」

「是的!大小姐!」

田嫂在門口含一個首,不敢再稍作停留,飛也似的離開了羅美娜的房間。

「老天——」

羅美娜乏力的從地板上站起,頻頻吸入兩口氣,劇烈的心跳和抽緊的神經,一下子之間尚未恢復正常.

「冷靜、冷靜!」她強迫自己,「別緊張,把這里整理一下,婚禮很快就會過去的,然後一切就都結束了。別慌!」

她對自己說完,又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後開始收抬地上的東西和消除一片凌亂無章。

△△△△△△△△△△△△△△△△△△△△△△△△△△△△△△

方迪把電話重重的掛上.臉上糾結著一股煩悶和焦躁!

吉米在耍他嗎?方迪在心中憤怒的想,否則他為何連一通電話也不跟他聯絡?

方迪在房間里來回的走動著。每隔幾分鐘就看一次腕上的表。一張沉郁的面孔愈來愈陰暗了。

他已經在這里耗掉了一個上午的時間,他沒有辦法再等下去了,他必須有所行動——

「該死的!」

他咒了聲,望一眼靜默的電話機,抓起機車鑰匙就要往外面走。

然後,鈴鈴的電話聲驚跳了起來!

方迪到門口的腳步又停下來,一個箭步沖過去抓起電話.

「是我!吉米。」

「我知道是你!」方迪說︰「我等了你一上午了!你在搞什麼鬼?」

「我弄到了。八萬塊,要現金。」

「少不了你一個子兒。我現在過去?」

「記得把錢帶齊了,要先付帳!」吉米說,掛掉電話。

方迪跟吉米在約定好的地方見了面,他拿了錢,告訴他在他租屋的地方等。

「就在那里等,什麼事都不要做.我弄到手就回來.」他告訴方迪.

方迪照他的話回到他住屋等,那里是一棟陳舊的公寓,空間不大,但是通風設備良好,環境也干淨,並且有幾分隱密性.

半個小時之後,吉米回來了,他看起來有點疲累的樣子。

「東西呢?」

「讓我喘口氣!」吉米對他揮揮手.走過去倒了一杯開水喝.

「讓我看看!「方迪瞅緊他的臉說。

「干嘛?不相信我?」

吉米從後面掏出來一個用黑色袋子包起來的東西,放到桌上.那玩意比手掌大一點.看起來有一點詭異和危險性,但是因為用黑色的袋子包起來,看不出來到底是什麼。

方迪伸出手要去拿。

「別動它!你想在上面留下指紋嗎?」吉米喝住他.

「我根本沒有打算要脫身。」方迪陰沉的說.

「好極了,愚蠢可敬的英雄主義!」吉米鄙夷的嗤笑一聲.「為什麼不來點職業的手法?殺人是要技巧的,就算事跡敗露了,也要干得漂亮點.」

「你有更好的主意?」

「當然有.」吉米穩健的說.

方邊注視他的臉有一分鐘之久.

「你可以現在抽身,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並不想拖你下水。」

「真夠義氣啊I」吉米點點頭.「問題是,現在已經是我的事了。不是你這個王八蛋來找人下水的嗎?何況我跟那個姓筒的還有一筆私怨未了,這筆帳也該一起算算.」

「吉米。」

吉米轉身從冰箱拿出兩罐啤酒.丟了一罐給他。

「先喝罐啤酒吧!時間還充裕,我查過,婚禮是在下午三點舉行,我們還有時間好好偽計劃一下。」

方迪看看他,又瞪住桌上的東西一會,然後才打開啤酒,慢慢的喝了一口.

吉米也正把一罐冰涼的啤酒倒進喉嚨。

方迪說,「我不想等,我想現在就去找他。」

「放心吧!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中。」吉米露出一點得意的笑容,「這個計劃會很完美的」然後他把啤酒一口飲盡,剩下一只空罐子.輕易的拋進垃圾箱中。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烈火情熾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彭于軒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