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葬的天使 第十章
作者︰笭菁

靈紫痕一進房間.便生氣的摔下自己的西裝為什麼那兩個人會跟來,為什麼要帶走天使,為什麼天使會銬上手銬?眾多的疑問在他心中盤旋,他決定先飲盡一杯白蘭地,再坐下來靜待莫司劭的到來。

莫司劭停好車便趕緊上樓,他知道屋內的風暴不小,但他只得硬著頭皮進去認罪。

「我要問什麼你很清楚,自己解釋。」

在餐廳時接到莫司劭的電話,他只了說了‘快走’兩個字,就讓他把藍天使扔在那里,結果藍天使還被抓了去。

「我一直在外面等你,我不知道那兩個人也有跟來。」那時他看到藍非群—走,便想溜進去和藍天使正式見個面,「我才一出車門,就被他們兩個望個正著,他們不作聲,看我準備進入;但是我先發現了他們,當然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既然他們是跟著藍天使來的.所以直覺便認為我和你們有關系,我怕你被抓到出事,所以只好叫你快閃人羅!」

「那他們為什麼要抓天使?」靈紫痕深呼吸一口氣.雙手交疊,「而且他們對天使不是很客氣。」

「這是你的錯喔!」氣氛緊張的快令人窒息,不過莫司劭還是一副無所謂之態,「今天早上才找藍非群,晚上就見藍天使;她對事情不聞不問的態度持續了半年,怎麼會突然如此踴躍的去見一個不相識的男人呢?」

他的錯?好,就算是他的錯,那ICPO會對天使怎麼樣呢;會刑求她嗎?還是拘禁她?他的逃逸實在是一大錯誤,這只會讓ICPO的人更加誤會天使。

「你說現在怎麼辦?」靈紫痕白向莫司劭,所謂愛屋及烏,他生氣時也是氣屋及烏,「你最好立刻想個辦法。」

「嘿!這簡單,我已經幫你想好了。」想主意這種事可是他的擅長,「你只要等一下去一趟拘留所就萬事OK了!」

靈紫痕輕瞄了一眼自信滿滿的莫司劭,他真的很想撕爛他那張永遠春風得意的俊臉,天使都已經不知道會遭到什麼非人待遇了,他依舊是那樣嘻皮笑臉。

天使呀……

砰!桌上的文案被一掃落地,在空室中發出極大聲響;屋內一桌一椅,瓊斯站在桌內,藍天使坐在桌外唯一的一張椅子上,而道格則是站在一旁。藍天使鎮定自苦,雙手放在膝上,雙眼定定的看著瓊斯。

「那個人是什麼人,叫什麼名字!」他討厭藍天使的態度,那副明明說謊的態度,「他是不是黑手黨的教父。」

「我說過很多次了,他叫靈紫痕,是璩氏企業的副董。」藍天使咽下口水,她已做好隨時被打的心理準備,「他不是我所認識的黑手黨教父。」

對,他不是,剛剛她眼前的男人是她的愛人,並不是黑手黨的教父。

「騙人。」瓊斯憤怒的走到藍天使面前,「你為什麼要說謊?」

「我沒說謊,先生。」藍天使冷冷的白了瓊斯一眼,「他只是我相親的對象。你會不會太小題大作了?請你先告訴我我犯了什麼罪,你憑什麼這樣質詢我。」

屋外的藍非群正焦急的踱步,他被ICPO攔著,不準進去保護他的女兒。為什麼瓊斯要質詢天使,他們根本把她當成了犯人。

「沒說謊?那我問你,你為什麼會突然答應相親,你不該是這種態度的!」瓊斯已經不客氣的揪起藍天使的衣領,「而那個男人為什麼會倉皇而逃?」

「因為我被你們腰間的槍嚇到了。」門突然開了,靈紫痕出現在門口,「可以請你把小姐放下嗎?」

幾近窒息的藍天使被放了下來,咳嗽不止。靈紫痕一步上前想扶住她,卻立刻被瓊斯攔住。靈紫痕索性站定,不動聲色的準備接受他的詢問。

「我的槍?那你是不是太沒種了?」依身材比例來說,瓊斯已看出眼前的靈紫痕是受過健身訓練的,「把小姐扔在那兒。」

「是我叫他立刻走的!」藍非群已經沖入扶起藍天使,「我一看到你們,就要他立刻離開。」

「閉嘴!」瓊斯手上的棒子指向藍天使,只差一寸就擊中的前額,「我沒有在問你!」

靈紫痕一把抓住瓊斯的鐵棍,將它推了回去,在看似不怎麼使力的情況下,瓊斯卻一個踉蹌在地。狼狽至極。

「對小姐應該禮貌些。」靈紫痕微微頷首,帶著微笑,「當初的確是藍小姐叫我立刻跑走,我根本沒弄清楚怎麼回事;我見她似乎認得你們,也就不假思索的逃了走。不過您說的極是,我的確是太沒種了,所以我現在又回來了,向你們解釋清楚、」

「今天已經夠了!」藍非群不可遏抑的怒氣伴隨而出,「我要立刻帶走我的女兒,你們不能阻止!」

「可以,你當然可以帶走藍天使。」道格冷冷的笑著,「只是我們暫時不許藍小姐出境。」

「我不會的。」藍天使上前勾住靈紫痕的手臂,堅強中仍傳過一波又一波的顫抖,「我要走了。」

一切在沉重下結束,暫時結束。瓊斯和道格像兩頭餓狼般,在暗處隨時盯緊他們的獵物。

※※※※※※※※※※※※※※※※※※※※

從咖啡廳、游樂場、音樂廳到故宮博物院,靈紫痕和藍天使整日都四處游玩,相見的日期也從三日一見到了天天見面。任誰都會以為他們已陷入熱戀之中,事實上,他們的的確確是在熱戀之中。

從未約會的兩人,日日夜夜,如膠似漆、甜甜蜜蜜,除了夜晚的纏綿省略外,兩個人幾乎時時刻刻都在一起。早上七點靈紫痕就會準時出現,晚上十一點才送藍天使回來,感情穩定不在話下。

而ICPO的兩名餓狼也無時不刻的盯梢,他們一路跟著情人們的約會,絲毫不曾放松;就瓊斯多年的經驗及直覺,他已經咬定靈紫痕絕對和義大利黑手黨脫離不了關系。

一日子時,如同往常的靈紫痕親自送藍天使回到藍宅,目送她進房亮燈後,他才離開。

「靈先生,請留步。」低沉的聲音由庭園傳來

藍非群往前跨了一步,好讓燈光能照亮他的面容。靈紫痕一看清楚來人,便將已拉開的車門關了上,隨著藍非群步人花園中。夜涼如沁,在漆黑的庭園中,有著一組透明的桌椅,宛若露天咖啡廳。藍非群已備好一壺上好的白蘭地及兩個高腳杯。

「今天玩的愉快嗎?」藍非群打開瓶蓋,為靈紫痕斟酒,「你們天天玩都不會累呀?」

「這……」靈紫痕停頓了一下,「一日不見天使我就會很難過……」

「天使天使,你們已經那麼要好了呀!」一開始都是藍小姐,「我的寶貝女兒都快被你搶走了!」

是快了。靈紫痕勾起一陣笑,迅速的沒有令藍非群察覺。

「啊……對不起,我都忽略了您的感受。」靈紫痕連忙‘假裝’賠不是,「那我們明天的行程就取消好了,讓天使在家里多陪陪您……」

「不必啦!你這樣做,天使會瞪死我的!」藍非群朗聲笑著,將酒遞給了靈紫痕,「先干下這一杯,敬月色之美!」

「敬月色之美!」鏘瑯一聲,靈紫痕一飲而盡。

藍非群再為彼此倒滿酒,執著杯子便站起身,往前踱了幾步。

「我想跟你談談……關于你和天使的未來。」藍非群連聲嘆氣,嘆的今靈紫痕不解,「你能給天使什麼保障?」

「保障……我能給天使一輩子的幸福,一輩子的承諾;」看來,藍非群是將要承認他了.「我身為璩氏企業的副董,我相信自己有資格也有能力讓天使衣食無虞,璩氏近年來的蒸蒸日上也是各界人士有目共睹的;既而如此,伯父還不相信我?」

「是呀,蒸蒸日上、有目共睹……只是,是你——個人做的嗎?」藍非群的聲音倏的如刀刃般銳利,「我應該問的是︰璩氏真的和你有關系嗎?」

他的面具被撕下了嗎?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藍非群的話中有話︰他知道些什麼,查過些什麼,但是他現在到底想要探究什麼?靈紫痕不做回答,只是黑暗中的雙眼已轉為森冷。

「璩氏那小子,叫炙陽是吧?你我心知肚明,他和藍氏那個金發小子是同一個人!」藍非群沒有回首望,酒中的杯子仍被握的死緊,晃呀晃的,「我沒那麼笨,我藍氏的資金常和璩氏的相互調動,我活到這把年紀了會不知道?」

「藍先生……高明。」靈紫痕冷冷的笑開了聲,一派優閑的啜飲著白蘭地,「您想說什麼.就開門見山吧!」

「我還是老問題,而你尚未回答我。」藍非群開始來回踱步,也是輕松自然,「你能給天使什麼保障?」

靈紫痕站起,走到了藍非群的身邊。他仰首望月,露出極度自信的笑容。

「我可以給她一輩子的安全,一生的避風港。還有……」靈紫痕瞄向藍非群,若有含意的開了口,「我可以給她—輩子的信任及絕、不、背、叛。」

藍非群怔了一下,杯中的白蘭地差點濺了出來。他悶笑著,然後大笑。他拍拍靈紫痕的肩,再嘆了一口長氣。

「我不會看錯人的,這一輩子都是。」藍非群走回桌前揮揮手,「該你的就是你的,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走;」

喝!

「厲害!藍非群,你真是厲害。」靈紫痕不自制的也笑了起來,「什麼時候發現的?」

「當你到我辦公室來,說想跟天使交往的時候。」他第一眼就知道,這個看似寧靜的人背後,有著如海浪般澎湃洶涌的情感,「誰敢娶天使?沒有人會笨到和義大利黑手黨的教父作對,除非是他自己。」

靈紫痕揚起一陣笑,將杯中物一飲而盡,接過藍非群手中的酒瓶,為自己也為他倒滿酒。

「婚後就走,對你是很抱歉。」靈紫痕豪爽的將滿滿的酒再度一口氣喝盡,「但是這已是既定的事實,我不容得任何人改變。」

「只要你遵守你剛剛說的,什麼都無所謂。」藍非群的笑中帶著淡淡的悲哀,「正如你所說的,我已背叛過天使,該是你給她幸福的時候了。」

靈紫痕笑著,轉身搖搖手,做了再見的手勢。

既然藍非群已經知曉一切,那他就要和盡速決定婚期,早一日遠走高飛。一開始就知道?靈紫痕一邊開著車一邊露出會心笑意,既然一開始就知道,他依舊讓他接近天使?呵……看來藍非群已承認他是所謂的東床快婿羅!

帶著滿心喜悅,靈紫痕一路馳騁回家。

靈紫痕帶著相當愉悅的心情走出地下停車場,卻看到了兩名不速之客向前走來。他氣定神閑的戴上微笑,一派從容的走近他們。他們見到靈紫痕也是不動聲色,瓊斯伸個手,示意要移駕他處商談,靈紫痕一聳肩,二比一,他暫居下風,暫居。

「有事嗎?時候不早了,兩位還真是辛苦。」靈紫痕說這句話時,用的是諷刺的口吻,「台灣要是每個警察都像你們這樣,那就天下太平了!」

「不要廢話。」瓊斯一橫眉,步向靈紫痕,「我只問一次,你和黑手黨有無關系?」

「問一次,問兩次也一樣,沒有。」靈紫痕輕輕的推卻著瓊斯的逼近,「我是犯了什麼罪嗎?為什麼勞駕兩位前來質詢?」」你不要打馬虎眼!」道格突然一個反手扣將靈紫痕壓在牆上.「如果不是特殊人物,怎麼有辦法拆掉我們的竊听器和追蹤器?」

「哦?那是你們裝的呀?我只是維護我身為國民的權利罷了!你們沒有權利這樣做……」剎那間,賓主易位.道格反被扣在牆上,「拿今夜來說,你們這樣的造訪,也不符合程序吧?」

瓊斯看著靈紫痕俐落的身手,更加深了他的懷疑;在他還沒想到下步棋時,道格已被擊昏在地。

「你做什麼?」瓊斯起了戒心,他向後退了數步

「談話。」靈紫痕換上了另一副嚴肅的面孔,以義大利黑手黨教父的身份,「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你是要招供嗎?」瓊斯急忙想要掏出錄音機.「我們可以到局里?」

「你不要那麼執著于無意義的事情。」靈紫痕伸手便把錄音帶的帶子抽出,「冤有頭、債有主.你為什麼要一直找我麻煩。」

「冤有頭、債有主?那你是承認你和黑手黨有關了嗎?」瓊斯情緒激動,上前逼問.「我找你麻煩這未免說不過去,我是為了人們著想,早一日除去你們這種害蟲,世界早一日和平!」

「是嗎?你太自欺欺人了吧!你我都知道,這個世界的運轉一定是正負並存的;今天就算你抓了我,黑手黨有多少人你知道嗎?隨便一個人就可以頂替我;就算你真的把黑手黨消滅殆盡,一樣有別的組織會竄升而代。」可憐的男人,只是在鑽牛角尖,「這個世界不可能沒有黑暗,想想,有白天必定也有黑夜呀!你是被當年你父親的死綁住了,你想贖罪,為你的父親還是為你?」

「住口!你什麼都不知道,沒有資格跟我說大道理。」瓊斯似乎是被說到痛處般,開始歇斯底里,「不論如何,黑手黨殺了我父親,這是事實!」

靈紫痕搖搖頭,眼前的人是個菁英,只是思路阻塞的有點嚴重。

「你父親不是被黑手黨殺死的。」靈紫痕的語調沒有情感,眼神也一樣,「是被他自己。」

瓊斯愣住了。

什麼?被他自己?瓊斯倏地一揚眉,狠狠的朝靈紫痕揮下一拳,結果連邊都沒沾上的,被靈紫痕握的死緊。這真是標準的關公面前要大刀︰不自量力!

「你們想推卸責任?我父親分明是被你們殺死的!」那是他親眼所見,親耳所聞,「殺手就這樣一槍奪走了我最敬愛的父親!」

「敬愛?瓊斯,你未免太盲目了。你的父親身為黑手黨—員。居然要背叛組織,這就叫做不仁不義!黑道有黑道的規矩,你的父親不但違背黑道的章法,甚至還害死自己的伙伴,這樣的他怎麼可能活下來?」靈紫痕並沒有放松手上的力道,反而握的更緊,將瓊斯拉上前,「你應該知道,這樣做跟你拿著警用手槍殺人一樣,知法犯法,唯一死罪!這樣的人不值得你敬愛,也不值得你困擾。」

「閉嘴!」瓊斯知道,他本來就該知道!可是……他是他的父親呀!

不管如何,他生他、養他;他還記得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一起歡笑、一起成長,他們的新屋落成時的喜悅。那是他唯一的親人,世上唯一與他有血親關系的人呀!

「所以他無疑是自殺,黑道最重義氣,而你父親卻背叛了這一點。你可能不知道,你的洗禮黑手黨都有參加,新屋子是黑手黨送的,生活費是黑手黨給的……」靈紫痕勾起微笑,他得好好刺激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連你從小學到警校,都是黑手黨供應的……」

瓊斯的心跳在剎那間被奪去了!

他剛剛說什麼?學到大的一切,都是黑手黨的提供嗎?都是……

靈紫痕放開了瓊斯的手,他跪倒在地,淚水一滴一滴的落于地,滲入地;父親的背叛實屬不該呀!當年他只知道黑手黨為了滅口而殺他,現在知道他們家的一切居然都是黑手黨的幫助,但是這樣來說,父親的有意背叛,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為什麼要背叛……」瓊斯氣若游絲,輕而細,「為什麼要做警方的污點證人?」

「因為他在最後一次任務中,把一千兩百萬的美金私吞了!」這個人看是解決了,靈紫痕知道瓊斯不是笨蛋,「還殺了伙伴;黑手黨不可能饒他,所以他搶先一步向警方投案,以做好阻止被殺及毀掉黑手黨的策略。」

可是他太笨了!他所接觸到的黑手黨只是小小一隅,真正的黑手黨比他所見大的太多太多了!

案親!

他的敬愛,他的尊重,都要因一個人的幾句話語消失了呀!瓊斯握緊雙拳,不想相信一切,但他的心底又清楚的告訴他,這是真的,靈紫痕說的都是真的。

「前教父並沒有趕盡殺絕,他不但讓你繼續念完警校,還提供你學費及生活費;那筆什麼保險金就是黑手黨給你的,你父親根本沒保過險。」靈紫痕移動腳步,他想回房去洗個熱水澡以慶賀解決掉瓊斯,「黑手黨沒有阻止你念警校,也沒有要你回報,你應該要重新了解黑手黨;只是你不要再插手我和天使的事.否則我不保證我不會做些什麼。我言盡于此,你好自為之吧!」

靈紫痕離開角落,腳步聲仍清楚的在回蕩。

「你是什麼人?」哽咽的聲音來自瓊斯最後的問題,「黑手黨中的什麼人?」

「教父。」

瓊斯雙眼圓大,隨即又搖頭嘆氣的獨笑了起來、教父呀!果然不是泛泛之輩,能與黑手黨教父如此長談又毫發未傷,他是不是該感謝上蒼呢?多年來的心結至今打開,他得想想未來的路……

道格慢慢的清醒過來,撫著隱穩作痛的後腦勺,看到了坐在地上既搖頭又晃腦的瓊斯。

「怎麼了,你沒事吧?」道格環顧四周,見到地上錄音帶的線,又不見靈紫痕人影,「他人呢?對你做了什麼?」」很多,我們談了很多。」瓊斯扶道格起身,準備離開這里,「走吧,回局里再說。」

「嘿!你錄音帶被抽了吧!」道格得意的從口袋中掏出—個錄音機,「幸好我另有準備,一直都是循環錄著,你們談話內容應該可以讓他伏首認罪吧!」

瓊斯愣了一下,隨即揚起笑容,將錄音帶取過,拍拍道格的肩膀。

「好伙伴!真有你的!」瓊斯搖搖手上的帶子,「你先去把車開來吧!」

道格興奮的離去取車,瓊斯望著錄音帶好一會兒,微微一笑,將帶子抽出,點燃了火星。車子由遠而近,瓊斯手上早已換了另一卷空白帶,他面容喜悅的上車,連道格看也愉悅的不得了。

「我這伙伴不錯吧,瞧你樂的。」

「嗯……」瓊斯關上車門,面對道格,「對于黑手黨,我不想再追下去了,我要辭職。」

「瓊斯?」道格簡直不敢相信,那靈紫痕剛剛是幫他洗腦了不成?「你身體不舒服嗎?」」不,我想是贖罪及報恩的時候了!」對,他該為黑手黨效勞,這是重新認識黑手黨的最佳辦法,「這次贖罪的對象一定是正確的……」

「瓊斯……?」

盡管道格依舊摸不清瓊斯的想法,但是木已成舟,ICPO將失去一位菁英,同時,黑手黨將得到這一位菁英。

※※※※※※※※※※※※※※※※※※※※

幫女兒辦一個盛大的婚禮一直是藍非群的夢想,邀請各界名流人士參加,婚禮要在凱悅飯店舉辦,成千上萬、五彩繽紛的氣球點綴會場,紅色絨地毯、鮮花雲集、水晶吊燈、數十名男女名模……

而今,到場者寥寥無幾,除了莫司劭外,全是他沒見過的面孔,看就知道是靈紫痕的親友團。一個牧師、—位伴奏,這就是他女兒的婚禮;事情至此,他也沒什麼太大的抱怨。能夠親眼看到女兒出嫁,披上那雪白的婚紗,他就該感到心滿意足了!

藍非群站在一邊,靈湘、莫兮寒、莫司劭及靈紫痕的弟弟靈黑嚴站在另一邊;靈紫痕的伴郎是他們尚未結婚的大哥,藍天使的伴娘是另一好友。她自始至終還是沒有邀請程賽雪到場,可以說她固執,也可以說她不近人情,但是事實既定,她便不會再改變。

站在布幕後的是遠道而來的比爾及唐雅優,站在他們身邊的則是瓊斯。他不知道身邊這對佳偶正是義大利黑手黨的第二教父伉儷,但是他清楚的知道今日到場人士絕非泛泛之輩。

藍天使在化妝間準備,一顆心七上八下。從靈紫痕口中得知,藍非群早知道他的真實身份,而也不再窮追不舍,雖然她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事情能圓滿落幕,一直她所渴求的。

看著鏡中的自己,藍天使充滿幸福的神情。是呀,她從未盼過這麼一天,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得到幸福的一天。是靈紫痕帶著她走出那荊棘遍布的泥沼.是他帶領著她走向幸福,見到希望的!她是屬于他的—部份,他也是。

藍天使勾起甜美微笑,她知道,今天將是她人生最美好的—天。

在場外等候的藍非群瞄向與他數尺之遙的莫司劭,他依舊披著閃耀燦爛的金發,模特兒般的身段仍然耀眼奪目。

「你什麼時候回來?」藍非群走近他,輕聲開口,「最近藍氏有點亂。」

「那是藍氏的事。」莫司劭一挑眉,正眼不瞧一眼,「我是炙陽集團,你可能搞錯了。」

「別拐彎抹角了,藍氏給你吧!」他該好好享受他的下半生了,「只是重大決策依舊得經過我,我們各佔一半的股份。」

「一半?」他要的是全部,莫司劭側了頭,終于看向藍非群,「好,我也有條件;除了重大決策之外,其他事情你一概不干涉。」

藍非群笑笑,這小狐狸。

今日他有一半股份,未來還是會被他所奪。他等著看,台灣商界會被莫司劭帶來的風暴給吞噬掉,屆時,還能存活的企業才是真企業呀!

音樂驀地響起。莫司劭向藍非群頷首,便向地紅毯另一聲走去,那是賓客的位子。藍非群身後的門開了,出現了沐浴在光中的天使,蓬松的白紗看來像是天使的雙翼,在空中伸展著。藍非群彎起手,藍天使也自然的勾了上去。

—步步接近靈紫痕,藍天使的雙頰就更加酡紅.淚水也—步掉的比—步更凶。她知道,今日一別,她將離開台灣,一想到她的父親,她又不禁淚如雨下。」她好像不想嫁嘛!」在靈紫痕身後的莫兮寒冷冷的了開口,「你也就不要強迫她了!」

「湘兒.他是來做什麼的?」靈紫痕強忍住回頭扁人的沖動,把茅頭轉向他最疼的妹妹。」婚禮應該只有自家人到場即可,不是嗎?」

「你要搞清楚,我是以盟主的身份來的,起碼的尊重要有!」有一點他沒說.他是被靈湘威脅來的,「我我本來打定你一輩子光棍的,壓根兒不想來,你該感到榮幸!」

「閉嘴!」靈湘將那七寸高跟鞋狠狠的踩在他的腳板上。」現在有多神聖你知道嗎?全部給我安靜!」

正斗著嘴,新娘已經來到眼前。靈紫痕立刻決定忘掉身後那惱人的雜碎,欣喜的從藍非群手中過他的天使

主沒有遺棄任何人,因為他們在主前完成了誓言,完成了—輩子的承諾。

婚禮一結束,藍非群便趨車而返,他知道不一會兒,天使要遠離台灣,他寧願把藍天使最美的那—刻記下,也不願記住顧此的依依不舍和潸然淚落。

不出一個鐘頭,新人及其閑雜人等都已身在芎蒼盟的專機上,直接飛回芎蒼島。而一對新人把自己鎖在頭等艙中,其他人則被拒之于千里之外。

「他們不會在里頭洞房吧?」莫兮寒緊黏在門板上偷听,「未免太急躁了一點。」

「論急躁你應該是第一。」莫司劭說話的時機一向恰到好處,「你和靈湘連婚禮都沒有就洞房不是嗎?」

「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吧。」莫兮寒狠狠的白了他好幾眼,轉過頭去持續他難得的好奇、心。

「嘖嘖,ICPO那個瓊斯還真是慧眼獨到呀!他剛剛跟著黑手黨第二教父一起走了!」莫司劭盯著他那台足以滅亡數十個國家的手提電腦,「又讓靈紫痕撿到好東西了,真是便宜他!」

莫兮寒輕蔑一笑,放棄偷听的漫步踱回坐位。

「什麼叫‘又得到’?」莫兮寒執起一旁八風吹不動的靈湘的手,「他那個天使和我的湘比呀,真是不能看!哼!」

外頭的吵鬧依舊,但是沒有影響到頭等艙內的新人。

靈紫痕抱著藍天使,她坐在他的膝上。他們只是靜靜的坐著.由藍天使依偎著靈紫痕,而他則汲取著她的發香。

「天空好美,太陽好美。」藍天使露出平靜的笑容,「今天真是好天氣。」

「都沒有你美。」靈紫痕緊緊的摟住藍天使,「從今天起,你就完完全全是我的人了!」

「我早就你的人了!」從第一眼起……「我真不敢相信.我能夠這樣依偎在你懷中……與你共渡一生,白頭偕老……」

藍天使伸直左手,看箸那枚反射著陽光的閃爍婚戒。

他打過她、罵過她、威脅過她……可是又改造她、要她,親吻她……她這一生已是多采多姿,現在,居然可以奢侈到跟他白頭偕老……

「不必懷疑……」靈紫痕將她的手包住,收回自己胸前「我們有美好的未來,一輩子……」

陽光的的燦燦,飛機以流利的姿態向雲端沖去,終至隱匿。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陪葬的天使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笭菁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