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火青春 第十章
作者︰昕語
    「啪」的一聲清脆的巴掌聲蓋過撲打上岸的浪聲,連浪花都倉皇的急忙而退。

    念平一陣錯愕,半邊臉在霎時幾乎失去了知覺。第一次帶她來這里,第一次吻她的時候,她也是這般甩了一巴掌給他,但這次的耳光卻是麻辣十足,怒火沖天,她一頭狂逆的波浪長發似燃燒的火焰,閃爍的星眸躍動著盛怒的火光,念平第一次看見她這麼生氣。

    「對,我永遠听不懂你說的話,你以為大家都像你那麼聰明嗎y你忘了我是個草包,是個植物人嗎?我不會思考、沒有情緒,我只知道,你就是有辦法把過錯全推到別人身上,大家服你,自認倒楣,因為大家在你眼中都是廢物。我懷疑你是不是真心檢討過自己,你的自大、驕傲都是你天賦的本事,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有人是真心對你。我放棄了,念平,你說錯了,是我配不上你,可是我不要你來甩掉我,我們分手吧!我也說一次,扯平!」

    「不行!我不跟你分手!」念平大聲喊道。

    「你在玩弄我嗎?說要就要,不要就不要!」

    「不是這樣的。」

    「要不是怎樣?我受不了了,就算我真的很笨,至少我還有自尊心!」她怒不可遏的叫道,念平抓住了她的雙肩。

    「曉初,你冷靜一點!」

    「冷靜?」她使勁揮開他的手大叫︰「我已經冷靜了二十幾年,你不是最恨我的冷靜嗎?對!我現在懂了,其實我一點也不冷靜,其實我想狠狠地大吼大叫。對!我愛上你,因為你敢做我不敢做的事,你敢叛逆而我只會退縮。對!我不想再這樣了。」

    她扯下肩上的外套使勁扔在沙地上,她貼身的背心、性感的短裙把她姣好的身材完美的呈現出來。」我不要再封閉我自己了,我不要再當一個毫無自信的土包子了,你敢做的,我也敢!」

    這樣的曉初,的確是氣過了頭,失去了理智才會這麼說。但念平再清楚不過了,以她的條件,隨便就可以勾引到一堆饑渴的男人。

    一想到她可能真的會這麼做,他就怒火攻心,忿忿不平的向前一步緊緊扣住了她的手腕。

    念平怒氣騰騰的強拉著她往海里踏去,曉初被他的蠻力抓疼,氣的不斷尖叫掙」。

    「住口!」念平怒聲千吼,使勁甩開她的手,曉初整個人失去平衡跌坐在海水中,冰涼透徹的海水讓她渾身發顫。

    ’念平跪坐在她面前,雙手盛起海水往她臉上直潑。

    「念平!」曉初嚇得驚叫不已,念平的手在她臉上亂抹,把她美麗的妝弄得一團糟。

    他氣喘叮叮的緊抓著她的雙肩,怒視著她狼狽不堪的嬌顏,他的眼中是痛心的深情。她的美麗不須要人工,即使被他弄花了妝,仍是美的動人。

    曉初渾身顫抖,瞪大的雙眸,滿是驚懼,她嘗到咸澀的味道,不知是海水,還是她的淚水。

    他抹去她臉上的水珠,抹去她眼楮粉亮的彩色,抹去她發顫的嘴唇上嬌嫩的粉紅。她臉上的顏色,都轉印在他的手背上。

    曉初只是眼淚一串一串的流下,狂動的海浪,此時也平靜了下來……,

    念平深深地凝視著她,以他最誠摯的嗓音提出正式請求。

    「曉初,你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

    曉初一楞。

    念平的眼神是不可動搖的執著,他要重新追求她一次,重新以全新的自己,認真的愛一次。

    「對不起。」他柔聲道。「說對不起也許很多余,可是我一定要跟你道歉,為過去那個幼稚的我向你道歉。」

    不多余,因為要他說出對不起,那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曉初怔怔地看著他,她感到失措,不是不信任他,而是她嚇壞了。她不知道他的反復無常,會不會帶給她更深的失落?

    「相信我!」念平握住了她的手,將那分溫暖傳人她發顫的身體,而且一語穿破她的恐懼。念平的眼神很痛苦,他是真的向她低頭。「曉初……如果我不改變,你大可以狠狠地離開我,但是我求你……我不要你變成第二個念安。」

    曉初心中一震,眼淚也被震落了下來。

    「你明白嗎?」念平拭去她頰上的淚痕。

    念安的事,傷透了念平的心。曉初在剎那間,踫觸了他內心最脆弱的一面,那種心疼,其實從從一眼見到他就感覺到了。

    其實她根本不會有勇氣那麼做,她根本離不開他。

    「念平……」

    「對不起,曉初,我傷害了你。」他俯下頭,兩人的額頭踫在一起,十指交纏。

    「你好殘忍……」曉初泣道。

    念平不語,溫柔的吻去她滾落的熱淚。

    「好無情……好自私……」

    ,不管她說什麼,他都接受,他恨透自己該死的自以為是,他這才看清他的任性驕縱傷人于無形,也終于明白是他將自己與世隔離,孤芳自賞。

    「可是你要是變了……就不是念平了……」曉初硬吶的說。

    念平抬起頭,楞楞地望著地含淚的星眸泛濫著像潮水般的深情。

    「不是念平,那我還愛誰呢?除了念平,我根本愛不了別人……」

    「曉初……」頭一次,他的心完完全全被一個女人感動,那是他根本放不開的眷戀,曉初的純,一直是他最愛的真。

    「我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曉初垂下眼簾,憂然泣語。「你才要吻我呢……」

    她絕對有與生俱來的勾魂本事,如果不是她太自閉,如果不是她太遲鈍,哪個男人躲得過這般的引誘呢?念平突然打了個顫,太可怕了!他不敢想像她被眾星拱月的模樣,他不敢想,也不允許。她是他的,只準她美麗給他看,只準她讓他親吻。

    曉初漏說了一點,他不但殘忍、無情、自私,還十分的獨裁!

    ☆☆☆

    初陽乍現,曉初在念平的懷中醒來,頓時羞紅滿頰,兩具赤luo的軀體,兩顆赤luo的真心,終于坦誠的貼在一起了。

    「念平……」曉初趴在他身上,看見他緩緩掀起眼簾。

    念平柔柔的一記微笑,把她臉上的溫度又往上加溫了好幾度,讓她又埋進了他的胸膛里。

    念平輕輕地在她額上印下一吻,他愛憐的撫著她的長發。

    「感覺上,我們好像現在才真正在一起。」曉初輕聲啟口。

    「一直以來,我總認為有障礙的人是你,原來真正無法突破心結的人是我自己。」念平一手抱著她,一手枕在腦後。

    「嗯!你是世界上最自大的人。」曉初輕聲一笑,她的眼中有蛻變後的幸福。

    念平反身將她壓在身下,他的笑容帶著邪氣,輕輕一句唇就攝去她的魂魄。

    「自大也要有本錢才能。」

    「我沒有本錢,所以只能被欺侮。」曉初獗高了嘴,卻在瞬間被他吻了去,她又是一陣臉紅。

    「我才不會欺侮你呢!」念平笑道,又是一陣熱吻吻得地快要透不過氣來。

    「念……念平……」曉初在掙得一絲縫隙間呼救,他狂野的再次引誘她陷入迷」

    忽地,急促的敲門聲破壞了兩人甜蜜的世界。

    念平不耐的躺平在床上瞪眼,曉初則是羞紅了臉,拉高了被子想把自己赤luo的身子隱藏起來。

    「誰啊?」念平瞪著房門一吼。

    門外傳來李伯略顯倉促的聲音︰

    「念平,先生回來了。」

    念平從床上一躍而起,曉初也為之一愣。

    「他到車庫停車了,我先上來跟你說一聲,我下去幫先生開門了。」李伯在門外說。

    一陣混亂的敲門聲又傳來,是念安。

    「哥,開門啊!」

    念平翻了個白眼,曉初卻慌得手腳失措。昨夜他們半夜摸黑回來,他們根本不知道曉初在念平房里過夜了。

    念平只套上牛仔褲,luo著上身下床,然後拿了一件自己的大T恤給曉初,就是不準她穿上昨天那套暴露的辣妹裝。

    念平一打開門,念安就像急驚風似的沖了進來。

    「哥,爸他……」語頓,她立刻瞪大了眼,看見曉初面如火燒的坐在床上,身上只罩著一件過于寬大的T恤。念安立刻鬼靈精怪的笑了起來。

    「笑什麼?一早鬼叫啥啊!」念平拍了她一下腦袋。

    念安這才想起正事,連忙說道︰

    「爸怎麼會一聲不響回來啦?他不是我考完後才會回來嗎?」

    「我怎麼知道。」念平一點也不想看見韓中維,他們之間根本沒有感情。兩年來,念平不會開口跟他說過一句話。

    「念平,我先到念安的房間好了。」曉初可不想這副模樣被韓先生撞見。

    不料念平居然酷斃的說︰

    「何必那麼麻煩?你是我女朋友。」

    听見大哥這麼說,念安真是興奮極了。原本被父親突然回家而亂了方寸的她也鎮定許多,她開心的一拍手。

    「我要假裝睡大頭覺了,下禮拜就要考試了呢!大哥,老爸就交給你樓!」

    念平白了她一眼,說道︰。

    「中午一起到圖書館看書,不準偷跑。」

    「好啦!」念安伸伸舌頭,對曉初眨了眨眼就溜回自己的房間。

    曉初很快的換回自己原來的衣服。等她從浴室出來便見念平坐在床上面對著敞開的落地窗抽煙。

    已經有好一陣子她沒再看見他抽煙了……

    曉初走到他面前,抽走他的煙,垂首望著他︰

    「你爸爸回來了,你就要回復以往壞孩子的形象了嗎?」

    念平一頓,緩緩仰頭看她。此時的曉初,才是真正的曉初吧!真正突破了的束縛,在昨夜真正的發泄、忿怒、哭喊,既而歡笑,縱情的蛻變,她是有血有淚的曉初了,是既成熟又充滿智慧的女人了。

    「不……」念平輕輕擺首。

    曉初蹲下身,握住了他的手柔聲笑道︰

    「念平,去跟他說說話。你永遠不跟他說話,就永遠不會了解他的想法。」

    「我對他的想法沒興趣。」

    「你也是這樣對我嗎?」

    念平一愣。

    「拒絕溝通,所以才會發生那麼多間題。」曉初冷靜的說。

    「你跟他不同,你是我愛的人。」念平一臉認真的望著她,但語氣中卻有賭氣的成分。

    「當然不同。」曉初笑道。「那是兩種不同的愛。」

    念平皺眉,曉初依然笑的溫柔。

    「我在想,以你的智慧,你會怎麼說服韓先生說你要跟我在一起呢?」

    念平突地站起,順勢將曉初拉起的剎那也送上一個吻。曉初怔怔地看著他很快的套上上衣,然後拉著她的手往外走去。

    當念平把曉初帶到韓中維面前,韓中維顯然驚艷不已。

    韓中維根本認不出眼前這名有一頭波浪卷發、姣美臉蛋和縴細身段的漂亮女孩就是他為念安請來的家教。

    「韓……韓先生。」曉初不自然的打了聲招呼。

    韓中維立刻一頓,倏地睜大了眼。

    「你是……曉初?」

    曉初紅著臉點頭。

    包讓韓中維驚訝的是,從剛剛念平拉著她來到客廳,就沒有放開過她的手。韓中維的驚愕變成滿腹狐疑。

    「念平?」韓中維喚,曉初也緊張的抬頭看他。

    雖然蹺初並不知道過去他們父子問到底是如何相處的,但念平會變成那麼叛逆乖張,的確是對韓中維存有一分不諒解。

    「曉初是我的女朋友。」念平直截了當的說。

    別說韓中維大吃一驚了,連曉初也頓時心跳漏了一拍,而偷偷躲在樓梯口的念安更是立刻飛奔下樓替曉初解圍。

    「曉初姐姐是我最喜歡的家教,她教的我都懂,這次聯考絕對沒問題。沒有一個家教比她還認真了,她絕不是為了哥哥來的!」念安正義凜然的解釋。或許她沒發現,這是兩年來她第一次跟爸爸說了這麼多話。

    「你們……」韓中維恢復了正常思路後,居然笑出了聲。「你們這麼說,是認為我會反對你們交往嗎?」

    曉初和念安都怔了下,只有念平面無表情。

    「這次我趕回來,因為我記得念安快聯考,念平也要考托福了,或許你們並不想見到我,可是我還是希望回來給你們打氣。」

    他這麼說的時候,念安反而不知所措,只好轉身盯著念平,想以哥哥的表情來決定面對父親的態度。

    「那是我們的事!」念平淡淡丟下一句,反身上樓。

    「念平……」

    「哥!」

    曉初和念安同時喊他,念安直接追了過去。曉初則別過頭看著韓中維。

    「韓先生……」

    「他們很恨我。」他苦笑了聲,招呼她入座。

    曉初有些笨拙的問︰

    「為什麼?」

    韓中維似乎有些訝異她會這麼一問。她是念平的女朋友,難道不知情嗎?

    「因為他們的媽媽。」

    曉初明白,她想知道的是,他真的那麼花心無情,對念平死去的母親沒有半點情分嗎?

    「念平的媽,是我這輩子唯一愛的女人。」韓中維感嘆的說。

    曉初一愣。

    「你知道為什麼很多人明明認定了彼此是這輩子最愛的人,卻往往都不得長久嗎?」

    曉初搖了搖頭。

    「因為相愛容易相處難。」韓中維語似嘆息。「她……是個需要被人小心呵護的女人,就像童話里公主一般。」

    曉初看過墓碑上的照片,那位柔美得不似人間的女子,她可以想像那的確是令男人甘心傾倒的佳人。

    「童話之為童話,就是脫離了現實。而我,不巧是個現實的商人。」

    曉初似乎有些明白了。

    論外型、背景,她可以想像當年他們的結合是多麼令人稱羨的事,但是,美麗故事的結局永遠都埋下了難以預測的伏筆。公主與王子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然而一年、三年、五年後面臨種種現實壓力,公主和王子依然能每天游山玩水、賞花逗鳥嗎?。畢竟,這是個可怕而且丑陋的現實世界!曉初有了這樣的感想。

    「我承認,我犯了不少錯,包括外遇這件事。但你願意相信我嗎?沒有一個女人可以取代她在我心中的地位。」

    曉初點點頭,不知怎的,她信任他。

    「外遇的對象沒有一個比她柔美、高雅,但是…

    …她們卻有人性,至少是活生生的女人,我可以真實感受到、踫觸到的人……」

    這下,她懂了!難道這也是念平的心結嗎?當初,她就像個木頭人一樣,她不會忘記念平會譏笑她︰一個人要懂的笑、哭、生氣、快樂,那才叫情緒,也證明你是個有感情的人……

    「念平與念安對我的恨,我無能為力,但是我真的謝謝你。」韓中維深深一望,微笑中滿含酸澀。「你大概不知道今天是這兩年來他們第一次跟我說話吧!」

    「韓先生……」曉初感慨萬千,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安慰。

    韓中維笑道︰

    「記不記得你來應征的時候,我錄取你的原因?」

    曉初當然記得,她又臉紅了。

    「你很有潛力,我沒有看錯人,你改變了他們兄妹倆。」

    曉初搖搖頭。

    「不,是他們改變了我……」

    「我還是要謝謝你。」韓中維對她一笑。「你讓這個家又活了起來,我一踏進家門的時候就感覺到了。」

    可惜,她不善言辭,拙于表達,否則,她真的很想給他一個擁抱。

    而他們一直沒有察覺到坐在樓梯口的兩兄妹,念安抱著了念平,仰起小臉扁著嘴細聲說︰

    「老爸說什麼我怎麼都听不懂?」

    念平拍拍她的頭,將她攬在臂彎里。沒關系……

    我懂就好。他在心里回道。

    「可是哥……,我好想哭喔……」

    念平淡淡一笑。

    「那就哭啊!哭大聲點。」

    念安仰起小臉。

    「那不就被發現了?」

    「發現就發現啊。」念平說的滿不在乎。

    但在剎那間,念安感覺到哥哥看爸爸的眼神不一樣了。她隨著望去,其實,地也好想和以前一樣,讓爸爸扛在肩上呢!

    ☆☆☆

    念平送曉初回到家門,一路上,他發現她似乎有口難言。

    「想說什麼就說啊?憋著多難受?」念平笑她。

    她就知道自己一點掩飾的功力也沒有。

    「念平,你爸……他……」

    「我爸?」念平一笑。「我打算晚上跟他喝一杯呢!」

    「他一直都對你……」曉初一頓,倏地睜大了眼。「你說什麼?」

    「我說,可惜你不勝酒力,要不就一起喝它個痛快!」念平笑得促狹。

    「念平……」

    「曉初,我不會再做一些幼稚的蠢事了。」

    曉初終于笑了。

    「我發現逗你笑比惹你哭還難。」

    「還說。」曉初蹶高了嘴。「你就愛惹我哭!」

    「不哭。」念平樓住她,輕輕吻著她粉嫩的雙唇。

    「以後都不惹你哭。」

    曉初仰起頭說︰

    「下個禮拜我們一起去陪考吧?」

    「嗯,可是……」

    「可是廠曉初傻了一下。

    念平又笑了。

    你得多穿一點。」

    「念平。」她總是被他惹得不知該如何是好,然而這種甜蜜,只有戀愛的人最知道。

    「念平?」忽地,曉初敏感的察覺他眼神有異。

    念平擁著她,輕貼在她耳畔,柔聲說︰

    「我考托福的時候……你不要來。」

    曉初在他懷中一顫,發生了太多事,讓她幾乎忘了地出國留學的事了,但她知道念平一直深藏在心里。

    雖然幾次任性的分分離離,都斷不了彼此早已萌根的感情。但他這一去就是兩年,彼此熬不熬得過,似乎都是個不小的考驗。

    曉初埋伏在他胸前好一會,才仰起帶笑的小臉。

    「你去念書的時候,我可以跟去玩呀!」

    「那我還能念書嗎?」

    「原來你不想我跟在你身邊啊?」

    「就是很想,所以我要在最短時間內拿到學位回來。」

    曉初定定地看著他,隨即,給他一個燦爛的笑顏。

    「我說過,那時我可能已經是教授了。」

    「我等你……」他輕輕地將額頭與她相踫。曉初微微一笑,念平在地台著笑意的星眸中看見閃動的淚光。

    「應該是我等你才對。」

    「都不要等。」念平捧起她的臉。「我們又沒有要分開。」

    曉初明白,只要心不分開,不管丟到哪兒都會往一起。此時曉初只希望那一天不要走得太快。

    ☆☆☆

    如果這一個暑假宛如一場供風雨,那麼這深涼的秋、蕭瑟的冬,就仿佛是一場無止境的夢境,日復一日重復著相同的步奏。

    自從暑假念安順利考上藝校之後,曉初的責任也算盡了,然後準備自己的畢業論文,也開始了助教的工作。

    半年過去了,她熬過了那段最痛苦的相思期,努力的站穩每一步,她要以念平教會她的自信來迎接他回來的那一日。

    他們每天以電子郵件通信,不時的收到對方來自遠方的貼心小卡。對曉初來言,這已經是很幸福的事了。

    「曉初姐姐!」

    曉初踏出校門,看見念安在門口對她猛揮手。

    「念安?」曉初走到她面前,她看起來似乎很興奮。「你怎麼來了?」

    「來找你吃晚餐,你沒忘了今天是平安夜吧!」

    吃晚餐?曉初看了一下手表。

    「現在才中午哪!」

    「所以呀,我們一起回家幫李伯伯做耶誕大餐,爹地晚上會回來喔廠

    耶誕節,他們的第一個耶誕節,可是念平在海的另一端,她明白念安邀她去韓家作客,也是不願這樣的節日她一個人寂寞吧!

    尤其是這樣冷冷的冬天,實在不適合一個人過

    念安一整個下午都跟著李伯在廚房忙,看到她的轉變,曉初也覺得感動,但不只是她,每個人都變了。這種時候,她想念念平的心情也格外殷切。

    電話鈴聲響起,念安飛也似的沖出來。

    「我接,我接!一定是爹地。」

    曉初和李伯會心一笑,繼續忙他們的事。

    「曉初,真多虧了你。」

    「李伯,我什麼都沒做呀?」

    李伯笑道︰

    「不,你看看這個家,自後你改變了他們兄妹,整個家都不一樣了。」

    曉初紅著臉垂下頭。她真的沒那麼偉大,她只知道,如果不是念平,她永遠只是一只自卑的丑小鴨。

    「喔!我知道了。」念安掛掉電話,一臉古靈精怪的回到廚房。

    「韓先生幾點的飛機?」

    「他已經到桃園了。」念安笑道。

    「這麼快?我們也要快一點了。」

    .「姐姐啊!」念安拉下她的手。「這些我們來忙就行了,老爸說要吃團圓飯,你先回去接奶奶過來,絕對來得及。」

    「可是……」

    「快啦!」念安連忙把她推出門去。

    等她回到廚房,李伯則用一副懷疑的眼神盯著她看。

    「剛剛真的是先生打的?」

    念安眼珠子溜溜地轉了一圈,塞了一顆櫻桃進嘴里,含糊不清的回道︰

    「你管是誰打的,反正都是韓先生啊!」

    曉初在巷口下車,緩緩走往自己家門。

    她垂頭思考,這樣會不會太唐突了些,奶奶一個人習慣了,韓家那種氣派,不知道會不會嚇著了她y但轉念一想,念平雖然不在,至少多一些人一起過節,也比較不會難過……

    念平一個人在美國,一定很寂寞吧!她寫信跟他說想過去陪他一起過節,他卻拒絕了。所以,她也只能忍著相思之苦。她很清楚自己的出現,只會讓他分心……

    曉初打開門,發現屋內一片漆黑。難道奶奶出門了嗎?可是……都已經入夜了。

    「奶奶?」曉初打開燈,放下背包走到廚房、奶奶的房間察看,都沒有任何人影。

    她滿腹疑狐的走到自己的肩前,才要開房門,門卻倏地一開,嚇得她尖聲一叫整個人往後退了一步。

    「啊!」

    「MarryChrismas!」赫然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束鮮艷欲滴的玫瑰花束,花束後的那張臉,竟是讓她魂系夢牽的人。

    「念平?!」曉初幾乎是尖叫出聲。

    念平漾開了笑,似暖陽瞬間驅走了寒冬。他攤開手,在曉初撲進他懷里時捕捉住她的唇。

    「念平……念平……」熱吻過後,曉初連聲喊著他的名,每一句都串著濃烈的思念。

    「我們的第一個耶誕節,怎麼可以錯過。」念平笑得明朗,曉初眼里卻滿是淚水。

    「可惡!你騙我,你說不讓我去,也不跟我說要回來,你還……」她突地一頓。「奶奶呢?」

    「奶奶坐我老爸的車先回家了。」

    曉初睜大了眼,不敢相信所有人都串通好來給她這樣一個驚喜。

    「曉初。」念平撫著她的雙頰。「則發呆,我可不想看到你笨笨的表情。」

    曉初回過神,綸起粉拳捶他……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居然一聲不響的回來,存心嚇壞我嗎?」

    「曉初。」念平握住了她的拳頭,笑容始終掛在股上。「我是回來補充能量的啊!」

    曉初瞪起淚眼。

    「什麼意思?」

    「半年沒見到你,就算天才也會變痴呆,我得好好把你看夠,否則剩下的日子怎麼過呢?」念平俯下頭貼近她的唇。

    曉初終于破涕為笑,一把被他卷入房里,嚇得她又大聲叫了起來。

    「念平!」

    「離晚餐時間還早呢!」

    「可是……」

    「大不了他們先開動,我們吃消夜嘍!」

    「我……」

    她再也沒機會開口。入夜的城市,似乎到處都听得見清脆的耶誕鈴聲歡唱呢?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逆火青春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昕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