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對了就愛 第十章
作者︰昕語
    夕陽燦爛地渲染了城市,一陣尖銳的煞車聲劃破這幽靜的街道。

    倩倩立刻跳下車就往前沖,小嫻匆匆地停好機車也跑了過去,兩個女生站在敞開的大門前,瞪大了眼呆望著庭院里拿著飛盤和太郎玩耍的可森。

    一如往常的笑容,瞬間驅走了黃昏的憂郁,夕陽在那一剎那都要羞澀的隱沒。

    「可森!」兩人齊聲尖叫,一齊沖向前撲進他懷里。

    他一雙大手將她們抱緊,溫柔的耳語令她們雙眼通紅。

    「對不起,什麼都沒跟你們說。」

    「就是嘛!」倩倩抬起淚眼就是數落。「你知不知道我們多心急!沒良心。」

    可森笑道︰

    「就讓我任性一次吧!」他揉揉倩倩的頭。「你們不也化敵為友了?」

    她們一楞。用這種方法讓她們冷靜成長,他未免太有把握?!

    「可森。」小嫻哭喪著臉,她壓著焦急,小心翼翼地問他︰「你……沒打電話給嘉芯?」

    「打了……」他的微笑有些苦澀。「一下飛機就打了可是她沒開機,或許……換是她在躲我了。」

    兩個女生快昏倒了。倩倩急躁地叫道︰「躲你個頭,她找你都來不及。」

    可森微楞,他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到感受了嗎?」小嫻急問。

    「還沒……」

    小嫻真覺得一陣昏眩了。她叫道︰

    「嘉芯每天到感受去幫你澆花打掃,還幫你照顧太郎好幾天……」

    「我來說重點啦!」倩倩搶話。「嘉芯姐飛到日本找你了,中午的飛機,現在早就在爸爸那里了!」

    剎那間可森臉了刷白,手上的飛盤倏地掉落于地。他心跳如擂,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嘉芯會為了他這麼做……

    「哎呀!快被你們這兩個笨蛋氣死了。」小嫻一拍前額哀號。

    倩倩抓住了失神的可森,憂慮的叫道;

    「哥,你可別沖動的又飛回去了哦!兩個人在天空一再錯過耐心再好的人都會抓狂。」

    「我們會先抓狂。」小嫻哀叫道,她可以想像嘉芯在日本已經發狂的模樣了。

    嘉芯……他的心好疼、好甜、好滿足、好快樂……他在短暫的錯愕後漾起了微笑,就像喝了一口感受的咖啡一樣,是幸福的感覺……

    她們對他的微笑無法理解。

    「我和嘉芯,同一個時間搭上飛機,一個去日本,一個回台灣,在天空中錯過一次……在人生里,不容再錯過了……」

    小嫻先笑了,她點頭,眼眶里聚集的是堅定而喜悅的淚水。

    「可森,嘉芯走出來了,謝謝你。」

    「我沒有幫任何忙。」

    「隨你怎麼,嘉芯找到了自己是你的功勞。你有電腦吧,去看看你們合作的文章。」小嫻抓著他的手就在屋內跑。

    窗口……

    可森笑了。

    我找到了一扇窗口,在你的眼楮里。

    那是後來嘉芯接的幾句話,他非常感動,她在文字里掙扎了那麼長久,終于對自己誠實……

    人才會迷失,動物不會……

    那是他曾說過的話,收錄在海浪的聲音里。

    人會思考,所以會寂寞、一旦寂寞左右了生活,流浪到哪里都沒意義……

    她真的想開了。

    你在咖啡里加了自由的佐料,我喝了,笑了。原來,自由在每一口幸福的感受里……

    嘉芯……他的心愁了,痛了。你怎麼這麼傻呢!你怎麼這麼可愛呢!

    他望著電腦螢幕出神。嘉芯一向是耀眼的太陽,而他的感情一向靜如春水,無波無浪。他堅持,然而不會激動,他痴心,不曾澎湃……

    他從未像此刻一般,如此渴望想見她一面,想抱著她,想確切地向她表白。是的,他的感情太內斂了,大含蓄了,才會讓她只把他當知己、當大哥,是個最安全的異性朋友!他甚至沒告訴過她他喜歡她。

    是的,他太冷靜了,用一種太柔性的態度來面對她。迷失中的她,一意孤行的她,她的周遭都是驚濤駭浪,她怎看得見海面底下的安逸寧靜?

    他就這麼丟下她走了,讓她自己掙扎,自己奮力地推開了窗口,讓她瘋狂地飛往日本找他……

    面對愛情,她是有那麼點無知。面對愛情,他又體會多少?面對聰明敏感的她,他又有多少把握?

    她比他勇敢,所以她願意追尋那分未知的感覺。

    她比他樂觀,所以屢經失戀的挫折她依然笑看人生。

    她比他瀟灑,所以無所謂的當一個城市廢人。

    她比他瘋狂,所以她的獨自飛往異國只為了見他一面。

    是了,他就是缺了那麼一些些的勇敢、樂觀、瀟灑與瘋狂。她已經讓他走人她的家了,她最私人的世界了,他來成就她平生第一本創作了,讓他知道她不為人知的秘密了。而他,竟在最後選擇消失……

    以為那是讓彼此冷靜思考的最好方式,狠狠地折磨了彼此。呵!可笑,他被自己的聰明擺了一道。呵!可悲,日本人的矜持可不適用在她身上。呵!顛倒了,不該是她去追他的,他的深情,非讓她感受不可了。

    小嫻和倩倩全在地上抱著打盹的太郎,張口結舌的呆望著可森錯綜復雜的表情。

    「我還沒看過哥哥出現這麼多表情呢!」倩倩傻了眼。

    「他正在思考呢!」小嫻十分正經的說。

    倩倩睨她一眼。

    「思考什麼?」

    「廢話,當然是嘉芯嘍!這種表情我見過,嘉芯在認真想事情時也曾這樣。」

    「怪!」倩倩咋了聲。

    小嫻笑了起來。

    「他們就是怪.才是絕配呢?」

    「嗚,我的可森有新歡了,我心碎!」倩倩裝模作樣的埋進太郎的頸項間哭泣。

    太郎不安分的噥了聲,掙開她們的懷抱跑掉。

    「連太郎都不給安慰,真沒良心。」

    小嫻笑彎了腰。

    可森突然站了起來.嚇了她們一跳。

    「太郎。」

    太郎立刻撲到主人腳上。可森揉揉它的頭,太郎仿佛知道主人的意恩,立刻快樂的沖出大門直奔車庫。

    小嫻和倩倩也趕緊跳起來,追著拿了鑰匙就要出門的可森。

    「你要去哪里?」

    「感受。」

    「我們也要去。」兩人齊聲。

    可森看著他們,兩個女生露出了哀求的眼神,隨即他笑了。

    倩倩立刻歡呼。

    「小嫻姐自己騎車去,我搭哥哥的便車!」不等小嫻抗議,她立刻拔腿就跑。

    「好詐的倩倩!」小嫻沒好氣的瞪眼。

    可森一笑,倩倩先離開也好。他要小嫻暫等,他又人內拿了東西出來。

    小嫻接過小錦囊,紫色的繡花,一股淡淡的檀香撲鼻而來。小嫻微楞。

    「這是?」

    「平安符。我在日本的廟里求的。」

    小嫻感動得說不出話來;這份小小的禮物,讓她好窩心,可森神秘地向她既了眨眼。

    「別讓倩情發現。」

    小嫻猛點頭。

    「三結義的禮物。」

    小嫻感動得眼眶紅了,他真的好細心……

    「嘉芯也有?」

    他點點頭,微微笑了。

    「我也有一個。我們三個人的平安符,我親手加持過的。」

    小嫻笑了出來。

    「我還不知道你是方丈呢!出家人還談戀愛。」

    可森笑道︰

    「我用我的真心加持了。’

    她了解,這個平安符有他最誠摯的祝福,他們會是永遠的好朋友、好兄妹,她真心祝福他跟嘉芯是永遠的戀人。

    ******

    小嫻買了很多食物來當晚餐,三個人圍坐在看似荒涼的感受咖啡店里、喝他親手煮的咖啡,每個人都覺得即使空蕩冷靜,即使沒有以前的人聲鼎沸,在感受里依然那麼溫暖,而且更溫暖,那麼自在,而且更自在。因為他們的心。全都緊靠在一起了。

    直到深夜,可森催促著她們回家,他想一個人留在這里,好好看一看感受。

    他答應她們不會待大久,她們才放心的離去。

    「又剩我們了。」他揉揉太郎的頭。大郎乖巧的搖著尾巴。

    他走進吧台。听說嘉芯每天都來煮咖啡,他蹲下來打開底下的櫥櫃,陳列在內的各式咖啡豆,果然少了很多。

    「汪!」很少吠叫的太郎突然叫了聲,引起蹲在吧台內可森的注意,他隨即起身,立刻一楞。

    兩雙眸于膠著的剎那,畫面停格了,空氣凝結了,連呼吸都停止了。

    直到她手上一小袋隨身行李掉落了,兩人才回過神來使勁吸取忘卻的氧氣。

    太郎高興地在她腳邊打轉,一會嗅嗅她的鞋,一會撲在她腳上搖尾巴。

    她的眼中只有他而已……

    他就這麼無端消失了一個禮拜,然後就這麼看著她而已嗎?她在一天之內來回中日兩地,他就只是這麼看著她而已嗎?

    「你……」她一開口,聲音是無法自制的哽咽。「要我像以前一樣叫你可森……還是悟森……」那是他的日文名字。「還是……永遠的……大哥呢?」

    當她聲聲似泣的說完,他直接翻過吧台,沖至她面前捧起她的臉緊緊地吻住了她,像是一地未曾起風浪的湖水,第一次卷起了颶風,第一次刮起了暴雨,他吻的那樣澎湃激昂,吻的那樣狂烈激情。

    「嘉芯……」他緊緊地抱住她。這個吻,這個擁抱,有著多麼重大的意義,他想她一定都明了。

    她何止明了,她簡直是大徹大悟,尤其在她發現了自己愛上他之後,尤其在她見過了他的父母,與他們深談過之後。

    「我愛你,可森……」淚一串地滾落下來,她生平的第一句我愛你,要給她最有感覺的人。

    「這句話應該我對你說。」他心疼地抹去她晶瑩的淚。

    她搖頭。

    「讓我說。當我知道我和你在天空交錯的時候,我就想大聲的這麼對你說,我才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從我第一次進來感受,我就知道這里有我要的感覺,是你讓我明白了我要的感覺是什麼,原來我只需要安定,我不會有流浪的念頭的那種安定。我從來沒有認真去思考為什麼你在我身邊會讓我如此心安?為什麼我累、倦了、煩了,只想來到你身邊。

    「那是一種真實的、踏實的感覺,不會讓我摸不著邊,不會讓我質疑一分感情會不會隨時變遷。原來我對愛情的散漫是因為這樣,我沒有安全感,我沒有真實的感覺。你一再付出、一再包容,可我一再逃避、一再鑽牛角尖。到底有什麼意義?」

    她說了一串,全是掏自肺腑的真言。她不再流淚,眼中全是坦率的真情。

    「我以為愛情就是轟轟烈烈,我以為愛情就是充滿驚濤駭浪。你失蹤的這幾天,我每天晚上反復聆听那次在海邊的錄音帶,浪潮那麼洶涌,你的聲音那麼平靜,于是我才想通,一直以來,我都在大海里浮沉,忘了看見海浪外的岩石,不論浪花怎麼撲打,它始終站在那,不吭聲,不反駁。退潮的時候,才會注意到岩岸原來如此壯麗……」

    她捧住他的臉,激動的叫道︰「我要說的是,我不管什麼感覺了,我找的夠久了,就像你的,我浪費太多時間了,就是你了,你是我全部的感覺了。」

    她吻住他,像她如燦爛的太陽放肆地留人他生命里一般,他的吻毫不保留地釋放她的熱力,她吻用他的心都要被焚燼。

    「你說了那麼多,我沒有開口的機會……」

    他笑了,一如溫柔的微風,吹進了她渾渾噩噩的生命里一般,喚醒了她的意識。她從未像此刻如此清醒,從未像此刻深切而真實的感受到愛情的甜蜜。

    「你本來就不需要開口,什麼也逃不過你的眼楮。」

    「但至少讓我也說一次。」他又吻她;很深很濃的一吻。「我愛你……」

    她听過無數個男人對她說過這句話,卻不曾體會這種真切愛與愛人的幸福,好幸福……

    「我要喝你親手煮的咖啡……」她的眼眶濕潤,盛滿笑意,那絕對是幸福的淚水,她此刻真的想嘗一杯幸福的味道。

    「今天不要喝黑咖啡。」他笑道。

    「幸福的咖啡是什麼?」

    他牽著她的手走進吧台,拿出咖啡豆。

    「幸福的咖啡。要加上牛奶,一點甜酒,放入榛果的香料。打上滿滿的泡泡,撒上甜甜的巧克力米……」他邊說邊做。

    嘉芯站在一旁,微微笑著,她已經嗅到屬于他倆的芬芳。

    捧著溫熱的咖啡,她嘗了一日,濃醇的香料溫暖了整個心房,她笑了。捧著杯子遞到他嘴邊。

    「幸福的味道,你也要來一口。」

    他笑了,雙手捧著她的手喝了。

    嘉芯笑得好快樂。

    「我餓了……」

    「廚房沒有東西了。」他有些歉意。

    「沒關系。」她深深看他。

    可森在她眼中看見絕色的美麗,那絕對是一種挑逗。

    「我們到便利商店買泡面,到我家吃。」

    「你在引誘我。」他笑道。

    「沒錯,我是在引誘你。」她就是這麼坦白,應該說,她對他不再有隱藏。

    「到我家去吧!」

    嘉芯笑了,她的美總有一分野。

    「我以為你會害羞。」

    可森柔柔一笑。

    「你還沒去過我家……」這是他的理由。他的窩、他的私人世界,和她一樣,只有彼此能參與。

    「我去過,門口。」

    「里面很美。」

    「我相信……」

    「跟感受很像。」

    「我相信……」

    他又吻住了她。他也相信,感覺對了,愛是真的。

    ******

    趴在木制地板看出去,是優雅的庭院;成排的萬年青,造型奇特的石頭,還有太郎的狗屋。

    「我喜歡這里。」嘉芯笑道。第一次學日本人睡覺,睡在地板上鋪好的棉被上,感覺很不一樣。

    可森和她一樣趴著,一整晚都看著她。

    天快亮了,嘉芯睡了一陣子,依然精力充沛。

    「我作了好夢呢。」她笑得更甜了,別過臉看他。「你都沒睡?」

    他笑了.笑得讓她一陣臉紅。

    「你的笑容很詭異。」

    他還是笑,俯向前親吻她的前額。

    他起身去拿了一件他的大襯衫罩在她身上。他的手心此時多了一樣東西,一個藍色的平安符。

    嘉芯呆望著他。

    「小嫻的是紫色的,你的是藍色的。」他把平安符放在她手心,合住她的手,深深一吻。

    嘉芯笑了起來。

    「崇和寺的平安符……」

    他微怔。而她笑里藏著小小的得意。

    「伯父伯母也帶我去了。」她從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個一模一樣的白色平安符,攤開他的大手擺在他手心。「你的是白色的……」

    他很感動,非常感動。他知道她就是這麼一個細膩聰慧的女孩。其實所有的感受,只要是來自真心,就是幸福了。

    「太郎也有喔!」她拿出另一個黃色小平安符。

    「可以掛在它的狗屋上。」可森笑道。

    嘉芯開心的直點頭。她忘了她有多久不曾如此發自內心的笑了,此刻待在他身邊,她傻傻的只想笑而已。

    「謝謝你,可森。」

    她由衷的說,卻讓他俊臉一紅。

    「別這麼說……」

    「別阻止我想說任何話。」她的口吻中有嬌嗔的霸氣。伸出手環繞在他脖子上,她的星眸閃爍,語氣十分認真。「可森,我們重建感受。」

    他微怔,她眼中有不容妥協的傲氣。

    「你沒听錯,是我們!我要把窗口的版稅全投資到感受,你不要覺得是我要賠你。這本書能完成的最大功臣是你,若不是你拒絕,我早把你的名字放到作者上了。你為我開了窗口,而我,要生活在你的感受。

    他看著她好久,才緩緩地微笑,額頭輕輕地與她相踫。她的聲音無論何時听起來都那樣醉人。

    「我的感受,不也是你的感受?」

    「我們的感受……我們的家……」

    其實,不管她有沒有提出這個想法,在他心中,她早已是感受的女主人了。

    ******

    靶受咖啡店要重新開張了。除了可森和嘉芯外,最興奮的莫過于小嫻和倩倩。

    還有一票以為從此失業的工讀生了。

    在感受打工最久的小茹感動得直抱著嘉芯不放。她的眼眶含滿了激動的眼淚。

    「嘉芯姐,從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嘉芯大笑。

    「感受會燒掉嗎?」

    「不是的。」小茹忙搖頭.低聲在她耳畔說︰「是你一定會成為我們的店長夫人。」

    嘉芯臉一紅,眼光投向屋外正與工頭討論重建工程的可森。

    「這麼說,我也是用眼楮來感受的。」

    「才不是呢!」小茹握緊了她的手。「自從你來了,店長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哦?」她又笑了。

    「感受是店長的生命……」小茹的手輕撫過吧台,等一下整個吧台都要拆掉了,她的心情是不舍又歡喜。新的感受,一定有不同的面貌,但永不變的,是感受里那分深濃的溫馨。「但我在這工作這麼久了,卻感覺到如果感受等于店長的生命,那他一定生了重病,要不就是嚴重的雙重人格。」

    「怎說?」她淡淡微笑。她也有同感,所以心疼,只是她想听听外人眼中的可森到底是怎麼看待這里。

    「嗯,就像……一個很漂亮的人卻是個植物人那樣,有生命,但沒感覺。店長費心盡力的把感受做起來,生意雖好,可是……客人還是用眼楮來這里。我常覺得店長做的很累。」

    難怪他說,燒掉感受,不是他的感受,那是一個虛幻的外表,她現在明白了。

    「小茹,我決定了。」

    小茹呆望著笑得可人的她。

    「升你當領班!」

    小茹一楞,受寵若驚地叫道︰「啊?我……可是,我還有半年才畢業,我還做不到一年,我……」

    「小茹。」嘉芯笑著打斷她的。「你知道的,在感受做事,不必受拘束。」

    小茹怔怔地看著她,隨即笑了。她知道以後的感受會很不一樣。

    嘉芯拍拍她的手,直接走出屋外。可森與工頭握完手,別過身,一見她就笑了。

    「談成了?」

    「談成了。」可森笑道.把平面圖攤給她看,他花了兩個晚上畫出來的設計稿。「明天就動工,今天我們自己人先整理。我每天會來監工,我習慣自己做。」

    「我也要來。」

    他一笑,牽著她的手在庭院的石墩坐下來。嘉芯看著他的圖啟口。

    「好像有點不一樣。」

    「大致上和原來的感受差不多。庭院的地方想弄的再簡單點.還有這邊,我想用個書架。」

    「巴不得讓所有人知道這里的大老板是名作家啊!」嘉芯笑得調皮。

    「我沒說要擺你的書。」他竟也調侃起她來了。

    嘉芯一瞪眼,立刻他偷了一個吻,讓她怎麼也發不出脾氣來,只能笑出口。

    「對了,舞台呢?舞台不見了?」嘉芯在圖上發現。

    他淡淡一笑。

    「不表演了。」

    「為什麼?」

    可森存心考她似的,他只是笑笑不回答。她楞了一下,隨即明白。

    「說的也是……」

    「我什麼都沒說啊!」可森笑道。

    嘉芯睨他一眼。

    「如果要靠你的美色才能招攬那些慕名而來的客人上門,那感受燒了就算了,重新開張干嘛!」

    可森噗哧一笑,她話里的酸味真教他甜入了心里。

    「我只是想認真做好感受,讓進來的人可以用心體會到這里的每樣東西。」

    「難!」嘉芯卻潑他冷水。

    「難?」

    「是啊!有你坐鎮,女人來感受是來享受的,現在又多了我,這下男女通吃,生意興隆,保證比以前賺錢。」

    嘉芯的話真把他逗笑了。他挽住她的肩笑道。「那怎麼辦?」

    「不怎麼辦,敢搭訕的人多收他兩成服務費。」

    瞧她那股狠勁,可森寵溺的攬緊了她。

    「你敢這麼做的話,那絕對賺錢。」

    「我當然敢,無奸不成商。」她爽朗的大笑。

    他就是知道她什麼都敢,他的感受才有了蓬勃的生命。

    嘉芯收回笑容,微微一楞,她拍拍可森的手示意他稍候,便起身走到庭院外。盯著坐在機車上發呆的小嫻看。

    「小嫻?」

    沒反應。

    「小嫻。」她大喊了聲。

    小嫻嚇了一跳,睜大了眼看著一臉狐疑的她。

    「嘉……嘉芯?」

    小嫻的反常可不是這兩天的事,嘉芯愈看她愈怪,她一手圈住了她,話帶恐嚇。

    「小嫻,從實招來,你有什麼心事?」

    「我……我、我,沒……沒有啊!」她心虛的回應。

    「還沒有,你一說謊就口吃。」嘉芯最了解她了。

    「真的沒嘛!」她整張臉都紅了。

    嘉芯像是存心戲弄她似的。

    「沒有喔!看你臉紅心跳的,莫非……」

    「沒有莫非。」小嫻急道。「倩倩來了,我們……對,不是要拆壁紙嗎?我進去了。」

    她一溜煙地跑進去,卻迎頭撞上剛走來的可森。可森扶住了她,見她滿臉通紅,他有些迷糊。

    「小嫻?」

    「我一沒事,我去幫忙了。」她又跑掉了。

    可森納悶坡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一轉過頭,發現嘉芯的表情和他一樣迷惑。她肯定也不明就里。倒是剛買來一大袋飲料的倩倩,跳下摩托車後就笑得一臉鬼靈精怪。

    「倩倩,你知道小嫻有什麼事?」嘉芯拉住了她。

    倩倩眨了眨眼,故做天真。

    「我不知道,你們很清楚小嫻姐的個性嘛!她是那種明明藏不住心事,偏偏什麼都想藏,自以為藏得很成功,其實別人一目了然的人啊!」

    「倩倩。」嘉芯一皺眉,她不是不知道小嫻的悶騷脾氣,這幾天她幾乎都跟可森在一起,小嫻的異樣她不是沒發現,只是就如倩倩所的,小嫻自己不招,別人怎麼問都沒用。

    小嫻的脾氣好,心無城府,通常只要猜中了她的心事,她就會不打自招,這次會這麼別扭,肯定很棘手。

    「倩倩,你就說吧!」可森開口了。

    可森一開口,她就不敢賣關子了,倩倩聳了聳肩。

    「我是真的不知道嘛,問她她不說呀。但是我猜啊,八九不離十,小嫻姐是想戀愛嘍!」

    可森和嘉芯一楞,互望了一眼。只見人小鬼大的倩倩搖著腦袋一邊走進去一邊嘆道。

    「唉!人家說異國戀本來就不被看好,距離那麼遠,想約會還得搭飛機。那倒算了,語言又不通說個我愛你還得比手劃腳的,多累人啊!難怪有人要為消所困,為情傷了……」

    「異國戀?」可森不解地看著嘉芯。「她在說我們?」

    嘉芯白了他一眼。

    「你哪算?我們既沒有距離問題,又沒有語言隔閡。」

    可森笑了。

    「我知道啊!」

    「裝傻。」嘉芯正氣凜然地啟口。「小嫻肯定遇上麻煩了!不行,我一定要找她說清楚!」

    語畢,她立刻沖進感受里。

    可森笑著搖搖頭。他這幾個寶貝妹妹,一個比一個可愛。正當他準備轉身人內時,一輛計程車在他面前停了下來。

    他頓下腳步,望著匆忙拎著大包小更行李下車的一名高壯男子。一楞,他立刻驚喜的喊出。

    「阿泰?’

    是的,下車的黝黑男子正是山島泰。他丟下行李,一見到可森,立刻化解了他所有緊張,上前給他一個扎實的擁抱。

    「悟森,我終于找到你了,剛才司機載我繞了好幾圈都找不到這里,原來……」他一楞,瞪大了眼叫道︰「這……燒掉了!」

    可森笑笑沒說什麼。見他行李都提來了,問道︰「你怎麼來這的?」

    「我今天上的飛機要回去了,我爸交代的事都辦好了。這次來一直想來找你,可是我忘了你的地址,早上還特別打電話回去問你爸爸的。」

    靶受里面——

    小嫻被她們追問的滿屋跑,她又羞又急,欲哭無淚地求饒。

    「哎喲!你們不要再逼我了啦!」

    「誰逼你啊!我只是想知道那個男人是誰而已!」嘉芯窮追不舍的問。

    倩倩坐在吧台上吸著可樂,晃著腦,樂得看好戲。

    此刻走來兩個人影,立刻讓她眼楮一亮,指向門口大喊了一聲。

    「就是他!」

    現場突然一片寂靜,小嫻簡直快撐破了眼皮似的瞪大了眼,望著突如其來的山島泰,阿泰的表情和她一模一樣,隨即兩人同時滿臉一路紅到耳根,同時互相一鞠躬,又同時楞住,再同時臉紅……

    這同時,倩倩已經笑到不行了,差點要從吧台上掉下來了。

    原來,可森和阿泰是同學兼死黨。阿泰家和可森家也是好友兼合作廠商,阿泰家專門提供給可森母親店里最新鮮的漁貨,這次阿泰來台灣和廠商接洽進口業務,便順道來找可森了。

    「原來如此。」嘉芯點點頭。忽地光一閃,她一拍掌,興奮的說︰「可森,感受也可以跟阿泰合作,我們從他那這邊口最新鮮的漁貨,做最純正的日本料理!」

    她絕對會是個稱職的女主人!可森將她的意思轉達給阿泰。阿泰毫不考慮的答應,還頗驕傲的說。

    「雖然是自己兄弟的生意,可是是我個人第一件業務呢!我爸要把事業交給我,但你知道他還是不放心,所以一切還是他處理,要我來台灣,只是做最後的工作,順便讓我見世面而已。」

    可森一笑,拍拍他寬厚的肩。

    「喜歡台灣嗎?」

    阿泰看了始終紅著臉不敢開口說話的小嫻,傻傻地回道。

    「喜歡!」

    真相大白!嘉芯朝可森眨了眨眼。她清了清喉嚨,刻意說。

    「阿泰晚上就要回日本了喔!

    「啊?」小嫻一楞。

    嘉芯貼近她的臉,笑著使壞。

    「小嫻,听說你同事的哥哥是開旅行社的,叫他馬上開一張機票送你出去吧!」

    「嘉芯!」小嫻紅著臉捶她一記。我這麼幫你,你還要取笑我。」

    嘉芯一臉無辜。

    「我可是知恩圖報的人!好姐妹一句話,你去日本我請!」

    「拜托。」小嫻一翻白眼。「我半句日文都不會。」

    「啥!」嘉芯得意極了。「招了吧!」

    小嫻一楞,立刻羞紅了臉。

    「嘉芯,你好詐……」

    阿泰一頭露水的看著她們,不過小嫻臉紅的樣子真的是很可愛哦!

    「日本話最簡單了,我教你。」倩倩拍胸脯說。還對阿泰眨了眨眼。「小嫻姐要為你學日文哦!」

    阿泰一拐,心花怒放,立刻點頭。

    「我也要學中文!」意志緊定的轉身對可森說︰「教我!」

    「何必呢!」可森指指小嫻。「叫她教你中文,你教她日文啊!」

    小嫻已經快腦充血了。

    「喂!你們今天是怎麼了?聯合起來戲弄我!」

    「不是戲弄,是祝福!’嘉芯抱了抱她,膩在她耳邊說︰「听說紫色的平安符代表了浪漫的愛情哦!」

    小嫻一楞,她還是笑了。嘉芯,你真是令人又愛又恨的好朋友。

    「時間還早,我請大家吃火鍋!」

    可森的提議,讓人一陣歡呼。歡呼的不只是感受又成了一對又一對愛侶,而是每一次的相聚,都讓彼此更融合了。

    ******

    半個月後,感受咖啡店重新開張了。大門外擺滿了祝賀的花籃,還有遠自日本的祝福也在其中。

    阿泰在開幕前兩天又飛來台灣,他真的很認真在學中文了,小嫻也是,雖然兩人都只學了注音和五十音,但眼神的交會、心靈的溝通,反而讓他們更珍惜、更努力的學習。

    嘉芯看見愛情的力量改變了一向不夠勇敢的小嫻,她既覺得不可思議,又覺得萬般感動。愛情的力過就是這麼可怕,所以她棄械投降,所以她不再流離失所,從今以後,感受就是她的家了。

    今夜是星光燦爛,月色皓潔,感受咖啡那盞燈,他們怎麼也舍不得關。

    嘉芯靠在可森胸前,站在庭院里,仰頭望著明亮的招牌燈,煥然一新的感受,比以前更美麗。

    「讓它亮一整夜吧!明天就開幕了。」嘉芯說。

    可森雙手環抱在她胸前,和她一起仰望那燈光,映亮彼此的生命。

    「它會一直亮著,永遠都不會熄滅。」

    她笑了起來。

    「不怕電線走火,電費驚人嗎?」

    「當你把感受的燈點亮時,在我心里它永遠都不會滅了。」

    嘉芯轉過身仰頭看他,她眼中盛滿深情。

    「可森,你知道我體會到一個多麼可貴的意義嗎?」

    他笑著望她。

    「不管窗口多賣,多暢銷;不管感受多賺錢,再也沒有什麼比得上跟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分享的感覺了。」

    這個意義,的確可貴!

    「你看多不可思議?小嫻死都沒想過她會跟一個漁夫在一起呢!而我,更沒想過自己會有想安定下來的一天,哪都不想去,什麼也不多想,只想跟你在一起。」

    這個體會,讓他感動。

    「原來,平凡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你認為你現在很平凡了?」

    「是。」她眼眸明亮地望著他,「至少我不再迷失,不再迷惑自己要的是什麼,也不再感到寂寞。」

    他吻了一下她的額頭,柔聲笑道︰

    「平凡也是一種不平凡呢!」

    「可森!」她雙手環繞在他的脖子,笑得迷人。「帶著你的薩克斯風,我們去釣魚!」

    他笑了起來。

    「明天要開幕了。」

    「那是明天的事。」她就是這般隨心所欲。

    「要是起不來?」

    她的表情是無所謂。

    「兩個老板精神不濟。」

    她換了個「那又如何」的臉。

    「感受呢,就是隨著感覺走嘍!」他笑了起來。

    明天才開幕,今晚,就讓我們隨興到底。」她挽著他的手,踮起腳尖吻了他一下。她的美總帶著一分野,連她的吻都有摧殘的霸氣。

    「不再吹落單的燕子了。」他寵溺地抱緊了她。

    「那是寂寞的人吹給寂寞的人听的。」

    「那麼,有沒有听過‘大海的藍色之戀’?」

    「維也納音樂家丹羅世比四世。」

    她就是這麼聰明,他的心她狠狠抓住。

    「那麼,我有沒有問過你……為什麼愛我?」他貼著她的耳畔說。

    嘉芯笑的如星燦爛。

    「笨問題!」

    「是很笨。」他靦腆地笑了。「但有個笨蛋就是想听。」

    她眼中那抹野性的嬌媚,任誰也抗拒不了,而她,就是這麼殘忍地擄獲了他。在回答這笨問題的同時,她的唇也主動吻住了他……

    「因為……感覺對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感覺對了就愛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昕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