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影蘭心 番外篇
作者︰昕語
    番外篇之遇見

    御劍從沒想過他這一生中會有這樣的遇見。

    江湖瞬息萬變,十二年前一場戰役,武林得以平靜多年,當年謂為傳奇的天下第一刀劍,也隨著那場驚天撼地之戰隱沒而去。

    刀劍依然是傳奇,流傳在這紛紛擾擾的武林世界。江山代有才人出,新的世代,新的高手,人人一探這江湖詭譎世變。

    有位青年,一出江湖就打響了名號,他身著衣不染塵的飄飄白衣,佩帶優雅貴氣的蘭心劍,他蒼郁的氣質,一身幽靜的蘭香。在他心里,有恩有恨,一直交纏郁結在他眉宇之間。

    昔日青澀忠心的劍僮,已成今日人人畏之的劍尊,沒人知道他來自何方,師出何門?但人人皆知,他一出手,當今武林,無人能敵。

    他的恩師,亦是他的仇人,他花了整整十年的工夫才學成他所有的武功。時候到了,他的師父對他說︰「你已經超越我了,現在你要殺我,輕而易舉!」

    他不能這麼做。十年來,他學武功,也學著像師父一樣的寬容氣度,但,畢竟他太年輕,他對已逝的主人太忠誠,所以十年來他獨自一人住在當年的蘭心居,照顧主人當初種值的蘭花,一步也不曾離開。

    當師父告訴他,他已凌越他時,他毅然而然決定——

    「我要行走江湖,既然你已退隱,就無須再渡紅塵。」

    他的師父笑了,仍是十年如一日的清俊優逸,他向來就如傳奇般的存在著。

    「有些人,天生適合走江湖路。如今你集蘭心劍與多情劍之大成,天命如此,你對武林有責任。」

    「我不會讓您……更不會讓公子失望。」

    「很好!」

    「容弟子向您拜別!」他屈膝跪下,那是十年來的第一次,他喚了他一聲師父,向他磕了三個響頭。

    從此他離開蘭心園,離開了他侍奉半生之地,走自己的路。

    兩年的時間,他濟弱扶傾,鏟奸除惡,一時間名嗓天下,不僅是他的神秘來歷,他讓消失多年的多情劍式重現江湖更令人驚愕不已。

    多情劍招蘭心劍,人人猜測他是否就是忘塵本人,但多數人認為,他已在忘塵之上,尤其是與他交手過的人。而後人人皆知,這名後起之秀將成為新生代的劍中之王。

    他的名氣愈大,挑戰者愈多,急欲拉攏者更多,他依然獨來獨往,我行我素。他並不想稱王,也無心掌權,他純粹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他要將主人的情、師父的義,一直流傳下去……

    這兒天,他發現自己被人跟蹤,就在他鏟平了一干為非作歹的山賊之後。他被跟蹤絕對不是第一次,他敏銳地察覺對方並無殺意,腳步輕盈,輕功絕頂,他至今還未看過輕功如此之好的高手。

    于是他不為所動,對方並未對他的行蹤造成任何威脅,若要跟,就讓他跟吧!若要挑釁,他也絕對奉陪。

    落日傍晚,他來到一處偏僻的小農村。時至暮落,照理說這樣的窮鄉僻壤應該是進食休憩之刻,怎麼幾戶人家會聚集在農地里議論紛紛。

    他走了過去,抓了一名農夫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少俠,你自己看呀!」老人家和大家一樣又驚又喜的。

    御劍看向人群中央,居然是一只凶猛的大黑熊,被村民五花大綁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這只熊啊!侵襲農作物、傷了我們好多人。去年還有小孩被它吃了,沒想到被一位神童不知用什麼方法擺平。剛發現它倒在這里的時候,嘴里還塞滿一堆不知名的藥草。」

    「我們幾人把它綁起來,怕它醒了凶性大發。」

    「我看殺了它分給大家煮了吃吧!大伙都教這只熊給害慘了。」

    「好主意!」

    「要好好謝謝神童啊!咦?人怎麼又不見了?」

    眾人七嘴八舌,手持木棍又恨又怕地說。

    御劍輕蹙眉宇,撥開人群,一走到熊身前就愣住了。大熊的嘴里不只被塞滿藥草,令他大為一震的是,它嘴邊競咬著一朵嬌嫩的蘭花……

    御劍立刻抓了人又問︰「那位神童在哪?」

    「剛才還看見的啊?」眾人又聒噪起來。

    「我剛看到她往溪邊跑了。」

    「少俠,相逢就是有緣,看你一身正氣應該不是壞人吧!要不要留下來和大家一同享受熊肉大餐啊?」

    「是啊!是啊!」幾名農婦心花怒放地直盯著他還處在愕愕中的俊臉看。

    「去把神童找回來吧!大伙可要好好謝謝她。」

    「是啊!那神童一定不是普通孩子,又聰明又勇敢。長得真是好呢!」

    「長眼楮沒見過那麼漂亮的孩子。」

    他無暇听眾人的喋喋不休,反身朝溪邊奔走,留下大伙一陣迷惑。

    溪邊並沒有任何人影,但是,當他的腳步來到岸邊時,他似乎听見悉卒的聲響瞬間不見。那感覺很熟悉,像極了跟蹤他的輕盈腳步。

    他蹙眉環視景致幽靜的四周,沉聲啟口︰「神童既然為民除害,為何避不現身?」

    岸邊漫布的蘆葦似有竄動,御劍躍身而至,依然不見人影。沙沙聲響來自一旁濃密樹林,他抬頭望去,只聞一串銀鈴似的嫩稚笑聲。

    他很快的奔入樹林,對方身形之快,確實是這些天跟蹤他的輕功高手。

    「為何在熊身上擺蘭花?」御劍邊追邊問。

    對方似乎覺得很有趣,他終于听見不知來自何方的聲音。

    「你喜歡?送你一朵。」

    御劍一愣,頓下腳步,那麼稚嫩甜美的聲音……能夠制伏一頭凶猛的大熊,能擁有絕頂輕功的高手,居然是個女孩?!

    他一回頭,從樹梢上飄然落下一朵粉紅蘭花,輕盈地落在他攤開的手心里。

    蘭花,一踫就觸動了他的心弦。

    在他發愣之際,清脆甜膩的笑聲又竄人他耳里。

    「你到底是誰?」

    「呵呵……來追我啊!」。

    笑聲輕蕩,樹影搖曳,小神童像個頑皮的孩子,存心惹得他心浮氣動。

    那仿佛是刻意安排的遇見,要不她怎知他對蘭花有一份特殊的情感,他非追根究底不可!

    ++++++++++++++++++++++++++++++++++++++++++++++++

    「救……救命啊!」

    「閉嘴!當心大爺我一刀砍了你!」滿臉橫肉的粗漢子對著一雙如驚弓鳥的母女咆哮。

    另一個小嘍羅架住了哭泣哀號的老婦,搶走她身上的錢財,讓壯漢子將另一位年輕少女壓在地上逞其獸欲。

    「別怕別叫,大爺我會溫柔點的。」粗漢子露出yin穢的笑容,一雙手開始不安分起來。

    母女倆無助的哭喊,就在此時,一顆小石子飛了過來,正中大漢背脊一穴,當場教他半邊身子麻痹不得動彈。

    小嘍羅嚇得放開老婦,揮著匕首朝著樹林先聲奪人壯膽地叫道︰「什……什麼人這麼大膽?」

    「再大膽也沒你們兩只狗大膽,光天化日之下搶劫良家婦女!」

    甜膩的聲音甫落,小嘍羅只感覺一陣風旋來,他還來不及看見那道疾速的人影,身上就被點了穴,倏地軟倒于地昏死過去。

    壯漢看了直發抖,冷汗如雨落。

    「大……大俠饒命啊!」

    咻地一閃,他嚇得瞪大了眼,當場一呆,低下頭驚見這名突如其來現身在他面前的……小女孩?

    「看清楚,是俠女不是大俠。」

    小女孩年紀雖小,卻是沉魚落雁之貌,大眼楮一轉就像要勾了人家半條魂去一般。就算這小美人再標致也不過是個孩子,他怎能喪了面子!

    只剩半邊身能動的大漢舉起刀來恐嚇。

    「乳臭未干的小娃兒,看我不……」牛目一瞠,他張大的嘴被塞進一把藥草,沁涼刺鼻的氣味立刻灌入腦門,當場讓他頭昏目眩,眼冒金星。

    女孩柔指一點,粗漢子應聲下跪,白眼一翻昏了過去。小女孩開心地拍手跳躍。

    受驚不已的母女倆爬了過來跪下磕頭,泣謝救命之恩。小女孩一副小大人樣。

    「別謝我,我只是整整他們,有沒有麻繩呀?」

    老婦立刻從包袱里掏出一條繩子給她,三人聯手把兩名惡徒綁了起來,女孩直接扒光他們的衣服,讓母女兩人羞羞掩住了臉。

    「送你們的小禮物。」女孩笑得天真爛漫,將兩朵美麗綻放的蘭花擺在昏死在地上一絲不掛的兩人雙腿中間。

    她的笑聲就像一串可愛的銀鈴,听過就會愛上那嬌嫩的嗓音。

    听聞腳步聲近了,女孩又笑了。

    「我先走啦!」轉眼人又不見了。

    母女倆一驚,早已不見她的人影,老婦拉著小女又跪了下去,雙手虔誠合掌。

    「是小菩薩啊!老天保佑……」

    腳步聲來到她們身後,又是一陣錯愕。又是蘭花……

    母女倆別過頭,看見來者是一名正氣凜然,清俊冷肅的白衣青年。

    「這蘭花是誰放的?」他劈頭就問。

    「是救我們母女倆一命的小菩薩啊!」老婦感激不盡地泣道。

    是她?她到底是何方神聖?小神童?小菩薩?憑她一人之力居然可以制伏一只熊、兩名惡霸?!他蹙眉低頭一望,這蘭花擺的位置也太不堪入目了,她到底真是絕世高人還是整人當有趣?

    「少俠,您認識小菩薩?請代我們母女倆謝謝她……」

    老婦又要磕頭,御劍趕緊將她們扶起,叮嚀一句︰「這一帶土匪甚多,請保重!」語畢他立刻急步而去。

    這是他們第二次遇見,他相信不是偶然。前幾天她跟蹤他,後幾天她讓他追隨她,他非找到她不可了。

    ++++++++++++++++++++++++++++++++++++++++++++++++++++++

    一入夜就人聲鼎沸的青樓怡春院,老鴇招呼著客人,鶯鶯燕燕來回穿梭、好不熱鬧。

    人小鬼大的小少女根本搞不清楚這里是什麼地方,她肚子餓了,正好看見人多燈亮的大館子,當然要進來填飽肚子了。

    當她好奇雀躍地一腳踏入怡春院時,原本吵鬧的聲響忽然靜止,一片鴉雀無聲,人人驚愕地望著這名美麗的少女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小少女狐疑地巡望一下四周,秀眉輕蹙了一下。眾人瞬間又恢復了熱鬧。

    「沒人招待呀?虧這間館子這麼氣派。」

    少女噘了噘嘴,立刻有店小二前來擦桌子哈腰。

    「小客倌,您會不會是來錯地方啦?」。

    「這兒不是餐館嗎?」小美人兒眉眼一挑,煞是好看。

    小二哥一怔,笑道︰「是呀!是呀!你來點什麼?」

    「我要一份核桃糕,一份豆卷銀絲,一份龍鳳拼盤,一份春筍拌魚,再來一盅竹笙悶菇湯。」她一口氣點了一串,又教旁桌眾人錯愕,小二哥都來不及寫了。

    「你點的會不會太多了?吃的完嗎?」其實他想問的是,你有帶那麼多錢嗎?這里可是「高級館子」呢!

    少女美眸一轉,天真地回道︰「還沒完呢!我還要一個甜酥,再加一壺好酒!」

    小孩子喝酒?不好吧!店小二皺緊了眉。

    她可是從小跟著爹爹喝酒長大的,喝幾桶都不成問題。她托著腮,伶俐地盯著小二哥看。「我點完了。」

    「啊?是,馬上來。」小二哥趕緊回神哈腰離去。他跑到一旁,對站在櫃前觀望的老鴇說了幾句,老鴇手絹一揮,他恭敬而退。

    大餐來了,她開心地大吃大喝起來,也沒去注意旁人是用何等驚奇的眼光注視著她,尤其是老鴇那雙銳利的眸子。

    終于,等她酒足飯飽了,她滿意地拍了拍肚皮,這一拍讓她暗吃一驚。慘了,她忘了她已經沒錢了。

    這該如何是好?!大眼楮轉個不停。她的甜酥還沒來,酒也還有半壺,她得好好想想該怎麼脫身?!

    「小姐,您的甜酥。」小二哥送來她最後一道甜點。

    少女仰起一張美不勝收的無邪笑臉。「謝謝哥哥,我吃的太飽了,你幫我打包好不好?我先去方便一下哦!」

    小二哥冷笑了聲,收回盤子笑道︰「好呀!等一下你直接到櫃台那拿吧!」他一轉身,朝老鴇使了個眼色。

    還拿呢!不先開溜怎行,她若真要跑,可沒人追的上她!

    想趁人多溜到大門前時,一陣濃郁庸俗的香氣薰得她差點昏眩。堆著滿臉媚笑、揮著大紅手絹硬是擋在門口的老鴇,直接將她逮個正著。

    「小姑娘,茅廁在後院不在正門哪!」

    「啊?是嗎?我大概吃太飽搞不清楚方向了。」小少女漾著笑,一反身就吐舌扮鬼臉。

    才要跨步,老鴇伸手一抓,從她的後衣領給扯回她身旁來。少女才想尖叫,就看見身旁圍了幾名彪形大漢虎視眈眈,她立刻又換上天真無辜的表情。

    「大娘呀!你抓疼我了!」

    老鴇松開了手,還故作姿態地往她粉嫩嫩的小臉一抹,掩嘴笑了起來。

    「哎喲!弄疼你我可舍不得呢!瞧你這小臉長得真好啊!」

    「多謝大娘夸獎,我哥哥在門外等我呢!我再不去跟他會合他會生氣的。」

    好無邪的眼神啊!看了就教人心疼。

    老鴇怎可能放過這棵搖錢樹,瞧她不過十來歲就出落的這般標致,一進門就吸引全數人的目光,她不把她留下栽培成怡春院第一紅牌怎行?

    「你要去找你哥哥?行呀!先付飯錢,總共是一百一十兩。」

    搶錢呀!小少女張著水靈靈的大眼楮,可愛地嘟高了嘴。

    「哪有那麼貴?!」

    「哎呀!您忘了您點了一壺上等的好酒,光那壺陳年美酒就要八十兩了呢!」

    都是爹爹啦!從小就讓她品酒,劣等的酒給她她還不喝呢!

    「一百一十兩,沒問題,我跟我哥哥要去!」語畢,她一溜煙從眾人腋下鑽了出去。

    老鴇一驚,大聲叫喊起來。

    「來人啊!桂讓她跑了。」

    想追我?沒那麼容易!她笑著朝他們扮鬼臉,一反身準備縱身一躍之時,一條人影瞬間跟著她一躍身。她尖聲一叫,那人在半空中直接環住她的腰身,把她強拉下地面。

    驚魂未甫,追債者又紛紛圍來。少女眼珠子一轉,直接就撲進對方懷里哭叫︰「哥哥,你看他們好凶啊!我又沒有說不付帳,他們硬是要抓我,我怕死了。」

    眾人一愣,還真有個哥哥?一時大伙不知如何是好。見那人身配長劍,氣宇非凡,想必是武林中人,眾人也不敢招惹。此時老鴇氣喘吁吁的趕來,見狀亦是一愣。

    終于讓他逮到她了吧!這樣的腳步,這樣的輕功,他不會認錯的。他垂頭一望,少女正好抬起頭,朝他眨了一下眼楮。

    這一眼,簡直震天撼地,簡直驚心動魄,簡直摧魂滅魄。她只是個小女孩,居然有如此驚世之美!更教他幾乎窒息的是,她輕晃著發簪上的粉紅蘭花,低聲道︰

    「你幫我一次,我送你一朵花。」

    他確定是她了。他還來不及回神,她又是一撲,直接就要撞進他心坎里。

    「哥哥,你快趕走他們呀!」

    老鴇挺向前來,她可不希望這小美人跑了。

    「這位公子,你家妹子在我怡春院白吃白喝,您說該怎麼抵呀?」

    怡春院?他蹙起眉,低頭問了她一句︰

    「你跑去妓院喝酒?」她身上的酒味在她眼中全化成誘人的醉意,她沒醉,別人看了可心猿意馬。

    她紅著小臉,一臉無辜。

    「我怎麼知道那是妓院,那里好香好熱鬧啊!我只是肚子餓,純吃飯而已啊!」

    丙真是個孩子。

    「公子,咱們這可不叫妓院,有吃有喝還供人休息玩樂,可是男人的天堂呢!」老鴇糾正他,還不忘向他推薦。「來過一次保證您不想回家!您第一次光顧,我還可以算便宜給你。」

    「她欠你多少錢?」御劍冷冷地說。

    「一百三十兩!」

    少女一听,跳到她面前雙手叉腰叫道︰

    「剛剛明明只有一百一十兩!」

    「外帶要加成的。」

    她一個人吃掉一桌滿漢全席嗎?御劍沒好氣地將她拉到身後,花錢消災。

    沒想到這公子爺這麼干脆,老鴇倒有些失望起來。

    好不容易一干人掉頭要走了,這不知好歹的小女娃硬是掙開他的手,跑向前擋下老鴇的去路。

    她又想怎麼樣了?御劍才要向前制止她,就听見她一句令人啼笑皆非的話。

    「我外帶的甜酥你沒給我!」

    老鴇一愣,眾人忍不住掩嘴一笑,小二哥這才趕緊送來她的甜酥,她喜孜孜地笑了。

    老鴇搖著頭、晃著手絹,領著眾人回到怡春院。算了,這小丫頭帶在身邊恐怕也是麻煩。可惜,真是可惜啊!

    「你要不要?分你一個?」她把紙袋拿到他面前。

    他搖搖頭。「你是誰?為什麼跟蹤我?」

    她小嘴一隊,模樣逗人又可愛。

    「就算你幫了我,也不能用這麼凶巴巴的語氣對人說話呀!娘說淑女不可以隨便跟人家說名字的。」

    既然如此。「你不要再跟著我了。」他轉身就走。

    哇!他怎麼這麼冷漠啊!她趕緊追了上去。腳步之快,讓他一愣,劍眉又一緊。

    「你的輕功誰教你的?」

    「我爹呀!」她可得意了。

    「你的蘭花哪來的?」

    「你住的地方采的啊!」她一副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樣子。

    他何只大驚小怪,簡直青天霹靂。倏地抓起她的手低吼︰「你是什麼人?」

    「好痛啊!」

    她一叫,惹來過路眾人紛紛注目。他趕緊放開了手,沉聲道︰「說是不說?」

    小美人好可憐好無辜地看著他。「你生什麼氣嘛!你一走就是兩年,蘭花都快死光光了,我好心去幫你照顧的耶!」

    他不相信!蘭心園地處昔日魔門陣內,魔門陣早在十二年前被毀,而後他獨居于蘭心園,只有忘塵知道他住那里,他所有武功都是他到那里教他的。

    難道……

    「你是忘塵什麼人?」

    少女的笑聲可愛的像一串風鈴。

    「你從來就不知道我是誰,我對你的一切卻是一清二楚。」

    御劍不可思議地看著這名美麗過分、聰明過人的小神童、小菩薩、小頑皮,他震驚地脫口而出。

    「你是忘塵的女兒?」

    「你真無禮,我爹可是你師父,怎麼可以直呼他的名字。」

    真的是……他錯愕得思緒頓時錯亂。

    小女孩又一副機靈的模樣,壓低了聲音說︰「爹爹早就退隱了,你把他的名字叫那麼大聲,萬一被以前的仇家听見了,到時仇人還沒來尋仇,我娘先發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娘最不屑江湖人了。」

    她娘……玉女神醫舞沐衣?!難怪她如此幼稚之齡,卻如此機智聰敏,而且美麗無雙!

    「你干嘛一直看著我?」

    小女孩勾人的本事也夠狠,他居然一陣臉熱,天啊!她才幾歲而已!

    「神醫不可能讓你只身在外。」

    「嘻……」她笑的邪。「可是爹爹答應讓我出來的呢!我會點穴,會輕功,想欺負我可不容易!」

    不經世事的小女娃!他拎著她的手徑自往前走。

    「小力點嘛!你要去哪里呀?」

    「送你回沐人堂!」

    「不要!」她甩開他的手。

    御劍皺起眉來。

    「你跟著我做什麼?」

    沒想到她小臉一愁,黛眉一緊,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當場教他心髒一陣麻痹的無力感。太可怕了,她不過是十來歲的小孩子,居然比起玉女神醫之美貌更有摧毀的魅力。

    「兩年前,你告別了爹爹,踏出蘭心園,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決定了……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跟定你了。」小女孩眼中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堅毅。

    御劍簡直不敢相信,她怎可能懂得這般感情?然而她執著的注視,卻不得不教人對她信服。

    「你可以回去看看,蘭心園的花又開了.很漂亮哦!」她瑩亮的星眸注視著他,像有小星星在她燦爛的瞳眸中跳躍。

    實在荒謬,卻不忍潑她冷水。他終于一嘆︰「為什麼這麼做?」

    小女孩的坦蕩熱情寫在臉上,也單刀直入地注入他心扉。

    「因為我喜歡你呀!」

    他一震,心好像被撞了下,有點失措的疼,更是莫名的甜。

    「你不懂!」

    「我懂!」她仰高了縴細的下巴回道。

    「我足足長你十五歲。」

    「那又怎麼樣?你看起來不老!」

    他實在很想笑,但又舍不得笑。

    「你叫什麼名字?」

    她看著他,這次的笑容比陽光更燦爛,比任何人間仙境還美麗。不但美麗,還有一份感動,更有一份激動,甜蜜蜜地綻放在她動人的臉龐上。

    「你終于問我的名字了。」

    他也終于笑了,笑起來如沐春風般讓人心神蕩漾。

    「我的名字和我的劍,都是師父賜給我的。」

    「我的名字也是爹爹取的。」她笑得像一朵嬌貴柔雅的蘭花。

    「我叫忘憂……」

    忘憂……忘憂……見著了她,的確忘憂;遇著了她,也不得不憂——御劍遇見了忘憂,恐怕逃不過糾纏了……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劍影蘭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昕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