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墜獵戶星 番外篇——晨之幻
作者︰昕語
    流浪,是他對自己的生命最佳的詮釋。

    記憶,從他誕生在這個世界時便已開始。

    那是個動蕩不安、悲苦慘絕的時代。他們是以智慧著稱的民族,卻也是個無根的國之子民,各大王國、族群、部落,都可能有他們的族人。

    他們是被尊敬的,卻也是被看輕的。像風一般的銀族,人們需要他們的智慧,卻不需要他們的存在。

    因為一國之首,不能容忍有誰比自己更強。銀族人,似乎已從這世界絕跡了,他的誕生,是先靈傾注所有能力的賜予;他在四處游走,逐步完成他的天命,但,他沒有根……

    冬末春初,是一年的開始。他的足跡首次來到一座不知名的山岳,他佇立在高崖前望著遠方遙遠的山頭,有未盡的白雪;另一邊更遙遠的地方,是新生的綠色叢林,太遠了,遠得讓他看不見那片蒼翠的綠意。

    他收回目光,環視這一帶雄偉的岳嶺,山明水淨之地,充滿靈氣漫霧的神秘境地。這世界仍有許多未知的神秘之地,他以為他走得夠遠、看得夠多,卻仍走不盡遙遠的路途、看不盡世態的美丑。

    但這里,十分地美,美得像一幅不存在人間的畫。

    他下了山,迷路了很久,來到一道涓秀的瀑布,青綠的樹林圍繞,天然的山岳像是保護著這片失落的伊甸花園。

    初春的生氣帶來新生的生命力,滿山遍野的鮮艷花片點綴著眼前的美景更加美好。溫馴的小動物無憂地跳躍穿梭,林蔭間盡是鳥兒快樂的旋律。

    世界上居然還存有這樣的世外桃源?他有些自嘲地笑了,或許應該說,這世界居然還有他不知道的地方吧!

    走進瀑布所形成的一湖清淨的水池前,他跪坐下來,以手盛著清水洗臉,忽地一陣風從他頭頂揚過,接著「撲通」一聲,一只小猴子蕩過他頭上,一頭栽進了水里。

    它吱吱叫了兩聲,就靈活地在水里翻游。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會游泳的猴子呢!坐在岸邊他看著戲水的猴子笑了。小猴子也發現了他,游到他腳邊好奇地看著他。

    「這里是你的地盤嗎?很抱歉,我迷了路才闖進來的。」尹晨對他笑道。

    小猴吱吱叫著回應他。可惜,尹晨听不懂它要表達什麼,小猴子手舞足蹈,忽地潑他一臉的水。尹晨愣了一下,隨即笑道︰

    「你不歡迎我?」

    小猴子看起來很興奮,不像是不歡迎他。尹晨掏出一顆鮮美的水果給他。

    「送你。」就當是見面的賄賂禮吧。

    小猴子很高興地收下了,半身泡在水里快樂地啃著。

    尹晨也淡淡地笑了,好有靈性的小家伙。身後的樹林傳來寒牢聲響,他听見了……人的聲音。

    「皮皮……你在這里嗎?」

    尹晨別過頭。如果說,這處神秘境地的美令他驚奇,那麼此時出現在青綠樹林問的夢幻女子,便足以令他錯愕得恍如置身幻境了。

    尹晨,絕不是容易驚動的人。他永遠是沉著的、溫柔的、微笑的,這世界是美是丑,他總能泰然處之。

    太多人對他的美感到意外,也太多人震駭他如此絕世之貌,他對于自己的容貌,其實……十分無奈。

    但,若尹晨之美足以震天憾地,那麼眼前的女孩那絕塵撼世的容顏,便足以毀天滅地了。

    他不曾見過那樣白淨似雪般的肌膚,也不曾見過那一襲如瀑柔軟長及腰臀的淡金色長發,更不曾見過那雙像天空般純潔清澈的水藍色瞳眸。

    她一身落地的白衣包裹住她縴弱嬌小的身軀,一雙柔若無骨的小手輕扶著身邊的樹木,風揚起發絲紛飛;她眼中的迷惘,讓尹晨久久無法回神。

    「皮皮?」她細細地又喚了聲,似乎根本沒見到尹晨就坐在水邊錯愕地望著她。

    是的,他太驚愕了!這樣近的距離,她居然沒看見他……

    「皮皮……是不是還有別人?」她有些瑟縮起來。

    他看見了,她有一雙比天空還要澄澈的、像玻璃一般透明瑩亮的水眸,但,玻璃是破碎的——她看不見。那樣美麗的一雙眼楮,瓖在那樣美麗的一張小臉上,卻只是點綴她的美麗的一種裝飾,她,看不見。

    若真要有情緒,此刻他心中,絕對是心疼的感覺。

    「誰在哪里?」她怯怯地問。

    小猴子吱吱叫了幾聲,像在回應她的話。

    「喔……是這樣啊……」她居然听得懂小猴子的話。

    小猴子皮皮又叫了幾聲,它似乎相當多話。像林中精靈般的女孩漾起了一抹美不勝收的微笑;那甜美的笑靨,像催眠一樣迷惑了他的視線。

    「你怎麼沒跟人家說謝謝呢?」女孩說。

    他大概明白了,小猴子大概跟她說他給它水果吃的事吧!

    「這里,從來沒有人來過……」女孩這次是對他說的。

    「很抱歉,打擾你的安寧。」尹晨回道。

    他有一副很好听的嗓子,女孩柔柔地笑了。尹晨想起身去牽她,她似乎十分熟悉似的已經來到他身邊,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你住在這里?」尹晨十分好奇。

    她點點頭。

    「在林子後面有一間石屋,我和很多朋友住在那里。」她甜甜地回道。

    很多朋友?

    仿佛可以感覺到他的疑惑,她笑了起來。

    「我的朋友都最可愛的小動物們,我可以跟它們說話,一點也不寂寞。」

    「這里沒有其他人嗎?」

    「有啊。」她別過頭看他。他在她清澈的水眸中看見自己的倒影,但他明白,那只是一片澄澈的明鏡,無法映人她的視線里。

    「你啊!」她柔聲笑道。

    尹晨淡淡地笑了。他幾乎可以看見,在她黑暗的世界里,她的心是一片光明純潔。

    「你叫什麼名字?」

    「琉璃。」

    琉璃,像她美麗的眼楮……

    「你呢?」

    「尹晨。」

    「尹晨。」她又笑了。「尹晨,你是我第一個人類朋友呢!」

    已經是朋友了嗎?她好單純。

    「謝謝你把我當朋友。」他輕聲道。

    「你好像有很多心事?」她看著他說。

    那雙眼楮,就算看不見,也仿佛有透視人心的力量。

    「沒有。」

    「有,我覺得你很累。」

    尹晨笑了。

    「我感覺得出來,你身上的氣……很沉重。」她伸出小手,輕輕地擺在他寬闊平坦的肩上。

    不可思議,尹晨居然微微一顫。她的手好小好軟,卻帶著一股強大的暖流,用他的掌心,注入了一道翻涌如泉的力量,充塞著他的胸口,好暖、好柔、好舒服。

    她看著他笑了,她放在他肩上的小手,踫觸到他柔軟的長發。

    「你的頭發好軟……」她輕輕地,似乎順著他的發絲滑動。「你的頭發是什麼顏色的?」

    「銀色的。」

    「銀色像什麼樣子?」

    尹晨深深望她。她沒有任何顏色的概念,但是她對大自然的一切,一定比常人有更深切的感觸。他柔聲地對她說︰

    「像月亮的顏色,天空很干淨的時候,月牙的光芒就像白淨的瀑布一樣,帶著透明的白色,比白色還亮的感覺……」

    琉璃听著他的聲音,想象他銀亮的長發,像月亮般泛著月牙白,雖然,她並不知道月亮是什麼顏色。

    「你的眼楮,是什麼顏色?」她又問。

    「紫色。」他尋望著可以讓她易懂的想象,他看見遍地柔嫩的各式野花。

    「像你踫到花朵那種感覺。」

    「花?!」她笑了。「也有紫色的花嗎?」

    「這附近很多。」

    「你摘一朵給我好嗎?」

    尹晨摘了一朵紫色小花給她。琉璃撫著片片柔嫩的花瓣,像個滿足的小女孩般笑著。

    「一定很漂亮……」

    他取下她手中的花,將它別在她的秀發上;琉璃微微一怔,隨即紅了臉,靦腆地笑著。

    「這樣更漂亮。」尹晨柔聲笑道。

    「我漂亮嗎?」她帶點憨傻地問,讓她的美更添一份純真。

    尹晨溫柔地笑了。

    「很漂亮。」

    她的臉更紅了。

    「我不知道我長什麼樣子……」

    「我可以形容給你听。」

    琉璃開心地點頭,撫著胸前的長發。

    「那我的頭發是什麼顏色?」

    「淡金色,像清晨的陽光,暖暖的感覺;像紗一樣柔軟,風一吹它會跳舞。」

    琉璃笑個不停。

    「你的眼楮是水藍色的,像干淨的天空,像冰涼的水那樣。」他牽她的手去踫觸清淨的水面。

    她的指尖在水面上劃動,有一股清涼的觸感。

    「我的眼楮……」她喃喃離口,有些失神。

    「我會治好你的。」

    琉璃一愣。

    「你是醫生?」

    「算是吧。」他一笑。琉璃也笑了。

    「我並不期待看得見,我相信這世界很美。」

    那是因為你有一顆很美的心。尹晨看著她,訝于自己的心為她感到不舍。

    琉璃輕輕地撫摸他的手,她的臉又紅了。

    「你的手好大、好溫暖……你的手……好像經歷了很多事,我想,你一定是個與眾不同的人。」

    「在這世界上,每個人都是與眾不同的。」他柔聲回道。

    琉璃淺淺地笑著︰

    「我喜歡听你說話,好有哲理。」

    「你喜歡听,我可以一直說給你听。」

    「真的嗎?你會留在這里嗎?」她毫不掩飾她的喜悅。

    尹晨微微笑了,但他的表情是沉重的,他輕輕撫著她柔軟的手心。

    「我還有許多事要做……」

    琉璃不禁小臉一愁,淡聲道︰

    「你一定是個偉人……」

    「我只是個凡人,只是我有不得不去完成的任務。」

    「什麼任務?說給我听好不好?」

    「好。」不知為什麼,她的請求,他不忍拒絕,他並不希望把這樣的重擔加付在她小小的肩上,只是他不由自主的,很想把心中的話告訴她,仿佛這世界,不曾有人讓他這樣盡情地傾訴;也不曾有人能如此細心地聆听他心里的聲音。她看不見,但,她都听得見

    天邊染上一層彩霞,色彩鮮艷的鳥群越過漫天殘霞,起風了,帶有一絲沁涼的寒意。琉璃輕輕顫動了-—下。

    尹晨看著她,卸下了自己的披風蓋在她肩上,她微微—愣。

    「太陽下山了。」尹晨笑道。

    琉璃動了動身子,揉揉自己的雙腿。

    「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丁,我的腳都麻了。」

    「走得動嗎?」他柔聲問。

    「當然,我的身體很強壯。」她一起身,卻整個身子軟倒下去。尹晨隨即起身接住她。

    琉璃粉臉一紅,趕緊站直了身。

    「對不起哦……」

    「何必道歉?」尹晨—笑。

    琉璃仰起頭,蒙漾著開心的笑容說︰

    「我做晚飯給你吃好不好?我自己種的蔬菜哦!」

    「哦?在哪里?」

    「在我家前院,我種了好多東西。」她拉著他的手往前走去,一點也不像失明的人。

    小猴子皮皮在前方引路,很快地穿越森林,來到—處小屋,周圍是一片綠影花卉,整理得井然有序,完全看不出一個瞎子住在這里。

    「這個最好吃了,只要摸起來變軟了,就可以吃了。」她蹲在菜園里指著成排結實累累的蔬果對他說。

    尹晨提著她的竹籃子跟在她身後,听她雀躍地跟他訴說每一種蔬菜的美味;偶爾有小兔子與小鹿跑來跟她打招呼,她也熱情地跟它們說話。

    琉璃……好像誤人凡間的天使一般,你是不是很寂寞呢……

    他們的晚餐,是在屋前的庭園中的木桌椅上,鋪上了綴花的桌巾,還有滿桌樸素的佳肴,琉璃還摘了很多花裝飾。

    「我都坐在這里跟動物們一起吃飯。」她熟練地為他夾菜,忽然停頓了一下,她秀眉一垂,尷尬地啟口︰「是不是很暗?對不起,我這里沒有燭火……」

    「不需要燭火,月光很見。」尹晨柔聲笑道。

    「真的嗎?」她仰頭一望,好像真能看見那輪皓潔的明月。她別過頭看他。「你吃了嗎?」

    「吃了。」

    「好吃嗎?」

    「很好吃。」

    琉璃甜甜地笑了起來。不可思議的,干淨如水的、溫柔無邪的女孩,她听了他說了那麼多事,卻什麼也沒表示,只以很平常的態度來面對他;然而,他所需要的,不就是這樣自然無華、平淡而放松的日子嗎?

    「我第一次和人相處,覺得好開心。」琉璃捧著熱湯,手心和心里都是暖的。

    「謝謝你,琉璃。」

    「為什麼要謝我?」琉璃的表情傻傻的。

    尹晨一笑。

    「我很喜歡這樣的日子。」

    琉璃的心有點酸痛的感覺,小臉不自覺蒙上了愁。

    「但是你的使命未完,你總是無法享受這樣的生活吧……」她憂聲道。

    她似乎……十分了解他。

    「我不會忘記你的,琉璃。」

    「你可以多陪我一會嗎?」她懇求奢。

    「我可以為你留一個晚上。」

    「那我們今天晚上聊通宵,都不要睡覺,我喜歡听你說話。」

    「好。」

    他可以感受到她的不舍,她也感受到他的無奈。

    或許在前世他們就相識了吧,才會有這般熟稔親切的感覺……

    坐在屋檐下的藤椅,有一只小鹿蜷臥在他們腳邊酣睡,皮皮坐在圍欄上打盹。

    「晚上的風好涼啊。」琉璃伸了個懶腰,別過頭看他。「尹晨,你的家在哪里?」

    「我沒有家。」

    「對不起……」

    「沒關系。」

    「你想要一個家嗎?」

    「老實說,沒想過。其實,到處都是我的家,我是個到哪里都能生存的人。」

    琉璃一笑。

    「真好。我離開這個地方,恐怕就活不下去了。」

    「你想去別的地方嗎?」

    她搖搖頭。

    「這里很好。」

    的確很好,他沒見過比這里更美的地方。

    「這個地方就像伊甸園一樣。」尹晨的聲音柔柔的,仿佛帶著嘆息。

    「尹晨……我總覺得,像你這樣的先知,不該帶著哀愁的,但我發現,是因為你掩飾得太好,因為每個人都需要你的指引幫助。你一定是個仁慈愛笑的人,卻是因為如此,你不得不仁慈、不得不笑,偶爾,你也想自私一下;偶爾,你也不想笑的……」琉璃悠悠地說,字句都刺疼了他的胸口。「我可以靠在你身上嗎?」她輕聲啟口。

    尹晨直接環抱住她的身子,讓她的頭可以舒服地靠在他的寬肩上。她柔軟的發絲,就這樣披泄在他的臂彎里;她的發梢,都有一股芬多精的香氣。

    「琉璃……」這樣溫柔地呼喚她的時候,好像也同樣被她的溫柔深深擁抱著,在她身旁,他可以暫時卸下沉重的包袱;他可以暫時忘卻自己的身份任務。在她身邊,他覺得……很幸福。

    「你若不是使命感這麼重,你就不會這麼緊繃了。」

    琉璃柔聲道。她的手輕輕地攀上他的臉,每一道柔細的觸感,都令他感到溫暖。

    「我從來不會想看見這世界,現在,我只想看見你的臉……」

    「我怕你看了會失望。」

    琉璃甜甜一笑,雙手捧著他的臉。

    「我可以摸嗎?」

    「可以。」

    她的手輕輕地撫摸他的雙頰、他的雙眉、他的雙眼、他高挺的鼻、他薄潤的唇,甚至摸到了他的耳朵、他的頭發……

    「你一定長得很美……」她柔柔地笑了。

    「我不美。」

    琉璃笑得更甜了。

    「你一定不喜歡自己的長相。」

    他沒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完美的容顏。他知道自己有張驚為天人的美貌,但他並不以為是。他的臉,讓很多人享受了視覺上的痴迷,但,那只是他的臉,不是他的心。或許,琉璃看不見是好的,這樣,她不會是因為他的臉而對他特別,而懸由心地去了解他的內心感受。

    「我卻很喜歡我自己的臉。」琉璃羞澀地笑道。「雖然我看不見,但是我每天醒來,都會摸摸自己的臉,原來我還是存在的。」

    他不須要說「你是世界上最美的人」這樣恭維的話,因為他看見的,是世界上最美的一顆心。

    「尹晨……為什麼不說話了?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我怎麼會遇到你。」他輕聲道。

    「怎麼會遇到你……」她重復呢喃他的話,淡淡地笑了︰「我卻知道,有一天,我會遇到一個像風一般的男人,一見如故,好像很久以前就認識了一般……但是,我抓不住他……因為那個人……像風一樣。」

    尹晨凝望著她璀璨的晶眸,如果她流得出眼淚,那麼此刻這雙水藍色的眼楮,一定泛著盈亮的水光,像鑽石一樣閃閃發亮。

    「我好像夢過你,在我夢里,我看不見你的臉,卻可以握著你的手在花園里散步。」

    尹晨輕輕地將她擁人懷中。他注定了要隨風而行,風一旦不動了,就成了滯留的空氣;但當他疲憊的時候,他一定會飛回她身邊……

    「琉璃,我把青龍寶刀送給你。」

    「為什麼?」

    「為了下一次我還能來見你。」

    琉璃微微一顫。

    「請原諒我的自私,就當做是我不負責任的承諾,每找到一把寶刀,我就拿來送你。」他擁著她,撫著她素細的秀發說。

    怎會自私?怎會不負責任?這是他用生命去完成的任務,他把它當做承諾的信物啊!她感動得想哭,卻流不出淚。

    「你的寶刀,我會保存得很好,一直等你回來。」

    她語帶哽咽地啟口。

    「你的眼楮,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看見……」他心疼地說。

    「我很宿命的,而且已經習慣了黑暗。」她淡淡一笑,仰起頭,她柔聲續道,「我只想看見你平安地回來。」

    有人等候的感覺,很溫馨、很窩心、很感動,不是嗎?

    「不管多久……」她絕對是在哭的,盡管她的是眸一樣干涸,她的聲音卻破碎得讓他心碎。

    于是,他溫柔地、心疼地捧著她的臉,吻著她柔嫩的唇片。他是個找不到落地之根的風的子民,在這個人間失落的隱世天堂里,找到他內心的歸屬。

    他心痛欲裂地吻著她,柔情萬千地抱著她。或許這一切真是不存在的幻境,如果他還能覓著尋家的方向來到這里,他會再次給她這樣溫柔的一個親吻……

    黎明破曉之前,她倦倦地睡了。當她感覺到暖陽照在她身上時,她醒’了過來,而身邊的人已經不在。

    呆坐在藤椅上,撫著他留給她的青龍寶刀。小猴子皮皮爬到她腿上,遞給她一包草藥,它告訴她,這是清晨尹晨帶它到森林里找到的藥材,他要她早晚搗好藥敷在眼楮上。

    捧著藥、拎著刀,如果可以,她多想嚎啕大哭一場,僅一次的邂逅、僅一吻的承諾,她居然……如此無可自拔地愛上這樣一個如風的男子……

    但她明白,這世界需要他,她不能是一個想自私將他佔為已有的人。她惟一能做的,就只是無止境地等待;等待下一次他得到第二把刀,他會回來她身邊……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情墜獵戶星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昕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