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寵美艷少主 第十章
作者︰昕語
    童忻錯愕地別過頭瞪大淚眼,不可置信地望著突然變得嚴肅冷沉的爹。他那模樣……實在是看不出半點開玩笑的成份!

    「你……你說什麼?」爹會對她說這樣的重話,這絕對是第一次!

    「我說……女兒妳是不是瘋了?」

    童關轉眼又恢復頑皮的古怪樣,表情變化之快,差點讓童忻反應不及的岔了氣。她一雙眼楮幾乎要射出箭般的瞪著他。

    「什麼?」

    「我說妳還不夠瘋嗎?女兒。雖然妳娘嫁給我的時候跟妳一樣歲數,不過老爹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勁才把妳娘追到手的,妳……妳就這麼三兩天功夫就倒向人家懷抱去了,教我這個做爹的怎麼跟妳天上的娘交代啊!」故做痛心狀的童關夸張地晃著腦袋,一雙賊眼卻是不著痕跡的直往崖底下溜去,心里頭暗贊著︰這百里劍商還真是個硬漢子,這麼深的崖谷連猶豫一下都沒有就跳下去,萬一有個什麼閃失……蒼雲好友啊!這可是你兒子自己跳下去的,不是我逼他的哦!

    童忻氣得跳腳。

    「你在胡說八道個什麼啦?」她一心只掛著百里劍商的安危,無暇听老爹在這兒練瘋話。

    童忻一個反身就要從崖的另一端崎嶇小路跑下去,撩起裙襬才準備起跑時,突然一道頑長的身影擋下她的腳步,抬頭一望又是一震,來者居然是百里劍玄?

    「魁首?」童忻驚呼出聲,隨即別過身,來無影蹤、不察痕跡的一名陌生老者已然佇立在童關面前與之對峙。

    童忻怔愕地望著漠然以對的兩人,氣氛亦在同時降至冰點。秋風四起,卻是霜冷寒氣;拂繞于身,竟是毛骨皆悚。彷佛一瞬間,任何一個疏忽都可能造成生死兩相隔!

    倏地,先移動了腳步的是童關,迅速的身形不及于視,猛然回身,風飛葉卷。同時,百里蒼雲也隨之驟移,兩道身影擦肩而過,竟掀起旁側瀑布急流更加洶涌,水花噴濺如劍影嘯芒。

    童忻被這氣勢震撼得張口結舌,驚愕地往後一退,卻退到百里劍玄的身上。一抬眼,卻看見百里劍玄俊顏自若,不慌不亂,甚至以著閑然醞笑的眼神望著兩大高手過招。

    童忻滿腹疑慮卻不知從何問起。百里劍玄跟這名神秘老者是什麼關系?老爹又是什麼時候招惹上這種厲害角色?這百里世家兩兄弟還真是復雜得可以!

    「他是我爹,也就是百里世家的前當家百里蒼雲。」百里劍玄溫聲開口。

    童忻一楞,隨即蹙緊了眉。

    「他是你爹?那……他跟我爹有什麼仇?」

    「沒仇,听爹說,他跟前輩是好友。」

    好友?好友會打成這樣?童忻瞪大了眼。仔細一看,她終于看清了兩人打斗間果然毫無殺意,彷佛只是純粹的試探,甚至是種玩興的游戲。

    「這麼說……御雲劍原本是屬于你爹的……啊!」豁然開朗,大叫了聲,童忻終于明白了!原來老爹當初要她去盜劍,為的只是想看某人焦急慌亂的模樣,那個人……指的就是百里蒼雲!

    她混進百里世家的時候還曾以為那個人是百里劍玄呢,誰叫百里劍玄總是一副成穩內斂、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正經狀,加上這百里老當家從未在百里世家現身過,無怪乎她會會錯意,只是……

    「為什麼百里劍商說老當家的不是他的爹呢?」童忻困惑地低語。

    百里劍玄微低下頭看著她。看來商兒已經對她透露了些許自己的身世,商兒對她果真放下了真情,否則他絕對下會如此輕易在外人前卸下他最在乎的面子。

    他淡淡地笑了。商兒跟童忻……確實是非常合適,不是嗎?他們都一樣的真性情、都一樣好強淘氣、都一樣率直可愛;就連他們發怒時候的生氣蓬勃、羞澀時候的面紅耳赤、別扭時候的耍賴嬌氣……都那麼那麼的相像……

    童忻忽然想起什麼要緊事似的,猛然揪住綱里劍玄的衣袖急喊︰

    「魁首魁首!你快叫他們住手啊!綱里劍商跳下崖去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兩老還打什麼呀?趕快要他們救人啊!」

    百里劍玄聞言一楞,還未及開口,兩老已經旋身而來,阻斷了他們的對話。

    「蒼雲兄,你這個兒子我欣賞。」談笑間,已是來去酆都數十回。

    「關兄指的是玄兒還是商兒?」起手間,化氣千里游刃有余。

    「當然是跳下崖那一個!」童關直接蹦到他面前,為的就是要將他的表情給看個仔細。他童關之所以在江湖上名聲響當當,就是他永遠是這副頑童樣,讓人永遠捉摸不清他下一步會走到哪?下一句會迸出什麼讓人抽筋的言詞來!對于這種人,根本無計可施。

    而當初要童忻去百里世家盜劍,目的也就是這麼簡單,甚至可以說是一時興起的無聊舉動,不就是想看看百里蒼雲這個冷面俠客瘋狂的樣子咩?!

    倏地一收勁勢,百里蒼雲沉下腳步,雙手一拂輕托于背。當下周圍驟亂的氣息隨之沉澱,風緩水順。

    「我是否听錯了好友說些什麼?」百里蒼雲淡笑染唇,卻是危險至極。

    「哎哎!好友說笑了,你的听力可比你的劍術啊!」

    童關還想繼續裝胡涂,只可惜現場有個克星在。童忻一蹦向前,就是一聲河東獅吼︰

    「爹!」

    童關整個人差點騰空跳了起來。

    「我的小乖乖,妳怎麼還在這兒呀?」

    「少給我裝蒜!現在御雲劍跟百里劍商都不見了,你自己好好跟百里前輩解釋你的無聊主意!」童忻氣急敗壞地吼著。

    百里蒼雲像是開了眼界似的撫須望著這名嬌氣伶俐的俏姑娘,隨即接收到自百里劍玄傳來的示意眼神。他突然朗聲而笑,笑得父女倆一頭霧水。

    自個兒寶貝兒子生死未明,他居然還笑得出來?難怪……難怪百里劍商要說他不是百里世家的少爺,原來就是爹不疼、娘不愛嘛!童忻氣昏了頭,當下也顧不得什麼事實真相、什麼禮數規矩的,她沖到百里蒼雲面前就是一陣跳腳。

    「你你你……你還笑?趕快去救他呀!」見他們絲毫不為所動,童忻氣呼呼地在三人面前打轉,完全沒發現只有她像個瘋子似的狂亂。「你們三個杵在這兒干什麼?難道百里劍商不是你們的親人嗎?難道你們真的任他自生自滅嗎?這算什麼名門正派?這叫什麼正義俠道?連自己的親人都不救,你們……」

    「好了,忻兒!」童關打斷她的喋喋不休,大手握住她狂顫的肩頭,柔聲笑著︰「妳平常罵老爹罵習慣了,別把這股潑辣樣子給別人笑話了,要知道,這兩位可不是普通人物,他們……」

    「我才不管他們是誰!」童忻怒聲一吼,截斷了他的話。她果真是氣壞了,眼淚隨著她噴嘯的怒火狂涌而出,隨即掙開童關的手環視瞪眼︰「你們不救他、不要他……沒關系!我救!我要!咕姑娘打算跟他私奔去啦!你們誰都別想攔住我們!」

    丙真是難得一見的奇女子!

    百里蒼雲笑得更豪邁了。他愈笑童忻就愈是氣惱,揮去眼淚,一把推開了童關,她怒氣沖沖地跑向崖谷邊緣,二話不說就準備一躍而下。

    哪知就在同時,一抹飛躍的人影伴著水花似珠飄灑,硬生生地驟止了她的沖動,水花花地懾閃著她的視線。

    猛然定楮、驚駭錯愕,童忻幾乎站不住腳地跟艙而退,來者大掌一撈,環住她的縴腰,硬是在她倒落于地之前給勾進自己的懷里。

    驚愕得連個聲音都無法發出,只能瞠著水漾波涌的星目,愕然地望著那張透濕絕俊的邪魅艷容。

    百里劍商微漾著得勝的笑容,勾揚的美唇洋溢著懾魂的蠱魅,那是百里劍商!一如過往那般傲氣邪美的驕貴少爺,幻如魅影般妖野,此時竟是恍如隔世般的映入她錯愕的眼里。

    「妳怎對我如此沒信心?這區區山谷,怎奈何得了我?別忘了,我的輕功可是無敵。」對著不知多少次在他面前變痴呆的童忻笑道,那副熟悉的自負非凡,與方才在楓林中柔情落寞的百里劍商,簡直判若兩人。

    童忻被這逆轉的情勢完全弄傻了。

    「御雲劍!」百里劍商揚起手中劍,俐落一拋,劍身回旋直落于百里劍玄手中,兩人亦交會了一道濃烈的目光,那是兄弟倆情深義重的默契,不需言語的濃烈情誼。

    百里蒼雲笑里藏刀地啟口︰

    「好友,我想我們可以好好泡壺茶來閑聊一番,你應該有很多話要與我解釋解釋吧!」

    「啊?哈哈……哈哈哈……」童關干笑幾聲。「是啊是啊!再過幾日便是中秋,此時乃為極陰之期,剛好是為御雲劍開鋒的好時機呀!」

    「那麼就拿出上回好友你親自釀的好酒來暢飲吧!」

    「那有什麼問題!劍玄一塊兒來吧!」

    兩人不知是刻意還是不經意地愈走愈遠,隨側的百里劍玄也放慢了腳步尾隨而上,只是默默地再一回頭,望著糾纏著熱烈眼神的那兩人……

    他淡淡地笑了。終于可以放手了……他對仙兒的承諾盡了。商兒長大了,也成熟了,不再需要他的教導指點,也不需要他憂心掛慮了。

    他知道,現在的商兒已經懂得自己要什麼,懂得自己該如何處世,也懂得自己該往哪里走……

    這一切的成長,居然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生了……因為,他已經懂愛了……

    所以仙兒……他也該放了……

    百里劍玄收回了目光,卻讓笑意依然掛于唇上。商兒是他對仙兒的執著,是自我捆綁的枷鎖。如今商兒羽翼成豐,翱翔于天空之際,而他自己……也該徹底拋卻這份困鎖太久的感情了……

    笑了,腳步輕松了。這麼多年來,百里劍玄第一次感受到呼吸是松懈的,心情是坦蕩的。或許將來有一天,他生命中真正屬于他的仙兒也會在毫無預警之間出現,他又何必留戀逝去的一切?

    所以商兒,你是不是百里世家的少爺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活得精采,活得像自己……別像大哥一樣傻……一樣傻……

    「這是怎麼一回事?」閑雜人等統統走了,童忻終于恢復了意識,劈頭就是大叫。

    「我沒淹死!」百里劍商笑道。

    「我不是說這個……」童忻擰著眉。「我怎麼覺得……你們……你們似乎是套好的?」

    「沒錯呀!」百里劍商完全不否認。

    「什麼?」童忻瞪大了眼。

    百里劍商將一切來龍去脈統統告知,從他身世之謎解開,一直到知道御雲劍的下落都全盤敘述。

    「原本我打算只身一人來虹瀑谷取回御雲劍,好對爹做個交代,結果我沖動之下干了件蠢事……」百里劍商俊臉微紅。

    「你找不到這兒?」童忻不用想也猜得到。

    「嗯。」

    這是當然,虹瀑谷非常偏僻,又是怪盜童關隱身之處,哪可能如此輕易就讓人尋著。不過讓她訝異的是……他居然這麼爽快的承認自己的迷糊?!

    「我在半途思慮時,爹跟大哥趕了過來,那時候爹告訴我,御雲劍被盜肯定是個玩笑。」

    童忻倏地睜大了眼。

    「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我們的爹有交情,所以才會成了他們游戲的玩偶。」

    童忻一張俏臉一陣白一陣紅。確實,她根本沒問清楚老爹要她盜劍的用途就糊里胡涂的闖入百里世家去。還不是老爹使出三流的激將法,明明知道她的弱點就是刺激不得的說……

    「但是我還是執意由我來取回御雲劍,不管妳爹是多難纏的人物。畢竟御雲劍是因為我的疏忽而被盜,我堅持由我拿回去。」百里劍商認真地對她說,語氣中沒有絲毫責備,只有滿心執著。

    童忻扁著小嘴一臉委屈。

    「那你剛剛在楓林里……到底是在做戲還是認真的?」

    「當然是認真的!」他輕瞪她一眼。「我沒料到一來這兒居然馬上就見到妳,當下幾乎都忘了自己是要來拿劍的。」

    「劍是我偷的,以你的性子,肯定直想把我砍死吧!」

    「沒錯。」百里劍商一貫地傲慢神態,看得童忻又是心頭怦怦亂撞。但是他很快地接口︰「如果我沒有愛上妳的話。」

    瞬間羞紅了臉,童忻一雙淚痕猶在的水眸俏靈靈的轉著,更顯得可愛。

    「結果……搞了半天,老爹本來想玩你爹一局的,最後居然被反將了一軍……」

    百里劍商深深地看著面色赧紅的她,微微地笑了。

    「我倒是要感激妳爹,因為這場鬧劇……讓我們不打不相識。」

    童忻掀起眼簾望著他。深深覺得他真的不一樣了,怎麼才短短工夫,一個人的改變可以這麼大?還是因為他透徹了過去一直被蒙蔽的一切,所以轉眼間什麼都放得下了?

    那瞬間,童忻對他不只是很心疼,也很感動,更是佩服。

    「我不是百里世家的人了,妳在乎嗎?」但其實,在乎的還是他自己吧……

    「你這是問廢話!」童忻噘高了小嘴。「你真當自己不再是百里世家的人?」

    百里劍商沉默了,緩緩放下置于她肩上的手,反身望向急川瀑流。風掠起他衣袂翻飛,扯揚著他半干的衣襬晃蕩。他答非所問地回道︰

    「這里好美……」

    童忻一蹙眉,立刻跑到他面前仰起頭來叫著︰

    「你還是這麼在乎自己的身分地位!你根本就受不住這個突來的刺激!但是其實只有你自己這麼想而已,我不認為你的身世會影響你在百里世家的地位。你從小是被人捧在手心中長大的,那無關乎你的名份,而是你這個人!綱里劍商!」

    百里劍商擰著眉看她,看她紅著一張小臉只為了給自己打氣,看著她眼眶里還有余淚也忘了擦。她就是這麼可愛、這麼坦率,喜怒皆形于色,一點也不在意自己所有的言行舉止是不是合乎一個姑娘家該有的禮數,所以……他才會這麼強烈的被她吸引了去。

    「如果我在意……我早就跟大哥搶魁首之位了。」百里劍商柔聲笑道。

    童忻一個傻眼,呆楞楞地望著他。

    「我這個商少爺,從小就不安于室,叛逆乖張。練武學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游手好閑才是我的本行,不是爹不教我武功,而是我自己不想學。我從小就野得要命,成天往外跑,我根本不稀罕當百里世家的少爺,我只希望不要有人綁著我就好。」

    童忻怔怔地說︰

    「那……那你在顧慮些什麼?」

    「不是顧慮……」百里劍商一笑,有點自嘲的味道。「是反省……」

    童忻岔了口氣,彷佛是听見反省這兩字從他口中說出有多麼驚人似的。想當然爾,她又被他白了一眼。

    「現在我的地位跟妳一樣,再也不是妳高貴的主人了,我當然不能再像過去那樣對待下人了呀!」

    「不然我的地位是怎樣?主人下人還不都是人,你……」

    惱火的叫聲倏地隱沒在他溫厚的胸懷里,童忻立刻听見自上方傳送而來的爽颯笑聲︰

    「我知道,都知道了,妳之前已經罵過我了。」

    被他緊擁在懷里的童忻,一顆心狂跳得亂了秩序。感覺像在夢里來回走了一遭,現在到底是清醒了沒都無法斷定,她只覺得一切都在恍惚問,不斷地飄晃著飄晃著,就連緊貼在他胸膛上,感受到的體溫都是那樣虛幻的火熱……

    「妳剛剛對他們說的話……我听得一清二楚。」

    童忻一楞,仰起小腦袋迷糊地望著他。

    「我剛剛說了什麼?」

    百里劍商笑得十足曖昧。

    「妳、要、跟、我、私、奔!」

    「嗚啊!」猛地摀住了尖叫的嘴,倏地爆紅了滿臉,童忻立刻羞得埋進他胸前,這種羞死人的話她居然說得出口?她剛剛肯定是氣斷了腦筋啦!

    「現在害羞是不是嫌太晚了?丫頭,難不成妳自己說出口的話都是隨便嚷嚷?」百里劍商朗笑道。對付她,這招肯定奏效!

    「胡說!」猛地一抬頭叫道。

    看吧!綱里劍商笑得壞。

    「你!」見他笑意滿是戲謔,童忻知曉上了他的語中陷阱,臉上霞紅一路延燒到耳根子去。

    好你個百里劍商!桂以為我還是昨天那個讓你欺負著好玩的童忻!

    驀地,百里劍商笑意凝結,眉揚眼瞠。童忻突然兩腳一踮、雙手一勾,豐軟嫩潤的朱唇就這麼熨貼而上,纏膩著他溫熱的嘴唇,掠取他短暫的驚愕。

    這一次,換她來強吻他!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嬌寵美艷少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昕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