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娃戲郎 第十章
作者︰林水漪

捍龍王朝三年一度的盛事祈福祭即將展開。

祈福祭的其中一項活動是狩獵,由捍龍王朝聖皇領著國內通過競技測驗得到優異成績的年輕男子,做為期十天的狩獵活動。

到了狩獵這一日,出發前——

「讓我跟去好不好?」莫愁纏著正在整裝的龍捍天問。

「不成,狩獵不能攜帶女眷同行。」龍捍天大皺其眉。

「為什麼不可以?」

「莫愁,這是老祖宗流傳下來的規定。」

「什麼爛規定嘛,分明是重男輕女,歧視女人。」

「莫愁,不要任性。」

「那我換上男裝呢?」這樣總成了吧,那就沒人知道她是女的。

「莫愁……」龍捍天的頭開始隱隱作痛。

「這個主意不錯吧!」莫愁愈想愈覺得得意。

「不可以。」他的態度很堅決。

「為什麼不讓我跟?」她不服氣,「論馬術,我並不差;論武功,不是我自夸,到目前為止打得贏我的人沒幾個,我不會成為你的負擔的。」

「不是這個問題。」

「那是什麼問題?」

「原則。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身為一國之君,不能毀了前人立下的規矩教條。」

老古板。「算了、算了,不讓我跟就算了!」她還有其他辦法。

對她這麼快善罷甘休覺得有異,龍捍天正想問清楚,敲門聲突然響起。

「聖皇,該起程了。」羲過在門外提醒。

離去之前,龍捍天不放心的殷殷叮囑,「莫愁,答應我,不準闖禍。」

莫愁水靈的大眼骨碌碌的轉了轉,甜笑的點點頭。

答應不闖禍,但她可沒答應不溜出去玩。

此刻,大人不在家,放牛吃草,這麼好的機會如果錯過就太對不起自己了。所以她正在尋找共犯,和她一同瘋去。

「小雪球,你在哪兒啊?快點出來,我帶你出去溜達溜達。」莫愁找遍了天邸,但不知為何,就是尋不到它的身影,「小雪球,出來啊!」

「皇後,你在嚷嚷什麼?」葉荷聞聲而來。

「我在找小雪球啦!」

「小雪球?找它干麼?」

「當然是有好玩的啦。」

「有什麼好玩的?」

「你現在先不要問我,快點幫我找它。」

見她言詞間似有閃避,她小心的假設,「皇後,你……該不會是想溜出皇宮吧?」

「聰明。」她獎勵地拍拍她的頭。

葉荷皺起眉,「皇後,聖皇臨走之前還叮嚀你要好好待在皇宮。」

「他的話听听就算,不用太認真。」莫愁滿臉不在意,往花園走去。

「皇後,」葉荷在後頭追趕,「你該不會真的要溜出去吧?聖皇要我看住你,如果你溜出去的事情被聖皇知道,葉荷會受罰的。」

「你不說,我不說,小雪球更不會說話,他怎麼會知道呢?」

「可是聖皇說……」

「他是你主子,還是我是你主子?」

葉荷無奈的撇撇唇,「當然是皇後。」

「那就不要把他的話奉為聖旨,你應該听我的。」

「這不妥當,如果聖皇回來發現你不在,我就完了。」

「放心,我一定會趕在他發現之前回來。」踏進花園,莫愁大喊,「小雪球,你在哪里啊?」

「皇後……」葉荷正想勸她打消念頭,眼角余光瞥見牆角那棵大樹上,有一團不明物體,她走近點瞧,倏然尖叫起,接著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莫愁見狀趕緊扶著她,當她的視線瞄到樹上的身影時,身子忽然僵住,「不會的……不會的……」

她連忙上前確認,看到自己親手為小雪狐掛上的銅鈴鐺時,原先力持的鎮定霎時崩潰,她淒厲的悲喊,「小雪球——」

已分不清是雨還是潰堤的淚。

莫愁策馬往冰潭狂奔而去,一路上狂風大作,似在悲嗚。她將小雪狐緊緊抱在懷中,臉上寫滿悲憤和傷心。

當她將小雪狐從樹干上取下,它冰冷的身體說明已氣絕多時。她不敢想象,宮里居然有人狠心將它吊死,它何其無辜,凶手為何如此殘忍?

她痛苦的閉上眼,腦海突然想起當日龍捍天與她的對話——

「……我們把它帶回去好不好?」

「莫愁,它屬于這里。」

「可是它的母親死了,沒人保護它、照顧它,就算它不被野獸吃掉,也會活活餓死的,收養它好不好?」

「對它而言,收養它未必是好。」

「也未必不好啊!不管了,我就是要養它……」

如果當日放了它,那今天它仍是一只在冰潭活蹦亂跳的小雪狐,而非她懷中這具冰涼、沒了氣息的尸體。當初她因私心而想佔有,卻為小雪狐招來殺身之禍。一切都是她的錯,她沒盡到照顧它、保護它的責任,是她害了它……

來到冰潭,莫愁勒馬,停于當日埋葬母狐的墳前。

她抱著小雪狐跪下,輕輕將小雪狐放于一旁,然後徒手扒土,欲挖出一個**埋葬它。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她扒得指甲斷裂,手指血跡斑斑,仍沒打算停下來,內疚和自責啃噬著她,心痛遠遠超過肉體的疲憊和疼痛。

「哈哈,沒想到你也有失去心愛之物的一天吧?告訴我,滋味好受嗎?」得意揚揚的女音由遠而近,挑釁的道。

突來的人聲喚回莫愁渙散的思緒。

「原來是你。」莫愁緩緩站起身,眼眸中殺意躍動。

「就是我,怎樣?」

「小雪球哪里惹到你?它只是一只無害的動物,你為何害死它?」

「哼,它錯就錯在主人是你。」雩妃冷冷的說。「你這個平凡女子居然妄想飛上枝頭當鳳凰,也不瞧瞧自己有幾分姿色。」

莫愁不怒反笑,但笑容極冷。

「龍捍天視你為敝屐,皇後之位對你而言遙不可及,不管怎麼說,你都是我的手下敗將。」

說到她的痛處,雩妃臉色忽青忽白,惱羞成怒的她伸手欲甩她一巴掌——

抓住她揮下的手,莫愁鏗鏘有力地道︰「我敬你為皇嫂,對你百般忍讓,不料你變本加厲,硬是要與我作對,而你沖著我來也罷,豈知居然傷及無辜,我該殺了你,用你的血祭小雪球。」

「殺我?你以為那麼簡單?」她朝樹林大喊,「窟德!」

樹林內立即走出一個銀發的彪形大漢,他目光冷冽,獰笑的臉上盡是嗜血的殘酷。

「她就是龍捍天的女人?」

「廢話少說,快幫我殺了她。」雩妃急道。

他不理會雩妃,繼續道︰「果然是個絕麗的大美人兒,想必龍捍天一定將你捧在手心上疼愛吧?」那次埋伏未能取下龍捍天的性命,之後,他就一直在等待機會。終于,時機到了,今日若能擒下她,拿她去威脅龍捍天,擊垮捍龍王朝,那麼佳羅族就可以成為北方第一強國。

「你在胡說些什麼?我可沒空听你胡言亂語,快點殺了她!」雩妃不耐煩地催促。

「你閉嘴!」

窟德大喝一聲,嚇得雩妃趕緊噤口。

滿意的看著噪音已除,他看向莫愁,「她有很大的利用價值,我不會這麼快就殺了她。」

「等一下,」雩妃急喊,「這和我們之前所講的不一樣,你不是答應我要幫我殺了她?」

「哈哈!」窟德仰頭大笑,「我是有答應你要殺了她,但我可沒說什麼時候要殺她。」

「你……」雩妃氣得咬牙切齒。

「你難道看不出來他的野心嗎?」莫愁冷眼旁觀,忽道。

雩妃不解的問︰「什麼野心?」

「他想抓我來威脅龍捍天,好將龍捍天殺了,你已經引狼入室了。」

「聰明!」窟德嘖嘖稱贊,「果然是個才貌雙全的美人兒,難怪龍捍天為你傾心,可惜活不久了,等老子玩膩了你,再抓你去威脅龍捍天……」

莫愁冷淡的打斷他的滔滔不絕的話,「你以為他視我如命?事實上,他後宮美女眾多,我不過是其中之一,你想抓我去威脅他的如意算盤打錯了。」

窟德狂笑出聲,「誰都知道捍龍王朝歷代以來是一夫一妻的社會,你以為這樣說就可以騙得了我?」

一夫一妻?

莫愁怔住了。她怎麼不知道?

「只要抓到你,我就不信龍捍天不乖乖听我的話。來人啊!」窟德一喊,樹林內又沖出一隊人馬。「可惡,你居然敢騙我!」雩妃失去理智,撲向窟德,朝他身上一陣猛打。

「滾開!」

窟德大刀一揮,莫愁根本來不及阻止,雩妃便已應聲倒下。

「你為什麼要殺她?」莫愁怒問。

「這個女人一心想置你于死地,我幫你解決了她,你應該要感激我才是。」

「那是我和她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現在人都死了,講這麼多也沒用,反倒是你,小美人兒,我看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免得到時候刀劍無眼,傷到了你,那我可會舍不得哩!」他色迷迷地笑著。

「想抓我?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話畢,她奔向黑馬。

以為她要逃跑,窟德急忙下令,「來人啊,抓住她,別讓她跑了。」

莫愁從馬上取下血意劍,拔劍砍向背後追兵,不出片刻,那一伙人全被殲滅。

眼見手下全軍覆沒,窟德吃驚地道︰「你會武功?」可惡,那娘兒們居然沒告訴他這件事!

「現在知道已經太遲了。」趁他不備,莫愁揮劍刺向他頸喉,鮮血立即四處飛賤,他身子一軟,癱跌于地,死後雙目圓凸,似不瞑目。

今晚是祈福祭的最後一晚,也是重要的「夜祭」慶典,由聖皇帶領全國子民做夜晚祈福儀式,夜祭結束,祈福祭一系列的慶祝活動才算畫下完美句點。

夜祭開始前,龍捍天極力說服莫愁一同參加,然而她以頭痛由,堅持拒絕,無奈之余他只好加派人手守于天邸外,他擔心她又會發生什麼意外。

狩獵之日,他心緒不寧,眼皮跳動得很不尋常,仿佛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發生。回來之後,尋遍整座皇宮找不到她,他更急如熱鍋上的螞蟻。派出大隊人馬找尋她的下落,終于在冰潭發現她。

當他趕到之時,見到她跌坐在一片血泊之中,他心口一窒,以為她受傷了,後來見她安然無恙,一顆高懸的心才放下。

明白了事情始末,他震怒萬分,于是派兵攻打佳羅族,佳羅族族長已死,佳羅族潰不成軍,不出數日就舉旗投降。

雖然大患已除,但他仍不放心,在那之後便一直與她寸步不離,今晚,若非他身為聖皇,得帶領全國子民做夜晚祈福儀式,萬萬不可能留她一人。

而獨自留在房里的莫愁了無睡意,走到窗旁坐下。

夜涼如水,她望著天上的一輪明月,皎白之色令她想起了小雪狐……

她不知坐了多久,燭火都已燃盡,整間寢宮陷入黑暗。驀然,門被輕輕推開,她聞聲望去,黑暗中,一條黑影閃了進來。

黑影似乎沒察覺到她的存在,徑自走進來停在床邊,舉起匕首朝棉被一陣亂刺,旋即似乎發現不對勁,翻開棉被一瞧,里面沒人,黑影為之一驚。

「你在找我?」莫愁站在黑影背後,雙手交抱于胸前,閑閑地問。

黑影僵了一下,立即很快地轉身,舉起匕首刺向她。

莫愁揮掌打下匕首,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扯下黑影的蒙面巾,意外地,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從沒見過的陌生臉孔。

「你是誰?」

「想取你性命的人。」

「我並不認識你,與你有何深仇大恨?」

「當然有!」阿夕森冷的眼神中聚滿瘋狂的恨意,「你害死了靖王妃,讓她香消玉殞。」

「雩妃不是我殺的。」雖然她曾想殺了她。

「王妃明明就是你害死的,你還敢狡辯!」阿夕幾近狂亂的怒吼,「我要殺了你,像那只野狐狸一樣把你吊死,我要替王妃報仇!」

「小雪球是你殺的?」她的話勾起了她的痛。

「沒錯,你的下場很快就會和它一樣。」阿夕撲向她。

莫愁一掌擊向她的胸口,「這一掌是替小雪球報吊死之仇。」

終于,風平浪靜。

莫愁一個人坐在涼亭內,想著這段日子所發生的事,原本她還氣龍捍天強娶她來這兒,直到經歷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才驀然發現,他在她心中已佔了不可或缺的地位。

生命中總是充滿驚喜和意外,有很多事是自己無法掌控的,以往她認為一個人才能過得快樂自在,想獨自終老一生,如今卻已成人婦,而多了一個夫君並沒有讓她產生束縛感,不過當她確定自己愛上龍捍天之後,困擾也跟隨而來。

「小皇嫂,為什麼最近我見到你,你都是這副悶悶的表情?」龍捍才剛踏入梅園,就對上一張憂愁的臉。

「我在憂國憂民,臉色當然沉重嘍,哪像你,每天無所事事,只會在那里混吃等死。」

還會抬杠,那表示她心情還沒很糟。「小皇嫂,你這句話有欠公平,我也很忙啊,只是我忙的時候你都沒瞧見。」

「閣下真會選時間忙啊!」她嘲諷的說。

「過獎過獎。」他抓起盤內的小點心往口中一塞,含糊道︰「今天我的時間很多,你又有什麼苦水,趕快一吐為快吧。」

自從小雪球死後,她臉上的笑容就少了很多,看在大伙兒的眼里,真是又不習慣又心疼,難得她今天心情不錯,他當然要竭盡所能的讓她開心。

「沒有。」

「別騙人了啦,你的臉上明明寫著‘我很不快樂’五個字。」

「哇,你什麼時候學會看面相了?」

「我這叫做深藏不露。」

「臭屁,」她輕笑。

「看在我好不容易把你逗笑的份上,你就好心告訴我,你為什麼不開心?」

莫愁托腮想了會兒,才緩緩開口,「我覺得……我好像愛上龍捍天了。」

龍捍訝然道︰「真的?」皇兄要是听到,鐵定高興死。

「應該是吧,我是照著那日你所說的去思忖對他的感覺,如果你的解釋沒錯,那就錯不了。」

「那你干麼不開心?」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人家不是說,戀愛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可是我好不快樂,我對這個我愛上的人根本一無所知,他和雩妃的過去還是你告訴我的,他從不跟我提。」

「沒關系啦,反正你有一輩子的時間好好去了解我皇兄嘛!」

她煩躁的揉著額角,「可是,有時間有什麼用?我根本不知道他愛不愛我,如果到最後才發現是我自己一廂情願,怎麼辦?」

原來問題出在這里。「拜托,他當然愛你。」

「你又不是他,怎麼知道?」

龍捍撇撇唇,「只要有眼楮的人都看得出來好不好?」

「我就看不出來。」莫愁嘟起嘴。這個混小子,拐彎抹角罵她瞎了眼。

「你有沒有去過御書房?」

「當然沒有,那麼無聊的地方我才不會想去咧。」乏味的古書有什麼好看的,她比較喜歡研究武功秘岌和藏寶圖。

「其實,我們早在四年前就知道有你這個人。」

「四年前?怎麼可能?」

龍捍神秘一笑,「小皇嫂,我建議你去御書房走走,里面有個秘密喔。」

秘密?

死捍,明知道她的好奇心重,最受不了人家吊她胃口,他偏偏拐彎抹角,死也不肯告訴她答案,害她對這個御書房好奇極了。隱忍到半夜,她終于忍不住,趁著龍捍天熟睡之際,躡手躡腳的溜到御書房。

她輕輕推開了門。「如果里頭什麼也沒有,我一定搬幾箱書去砸死那個大騙子。」

她踏入御書房,旋即被書架上成千上萬冊的書籍給震傻了眼。

「哇,好多書哦!」她驚嘆。

御書房很大,排排書櫃陳列其中,萬冊書籍按照內容分門別類,井然有序的陳放,書皮一塵不染。

「秘密是藏在書里嗎?」她走到書櫃前,抬頭仰望,「這麼多書,怎麼找啊?」她隨手抽了一本下來,翻了翻,「咦,真想不到龍捍天也看武學書籍。」

她一櫃一櫃的翻閱,耗了很久,終于受不了。

「累死人了,這麼翻要翻到什麼時候嘛!秘密到底在哪里啊?」她找了張靠自己最近的椅子坐下喘息,忽然瞥見桌上擺了卷畫軸,伸手正要去取——

「你在做什麼?」低沉的男聲在房內揚起。

「嚇死我了,」莫愁大受驚嚇,見到是龍捍天,她撫胸低呼,「你進來不會先敲門啊!」

聞言,龍捍天啼笑皆非。「我醒來就發現你不見了,你怎麼會來這里?」

「睡不著,想看書。」她順口胡謅。

「找到想看的書嗎?」

「沒,這里的書太多了,看得我眼花撩亂,看書的心情也沒了。」這是實話。

耙情小妮子是怪書壞了她的興致?他失笑道︰「沒心情,那就回房睡覺吧!」

「不要,我不想睡。」想起先前的發現,她伸手取過桌上的畫軸。

「別看。」一瞧見那卷畫軸,龍捍天的神色染上緊張,他搶過畫軸。

「什麼東西?借人家看一下嘛!」她好奇極了,伸手去搶。

突然,畫軸在兩人的拉扯下飛了出去,落地攤開——

「等等,」莫愁的視線被畫中人給吸引,「那個人好像我哦!」

龍捍天拾起畫軸,意味深長地注視她,「是你沒錯。」

莫愁滿臉疑問,再仔細瞧了一下,訝然道︰「這幅畫……這幅畫不是……」

她想起來了,多年前,她曾救過一個老畫師,這幅畫是老畫師為答謝她的救命之恩,親手繪下要送給她的謝禮,當時她並沒有收下,轉贈給老畫師了。

「你怎麼會有這幅畫!」

「四年前,我遇到一位老畫師,從他那兒看到這幅畫,他原來不肯賣,後來得知我欲尋找畫中的你,認為我倆也許有緣,才將它送給我。」

她輕笑,「原來還有這段曲折的過程。」

他將她拉入懷里,「莫愁,你相信緣份嗎?」

「不信,我是一個實際的人。」靠在他寬厚的胸膛上,莫愁舒服地閉上眼。

「我卻篤信緣份,上天把你給了我,你是我的。」他摟緊她,恨不得將她揉入身體內。

「才不是上天把我給了你,是你硬搶的。」

她對他昔日逼婚的手段曾有幾分反彈,不過隨著這段時間的相處,心中已產生愛意,現在再提是故意開玩笑的,但卻把不知情的龍捍天給嚇出一身冷汗,他急著解釋。

「莫愁,我知道你氣我強娶了你,但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從不後悔自己當初的決定,我要你,這輩子我只要你。」他吻著她的唇,仿佛上癮般,久久無法離開她甜美的唇畔。

隨著他深情款款的吻,她的笑容加深。

她知道他在乎她,對她極好,縱容她的一切,但愛呢?他的在乎等于愛嗎?她想知道。

稍稍推開他,她鼓起勇氣問︰「你愛我嗎?」接著她嬌羞的垂下頭,表白道︰「我發現自己好像愛上你了,可是,你愛我嗎?」

靶受他的胸膛很明顯地震動了下,她抬起頭,發現他正狂喜的回望她。

龍捍天指著畫像道︰「這幅畫我視它如寶,珍藏四年,你可知道是為什麼嗎?」

莫愁搖搖頭。

低頭凝視著她絕麗動人的臉,他低喃,「只因為我已經無可救藥的愛上畫中人。」

尾聲

冬末的早晨。

洪亮的叫聲劃過白霧,直穿進寢宮,隨著聲音,跑進一個漂亮的小男孩。

「母後、母後!」

「干麼?」躺在床上的莫愁懶懶的回應。

嫁到關外已經六年,每到冬天,她便是這一副死樣子,雖然葉荷拚命為她食補,畏寒的體質已有點改善,不過對她來說,冬天即是睡覺天,外頭那麼冷,諸事不宜。

「母後,您為什麼還不起床?」龍,她四歲大的兒子,正對她要死不活的模樣產生不解和好奇。「我在冬眠。」好冷哦!好想睡覺……

「母後,您又不是蛇,干麼冬眠?」

「誰說只有蛇要冬眠?任何一種動物都會冬眠,連人也是。」她的眼皮快闔上了,「乖,你去找你的捍皇叔玩,別在這里吵我。」

「捍皇叔出城了,明天才回來。」

「那你還有四個皇叔,隨便找哪一個玩都成,只要別吵我睡覺。」

莫愁閉上眼,過了會兒又睜開,見兒子仍沒離去的打算,她嘆了口氣,「好吧,我投降,你想玩什麼?」

「母後,您看,」龍從身後拿出一塊年代看似已經很久遠的破舊錦帛,獻寶地道︰「兒找到一張藏寶圖。」從小受母親耳濡目染,他對這一類的東西特別感興趣。

「真的?」原本無神的眼一亮,她坐直身子,「我看看。」接過那塊錦帛,她努力瞧著。

上頭畫著幾座小山丘,和一條條不知名的道路,每一個交叉口都用紅筆點上個圈做為標記,看樣子,這塊破錦帛應該是一張地圖沒錯,但這是哪里的地圖她暫時看不出來。

「母後,是藏寶圖嗎?」龍爬上一旁的椅子,一顆頭湊近她。

「還不確定。」

「母後,這里有字。」他指著錦帛左下角。

「南猿山?」錦帛上的字跡已淡,莫愁看得十分吃力。「什麼南猿山,听都沒听過。」

「母後,這里還有……」

她再順著兒子的手指望去,「冰潭……咦,冰潭?好像在哪里听過。」

「母後笨笨,冰潭是那個有雪狐的地方啦!」

「哎喲!」她拍頭大喊,「就這麼個近在咫尺的地方,我居然忘了,還是兒聰明。」她在兒子臉頰上印上獎勵的吻,「走,咱們找寶藏去!」她下床抱起兒子走出寢宮。

「母後,兒想飛飛。」龍頭一雙晶亮的大眼渴盼地望著她。

從小他就對這個武功高強的母親十分崇拜,最喜歡的游戲就是被母親抱著飛來飛去。

「沒問題,抱好嘍!」施展輕功,莫愁朝馬廄奔去。

莫愁帶著兒子正想偷偷溜出皇宮,好死不死就在馬廄遇到了龍捍天。

「莫愁,你想去哪?」

「父皇,母後要帶孩兒去尋寶呢!」龍興奮地說。

「別說……」來不及捂住兒子的嘴,就讓他給泄了底。莫愁見龍捍天的雙眉皺起,心中大嘆不妙。

「莫愁?」他給她招供的機會。

「無聊死了,我想出去走走。」

「沒帶任何侍衛?」他板起臉孔說教,「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想出宮一定要帶侍衛,或者有我陪才成。」娶了這麼一個膽大好動又熱愛探險的妻子,這幾年他的心髒不知被她嚇了多少次。

「要你陪,恐怕得等上個十幾年。」她埋怨。

近幾個月,朝中政事繁忙,三天兩頭見不著他的人,想也知道他根本沒有時間陪她。

龍捍天內疚地摟過她,「你在氣我?」

「如果你沒空陪我,我就生氣,那我豈不早氣掛了。」

「還說不氣我,你看看,嘴巴嘟得那麼高。」他在她嘴上親了下。「別氣了,今天我陪你出去走走。」

「你不管那些堆積如山的奏章了?」睨著他,她懷疑地問。

他是哪根筋不對,居然舍棄政務陪她?

「偶爾也要懂得偷閑嘛!」抱著兒子上馬,他問︰「想去哪里?」

母子倆異口同聲回答,「冰潭。」

「不可能啊,明明是這里。」莫愁照著錦帛上的地圖所示,找到一個洞穴,但里頭什麼也沒有。

「母後,寶物會不會藏在牆壁里?您用您的無敵神掌把牆壁打碎,也許寶物就出現了。」

龍捍天被兒子的童言童語給逗笑。這個兒子似乎中他母親的毒太深了。

「笨兒子,你當你母後的手是鐵做的啊?」白了兒子一眼,莫愁繼續找著。

不知過了多久,母子終于大喊放棄。

「不找了,」莫愁率先走出洞穴,坐在潭邊的石頭上。「真累。」

龍捍天見狀調侃道︰「真稀奇,你居然也會喊累。」

窩入他的懷里休息,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與他閑聊,「好想念小哥和舞兒姐姐她們哦!」

「你想去中原?」

「當然,好幾年沒回去探望小哥他們了,不知道他們過得好不好?」

看著妻子小臉上因思鄉之情而落寞,他心疼萬分。「好吧,我答應你,等過一陣子忙完了,我就陪你去中原。」

「真的?你沒騙我?」

「我發誓。」他舉起右手。

「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莫愁高興地抱住他,訴說著甜甜愛語,「捍天,我好愛、好愛你哦!」

望著她如花般的笑顏,龍捍天也笑了。

正當他們沉醉在快樂之中,龍兒的呼喚聲響起——

「母後、父皇,你們快來看啊。」

他們好奇地走了過去。

「母後,您看我找到什麼!」龍頭見到他們走過來,就輕輕地撥開樹叢,捧出一團似白雪的東西。莫愁倒抽口氣,「小雪狐!」

「里面還有很多只哦!」清亮的嚷嚷聲顯示出龍的興奮。

「這里怎麼會有小雪狐?」她訝然道。

「母後,它們好可愛哦,我可不可以帶它們回去?」

昔日的記憶再度涌起,這次她卻搖頭說︰「不可以,兒,它們屬于這里。」

「可是兒好喜歡,兒會對它們很好的,母後,您就讓兒養它們,好不好?」

「兒……」

正當莫愁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兒子的乞求,一聲狐鳴響起,一只母狐朝他們急奔而來。

「兒小心!」龍捍天以為母狐要攻擊他們,趕緊抱起兒子。

不料,母狐卻停在幾尺之外,朝龍不斷哀嗚。

莫愁見狀,恍然道︰「兒,把小雪狐還給母狐。」

「可是兒想要。」

「兒,如果有一天有人將你帶離了母後身邊,你覺得母後會不會很傷心?」

龍點頭。

「那就對了,我們做人要將心比心,小雪狐的母親現在也非常難過,因為你抱走了它的孩子,你希望見到它們骨肉分離嗎?」

低頭想了會兒,龍說︰「兒知道了。」他听話地將小雪狐放回窩里。

接著他們三人便踏上歸途。

路上龍捍天忽然對莫愁說︰「我以為你會希望能再擁有一只雪狐。」

她搖頭,「喜歡不一定要佔有,這是小雪球教會我的最後一件事。」仰望著天空,她的唇畔忽現一朵笑。

「喜歡不一定要佔有?」他思忖了會兒,「我可做不到。如果我不強求,我想,你永遠不可能屬于我,因為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如果我沒在中原找到你,我會抱憾一輩子。」

「我也曾想過,如果當初沒遇見你,現在會是怎番情景?孑然一人?或者屈服于現實,隨便找個人嫁了?」

「你認為哪種情況比較有可能?」

「自己一人吧,那時我還是堅信一個人的日子是最快樂的。」

「現在後悔嗎?」

「嫁給你?不,我不後悔,即使你的強娶手段曾經讓我極度反感。」她笑道。

「強娶手段?」龍捍天非常不喜歡這個詞兒,當初他也是不得已才會用這個方法。

「可是,我喜歡你的強娶。」不顧兒子就在一旁,莫愁摟過他的頸項,主動獻上自己的唇與他交纏,直到兩人快喘不過氣來,才難分難舍的停下。她紅著臉繼續道︰「你教會我人生除了玩樂之外,還有更多東西可以體驗。」

「例如?」龍捍天溫柔地撫著她的臉。

「愛你,這是我人生最大的收獲。」

他們彼此相望,交換會心的一笑,笑中有著深深的眷戀。

—本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蠻娃戲郎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林水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