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的天敵 第九章
作者︰相思

「啊!好舊的裝潢……」

「哎唷,接待室的桌椅怎麼是這種低級的便宜貨,人家不敢坐啦!」

「唉!這是什麼茶?烏龍?沒听過,我只喝最頂尖的大吉嶺紅茶,還有啊,不是我愛說,貴公司待客的杯子竟然是用免洗紙杯,用這種不入流的東西裝盛,我才不喝咧!」

「什麼?入會簡介只有中文版,沒有英文版也沒有法文版?這怎麼行呢,實在太落伍了……算了,看在楚大哥的面子上,我勉強翻翻。」

「啥?入會要繳入會費?真是的,雖然我不缺這麼一點入會費,不過貴所也實在太不知好歹了,憑我的條件,我肯加入會員,已經是貴所的榮幸。」

葉心慈一副施舍的高傲態度。

「有我擔任會員,必然可以為你們公司的人材素值加分,並且增加無限的商機,你們怎麼還好意思再向我收取入會費?!算了,既然楚大哥都已經加入了,我也只好委屈一下。」

從大門、裝潢、桌子、椅子、待客茶水的杯子、所用的茶葉品質、茶的溫度、入會簡介、牆上油漆的顏色、櫃子陳列的方式到入會的入會費,她都有意見,都有話講。

對於這名楚非然帶進來的驕縱混血美女葉心慈,巫蘇與古小月臉上的職業微笑差點掛不住。

巫蘇怒極反笑,對著同樣也對葉心慈的態度忍無可忍的古小月交代著,「小月,這位葉小姐麻煩你接待一下,我有事想和楚先生談一談。」說到最後,她已是咬牙切齒。

迸小月扁嘴,斜瞄了眼還在接待室角落盆栽發表意見的葉心慈,無奈的點頭,「我知道了,學姊。」

得到古小月的回應,巫蘇二話不說,一把揪住楚非然的手臂,把他拖到一旁角落。

「楚非然,你這是什麼意思?」巫藕迫不及待地質問。

「什麼意思?沒有呀!」他兩手一攤,一臉的無辜。「我不過是替介紹所介紹一名客戶而已,哪有什麼意思。」

「還說沒有!任誰都看得出來,這位葉小姐根本不是真心想加入,但你卻把她帶來,誰曉得你是不是存心找人來鬧場?」她氣得想抓狂。

不管一開始開設婚姻介紹所的動機是什麼,但這總是她經營多年的事業,這些年來,巫蘇自認,她投注了許多心血,努力改善、小心經營,或許不夠完美,但絕非一無可取,更遑論葉心慈那毫無根據的批評。

「我帶葉小姐上門,絕沒有要她鬧場的意思。」對於她的指控,楚非然慎重的聲明。

他領葉心慈來這當然有他的用意,但絕非是巫蘇所以為的「鬧場」,「如果你認為葉小姐不適合加入會員,你大可拒絕,不必顧慮我。」

「我當然不會顧慮你,」巫忿忿地白了他一眼。「可是該死的是,雖然我的理智對這位葉小姐很有意見,但我的直覺卻告訴我,如果葉小姐提出入會申請,我應該要答應她……」

懊死!巫蘇暗自咒罵。

一直以來,她全憑直覺行事,她相信她的直覺,但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懷疑自己的直覺。

因為楚非然的緣故,她竟一連兩次的忍不住懷疑,自己直覺的準確性!

第一次是在昨天,直覺告訴她,她一向深深畏懼的楚非然,因為一吻,竟成了她現在唯一適合的人選。

第二次則是現在,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位葉小姐完全不符合紅娘婚姻介紹所的宗旨,而她也不是真心想加入,她表現得再明顯不過,她入會只是為了楚非然,而她在乎的人也只有楚非然一個。

偏偏巫蘇的直覺卻告訴她,葉心慈將會入會,且在所塈鋮鴠憎茠漸t一伴……難道,葉心慈會是楚非然最終的選擇……那麼她呢?

得出結論的剎那,巫蘇慌了。

這時,問題人物葉心慈離開接待室,來到楚非然的身旁勾住他,「楚大哥我決定入會了。」

葉心慈笑著向楚非然報告,同時還朝巫蘇丟了一枚充滿濃厚示威意味的眼神。

「巫小姐,請貴所立即替我趕辦入會手續,同時,我要求貴所遵守一件事,替我排定的單獨聯誼對象,必須是像楚大哥一樣的水準,且需事先經過我的審核確認無誤之後,才可以。」

巫蘇冷笑諷刺,「葉小姐,你太客氣了,你何不乾脆直接指名,要我排定楚非然成為你的聯誼對象呢?」

「哎呀!你、我心知肚明就好,干麼把話說得這麼清楚呢?人家我會害羞的耶!」

依偎在楚非然身邊,葉心慈狀似嬌羞,下依地跺著腳。

「反正呢,在你們這間小婚姻介紹所堙A要找出第二個像楚大哥這麼優秀杰出的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還是保留一點女性的矜持,不指名了。」

「是嗎?」

這時,巫蘇臉上的笑容十分璀璨。

而,只要是對巫蘇的習性稍稍有點了解的人都知道,每當她在不應出現笑容的時機,出現反常的笑容時,即代表她已經氣到神經錯亂、理智全失了。

「容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決定入會?確定只要條件和楚非然相當即可,而不指名?不後侮?」巫蘇笑容可鞠地再次確認。

「不,」葉心慈傲然的抬頭,「本小姐一言九鼎,說過的話絕不後悔。」

「好!既然葉小姐你都這麼說了,即日起,你已是紅娘婚姻介紹所的一份子,我是紅娘婚姻介紹所的所長,巫蘇,代表本所所有成員,歡迎葉小姐加入我們,成為我們的會員。」巫蘇爽快的接口。

「巫蘇!」

「學姊——」

迸小月與楚非然同時發出不贊同的聲音。

「你們別插嘴。」

巫蘇回頭,制止古小月與楚非然出聲,繼續看向葉心慈。

「不過有一件事,必須向葉小姐你澄清,有關你只想接近楚非然先生,卻因為不願大膽指名,反而開出『只能安排和楚非然條件一樣的會員與你聯誼』的條件,敝所可能要讓你失望了。」

「哦!你是指,除非楚大哥之外,貴所會員中沒有同樣杰出的人才嗎?」

葉心慈輕視一笑,無所謂地挑眉。

「沒關系,反正這件事我早就看穿了,你就省省力氣,不必再浪費我的時間了……」

「不,我們有,和你所認為的結果相反,我想向你報告的是,敞所中各項條件足以與楚非然先生相媲美的會員多的是。」巫蘇適時打斷葉心慈的話。

「即日起,我將安排你逐一與會員聯誼,當然,在這之前,依照你的要求,敝所將事先把聯誼對象的資料送予你評估,請葉小姐放心。」

「啥?!」葉心慈臉色微變。

她怎麼也沒想到,在這麼一間小小的婚姻介紹所堙A竟然藏有多位與楚非然等級的杰出人物。

「另外,還有一件事,要請你見諒。」仿佛還嫌葉心慈的挫折打擊不夠大,巫蘇繼續漾著笑容開口,「因為楚非然先生的對象已經決定,即日起,他將退出自由會員名單之例,直到他與目前交往的對象確定分手,才會再度排進自由會員之例,所以在這期間,你聯誼的對象中,將不會有楚非然這個人,順便一提,楚非然決定的對象就是我,請多多指教。」

這時葉心慈已失去她原來的自傲從容,臉色一片蒼白。

「學姊——」

「巫蘇!」

一直到耳畔同時傳人楚非然與古小月的驚呼聲,巫蘇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在一氣之下,竟承認了什麼。

「我……我……」回過神來,巫蘇驚惶失措,她不敢望向古小月,更不敢看向楚非然。

她理不清心底的慌亂是為了什麼?而那夾在慌亂之間的一絲篤定與了然,還有隱約的暗喜與安心又是什麼?

這時,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再一次拋下所有的末解題,跋腿就逃!

「巫蘇!」楚非然在第一時問追上她,「為什麼要逃?」緊抓著她的臂膀,質問著。

巫蘇拚命的掙扎,卻不敢抬頭面對揪住她的人。

「我沒有……放開我。」

「我不放。」他理直氣壯地拒絕。

「為什麼?」她直問。

掙不開又跑不過,巫蘇的心已經夠亂如麻了,卻不得不被這個擾亂她心池的男人滯留在身邊。

「別忘了,是你自己當眾承認,你和我已確認交往中,除非你今天能為你的逃跑說出正當的理由,否則我堅決不放手。」

「那我隨便說說的而已。」巫蘇直覺回嘴。

不管她一直深信不疑的直覺告訴她什麼,她始終不願相信楚非然是她唯一的選擇。

「我不相信你,所以我也不相信這一次的直覺!」她大吼。

「因為不願相信我,你連自己也否認?」楚非然瞠目。

巫蘇回嘴,「對,我為什麼要相信?」

想起過去楚非然種種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的惡形惡狀,她頓時理直氣壯的抬起頭。

「再者,就算我的直覺沒出錯,你是我現階段唯一的選擇,那又如何?現階段而已,又不是一輩子,說不定再過一陣子,我就不是只有你一個選擇而已,我不想要你,也不敢要你,所以我寧可錯過這次機會。」

「你……寧可錯過我?你寧可錯過汲汲追求了近十年的唯一可能,只因為那個人是我?!」楚非然難以置信地反問。

「不行嗎?」雖然他嚴肅的表情讓她覺得不安,卻還是嘴硬地維持相同的結論。

楚非然突然一陣狂笑。

明明他的表情在笑、他的聲音在笑,但不知為什麼,听見他的笑聲,巫蘇卻好像听見他痛苦的嘶吼聲,心不由得跟著他的笑聲顫動、抽痛。

「原來……原來……哈、哈、哈!」

一直以來,他仗侍著自己的聰明才智,自以為沒有什麼事難得了他。

即便是早已確定自己對巫蘇的感情,他卻以為憑著他的能力,早已吃定了遲頓、沖動,神經線比任何人都大條的巫蘇。

他雖將巫蘇捧在手中,不許任何人窺視,卻為了一時的好玩,自私地罔顧她的感受獨佔她,卻不告訴她。

巫蘇確實沒有他聰明,也不及他的詭計多端,而他或許在每一件事上,都能夠輕易地克她、制她,但又如何?

他是可以迫得巫蘇只能選他一個,卻無法強求她必須接受他。

巫蘇沒有必要非他不可,哪怕他是她僅剩的選擇,她也不一定要選擇他。

相對於他自以為是她命中的天敵,以為她一輩子也拿他莫可奈何……但,其實在一開始,他的心早已隨她而起伏。

與其說他是巫蘇的天敵,還不如說巫蘇是他的要害。

原來,他以他自傲的聰明玩掉了得到自己唯一想要的人的機會。

「哈、哈、哈!」

在一陣大笑過後,楚非然突然斂容收聲。

「對不起。」他慎重的道歉。

「啊?!」听見他的歉語,巫蘇吃驚地闔不攏嘴。

「我錯了,是我太有自信也太自以為是,難怪你寧可放棄期待已久的機會,也不願屈就於我,為了彌補我過去所犯的錯誤,從現在起,我放你自由。為免我克制不了自己對你的佔有欲,明天我就出國,再也不干涉你的選擇。」

楚非然苦笑,不舍地放開她。

「不過,我希望你相信一件事,我對你是認真的,雖然我的表現不是那麼一回事,不過我確實是認真的。」

話一說完,楚非然毅然決然的掉頭離去。

「你……」巫蘇伸出一只手,試著把他叫回。

她六神無主,心亂如麻。

她不知道,為什麼當他轉身離去時,她會想喚回他,喚回她過去一直祈求他消失不見的災星。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決絕離去的背影讓她的心這麼痛,甚至痛得連話都說不出口。

她只知道,自己竟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他越走越遠,一步一步地走出她的世界,直到淚水不知不覺的浸濕她的衣襟。

巫蘇想了一晚,猶豫不決了一晚,最後終於想清楚的趕到機場。

在出境大廳前,巫蘇遠遠地即發現楚非然的身影。

「楚非然!」她氣喘吁吁地大喊,「等、等一下,我有話要問你。」

楚非然驀然回頭,靜靜的凝視著,站在原地等候她的到來。

隨著巫蘇的步伐,兩人間的距離一步步縮減。

巫蘇知道,只有自己的事,她無法利用她天生的預知能力得知結果。

她幾乎掌握了周遭身旁每一個人的將來,但對自己的事,她卻是那樣的無能為力,那樣的膽小害怕,卻又不得不被迫做出選擇。

巫藕腳步越來越緩慢、越來越沉重。

她害怕未知的結局,卻又不得不親手揭開。

她知道,一旦她將結論說出口,她只能絕望地靜候楚非然的答案,不論結果如何,她都清楚知道,只要她把話說出口,就是一則無可挽回的決定。

她該向他表白嗎?萬一她錯了呢?萬一這又是他的玩笑,他根本就不愛她……

倘若她不說,或許她就不會受傷也不需要擔負這麼大的不確定。

但,錯過楚非然,她真的就可以安然無恙地回到原有的生活嗎?

在她生命中,真的會再有另一個人足以撼動她的心,讓她再遇到像對楚非然一樣深深眷戀、心痛的人出現嗎?

沒了,再也不會有。

只要她的選擇不是他,她的心永遠會空空洞洞的缺一塊。

錯過這一次、錯過楚非然,她知道她的生命都將只剩缺憾。

「我……追來了。」

巫蘇緊閉雙眼靜候判決。

她對楚非然的感情早在不知不覺中超越好感、超越喜歡,而成為深深的愛戀。

她好怕自己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好伯自己將一輩子只能替人作嫁,好怕自己孤注一擲所得到的結果卻是楚非然的嘲笑……

「我看到了。」

楚非然含笑以對,沒有半點意外之色。

這算什麼答案?一顆心懸在半空中,巫蘇額上開始冒出冷汗。

「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遲頓的。」他微笑。

第二滴冷汗憑空出現在她額上和第一滴汗水相依相伴。

再次微笑,這一回楚非然總算把話說清楚,「我等你這一句話等了好久,終於讓我等到你的告白。」

等你?!等到?!

這一次,巫蘇總算听出他話堛熒N思,一顆心安了一半,另一半卻還是劇烈地狂跳。

「為什麼?」她巍顫顫的開口。

「一份不確定吧。」

楚非然俊雅斯文的臉上不由地泛起一抹釋懷後的歉意。

「況且我也想看看,遲頓如你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明白自己的心、明白我的心。」

算是給勇敢開口的她一份獎勵,講話一向拐彎抹角的楚非然,難得沒有再多拐幾個彎,反而將話題直接跳至結論。

「嫁給我,好嗎?」

巫蘇無言。

這個男人,一句話永遠一拐再拐還不肯說清楚,甚至連這麼重要的答案,他也都得分三次才肯講白,為什麼他總學不會直截了當?他知不知道,等待會叫人白頭發。

巫蘇不禁為自己因等候答案而緊張冤死的腦細胞抱屈。

已明白自己心意的她當然不可能拒絕他的求婚,只是他這麼過份,答案若不用他拿手的回答招式回然似乎有點對下起自己。

「我在考慮是不是要結束紅娘婚姻介紹所。」她低頭,效法楚非然說話的藝術,不正面答覆問題。

「為什麼?」

顯然文不對題的答案令他不解。

巫蘇的事業心不重,但也沒理由突然決定結束如日中天的事業?更何況,他方才是向她求婚吧!而她的答案似乎與問題無關。

「反正目的已經達成,我還留著它做什麼。」她微笑,神情有著釋然以及許多的雲淡風輕。

「至於結束紅娘婚姻介紹所之後的事我會好好考慮。」

「目的?」楚非然一向神色自若的臉上難得出現困惑之色。巫蘇昂首,笑燦如花,「對呀!」嗯,總算撐到第三句,可以講了吧!「因為我已經成功的達成有男朋友的目的,再也不需要替人作嫁。」

【全書完】

•欲知巫家老大巫薏和黎驀霆的情事,請看新月浪漫情懷1590半調子巫女之一《巫女的惡男》

•欲知巫家老三巫靬M嚴峻的情事,請看新月浪漫情懷1607半調子巫女之-一《巫女的上司》

•欲知巫家者麼巫舞和左亦斯的戀曲,請看新月浪漫情懷1625半調子巫女之三《巫女的冤家》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巫女的天敵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相思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