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冰山美人 第10章(2)
作者︰杜若
    此時莫曉生和季若冰也手牽著手走了過來。「小叔?」

    「劭瑋!」

    一道女聲自餐室外傳來,四人的目光同時轉了過去。

    「愛莉!?」白劭瑋不可置信的看著愛莉奔進餐室。

    「劭瑋!」

    白劭瑋伸手抱住撲向他的愛莉,笑著問道︰「你怎麼會來的?炸藥是你解除的嗎?」

    愛莉在他懷中仰起臉,笑瞇瞇的回答道︰「不是我,是商顗。」

    「不過,是愛莉帶我進來的。」商顗在此時走進了餐室。「沒有愛莉,我也進不了這幢房子。」

    「怎麼可能?」瑞克喃喃自語著︰「不可能會出錯的,不可能!」

    「季海原!」季若冰不知何時手上拿了一把手槍,正瞄準著瑞克•菲尼克斯。

    「若冰!」莫曉生試圖阻止季若冰。

    季若冰目光冰冷的凝視著瑞克,語氣宛如冰冷的霜雪。「無論如何,今天都將成為你的忌日。」

    「若冰,不可以!」莫曉生失聲喊道︰「你不能動手殺自己的父親。」

    「父親?」季若冰冷哼一聲,「我只有母親沒有父親,我要他償還我母親一家二十六條的人命。」

    「是二十六條嗎?」瑞克滿不在乎的道,嘴角噙著一絲令人不寒而栗的笑意。

    「不要,若冰!」莫曉生在季若冰扣扳機之前奪過她的槍,立刻瞄準了瑞克。

    「由我來動手就可以了。」

    「曉生!」

    瑞克的笑聲回蕩在室內,似乎覺得這個場面很有趣。

    季若冰咬牙切齒的瞪著他,轉頭向莫曉生吼道︰「把槍給我!」

    「不,我說過由我動手。」

    忽地,槍聲砰然響起,瑞克的笑聲也戛然而止,他凍結的目光看著那兩把瞄準他的手槍,身軀頹然的自椅子上滑落在地。

    「我好像比你快了一點。」白劭瑋微笑地看向亞烈•德佛渥克。

    「不,我們是同時。」亞烈淡然一笑。

    「劭瑋?」季若冰木然的看著他們兩人手上的槍。

    白劭瑋收起槍,歉然一笑,「對不起,若冰,但我不能讓你動手殺了他,無論如何他都是你的父親,我不能讓你做一個弒父之人;同樣的,我也不能讓曉生動手,這樣對你們兩人都不好,所有的罪過就由我一個人來承擔吧!」

    季若冰突然哭了出來,眼淚宛如決堤般自她眼眶中溢出,莫曉生神色黯然的丟下手槍,張臂將季若冰擁入懷中。

    她泣不成聲,將臉埋在莫曉生的胸膛上不斷的哭泣,所有的人皆默不作聲,听著她悲慟的哭聲回蕩在空氣之中。

    許久之後,季若冰哭泣的聲音漸漸轉小,她小聲的啜泣著,淚水仍不斷的流出,彷彿永無止歇般。

    「我們離開這里吧!」商顗開口說道。

    「嗯。」白劭瑋輕點了下頭。「走吧,曉生。」

    莫曉生輕輕拭去她的淚,將她緊緊地擁在胸前。

    在商顗的帶領下,所有的人離開了這幢別墅。

    走出別墅後,白劭瑋看著亞烈問道︰「你要和我們一起走嗎?」

    亞烈看了站在白劭瑋身旁的愛莉一眼,搖搖頭。

    「再見。」他朝他們揮揮手便轉身離去。

    「上車吧!」

    白劭瑋開的是一輛九人座的旅行車,一行人上了車,莫曉生帶著季若冰坐在後座,由白劭瑋開車。

    車子開了一段距離後,愛莉輕聲開口道︰「劭瑋,那幢房子讓它消失好嗎?」

    白劭瑋看了照後鏡一眼,輕嘆口氣。「你想怎麼做就去做吧!」

    「嗯。」

    一連串的爆炸聲自別墅的方位傳來,地表也起了一陣劇烈的震動,愛莉轉頭望著那一片火海。

    「一切就讓它隨著這場大火結束吧!」

    一滴清澈透明的淚珠自季若冰純淨無瑕的臉龐滑落。為何離開的決定會讓她如此的心痛呢?季若冰背起背包,將愛莉交給她的行動電話留在櫃子上,戴上墨鏡,走出這幢她和愛莉共同居住的房子,關上門後轉身離去。

    走過聖路易橋,她來到西提島,季若冰決定再看一眼聖母院後就要離開巴黎,她並沒有特別的信仰任何宗教,可是她一向很喜歡教堂或寺廟給人的感覺——寧靜祥和,似乎永遠不變;但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永恆不變的。

    當季若冰搭乘地下鐵來到東站,她發現車站內的人潮很多,大部分是瑞士和奧地利來的旅客。她低頭笑了笑,想起了曾經答應劭瑋要和他們一起去看球賽的,如今她勢必要毀約了。

    通往奧地利的列車進站了,季若冰往後退了一步,不意卻撞上了一個厚實的胸膛。

    「對不起!」季若冰一邊說著一邊轉過身子。

    「小姐,你忘了帶一樣東西。」莫曉生俊美的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有趣的看著季若冰一臉訝異的神情。

    「你……怎麼會在這里?」季若冰很快的平復了情緒,語氣也刻意變得冷淡。

    莫曉生臉上的笑意不減,說道︰「我說過,不論你到什麼地方,我都能找到你的。

    若冰,該是停止我們之間的追逐游戲的時候了。」他抬手輕觸著她細緻的面龐。

    墨鏡遮住了她大半的臉龐,使她看起來更加冷漠,一點笑容也沒有。「是的,你不要再追著我了,我不值得你這樣做。」

    他輕嘆了口氣。

    「你太妄自菲薄了,在我眼中你是世界上唯一的珍寶,我們之間經過的這些事,難道對你一點意義都沒有?你竟然還是決定要離我而去!?」

    她沉默許久,莫曉生不禁伸手摘下她的墨鏡,這時才訝異的發現她的眼眶中竟蓄滿了淚水。

    「若冰?」看見她的淚水開始滑落,他慌亂的將她擁入懷中。「怎麼回事?別哭啊!」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我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要離開你啊!」

    「若冰。」他喊著她名字的聲音里帶著嘆息。「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要離開呢?這樣害得我們兩個人都痛苦啊!」

    她哽咽的道︰「我不適合你,你值得一個比我更好的女孩。我有一個邪惡的父親,我做了許多污穢的事情,我的雙手沾染著血腥,你不能和我這樣的一個女人在一起。」

    「傻女孩。」他憐惜的撫著她的背,語氣帶著責難和不舍。「你怎麼會有這些念頭?你忘了你是雪天使嗎?為什麼在你始終穿著黑衣的時候,大家還是叫你雪天使呢?因為你既美麗又擁有一顆純淨的心呀!你並沒有真的做過什麼不好的事,別把那些你不應該背的罪孽攬在自己身上。」

    他抬起她帶著淚痕的臉龐,輕聲低喃︰「我知道你所有的事情,而在我心中你永遠是我最愛的天使。若冰,听從你的心吧!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呢?」

    她伸臂攬住他的頸項。

    「你,我想要和你在一起,可是又覺得這個願望好奢侈。」

    莫曉生微笑嘆息,輕吻著她的發。「那麼就如你所願吧!我現在是你的了,只屬於你一個人。我愛你,若冰。」

    「列車開走了。」她抬起頭,看見列車正駛離車站。

    「沒關系,反正我本來就不打算讓你上車,現在我要听到你說那句話。」莫曉生一臉的期待。

    季若冰只是將臉埋入他寬厚的肩膀。

    「若冰,告訴我,就算是日行一善也好。」

    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抬起頭。「好吧,我愛你。」

    「這麼勉強嗎?」他輕啄了一下她的唇。「再說一遍好嗎?」

    她將他的頭拉下,在他的耳際低語道︰「我愛你。」

    莫曉生心滿意足的將她抱了起來。

    「做什麼啊?」她笑著問道。

    「雖然我很想帶著你一起坐上列車到一個完全沒有人打擾我們的地方。」他就這樣抱著她走出月台,一邊說道︰「可惜我有些恩情必須償還。」

    「是什麼?」

    「你以為我怎麼知道你要走的事?」

    「是幼玲?」她猜測道。

    「沒錯。」他有些不滿的道︰「老實說我真的沒想到在事情結束後,你居然又打算不告而別,若不是幼玲告訴我,這次要找你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幼玲她……」季若冰對宋幼玲始終有些愧疚。

    莫曉生笑著道︰「你知道幼玲怎麼跟我說的嗎?她說她雖然喜歡我,但比起來,她最喜歡的人是你,還威脅我若敢對你不好,就要找我算帳!天哪,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她淺淺一笑,「我不知道,可是現在我覺得我好幸福。」

    「真的嗎?」他笑著道︰「這樣你就覺得幸福了?真是太容易取悅了,看來我可以對大家交代了。」

    「什麼意思?」她不解的問道。

    莫曉生停在開來的車子旁,放下了季若冰。

    「你知道你的保護者有多少嗎?光是一個「飛影」就可以嚇得人動彈不得了,更何況還有小叔做你的靠山。」

    「所以你以後不可以再隨隨便便的跑掉了,這樣大家會以為我對你不好。」他吻住她的唇,好一會兒後才繼續說道︰「為了我的安全著想,你要一直留在我的身邊才行。」

    「好,我答應你。」季若冰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本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戀上冰山美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杜若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