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等 第9章(1)
作者︰維倪
    溫宇倫直盯著急診室的診療間門,直到手腳纏著紗布的楊雪淨,一拐一拐地從急診室走了出來,他一顆緊繃不安的心才稍微放松。

    「沒事吧?」他走上前,扶著她不穩的身子,關心地詢問。

    她搖搖頭,輕描淡寫的說︰「只是手腳有幾處擦傷,右腳luo有點扭傷,其實沒什麼大礙。」

    「沒事就好。」他伸手接過她手中的單據,「我去拿藥批價,你在這邊坐著等我。」說著,他扶著她在椅子上坐下。

    「不……」她還來不及拒絕,他人就走了。

    沒一會兒,他拿了一大袋的藥走了回來。

    她伸手拿過他手中的藥袋,冷淡的道謝,「謝謝。」雖然她現在的心情平復多了,但如果可以她不想再跟這個男人有多余的交集了。

    像是對她的淡漠視而不見,溫宇倫開始叨念起來,「下次別再這麼沖動了,過馬路也不看一下路燈和車況,幸好只是跟機車擦撞,如果是汽車怎麼辦?」一想起她出車禍的一幕,他就心有余悸。

    她真的快把他給嚇死了,嚇得他三魂七魄去了一半。

    幸虧她沒事,只有擦傷跟扭傷,雖然……這也夠讓他心疼的了,而他更無法想象如果是更嚴重的傷怎麼辦?

    知道自己愛她,但經過這件事,他更深刻體認自己愛她有多深,幾乎把她的命看得比自己重。

    「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擔心我。」她撇過臉,說話的口氣像是對路人說話。

    受傷有人可以替自己心疼是很溫暖,但如果這個人還有別人要心疼,那就不必了!

    「我說過很多次了,不要我擔心你,那就好好照顧自己。」關乎到她的生命,他的語氣略微激動。「不要像個小孩子一樣任性。」

    楊雪淨賭氣的說︰「我就想任性怎麼樣,那也不關你的事。」

    「怎麼可能不關我的事!」她居然對他這麼說,當時他的心跳像是要停止了。「你知不知道我快被你嚇死了!」

    「那還真是對不起。」她撇撇嘴,狀似道歉,一樣還是沒有好口氣。

    「你……」知道她根本沒有听進去,他耐著火氣說︰「就算生氣,也不要拿生命開玩笑,你要發脾氣就發在我身上好了。」

    深吸了一口氣,她睨了他一眼,冷冷的說︰「別往自己臉上貼金,我不會為了跟你這種男人生氣,丟了自己的一條命,太不值得了。」說完,她扶著椅子、起身準備離開醫院。

    知道她在氣頭上,現在說什麼都是多余的,他暗嘆一口氣,想伸手扶著她走,卻被她閃開了。

    「我自己可以走。」她拒絕了他的好意。

    「你腳受傷了,我扶著你會比較好走路。」她的脾氣還真是比牛倔。

    「不用。」她語氣堅決地拒絕,「總要學會一個人走的,沒有你的幫忙,雖然會走得比較辛苦,但我以前可以,現在也可以。」

    是的,她很生氣,想到被車擦撞前的事,她的心情又開始動蕩了。

    沒想到一個和別的女人生了兒子的男人,還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對她說些花言巧語,甚至跟她求婚,說想跟她共度一輩子的人生!天啊!他怎麼可以這麼無恥,甚至還敢來這里關心她?

    雖然她已經對他另有女人的事有心理準備,所以之前才會拒絕他,但她可從沒想過他敢將她介紹給那個女人,更沒想過那個眾人口中的情婦,竟是她七年前看到的那個小三?

    老天!她簡直不敢相信,他會是這樣一個不負責的壞男人,更要命的是,她居然還愛著這個男人!

    嘆著氣,溫宇倫的語氣有點無奈,「你的氣要多久才會消?」如果她不氣消,不管他說什麼都會被她拒絕,他太了解她了。

    「我的氣消不消,關你什麼事!」楊雪淨怒視著他,語氣充滿火藥味,「反正你已經有老婆、有兒子,共組一個美滿家庭了,你不好好照顧他們,還管我干麼?莫名其妙!」

    「我跟予瑄之間沒有什麼,那個小男孩是她的兒子沒錯,但不是我的,那是她跟別人生的。」

    「你到現在還跟我鬼扯說謊?」憤憤地瞪著他,她有種想狠狠甩他一巴掌的沖動,「你認為你隨便說說,我就會相信你的鬼話嗎?你以為我還像十七、八歲的懵懂小女生一樣,那麼好騙嗎?」

    「我沒有說謊!」溫宇倫微惱地低喊,「予瑄跟我只是很普通的朋友關系!就這樣!」他就知道現在跟她說這個,她只會更沒理智。

    但想到在她心中曾把他當做那種感情不專的花花公子,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跟你是很普通的朋友關系?!普通的人會上你的床,還在你家過一夜嗎?」她火大地嘲諷。「看那男孩的年紀跟我家小梨差不多,看來我當年如果不走,場面會很難看啊!但我真沒想到,你會這麼過份,七年後還是想享齊人之福,我對你真是失望透了,因為你連尊重當事人的意願都做不到!」

    「你在胡說什麼?」

    「我在說什麼你心里明白得很!」他還打算裝傻嗎?「是我眼力不好,還是你記憶不好,想想看,這可不是我們三個人第一次見面。」

    聞言,溫宇倫頓了幾秒,想起七年前的爭執……

    他氣急敗壞的解釋,「我的天啊!你還是誤會了!我那時候不就跟你說過了,我跟予瑄是朋友,我還以為你是在對我的態度生氣,沒想到你壓根不相信我跟你說的話!」

    「我怎麼相信,那是一派胡言。」想起七年前,她的情緒忍不住宮發,「你普通朋友的定義到底有多寬?普通朋友半夜在你家洗澡,普通朋友讓你選擇跟女朋友吵架、拒絕女朋友的要求,普通朋友甚至幫你生了一個小孩……喔,原來如此,我知道為什麼你不肯放過我了,因為我一直跟你說要當普通朋友,你壓根誤會大了,所以才纏著我是嗎?」她的口氣是調侃對方的,但淚水卻不斷的流下。

    聞言,溫宇倫怔愣在當場,听著她的控訴,他卻不知道要從哪一件解釋起,因為他……因為他太生氣了,沒想過自己是這麼不被信任的。

    「你別告訴我,她只是在你家借浴室洗澡,洗完澡就回家了。」把他的沉默當默認,冷哼了一聲,她又繼續說︰「你也不用再找一堆可笑的謊言來騙我,我只相信自己的眼楮。」說著,斗大的淚珠,從她皙白的臉蛋滑落。

    她不想哭的,她一直告訴自己不可以再為他掉任何一滴眼淚,但是想起七年前那一晚的事,她的心還是痛著。

    深吸了幾口氣,他握緊拳頭,凝視著她的眼楮,「這就是你七年前離開的主因?因為你選擇相信自己的眼楮,而不相信我的心?」

    弄清楚了她離開他的原因,但是他的心情卻是非常沉痛。

    她居然是這麼想他的,認為她是這樣對感情不專一的男人……這樣的認定太過武斷,好像她從來就不了解他……這讓他太痛心了。

    「我做錯了嗎?我不能選擇一個心口如一的男人嗎?我一定要選擇一個嘴上說要對我好,心里卻想著其他女人的男人嗎?」深吸著氣,她盡量讓自己情緒安靜下來。

    算了!她不要像個怨婦,和他為了這件事爭論不休,這已經是往事了,這樣也好,她只打算跟女兒度過余生。

    愛情,不是玩不起的人可以踫的。

    也許她不能擁有一個愛她的男人,但她可以跟相依相伴的女兒好好過平靜的日子,雖然這七年來辛苦了一點,但至少很單純、很幸福。

    「你當然可以選擇你想要的男人,但重點是你真的看清楚了嗎?」他的眼神黯下,語氣也帶著沉痛。

    就為了她的不信任,讓他失去了她整整七年多,甚至連他有一個可愛的女兒都不知道、見不到……讓他忍受了那麼久的孤單,也讓他自責了那麼久。

    「你想我怎麼看清楚!事實就擺在眼前。」她冷冷瞪他,語氣不屑的說︰「你這個可惡的男人,竟然讓別的女人生了你的孩子,不但不跟人家結婚,還一副不想負責任的樣子,甚至纏著我!你的心和血是冰做的吧!」老天,她為什麼會愛上這樣無情的男人?

    「喔?」溫宇倫怒極反笑,「所以我這個不負責任的男人,不管別人,反而急著要照顧你跟小梨是嗎?」開玩笑,如果他是不負責任的男人,那他會連她跟女兒都不要!

    沒听出他的話中弦音,她繼續責難,「對,你怎麼可以這麼冷血?那是你兒子啊!我絕對不跟你這種人在一起!」

    「楊雪淨!你的腦袋到底是裝什麼漿糊!」他要被這女人氣瘋了。

    在她的心里,他對她的感情,是這麼薄弱的嗎?她居然這麼不相信他?

    「我的腦袋裝漿糊?」楊雪淨睜大了眼,不滿的說︰「你這個混蛋,玩女人不負責任就算了,還罵我腦袋裝漿糊?」可惡……居然拐著彎罵她笨!

    「我跟你交往這麼久了,你還能把我當成那種花心的男人,你腦袋不是裝漿糊嗎?」他越說越氣,「如果我真的要偷吃,我不會那麼笨,還當場讓你抓到!」

    「要不是因為我到你家找你,我就永遠不知道了!你是希望我這樣吧!」

    「你……」他激動得想掐住她的脖子,用力搖晃她的腦袋,讓她思緒清楚一點,「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可以要予瑄來跟你說明當年……」

    「你沒好好照顧他們母子倆,還要他們母子來幫你?」她不認同的瞪他,「溫宇倫,你有點良心好嗎?」

    「你清醒一點好不好?」

    「我是被撞到手腳,並沒有被撞到頭,現在清醒得很!你不要一直拐著彎罵我,我們不能好聚好散嗎?」雖然她也覺得很難,她可能會恨這男人一輩子!

    溫宇倫低吼道︰「予瑄是孟華的女友!」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七年之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維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