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等 第1章(1)
作者︰維倪
    日本大阪關西國際空港——

    一踏出二樓的入境處,溫宇倫才開啟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喂。」拖著手中的行李,溫宇倫接起電話,邊說邊搭電扶梯往一樓的機場大門走。「哪個林先生?他又怎……想換掉廚房的磁磚顏色?你跟他說不可能,換成桃紅色的磁磚還能看嗎……他說老婆喜歡桃紅色?那他怎麼不早說?你告訴他,如果現在要更動,工程預算會超支、完工期也會延遲,重點是廚房會很可笑……」

    談話間,他已經穿過一樓的大廳來到機場大門。「好吧,很可笑不能說,那你就用你專業一點的說法給我說服他,我不能接受到時候雜志編輯采訪我的作品時,發現我溫宇倫弄了個桃紅色的廚房!那你就不用做了……嗯,處理完打一通電話給我。」說完,他有些不悅的掛上電話。

    然而電話才掛斷,又是另一通來電。

    皺起眉,溫宇倫再次接起電話,「又怎麼了?」

    「你出關了嗎?」電話那端傳來的是低沉的男聲,「怎麼了?口氣這麼壞?剛才打了幾通電話給你都是佔線中。」

    听出對方是自己在日本的好友顏季堯,溫宇倫的口氣緩下來,「沒什麼,台灣的助理打電話來,說有個客戶要改房子的設計。」他走向計程車等候處。

    「改設計?不滿意嗎?不是吧,你可是溫宇倫耶。」

    「別調侃我。」溫宇倫撇了撇嘴,不滿的說︰「從設計、施工到現在,已經要求改很多次了,最後居然跟我說他老婆喜歡桃紅色的廚房。」面對這樣沒有主見的客戶,三不五時就要求東改西變的,真的會讓他又氣又無奈。

    顏季堯輕笑了一聲,「有的客戶就是這樣子,剛開始看設計圖的時候都很滿意,等開始施工了,看了別的設計案、听了親友的意見,有時候還會跟你說風水大師的指示,就會開始要求東改西改的,你會習慣的。」

    「拜托,我已經習慣了,只是不想砸了自己的招牌……算了不說這個了。」溫宇倫抬頭看了烏沉沉的天空。「嘖!大阪的天氣似乎不太好,希望別下雨,我可沒帶傘來。」

    「那你可能得失望了,東京這邊已經下了兩天的雨,氣象說雨要下到後天,就算大阪不下,你還是跟雨有約,買支傘干。」

    「你講話真不討喜。」溫宇倫眉頭皺緊著。「叮嚀的口氣也像老媽子。」

    「誰講話比你不討喜。你後天大概要搭幾點的飛機到東京?我好去接你。」

    溫宇倫遲疑了一下,「不了,既然這幾天會下雨,我還是搭新干線去,應該是早上九點那班希望號。」天氣不好搭飛機,到時候踫上亂流,可是一件苦差事。

    「那好,直接到市中心,省得我還要跑老遠去羽田機場接你,吃力不討好,到時候又讓你說我是老媽子。」顏季堯說笑道。

    「好,你不是我的老媽子,是我家長工。」明明就很愛管閑事,還不承認自己婆媽。溫宇倫翻了個白眼,「順便告訴你,我住品川飯店,到站就到家,你也不用來車站接我,很開心吧長工。」

    他的玩笑話惹來顏季堯一陣笑意,「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也只有我願意跟你這種人在一起了。」

    「嘿!我對同性戀沒有興趣,我還是會當你是朋友,但你不要覬覦我,你會失望的。」溫宇倫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如果只是要來找我吃頓飯,我會盡量不這麼害怕的。」

    「別一副配我很委屈的樣子,我身價可高著呢!你排隊吧……嘖!我跟你扯這些干麼!你想對我怎麼樣還得先問過我女朋友哩!」

    「是長工想對本少爺怎麼樣吧!」溫宇倫加深了笑意,「好啦,我到東京的時候再打給你,我們喝兩杯。」

    「好啦好啦,就這樣。」

    幣斷了電話,溫宇倫坐上計程車,用流利的日文對司機說︰「麻煩到心齋橋的日航飯店。」

    接著他又拿著電話,開始撥打電話,「喂。左京先生嗎?我是溫宇倫,我已經到大阪了……三點嗎?好的,我會準時出席。」

    結束通話,他轉頭看向車窗外的街景,天空已經開始下起紛飛的細雨來。

    嘆息一聲,溫宇倫唇邊露出一抹苦笑。

    看來待會兒下車,還是得先去買把傘了。

    老實說,他不是很喜歡雨天,那會勾起他不好的記憶……

    日本東京舞濱——

    抱著才六歲大的女兒,站在滿是人潮的車站月台前排隊等著電車,楊雪淨清麗的臉上顯出些許疲累。

    「小梨要不要換我抱一下?」錢若雅看著在好友懷里熟睡的干女兒,體貼的問。

    這個小丫頭,今天玩得夠瘋了,瘋到都還來不及坐車回飯店,就已經累得睡著了。

    「沒關系。」楊雪淨婉拒了好友的好意,「你手里也拿了一堆東西,不會比小梨輕。」真是受不了若雅,都已經是個成年人了,一進迪斯尼理智就斷線,像個孩子一樣,窩在商店里狂買周邊商品。

    錢若雅低頭看了自己手中的戰利品,忍不住開心地說著,「說的也是,今天真是過足癮了。」

    「你呀,年紀跟小梨一樣大嗎?」楊雪淨好笑的說︰「看到什麼東西都想買,買了這麼一大堆東西,連小孩子用的東西也買,居然還和小梨一起買米老鼠造型發圈,你過兩天跟我家小梨一起上幼稚園好了。」

    「話不能這麼說,很多大人都跟我一樣啊,還不都戴著這些發圈在樂園里走來走去,又不奇怪。」錢若雅嘟著嘴回應。

    「對,那是在樂園里,看你回台灣要去哪里戴這些東西,錢小姐。」如果她有空的手,一定會送好友一指,看能不能在她額頭留下印記。

    「沒辦法嘍!」錢若雅一樣嘻皮笑臉的樣子。「樂園里氣氛太好了嘛!看到東西就會忍不住覺得好可愛,忍不住想都買回家,告訴你,如果我手上還有日幣,我就再把那個維尼披風帶回家!」

    楊雪淨無奈的搖頭,「你這種就是典型的敗家女,多少錢都不夠你花。」在商店里,就看著她拿著信用卡猛刷,每一筆最少都是一萬日幣起跳,還逛了好幾家,少說在迪斯尼也花了十萬日幣不止,簡直像瘋了。

    看好友這麼瘋狂花錢法,她還真是為她的存款心疼,難怪人家說錢有四只腳,人只有兩條腿,追也追不上。

    「賺錢就是拿來花的。」她說得理所當然,一副輕松樣。「反正我是獨身一個人,沒有什麼生活壓力,所以我的敗家是上天的允許。」

    嘆息一聲,楊雪淨投降了,「我無話可說了。」

    的確,好友獨身一個人,又是錢家最小的女兒,不用她負擔家計,在外生活一人飽、全家飽,沒有經濟壓力,雖然敗家了一點,頂多存不了錢,卻不會造成她的困擾。

    也幸好,若雅敗家有自己的原則,錢花完就算了,不會貸款揮霍,就算是拿信用卡狂刷,也只刷自己存款能負擔的範圍之內,不當卡奴。

    「你放心,我用不到的,通通要送我干女兒當禮物……」看好友似乎還要開口說什麼,正好廣播聲響起,電車緩緩進站,錢若雅隨即轉移話題,「哎呀!電車來了,我們趕快上車。」

    在月台候車的旅客魚貫上了電車,楊雪淨也找到一個空位坐下,頓時松了一口氣,畢竟抱著六歲大的女兒一直站著,還真有點吃不消。

    「對了,你是不是還有些東西沒買?」坐在她隔壁的錢若雅將手中大大小小的購物袋往腳邊一放,皺著眉說︰「Maggie不是要你幫她買化妝水、染發劑還有什麼化妝品之類的東西?」

    出國就這點麻煩,如果人緣太好,除了自己的東西要作筆記,連別人想要的東西也得幫忙帶回來。

    「嗯。」楊雪淨顯得有些無奈的應了一聲,「但我想先回飯店把小梨放下來再說,抱著她我也沒辦法買東西。」

    「你回飯店再出去買會不會太晚了?」錢若雅不確定地問︰「藥妝店會不會都關了?我們剛剛離開的時候都快九點了。」她記得日本商店打烊的時間都很早,七、八點就可以看到很多商店陸續關店了。

    「听說新宿西口那邊的藥妝店,有一、兩家關得比較晚。」楊雪淨看了一下手表,「反正我們住的飯店就在新宿東口,走過去頂多十分鐘,應該來得及在關店前買到。」

    「你說來得及就好。」錢若雅點點頭,「我們走快一點就好了。」

    「不行啦,我一個人去就好,你忘了你要留在飯店幫我照顧小梨了,她如果睡到一半醒來,沒看到我們兩個會怕的。」

    「你一個人去買可以嗎?」錢若雅有些擔心的說︰「人生地不熟的,日本的治安也不是很好,還是我們托飯店的人照顧一下小梨?」

    听說即便是新宿、東京、池袋、涉谷等等這幾個大站,晚上九點過後,還是會有些拖著紙箱的流浪漢陸續出現,再晚一點,醉酒的人也會一一冒出來,一個女子單身在外,有點危險。

    「別擔心了。」楊雪淨微微一笑,要好友放心,「我保證我買完東西就回飯店,絕對不到處亂跑,況且新宿是大站,進出的人也很多,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不然……明天一早再去買好不好?」

    「我們明天早上就要搭飛機了,要提前到機場不是嗎,這樣會來不及。」

    錢若雅想了想,點點頭,「好吧,也只好這樣了,你自己小心點。」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七年之等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維倪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