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翁的私生子 第10章(1)
作者︰宮祈惠
    半夜三點——

    在門口瞪著堅實的鐵門,左夕十分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開門,看看「那個人」是不是還在外面。

    可萬一對方還在的話,那不就表示她還是會擔心他……

    不過,他也不一定還在,說不定早就回家去了……

    左夕咬著下唇,開門或不開?有些舉棋不定。

    看看掛在牆上的鐘,已經半夜三點多了,她心中不由得生起一把怒火。

    那個人根本就是存心來攪亂她的,害她連覺都睡不好,不斷的在床上翻來覆去,越躺越不安……

    要是他真的還在外面,現在雖然不是冬天,但晚上的溫度仍是偏低,萬一著涼了就不好,而且,他前幾天還在醫院昏倒……

    一想到殷念龍有可能再次昏倒,左夕趕緊踱到門前,伸手就想轉開門把,只是手才一踫上門把,她又猶豫了。

    餅了好半晌,她深吸一口氣,下定決心,將內門打開一小縫,向外瞄了瞄。

    「小夕?」

    口吻驚喜的低喊聲,讓她心跳差點漏了一拍,她索性將門再拉開一些,然後對著門外看來有些狼狽、坐在樓梯間的人說︰「這麼晚了,你還在這里做什麼?小心我報警抓你。」

    他的襯衫都皺巴巴了,到底在外頭坐了多久?晚餐有吃嗎?上次在醫院听見殷家的雙胞胎小少爺說他是胃潰瘍,要是不好好吃飯很容易再次發作……瞧,他現在臉色就難看得要命……

    不自覺的,左夕又開始擔心起殷念龍的身體來了。

    「小夕,我什麼也沒做。」殷念龍苦笑著。

    「我管你有沒有做什麼。」左夕咕噥了一句,「反正你別一直賴在我家門口就是了。」還是趕快回去休息吧。

    「小夕,別這樣……」他起身走進門口,語氣中有懇求,「我們可以好好談談嗎?」

    「我跟你沒什麼好談的了。」她決絕的說。

    「怎麼沒有?」他滿眼思念,渴望深情瞧著她,「我們可以談的事可多了。可以談談我們,還有左昱。」

    「你……」听見兒子的名字,左夕冷不妨倒抽一口氣,「他是我兒子!」

    她就知道,這人一定是來跟她搶兒子的,她絕不會讓他得逞。

    「他也是我兒子,不是嗎?」殷念龍見她一臉防備,輕輕的笑了,安撫的道︰「小夕,我不是來跟你爭兒子的,關于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在征信社告知他左夕替他生了個兒子時,他第一時間的反應是不敢置信,但對于這個消息,他是十分感激的,所以他不可能再以孩子的監護權來要脅她,那樣對她太不公平了。

    左夕聞言,緊抿著唇沒有回話。哼!兒子本來就是她的。

    可不知道為何,听見他的話後,她先是松了一口氣,但失望的情緒也接踵而至。

    他說的話,不就表示他根本不需要他們的孩子?

    左夕感到有些受傷,神情不禁冷了下來,「既然你已經自願放棄他了,那就別再來打擾我們母子平靜的生活。」

    「小夕,我沒有放棄他。」見她似乎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殷念龍趕緊澄清,「左昱也是我的兒子,我不可能放棄他的。」

    「那你到底想怎樣?」她有些氣憤的瞪著他,不是很明白他現在究竟在想什麼。

    「我只是希望你們都能回到我身邊而已。」他背抵著鐵門,深切的望著她美麗的眸子,「就像你以前說的,我們三個人的幸福家庭,你忘了嗎,小夕?」

    「幸福家庭……」彷佛被下了定身咒般,左夕被他眸中的希冀給震住,也想起了六年前自己曾有的期待。

    幸福的家庭,有他和她、還有一個可愛的孩子……

    但這一切美夢,早在他結婚的時候就已經破碎了,不是嗎?現在,他又憑什麼來和她說「幸福的家庭」呢?

    「你別再說了,那是不可能的。」她冷冷出聲,「我們之間早就結束了。」他口中的幸福家庭,就留給他美麗的原配夫人吧,至于她和孩子,還是繼續過著原本的生活就好。

    「為什麼?」殷念龍一臉痛苦的看著她,不明白她為什麼變得這麼狠心,真的不願意原諒他?

    「因為我不會讓自己的孩子,活在一個必須充滿算計的環境中。」左夕說得很堅決。身為一個母親,她有義務保護孩子,只要孩子快快樂樂的長大,其余的都不重要。

    「充滿算計?」殷念龍愣了一下,然後才道︰「要是你不希望他從商,我也不會強迫他……」

    「我說的不是從不從商的問題。」左夕打斷他的話,「我的意思是,我不會讓我的孩子在一個沒有溫暖的家庭長大,即便那里有他的生父也一樣。」

    在那種環境下成長,最後就會變成像他那樣,拼命想證明自己的價值令他人刮目相看,卻不在乎真正愛他的人的感受。那是她最不願見到的結果,也是當初促使她決定離開的原因之一。

    「你怎麼會認為我不愛他呢?」殷念龍皺眉不解,「他是我的孩子,我當然會疼他。」就算不是他的兒子,只要是她生的,他也願意視如己出。

    左夕沒有答腔,只是靜靜的盯著他,許久後才問道︰「要是之後你又有了別的孩子,肯定會忘記現在說過的話。」

    到時候,左昱的處境就會像他當年在殷家時那麼可憐了。

    「別的孩子?」他看著她,一臉無奈,「你都不願意好好跟我談了,我們怎麼可能有別的孩子?」

    她一怔,一陣熱氣驀地襲上臉頰,讓她暗罵自己沒定力。

    他也不過就隨口說說而已,她又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就算他們好好的談,也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呀,畢竟他都已經結婚了不是嗎?

    「小夕,能讓我進去嗎?」殷念龍不想繼續待在門外,因為隔著一道鐵門,他無法擁抱她。

    「我……」左夕看向他,他疲憊的樣子令她忍不住想開門讓他進屋休息,只是一想到他已有了家室,她的心又冷硬起來,「不能。你還是早點回去吧,我這里不歡迎你。」說完,她便闔上門扉,留下殷念龍一人獨自立在門邊,眼中滿是痛楚。

    而門內,左夕一關上門全身的力氣就像被抽乾,她徐徐的滑坐在地板上,手掩著臉頰,蓄積了許久的淚水無聲決堤。

    「我說,那個人是小昱他爸吧?」大腹便便的美芳,一雙眼好奇地看著左家闔上的門扉。

    罷剛她來的時候,就看見那個人站在門外,看來似乎已經連續很多天沒有好好休息了。

    前幾天,左夕把當年所有的事都跟她說了,包括那個人當時不管左夕的想法,堅持要娶別人當老婆的過程,只是她那幾天都因孕吐而很不舒服,因此也就沒再多聊。

    好不容易今天狀況稍微好一點,又是個假日,她趕緊催促丈夫送自己過來,順便帶乾兒子看場電影、吃頓麥當勞,讓她可以跟左夕來個「Women's  Talk」,好好了解一下事情的始末。

    不過話說回來,當年殷念龍和某財團千金小姐訂婚的時候,雜志周刊好像都有報導,可不曉得為什麼,她一直都沒見到後續的結婚消息。

    懊不會……其實殷念龍根本沒跟別人結婚吧?所以現在才會來找左夕,想跟左夕重修舊好。美芳疑惑的想著。

    「嗯。」左夕點點頭,刻意不看門邊,因為門外正站了那個令她氣惱許多天的家伙。

    從那天晚上找到家里來開始,之後他便幾乎每晚都準時報到,然後一直在門外站到第二天早上、她送小昱去上學後,他才跟著他們一起離開這棟公寓。

    每天都一樣,已經連續好幾天了,他的身體不會有事吧?

    而且,不知是不是因為假日的關系,他今天來的時間提早了,以往都是晚餐時間才到,今天居然中午美芳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門口看見他。

    雖然每天看見他,他都一副有話要說的表情,但她從來沒有給過他機會。

    是不是真的應該跟他好好談一談了?要不然再繼續這樣下去,他的身體又撐不住怎麼辦?

    況且,他好像真的不是來搶小昱的……

    有了這樣的認知,對于殷念龍的出現,左夕總算可以比較冷靜的看待了。

    「如果像你說的,他說他不是要來搶小昱,難不成是希望你回到他身邊?」美芳把視線移回好友身上。

    「我不知道……」左夕搖頭,「我也不可能介入別人的婚姻。」

    「我知道。」美芳蹙眉思索著,「但是那家伙……你說他每天來,連晚上也都不回家,對吧?」

    「嗯。」

    「如果他真有妻子,這麼多天徹夜不歸,他妻子不會生氣嗎?」美芳將自己發現的怪異之處說出來。

    要是殷念龍真的有結婚,那他最近的行為應該會造成「殷太太」的強烈不滿——前提是,要真的有那位「殷太太」的存在。

    「誰曉得?」左夕苦笑了下。

    「小夕,你要不要問清楚啊?」美芳眼底閃著光芒,「說不定他當年及時醒悟,決定不聯姻了。」

    「不可能的。」左夕搖頭。

    依她對殷念龍的了解,他絕對會堅持下去,不為別的,單是只需靠聯姻便可讓殷老爺願意把殷氏交給他來打理,他就不可能放棄。

    「唔……」美芳想了一下,然後道︰「我覺得還是得跟他說清楚,不然,每次小昱問你『為什麼叔叔要一直站在我們家門口』,你不也都答不出來? 說到這,她像想起了什麼,好奇的問︰「小昱不知道殷念龍是他爸爸嗎?」

    「我沒告訴過他。」左夕搖了搖頭。

    她一直找不到適當時機告訴小昱他的身世,而現在正主兒出現了,她卻也無法開口,畢竟,她不能告訴孩子眼前的人是他父親,但父親已經有了別的家庭,所以他們不能和他在一起……

    那樣的話太傷人,她說不出口。

    「那殷念龍也沒有說過嗎?」美芳瞪大眼看著好友。

    怎麼可能知道自己的骨肉就在眼前,豈有不相認的道理?太奇怪了啦!

    「他……」左夕想了想,很確定的搖頭,「他應該也沒說過。」

    那天她要送小昱上學時,小昱問她,「媽媽,叔叔到底是誰?」當時她明顯看見了他眼底無聲的懇求,但依然選擇視而不見,硬著聲回答,「我也不是很清楚。」結果才說完,她就看見他眼底受傷的神色。

    其實他大可在當場反駁,然後告訴兒子自己是他的父親,可他並沒有,他選擇沉默。

    這究竟是為什麼?

    「沒說過?」美芳看了看門口,又看看好友,「小夕,既然他沒有自己告訴小昱他的身分,代表他還是很尊重你,只要你一天不原諒他,他就一天不會和自己的兒子相認。」這樣看來,說不定他是在懲罰自己當年的錯誤喔。

    左夕默然無語,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茶杯。

    她倒是沒想過這個可能性,說不定殷念龍沒認兒子,只是因為他早就有自己的孩子,小昱對他而言,也變得可有可無。

    「小夕,跟他說清楚吧。」見左夕沉默良久,美芳終于開口勸道。「說開了,說不定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我和他……還能說些什麼呢?」左夕嘆息了一聲。

    就算有千言萬語,在過了六年的歲月、獨自一人撫養兒子長大後,她也不知還能和他談些什麼了。

    當初的情和愛,更似乎已經很遙遠。

    雖然她也不明白,為什麼看到他心還是會痛?

    「你……啊——」談話間,美芳忽地按住肚子叫了一聲,整個人痛得身子都快要蜷曲起來。

    「美芳你怎麼了?沒事吧?」見狀,左夕趕緊跑到她身邊察看她的情況。

    「好痛……」美芳臉色有些慘白的說。

    「我先送你去醫院。」左夕說完便趕緊打了電話叫計程車,沒想到因為目前是尖峰時段,所以要等十到十五分鐘車才能趕到。

    看著美芳越來越不舒服,她驀地掛上電話,跑到門邊將大門拉開,果然看見一臉緊張兮兮的男人,正焦慮地在她家門口走來走去。

    「小夕?」殷念龍見她開了門,趕緊湊上前,「你沒事吧?我剛剛好像听到叫聲……」

    「你有車嗎?」左夕不讓他說完,打開鐵門就揪住他的袖子焦急問道。

    「有。」起先殷念龍有些不解,但在看見屋內美芳的情況後,他便當機立斷地道︰「我的車就在樓下,我們先送她到醫院。」說罷,他沒有等她同意便一腳跨入屋內,來到美芳身邊將她一把抱起,迅速的走了出去。

    左夕摀著嘴,驚訝地看著他的行為,心里受到不小的沖擊。

    明明是個嬌貴的大少爺,但他卻願意幫忙她的朋友……

    沒時間再多想,左夕只怔了一會,便抓過自己的錢包,跟著殷念龍一塊走出公寓。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大富翁的私生子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宮祈惠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