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位丈夫 尾聲
作者︰橙諾
    半年後,結婚以來遇到的第一個過年,沈蔚藍終于搞懂了,于培武當初說的那句「不管你錢要怎麼還,總之,你這輩子都跑不掉了」是什麼意思。

    她現在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剪不斷理還亂,因為,于培武說,為了方便她還錢,所以,他開始讓她管錢,管他和她的錢。

    于培武的存折、她自己的收入、餐廳每間分店的營收、給于媽媽的零用錢、保險費、水電費、收來的房租……

    當初她欠于培武的錢要當作于培武給她的家用,所以她的薪水一部分是用來補家用,然後還要算給于媽媽的錢跟樓上樓下的水電費,買垃圾袋跟醬油的錢,存款還會有利息進帳……就算,她對數字再怎麼敏感,她都有種越算越亂的感覺。

    糟糕!又打結了!

    沈蔚藍頹然地倒在書桌上,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怎麼她以前不讀會計呢?

    于培武好笑地站在他被數字搞得一團亂的妻子身後,足足欣賞了她傷透腦筋的背影良久,才出聲喚她。

    「蔚藍。」

    沈蔚藍趴在桌上的腦袋瞬間抬起來,起身投入那個為她張開雙臂的懷抱里。

    「媽還好嗎?」沈蔚藍抬眸問于培武。

    雖然于媽媽沒有說,但她就是知道于媽媽今天的落落寡歡是因為于大哥今年又沒有打算回來吃年夜飯的緣故,于媽媽打了好幾通電話給于大哥,手機都沒有回應。

    仔細想想,她已經嫁給于培武半年了,竟然連于大哥一面都沒見過,她與于培武辦在CielBleu的喜宴,于大哥也沒出現。

    她好同情她婆婆喔,于大哥再怎麼可惡,說到底還是自己的兒子,什麼錢啊債啊,哪有血濃于水的親情重要?她若有所思地撫了撫依然平坦的小腹。

    「媽說要午睡,我就上樓來了。你別擔心,她很好,有你這麼好的媳婦怎麼不好?」于培武吻了她發心一下。

    還是女生貼心,他常常都覺得沈蔚藍比他更注意母親細微的情緒。像今天,一早沈蔚藍就跟他說,晚上要吃年夜飯,媽媽找不到大哥,心情一定很差,要他盡量抽空陪母親。

    沈蔚藍也真的沒說錯,方才母親趕他上樓時,眼角依稀有淚光,但是,他幫不上忙,沈蔚藍也一樣愛莫能助。

    他的大哥,真的令他很煩惱……

    沈蔚藍望著于培武憂慮的神色,突然開口問道:「培武,你借給大哥的錢……」

    「怎麼了?」前陣子,他主動去找他大哥,與大哥一陣談話過後,不計前嫌地借了他大哥一筆錢。

    他問過沈蔚藍的意思,沈蔚藍雖然面有難色,但也沒有持反對意見,于是他就借了,很慷慨地,像當年借沈蔚藍一樣,抱著一種這筆錢或許回不來的心態,就是給出去了。

    「其實,你借大哥錢的時候,就想過這筆錢大哥可能還不出來對不對?」

    「嗯。」

    「其實,你當初借我錢的時候也想過,我欠你的錢可能沒辦法還對不對?」

    「嗯。」于培武想了想,猶豫了會兒才點頭。要這麼說,也是可以。

    「……」沈蔚藍突然覺得有些氣悶,嘆了口氣,把臉埋進于培武胸膛里,不知道在對自己當年的沒用生氣,還是在對于培武的善良生氣。

    于培武愛憐地輕撫過妻子的長發,笑著問道︰「你嘆氣是因為不喜歡我借大哥錢?還是不喜歡我抱持著的心態?」

    「都不是,我只是覺得帳好難算。」于培武要借誰錢、要捐多少錢,甚至是要在路上撒錢,她都不介意。

    她只是有點感慨,于培武真的是個心好軟的人,如果,當初她不是那麼孤苦無依,恐怕也不會得到他如此多的關注與喜愛。

    「你現在才知道帳難算啊?從前還一天到晚淨想著跟我算?」于培武失笑。

    沈蔚藍忿忿地咬了他胸膛一口。「你這麼愛布施,為什麼CielBleu會賺錢?」

    「CielBleu當然會賺錢,除了你跟我大哥,你還看過我借誰錢不用還?」于培武抓起沈蔚藍的手,回咬了方才那只咬他的小貓一口。「我想,也許我當時借你錢的時候,就已經把你劃進家人這個圈圈里,打定主意不會讓你跑走……蔚藍,我想我愛你,比我所知道的還要早。」

    很討厭……這男人總是輕而易舉地說出一些令她感動到想哭的話。

    沈蔚藍賭氣似地開口說道:「……還有嘉莉姊。」

    咦?嘉莉姊有嗎?連嘉莉只有提過于培武租她房子,房租從薪水扣這部分,有借錢不用還這一樁嗎?沈蔚藍說完之後,自己也迷惑了。

    「嘉莉?嘉莉哪有?」于培武很認真地思索了會兒。「嘉莉當時有經濟困難,我的確有租過她房子,但她的房租老早就從薪水里扣完了,而她拖欠的幾期需要我先暫墊的銀行貸款,也老早就還我了。」

    「你有跟她簽借據嗎?」

    「沒有啊。」

    「那你也有拿廚房用不完的食材去給她,幫她煮完飯再走嗎?」

    「沒有啊。」

    「那你也有放衣服在她那里,說要讓小偷以為這屋子里有男人住嗎?」

    「沒——」等等!于培武越听越不對勁,為什麼他覺得這越來越像個吃醋的口吻?

    「……但是嘉莉姊也喜歡穿高跟鞋。」哼!

    于培武忽而放聲大笑了起來。沈蔚藍居然早就知道他與連嘉莉曾經交往過了?

    她竟然可以把這件事情放在心里這麼久,連一句口風都不透。

    現在,她嫁給他之後,知道帳難算、錢難理,感情更難兩清,他的妻子終于懂得對他吃醋了?

    「嘿,會吃醋了?不是便利商店了?不是嫁給我,把欠我的當家用還完之後就要走?」于培武的話音之中難掩雀躍。

    「不是便利商店了。」沈蔚藍點了點頭,想起她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得告訴于培武。「培武,我跟你說,從今天開始,就算你以後趕我,我也不要離開你,我——」

    叮咚!

    樓下突然傳來一聲鈴響。

    「我先下樓開門喔,等等吵到媽午睡就不好了。」沈蔚藍飛奔下樓,惹得明明手長腳長,卻總跑不過她體貼家人心意的于培武一陣好笑。

    他想起他初識她不久時,她在ChezVous時急著想幫他卸貨的模樣,心中翻涌而上綿密情意。

    「小心一點兒。」于培武跟在她身後下樓,叮嚀,然後望著沈蔚藍將大門打開,門後出現了一張他沒想過會出現的臉龐。

    沈蔚藍盯著那與于培武和于媽媽相似的眉目,回眸投給于培武一道驚異與不可置信的視線。

    于培武扯唇對沈蔚藍笑了笑,他相信,會在合家團圓的除夕這一天,出現在家門口的大哥,絕對不是來借錢或是找麻煩,而是來主動釋出善意的。

    「哥。」于培武走近,攬過沈蔚藍的肩,笑著為他介紹。「這是我太太,她叫蔚藍。」

    「大哥。」沈蔚藍跟著于培武叫人。太好了,于大哥來了,于媽媽一定很高興。

    于大哥的臉上飄過一抹不自然。但是,遭逢了事業失敗、與家人反目這些不順利的種種,曾以為能夠相信的事業伙伴拋下他、情人離開他……他什麼都失去了,最終竟然還是他的弟弟對他伸出援手,被他狠狠欺負過的弟弟……

    他想回家了,真的。外頭的風雨再大,家里始終是溫暖的。

    「我去廚房準備年夜飯喔。」沈蔚藍興沖沖地說。于培武早就幫她把食材都處理過、該鹵該做的也都弄好了,她只要擺幾盤冷盤、炒幾樣菜就好。

    婆婆一定好開心,于培武看起來也很開心,只要他們兩個人開心,她與肚子里的寶寶也會很開心。

    沈蔚藍回身,剛好與迎面走來的于媽媽對上視線。

    「蔚藍,是誰啊?」于媽媽開口問道。視線在觸及沈蔚藍身後的那個男人時,眼眶瞬間泛淚,神情激動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媽,大哥要回來吃飯,我跟蔚藍去廚房忙,你們先聊。」于培武說完,牽起沈蔚藍的手往廚房走。

    「媽……」于大哥終于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于媽媽終于落下淚來。

    沈蔚藍回眸,望著玄關處母子相擁的溫情畫面,忽而踮腳,附在于培武耳邊,說了一句悄悄話。

    于培武先是驚愕地盯住她,然後唇邊的笑意逐漸擴大。

    他現在知道沈蔚藍為什麼說,即使他趕她,她也不要離開他了。

    她的小孩不會十年過後就沒有爸爸,他也不會十年後就沒有老婆……

    什麼錢呢?還談什麼誰欠誰錢、誰欠誰債?感情債、親情債,他與沈蔚藍之間,兩兩相欠,也兩不相欠……

    她還是會很努力賺錢還錢,很努力不造成他經濟上的負擔,但是,她的心態已經變了,她知道他們之間除了金錢之外還有更重要的連系。

    債務能還完,血濃于水的親情卻不會斷,她再不打算離開,也不打算令他離開。

    于培武緊擁住沈蔚藍,意外地發現那只與他交握的手,回應他的力道是如此確信不移。

    愛情到位,丈夫到位,天空澄澈廣闊。

    一片蔚藍。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不到位丈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橙諾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