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奴養成 第10章(2)
作者︰橙諾

嘴巴上欺負人?他哪有?何楚墨挑眉,唇邊的笑意與心口的暖意藏得好深好深,原來,小姐和他一樣,這幾天也不好過。

「我沒有欺負妳。」鄭重申明。

「有有有,你有,你剛剛叫我去精子銀行就是欺負我。」臏好,何楚墨終于又像以前一樣,語調平板地說話了,他是不是沒有那麼生氣了?

「妳怎麼不說妳開口跟我要小孩才是欺負我?」只要小孩,不要他,不算欺負他嗎?

「這哪算欺負?這明明就很浪漫。」將那張昨晚福至心靈做出來的保險套免用券塞回去給他。「有什麼事情比一個女人願意為男人生孩子還浪漫?」

「為什麼不是結婚登記書?」她前後順序搞錯了吧?

「這種你一定猜得到的東西很俗氣嘛。」好歹她手作學步鞋也是憑創意的。

「……」這張什麼鬼色用券有比較好嗎?

「妳可以回去了。」何楚墨心中五味雜陳地望了她一眼,又回頭往房里走。

「為什麼?」佟海音大驚失色,再度急急忙忙拉位他手臂。她好不容易才覺得何楚墨看起來沒有那麼生氣了,為什麼他又突然趕她走?

「何楚墨,你為什麼又趕我走?對不起嘛!對不起不起對不起!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說你不是我的誰的,我好內疚好內疚……我當時只是嚇了好大一跳,才會胡言亂語,而且,我也不是故意不跟家人說你是我男朋友……我只是還不知道怎麼開口,也不知道你那麼介意,你原諒我,不要再生我的氣了好不好?何楚墨,你對我來說,好重要好重要的……你別生氣嘛,你听我說……」好久沒聞到他的味道了……這麼蹭著他的體溫,好溫暖好舒服,卻讓人好想哭。

「何楚墨,我這幾天一直在想,一直在想,萬一你以後都不理我了怎麼辦?誰來幫我揀貨?誰來盯著我有沒有吃飯?何楚墨,我好愛你,也好依賴你,你叫我一直看著你,我有,真的,我很乖,我有听話,你不在我身邊的話,你要我看著誰?我好不容易才覺得自己過得比從前快樂一點,你卻不要我了,何楚墨,我好害怕好害怕……如果沒有你、如果沒有你話……你怎麼可以讓我那麼依賴你之後,還撇下我?」

背後傳來一陣微涼的濕意與細微的顫抖,她哭了?

丙真是英雄氣短,才這麼幾秒鐘,才這麼幾句話,連日來的氣悶都沒了,瞬間心軟心疼得不像話。

何楚墨淺聲嘆了口氣,大掌握住她箍在他腰上的手,才握住她柔嫩指尖與掌心的同時,便低頭注意到她左手受傷,纏了透氣膠布的手指……

「妳的手怎麼了?」轉過身,望著她問。

手?佟海音怔愣了會兒才听懂他在說什麼。

「昨天不小心剪到的,沒事啦。」把手抽回來,有些難為情地搖頭,眼眉鼻子都是紅的,頰畔還有淚。

何楚墨伸手把那滴令她顯得美麗的水珠掉。

「海音,我沒有撇下妳,是妳撇下我,妳明白嗎?」

「對不起……」除了對不起,她不知道她還能再說什麼了。

「還會再有下次嗎?」

「不會了……」他已經不生氣了嗎?這麼平緩溫柔的語調,令她又想哭了。

「不管是什麼人問妳,不會再撇清跟我的關系嗎?妳的家人,或是孫女士問妳,都不會了嗎?」

「都不會了。」

「那,再說一次妳愛我。」

「何楚墨,我很愛你,真的,你要我說幾次都行。」佟海音猛點頭。一百次,一千次都行,只要何楚不再不理她都行。

「好了,妳可以走了。」

「為什麼?!」佟海音簡直不敢相信!她很乖,她很听話,他叫她說什麼、答應什麼、保證什麼她全都照辦了,為什麼何楚墨還趕她走?!

何楚墨頓了頓,臉上有著難得出現的困窘。「今天我只有很俗氣的東西可以給妳,妳下次再來。」

「什麼很俗氣的東西?」

「妳猜得到的東西。」

「什麼我猜得到的東——」話聲戛然而止。

何楚墨從公事包里拿出一個四方形的禮物盒交給她,這幾日,他一直隨身攜帶,他想,只要她準備好,他就準備好了。

佟海音愣愣地望著那個小四方盒,愣愣地問︰「這是……」這是戒指吧?這是求婚嗎?

為什麼何楚墨明明不知道她今天要來,包包里卻放著要給她的東西?難道,他這幾天不在生氣,而是一直在等她嗎?

他要她想清楚之後再跟他見面,所以其實,只要她清楚了,他就準備好要娶她?他在等她……

「妳打開看,或許是什麼免用券也說不定。」心中難免感到緊張,非得要說些什麼才能平定。

「……」又變回原本那個好愛挖苦人的何楚墨了……可是,他真的很愛調侃她耶!梗險套免用券有什麼不好?佟海音想笑,又突然想起了什麼……慢著!

何楚墨剛才一直趕她走,莫非,他趕她回去,不是因為他還在生氣,而是因為她說猜得到的東西很俗氣,所以才趕她走的嗎?

真的是……他早就不生氣了,她還像個笨蛋一樣,抱著他說了那麼多那麼多,那麼乖那麼麼听話那麼卑微……

這男人真的心好軟心好軟,好體,嘴巴又好壞,她好喜歡……

佟海音拆禮物到一半,索性不拆了。

哪有那個多東西好拆,她只要眼前這個男人而已。

「何楚墨,我嫁給你!我嫁給你我嫁你,不管里面是什麼我都嫁給你!」摟抱住他的頸子,死命狂勒,拚命狂吻。

「就算里面是蟑螂也嫁?」

「……」沒有空理會他的冷調幽默,佟海音手指溜進他的發里,扯掉他的襯衫,唇舌同時進擊,拚命啃咬舔吮他的喉結,急切地要把這幾日錯過的纏線通通都彌補回來。

她好愛他好愛他,她明天要帶他回家,她要對她爸媽說,她要嫁給他……

這小姐啊,她的吻非得每次都如此生猛才行嗎?

何楚墨被她胡亂親吻得又好笑又好氣,索性打橫抱起她往房內走,將主導權拿回來。

小盒子里裝的東西的確是戒指,這的確是求婚,無妨,愛情本來就是這麼俗氣。

「免用券生效了嗎?」關上房門前,何楚墨隱約問了這麼一句。

「……」女人的回答夾雜著喘息聲,教人听不清楚。

幾日沒見,她怎麼就忘了這男人有多麼表里不一,人前拘謹人後**,在房內有多惡形惡狀……

佟海音由著他抱,任著他易,攻擊他的同時,也順便被他攻擊。

「貴單位發放補助款的效率,著實需要改善……」房門完全掩上前,從門縫間溜出這麼一句。

男人一腳踢上房門,將門後濃濃的愛欲盡數掩上。

今晚,乃至于未來的數十年,佟海音與何楚墨的房內與房外,永遠都是兩個世界。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妻奴養成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橙諾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