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之一 第10章
作者︰十三妖

小忘消失了,不見了,像泡沫一樣,啵一下還是咻一下的平空消失了。

遲嘯川盯著滿室空寂,不知道做何反應,腳邊的小討厭不停的喵喵叫,大概是餓了。他也好餓,心頭好餓,咕嚕咕嚕的叫著一個人的名字。

小忘為什麼會不見?他不知道,怎麼想都不知道答案,怎麼想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實習雖然到尾聲,但也還沒結束不是嗎?依小忘的個性,就算要離開也一定會告知,不可能讓別人這樣替她操心。他今天找了一整天,到處聯絡不到人,明天公司還有會要開,迫不得已他先回來休息,一直希望打開家門的那一刻小忘已經在家里等她,一臉苦惱的樣子跟他道歉,或者是調皮的跟他說這一切只是她開的小玩笑……

沒有,什麼也沒有,回應他的只有寂靜和黑暗。

遲嘯川頹喪的倒在床上,張著眼瞪著天花板。他渾身僵硬緊繃,完全不能休息,煩躁不安焦慮,身旁的香氣不見了,柔軟香甜會纏著他的身體也不見了,那雙會笑的眼楮,甜美的嘴唇……統統不見了,為什麼?為什麼他喜歡的東西最後總是會消失不見?

他幾乎無法負荷過重的情緒反應,睜著眼無眠到天亮。

遲嘯川一接到莫大叔的電話就立刻沖回川行館,莫大叔告知小忘已經回川行館了,他又急又氣,不過這倒是他第一次沒有迷路。遲嘯川速度急如閃電,和往常溫和的模樣大逕庭,一路狂風亂掃卷進川行館的廚房。

首先,印入眼簾的是小忘的側臉,他正要開口喊叫,卻又覺得有哪里不太對勁。周圍的人全站成兩排,目瞪口呆的看著小忘表演她不知何時一躍千里的廚藝。

「失蹤一晚怎麼像換了一個人?」整個人冷冰冰,也不會打招呼,莫大叔喃喃自語。

「小忘是怎麼了?中邪了嗎?」徐大嬸一臉驚奇,她記得這小孩的廚藝明明有待精進,什麼時候進展成這樣的水準?這不是短短的時日可以造就的。

遲嘯川站到她後頭,皺著眉頭。不對!這人不是小忘,雖然很像,幾乎到了一模一樣的程度,但還是有細微的不同,發色不對、氣味不對、眼神不對、氣質不對、廚藝不對……整個人都不對!越想他越火大。

「你不是小忘!」遲嘯川斬釘截鐵的道。

諸葛真言動作停頓了一會兒,瞥了遲嘯川一眼。「請不要在食材前大吼大叫,口水嘖進去就不好了。」她冷冷的開口,周圍的人幾乎瞬間結凍。

「這是小忘嗎?你們說是嗎?」阿東師傅抱著雙臂,覺得好寒冷。

「小忘到底在哪里?」遲嘯川充滿血絲的眼楮就要瞪穿她。

諸葛真言紅唇綻開一抹笑。「我不知道。」好家伙,一眼就可以認出她們姊妹倆的不同。

還記得她那時候一說要換回身份,小忘那沒用的家伙居然急得哇哇大哭,說什麼她舍不得遲嘯川。哼,她倒要來看看是什麼樣角色,讓她唯一的妹妹這樣魂牽夢縈?

好吧,光看遲嘯川可以立即分辨她們的不同,又急得跳腳的模樣,勉勉強強算是過關了,她可是只剩下一個寶貝妹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遲嘯川簡直想動手扭斷她的脖子,但是一看到那張和小忘極為相似的臉蛋,他實在無法痛下殺手。

「你是誰?」他干啞著嗓音問道。

「諸葛真言。」遲嘯川深吸一口氣,「你是諸葛真言?那小忘算什麼?」不要亂用別人的名字!

面對他的怒氣,諸葛真言顯得平平淡淡。「她是諸葛忘言。」

「什麼?」

「對我們名字有意見啊?父母取的我有什麼辦法?」諸葛真言一邊回答,手邊的工作也沒有停下,十分流暢。

「小忘……諸葛忘言……」遲嘯川想起來,每次只要他叫小忘諸葛「真」言,她就會渾身僵硬,或是愣住,仿佛非常不習慣的模樣。

「啊!我想起來了!」徐大嬸大叫。

「什麼、什麼?」莫大叔緊張的望著她,小忘換了一個人他很難過耶!

「你們還記得小忘來這里的第一天嗎?她嘴里不是嚷嚷著她不是諸葛真言,說什麼有一個人跟她長得一模一樣之類的話。」莫大叔和阿東師傅一起回想,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那時候他們急著想找替死鬼,哪管這麼多?這段時間多虧小忘,他們再也不用品嘗地獄來的食物,腸胃健康很多。

「所以你才是諸葛真言,那個真正的實習生?」遲嘯川沉聲問道。

「沒錯。」

「你們故意互換身份?」諸葛真言聳聳肩。

「巧合。」的確是巧合,她也沒想過天底不會有這麼巧的事。她那時候在躲一個人,進入川行館等于所有行動都落入對方掌握之中,正好踫上小忘,由她進入川行館正好,既沒有危險也可以幫她混淆視听。

「那小忘到底在哪里?」其他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忘現在究竟在哪里?

「自己找。」連她也不清楚,諸葛真言十分懊惱,那天事情處理的太急,居然忘了問小忘接下來的行蹤。

遲嘯川為之氣結,卻又拿諸葛真言沒辦法。

往後的幾個月,除了派人追查之外,遲嘯川天天到川行館報到,比任何人都還要準時,他就是認定了諸葛真言知道小忘的下落,故意不和他說,所以只要逮到機會,他就纏著諸葛真言追問小忘的下落。

一旦落空,他就會開始制作他的精心料理,金光閃閃三大廚這幾個月叫苦連天,因為那些精心料理的試吃者就是他們。

「小忘怎麼還不回來?」莫大叔哭了。

「我現在才發現小忘這麼重要……」徐大嬸也哭了,她的肚子真的很痛。

「小忘,你快回來吧!」阿東師傅更是泣不成聲,因為今天的試吃者是他。

以往有小忘盯著,遲嘯川做出來的料理還算端得出台面,可是現在……本來就很糟糕的廚藝再加上他心情不好,做出來的食物簡直是驚天動地的難吃!莫大叔想起前幾天吃的那口蛋糕,他只吃一口就昏過去!實在是太可怕了,嗚嗚嗚,這種酷刑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你到底要不要說出小忘的下落?」

「我真的不知道。」

「不要說謊了!」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阿真,你不要再說謊了!」

「誰是阿真?」諸葛真言瞪著遲嘯川,這家伙真的很討人厭,都說她不知道了,裝什麼熟?叫她阿真?呸!小忘是瞎了眼,喜歡這種人?

「我要去拿貨,你不要再煩我了!」她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遲嘯川鍥而不舍的緊迫在後。

「你告訴我小忘的下落,我就讓你進川行館當大廚!」硬的不行來軟的。

諸葛真言停下腳步,斜睨他一眼。「誰希罕?」遲嘯川深嘆一口氣,雙手握拳,他真的很想掐死這個女人,還是他的小忘可愛多了!

「小忘是你的妹妹,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嗎?」幾個月下來的抽絲剝繭,他大概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遲嘯川這番話的確戳中她心頭,諸葛真言十分懊惱自己居然忘了留下妹妹的聯絡方式,都怪那天她實在太急。

不過她還是嘴硬的回道︰「小忘想要出現的時候就會出現,川行館這麼大,她當然知道我們都在這里,難道她會迷路嗎?」遲嘯川直瞪著她,這個女人明明和小忘是雙胞胎,為什麼性格差這麼多?他的小忘多溫柔,而這女人性格簡直惡劣的令人咬牙切齒。

「阿真,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算我求你了!」

「誰叫阿真?!」老天,她真的很討厭別人這樣叫她!

「那……那不然小真?」

「閉嘴!」諸葛真言噴火了。

「你告訴我小忘在哪里,我就不會一天到晚問東問西。」

「都跟你說我不知道!」這家伙為什麼這麼盧?她真的想一頭撞死!兩個人就站在川行館外頭你一言我一語,而坐在對面公車里的諸葛忘言將一切盡收眼底。

自從跟著這個說要給她答案的男人回家之後,諸葛忘言每天過著吃香喝辣的生活,但她的精神卻一天比一天還要委靡,像奄奄一息的金絲雀。

「我可以回家了嗎?」她問道。

名叫追星的男子淡淡的掃了她一眼。「還不是時候。」諸葛忘言大概都知道了姊姊的事情,知道她從小夠送來受訓,幾乎過著非人的折磨和訓練,和追星是搭檔,再過一段時日兩人就要參加測驗,只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姊姊一直躲著追星,這個追星根本是個蚌殼,不論她怎麼追問,不回答就是不回答。

坐在沙發上,諸葛忘言百般無聊的晃著雙腳,每天跟著這里的糕點師傅上完課之後,她就陷入無所事事的狀態,她好想念遲嘯川,一想到他,胸口就抽過一抹痛。他真的有笨到分不出她和姊姊的差別嗎?追星都可以……

「追星,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諸葛忘言三不五時就問出這句話。追星也不理會她,知道這是她的口頭禪。

「你有家嗎?」他笑著問。

諸葛忘言點點頭,淚水含在眼眶里。「我有家。」遲嘯川給她的,可是她好抱歉,她居然騙了他。

追星過來摸摸她的頭,「真言一定很喜歡你,她找你好久……我幫你打通電話給她吧。」這女人躲也躲夠久了。

諸葛忘言不解的望著他,總覺得他神神秘秘的不曉得在搞些什麼,不過他倒是沒有做出傷害她的事。

追星走到另一頭,似乎不想讓她听見談話內容,可是她有腳啊!諸葛忘言偷偷摸摸的移動,到了一半就被追星的護衛擋了下來。

諸葛忘書沮喪的嘆了口氣,依她女性的直覺,追星和她姊姐之間一定有什麼牽扯,唉,錯過八卦!

「終于肯接電話了嗎?」追星淡淡的笑了。

「干嘛?」

「真言,你鬧脾氣也鬧夠了吧?」追星皺起眉頭,模樣仍舊好看得不得了,電話那頭靜默不語。

「小忘在我手上。」他平地驚雷,轟隆轟隆,故意要炸她。

「你這卑鄙小人!」諸葛真言跳腳。

追星倒是笑了,似乎對于諸葛真言的反應感到有趣。

「你回來,我就放了她。」他語調和緩。

「你抓她做什麼?」諸葛真言急了。

「也許我太寂寞,會把她當成你,到時候……」追星說著說著,自己都差點笑出來。

「你變態啊!她是我妹妹!」

「但是她長得跟你一模一樣,有的時候鬼迷心竅……」他那低沉的嗓音特有魔力,听得人酥酥麻麻。

「你閉嘴!我干嘛要相信你?你這只老狐狸!說不定你騙我!」追星搖搖頭,招手叫來諸葛忘言。「叫聲姊姊來听听。」他將話筒靠近她嘴邊。

「姊姊?」諸葛忘言呆頭呆腦的照著做。

諸葛真言一听差點斷氣,小忘真的在他手上!

「听見了?」追星問道。

「你想怎樣?」

「我明天帶她回川行館、你跟我回去。」他說出條件。

諸葛真言沉默不語。

「我查過了,小忘的廚藝無法應付長老的考驗,你要我帶著她上戰場?回來吧,這是你欠我的。」追星咬定她的弱點,信心十足的說著。諸葛真言還是沉默。

「真言,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唯一的妹妹,難道你舍得斷送她的未來?嗯?長老的規定你曉得。」諸葛真言幾乎要咬碎牙根。「我回去,你明天送她回來。」

「一言為定。」追星嘴角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勝券在握。

久違了,看著眼前這棟高大的建築物,諸葛忘言竟然有股想落淚的沖動,這里可愛的人事物,她都好喜歡,這里也算是她的家啊!

「追星,我真的可以進去嗎?」諸葛忘言不安的問道,她之前可是欺騙了大家。

「沒問題的,是真言請你進去。」追星微微一笑,塞了張名片在她手上。「我的聯絡方式。」

「嗯,那我進去了。追星,掰掰!」諸葛忘言向他道再見,對追星的印象不壞,如果姊姊跟他在一起,應該不會有問題吧。啊,她不自覺關心起剛出現在她生命當中的親人了,也許是因為珍惜吧。

一進到廚房,發現所有人都因她而雞飛狗跳,只有遲嘯川因為背對著她,所以沒有反應,仍然對著諸葛真言大發雷霆。

「你說小忘到底在哪里?你說啊!」這些問句幾乎成了他的口頭禪。

諸葛真言大嘆口氣,人就站在他背後,他是在吼什麼吼?……氣不過,想到這幾個月自己每天都被遲嘯川騷擾,不整整他不行!諸葛真言難得臉上露出甜美的微笑,歪著頭說︰「你給我一個吻,我就告訴你小忘在哪里。」諸葛忘言倒吸口氣,這怎麼可以?!

其他人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態,金光閃閃三大廚則是抱著痛哭,他們的救星回來了!

遲嘯川皺著眉頭,十分為難,要他親這討厭鬼一下?雖然她跟小忘長得一模一樣,但他就是覺得諸葛真言非常討人厭,親她一下……噢,可是這樣可以得到小忘的消息……好吧!他豁出去!

遲嘯川卷起袖口,一副他是荊軻,他現在要去刺秦王的模樣。諸葛真言內心差點笑翻,瞧瞧這一對白痴情侶!兩人的反應都在她掌握之中,若非她極力克制,否則真的會爆笑出聲。

正當遲嘯川一步一步的靠近諸葛真言之際,諸葛忘言受不了的往前跳,大吼著︰「你想要用我的臉做什麼?!」毫不客氣的把親生姊姊擠開,然後抱住屬于她的泰迪熊。

遲嘯川愣了一下,懷里熟悉的溫度讓他以為自己在做夢。

諸葛真言搖搖頭,笑了笑,好了,她也該離開了,讓給這對白痴情侶久違的重逢。諸葛忘言硬是從遲嘯川的懷里擠出頭,「姊姊,追星在外面等你。」

「我知道。」諸葛真言很瀟灑的揮揮手,接下來還有一堆問題等著她去解決。

「姊姊!」諸葛忘言又喊,諸葛真言停下腳步。

「要保持聯絡喔!我不想失去你。」她只剩一個親人了。

諸葛真言露出微笑,點著頭算是承諾,揮手離開了。

諸葛忘言還在遲嘯川的懷里動彈不得,因為遲嘯川一點反應也沒有,好像石化了。

「遲嘯川,你還好嗎?」諸葛忘言悶著聲音問。他沒有認錯她,從他剛剛對著姊姊大吼追問她的下落時,她就明白這個男人一輩子都認得出來她是誰,不論她是什麼模樣。

金光閃閃三大廚拭著眼角的淚水,紛紛過來與她握手。

「任重而道遠,需要我幫你翻譯嗎?」就是背負的責任很重,而要行走的道路很遠!莫大叔哽咽的說著。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加油!」徐大嬸拍拍她的頭。

「正所謂‘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你說是嗎!」阿東師傅一臉感動的望著她。

款款,搞什麼鬼?你們要去哪里啊?諸葛忘言眼睜睜看著大家退場,偌大的廚房只剩她和遲嘯川,而遲嘯川還是一動也不動。

「遲嘯川,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她急著解釋,發現遲嘯川的體溫高得嚇人。

遲嘯川捧起她的臉,露出孩子氣的表情,他這幾個月吃不好也睡不好,每天暴躁煩憂,周圍的人都當他是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炸開。

「還好你回來了,我好累。」他額頭抵著她。

諸葛忘言看著他消瘦的臉龐,沒刮干淨的胡碴,充滿血絲的眼楮,就知道他都沒有好好的休息,心疼之余又訝異他偏高的體溫,他是不是……

「傻瓜,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啊!」諸葛忘言趕緊摸著他額頭,果然!

「你回來就好了……」他沙啞的說道,找到鐘愛的寶貝他再也不放手。

「遲嘯川,你是不是又生病了?」諸葛忘言大吼。

「我沒有啊!小忘,你怎麼了?你不要生氣……」遲嘯川緊緊抱著她。諸葛忘言哭了,難怪他們逃得這麼快!

嗚嗚嗚,誰來救她啊!遲嘯川的幼稚病又犯了!

後來,她整整被遲嘯川纏了三個月。

後來,她偶爾要應付被幼稚病纏身的家伙。

後來,她每天有人陪著散步。

後來,她再也不孤單。

後來,她有個甜美的家。

後來啊後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二分之一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十三妖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