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夫 第10章(2)
作者︰丹甯
    一整天葉恩妤的心情都很好。

    畢竟就要能見到好久不見的恆玉了呀!

    于是,這天她拒絕了同事們下班後的邀約,甚至還對依舊不甘願,可再也不敢在她面前造次的胡梨婷報以燦爛的微笑。

    是因為時機到了吧?她想通了他希望她明白的道理,因此他要帶她回家了。想到能見著恆玉,她就好開心。

    她現在是真的看開了。她不需要想辦法「忘記」采玲的存在,只要學著不在乎就好。

    因為不管恆玉心底深處最愛的是誰,現在在他身邊並得到他所有關愛的人,是她呀!

    他喜歡她、想和她共度一輩子就夠了,何必還鑽牛角尖去在乎他心中是否還住著別人?

    「你跟我哥要和好啦?」杜悠琪笑咪咪的問道。

    這是她和恆玉分居後,小琪第一次在她面前提到自家老哥。

    「算是吧!」她的唇角彎了彎,今天第N次瞄向時鐘。

    五點五十五,再忍忍,馬上就可以見到恆玉了!

    「那就好。」杜悠琪吁了大口氣,「我可從沒見過我哥這麼在乎一個女人,甚至連我或采玲都沒這種待遇。」

    葉恩妤笑了,「謝謝你。」

    不管是不是真的,這句話都很動听。

    好不容易熬到六點整,她拎起早收拾好的皮包,迫不及待的走出銀行。

    然而還沒看見杜恆玉,她就被某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喚住了。

    「恩妤——」

    她回過頭,在看清來人後顯得很訝異。

    「仕凡?」不知道為什麼,關于他的一切,就好像上世紀的事情了。

    他還是像以前一樣迷人,可她早已免疫。

    「……是我。」男人有些詫異的瞪著她,「你把頭發剪了?」

    「喔,對啊。」她摸摸自己的發,實在不太想再提起那段蠢事,「有事嗎?」

    看起來他不太像是路過,應該是特地來找她的。

    「我……只是來看你過得好不好。」他不自在的道︰「我听說你和你先生分居了?」

    到底是哪個多嘴的像伙到處傳的?葉恩妤很想嘆氣。

    「我們不是真的分居。」只是稍微分開好沉澱心情而已,現在也差不多該復合了,「你就是為了這件事來找我的嗎?」

    「也不全是……」他深深的凝視著她,「恩妤,你還在怪我嗎?」

    敝他?

    她奇怪的望向他,「我沒怪你啊!」

    好吧,也許當初他劈腿時有,不過現在的他在她心中根本無足輕重,不值得她責怪。

    「真的?」他登時面露喜色,「我最近……常想起你。」

    「嗯?」葉恩妤不知道自己該有什麼反應,只是左顧右盼想找尋丈夫的蹤影。

    「玉梅和你實在差太多了,我真不知道自己當初怎麼會和她在一起……」漂亮是漂亮,但又驕縱又難伺候,不像恩妤雖然乍看不起眼,但脾氣極好又溫柔,娶妻子就該娶像她這種。

    聞言,葉恩妤不覺蹙起眉。

    玉梅便是先前被她不小心捉奸在床的女人,听說在她發現之前,便已與仕凡暗通款曲很久。

    「你和玉梅分手了?」

    在那情人節之後,她曾照恆玉的建議,約仕凡出來談。整頓飯中,他只是不斷的道歉,並強調自己是被玉梅誘惑設計的。

    老實說她並不相信,只是當時既然已決定和他分手,她也懶得多說什麼,直接堅定的拒絕了他想求和的提議。

    後來,她就听說了他們兩人在一起的消息。

    「算是吧!」

    「算是?那意思是還沒有嘍?」不是她咄咄逼人,可直到現在她才發現他其實很愛玩文字游戲。

    「恩妤。」他急切的上前握住她的手,「如果你肯回到我身邊……我保證我絕對不會再和她往來了。」

    他被寵慣了,一心認定當初恩妤堅決和自己分手、之後又閃電結婚,是為了報復他的負心。

    但恩妤是個溫柔好說話的女人,事情過了這麼久,如今她又和丈夫分居,只要他多加把勁,也許就能夠挽回她的心。

    「什麼?」葉恩妤一臉困惑。

    他和那個玉梅交不交往,關她什麼事啊?

    「恩妤,別和我賭氣了好嗎?只要你回到我身邊,我可以不計較你結過婚又離婚的事。」他自以為大方的道。

    他是哪只耳朵听見她要離婚了?

    「呃,我……」她試圖抽回自己被緊握的手。

    「不好意思,可以請你放開我老婆嗎?」一個冷冷的聲音,驀地在兩人背後響起。

    「恆玉!」趁著仕凡怔愣之際,她連忙收回手,快速朝丈夫跑去。

    三個多月不見,她發現她比自己以為的更想念他。

    兩人深深對望,完全忘了還有另個人的存在。

    「你看起來過得很好。」杜恆玉朝她微笑。

    「但你卻瘦了。」她打量了他一會兒,柔聲道。

    沒有她在身邊,他日子過得難受嗎?

    她想著,有點心疼。

    「是啊,我很想你。」才三個多月不見,他對她的想念泛濫成災,比采玲的離去更令他難受。

    「咳咳。」一旁的男人不甘心被忽略,忍不住輕咳出聲。

    「請問你找我老婆有什麼事?」杜恆玉偏頭睨了他一眼。

    他知道這男人是誰,因此特地強調「老婆」二字。

    仕凡被他的氣勢震懾了一下,但仍不甘示弱的道︰「我听說你們分居了。」

    「顯然你的資訊太落後,因為我們已經又住一起了。」就從今晚開始。

    他今天便是來帶恩妤回家的。

    仕凡一呆,支吾道︰「……但你們先前分居是事實,可見你並沒有善待她。」他一心認定恩妤沒有他就不會幸福。

    杜恆玉冷笑,「腳踏兩條船的人,有資格說這種話嗎?」他會不會太好笑啊?仕凡登時被他堵得說不住話。

    懶得再理會無關緊要的人,杜恆玉直接牽起妻子的手,快步離去。

    「你看起來好像很生氣的樣子。」葉恩妤邊走邊瞧著他緊繃的側臉,微笑道。三個多月不見,她很懷念像這樣和他手牽手走在路上的情景。

    「那還用說?」有爛人覬覦他老婆,還妄想趁虛而入,他怎麼可能不生氣?

    「如果……」她眨眨眼,「我是說如果,我還愛著仕凡,你會放手讓我回到他身邊嗎?」

    他看著仕凡的眼神,像是在看什麼骯髒的東西,令她莫名感到有趣。

    「當然不會。」他咬牙切齒的道,將她的手握得更緊,「我只會想辦法讓你愛上我。」

    她是他杜恆玉的,其他人都別想覬覦!

    「可是當初你卻選擇祝福了采玲和陳振儒。」葉恩妤輕道。

    她還真不懂,為什麼真正愛的女人,他願意忍痛放手,而她,只不過是他「喜愛」的妻子,他卻在見到她和前男友談話的模樣,反應如此激烈。

    杜恆玉突地停下腳步,轉頭望向她,「這正是我今天想和你談的。」

    「和我談?」

    「是啊,這三個多月來,我認真想了許多事,無論是關于采玲,還是我們之間的……你想听听我的結論嗎?」

    「哦?」她當然也想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在我心目中,有個存在了很久很久的女神,她是我的理想,我將她擺在心上最重要的位置,從未懷疑過她是我的最愛。」

    听他講起對采玲的愛戀,她的心仍有些微微疼痛,卻要自己別去在意。

    「我知道她不愛我,只將我當成可以依賴的兄長,因此從沒想過向她表白。」他回憶著往事,「甚至當她告訴我她愛上另個男人時,我還偷偷背著極度反對這段戀情的父母,幫助她和那男人私奔到國外。」

    「看得出來你真的很愛她。」葉恩妤下了評論。她可不確定自己能為他做到這樣。

    但他沒多說什麼,只是微微一笑,「在她離開後三年,我娶了個和她長得很像的妻子,那是個或許不夠活潑也不夠堅強,但卻溫柔且賢慧的女人。她有著一顆善良體貼別人的心,總是將我的需求擺在第一位。

    「一開始,我確實是因為她與采玲相似的容貌才接近她,不過越是認識她,我越明白她和采玲是完全不同類型的人。我喜歡她與采玲相似的容貌,卻也喜歡她與采玲全然不同的性格。采玲曾經是我深愛過的人,也是我的家人,是我割舍不掉的部分,但我可以熬過沒有采玲的日子,卻難以忍受沒有妻子的生活,才和她分離三個多月,我便覺得我的靈魂已不再完整。」

    她輕輕扯開唇角,「听到你這麼說,我就很滿足了。」

    就算他現在仍舊放不下采玲,但能讓「葉恩妤」這名字在他心上擁有極大的分量,她也沒什麼好求的了。

    凡是總有個先來後到,采玲曾在他生命中佔了那麼長的時間,她不敢奢求他馬上忘記,但經過這些日子以來的歷練,她有信心,總有一天,她葉恩妤會是他心里唯一的女人!

    「你還真容易滿足呢!」杜恆玉苦笑。都怪先前他弄不清自己的心意,才會傷了她的心。

    「因為我已經明白,貪心並不能讓自己好過。」心當然還是會痛,但她會學著勇敢面對這一切。

    「可我倒希望你再更貪心些。」他伸出空的手,摸摸她的短發。

    雖然剪短了,不過摸起來還是和采玲的不太一樣,他愛極那種滑軟的觸感。葉恩妤睜大了眼,怔怔望著他。

    「還不明白嗎?」他輕吻了吻她的額,好想念她的擁抱和體溫,「我是說,我愛上你了。」

    起先他也感到難以置信,但除了愛情之外,他不知該如何解釋自己對她近乎瘋狂的依戀和想念。

    那甚至比他對采玲的渴望更為深切,只是過去他一心認定自己愛的是采玲,而忽略了恩妤在他心中的分量。

    他忽然想起某天自己曾夢見的采玲,那個笑得好溫柔,眼神中充滿愛戀,讓他在夢中情不自禁表白的采玲。

    現在想來,那神韻根本是恩妤獨有的,或許那天他夢到的,其實是恩妤而非采玲!

    葉恩妤震驚的忘了說話,隔了好一會兒才道︰「那……采玲呢?你不是很愛很愛她嗎?」

    本來已經做好要長期抗戰的準備,現在突然被心愛的丈夫告白,讓她有種不可置信的驚喜。

    「我是愛過她,但現在你對我而言更加重要。」對于采玲,他也許還無法完全忘情,但如今想起她只剩淡淡的惆悵,相較之下他更在乎恩妤,「的確,愛情並不是佔有,因此對于采玲,我選擇放手。可也有種愛情是無法輕易割舍的,我想我對你就是如此,所以就算你愛上了別的男人,我也絕對不會放手,因為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更愛我。」

    他愛恩妤,所以沒辦法忍受任何男人「肖想」她。

    葉恩妤愣愣瞧著他,忍不住哽咽,「太過分了,你這算什麼?我好不容易才調適好心情,要自己接受你心中有個比我更重要的女人的事實……」

    結果他卻在此時突然說了愛她,那她過去的痛苦掙扎到底是為了什麼呀?

    「對不起,不過感情這種事本來就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你能原諒我的移情別戀嗎?」杜恆玉微笑道歉。

    他承認自己不夠專情,愛采玲愛了十幾二十年,卻只花了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便愛上另一個女人,但他並不後悔,因為恩妤確實值得他用一輩子去珍惜、去疼愛。

    葉恩妤瞪著他,想從中找出他虛偽或欺騙她的證據,但不管她怎麼找,瞧見的都只是滿臉真誠與愛意。

    而他也不急著催促她答案,僅是深深的、以目光將那張讓他這一個多月來飽受思念之苦的容貌,刻在心版上,並在心中發誓再也不要和她分離這麼久了。

    「移情別戀……當然是不對的。」她吸了口氣,顫聲道︰「但如果你能夠保證未來不會再犯,我可以原諒你。」

    「謝謝你的寬宏大量。」杜恆玉笑著擁住了她,「我可以向你保證,永遠不再犯。」

    未來的日子里,他將獨鐘她——葉恩妤一人,他此生唯一的妻。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出軌夫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丹甯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