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拐徒兒 第10章(2)
作者︰佟蜜
    他猛然攫住她的肩。「你瘋了?萬一沒人發現起火,你豈不是要被燒死?」

    「你難道不是瘋了?明知打不過,還去送死?」她痛心地望著他。「對你來說,我究竟算什麼?是一折就斷的弱花?是一株只能依附你的細藤?能讓你珍惜呵護,卻不值得你信任、傾訴、商量事情、並肩作戰嗎?」

    「我沒那意思……」

    「我不是你的妻子嗎?夫妻不是該相扶持,共患難嗎?你把我留在安全之處,自己去對付敵人,你安心了,我呢?那夜摔到崖下時,我沒有放棄希望,因為我知道你會來,但今晚,我就算哭干眼淚,你會來嗎?你知道我有多絕望嗎?」她閉了閉眼,忍住盈眶的熱氣。

    「你娶的,不是一個叫梁覓的女子,是一顆喚做梁覓的心。人容易擺脫,心卻生死相隨,希望你往後作決定時,不要把我排除在外。」

    他深深動容,他不曾以為她是只能依附他的弱質女子,他只是無法讓她涉險,他不信她會願意為他豁出性命,也不因此怪她……她對他有情,但不如他的刻骨銘心,他一直這麼以為。

    而她推翻他的自以為是,那痛心疾首的一巴掌,是她用對他的全部感情,重重打醒他。

    她愛他,與他愛她同樣深切……他滿足了,他已別無所求。

    「對不起,是我錯了。」他誠心誠意悔過。「我只是擔心你,我無法忍受你被姓陸的傷害。」

    「我難道不是相同的心情嗎?」

    「那,你不生氣了?」

    她又不說話了。

    他無奈,陪笑道︰「今晚是我們的新婚夜,別把珍貴良辰浪費在嘔氣上,好嗎?」

    她仍沒開口,顯然不在乎浪費他所謂的珍貴良辰。

    「要不,我送你一朵花,你就別生氣了,嗯?」

    大冷天的,草木都枯了,哪來的花?她狐疑地看他。

    他伸手接住飄落的雪,將雪片放在她額上,道︰「送你一朵雪花。」

    這也算花?她愕然,看他一臉認真討好的模樣,她忍不住噗哧笑了,所有怨忿氣惱,一笑盡融。

    回到木屋,荊木禮迅速燒好熱水,仍依往日習慣,將木桶放在屏風後,讓她先沐浴。

    最近雖然住在城中,他每隔數日就回木屋來整理,屋中仍相當整潔。

    「水會不會太熱或太冷?」他繼續忙,找出她更換的衣物和藥箱。

    「有點熱,我喜歡熱一點。」折騰一夜,她累壞了,昏昏沉沉。

    「這有熱水,冷了可以再加。」

    「好。那你要不要一起洗?」

    他呆住。

    「一起洗比較省事啊,否則你等等還要重新燒水,太麻煩了。」

    「阿禮,你來不來?」她打呵欠,嗓音軟綿綿的。

    血液一下子全沖到他腦子,他清清喉嚨。「不了,木桶不夠大,你先洗,我用你洗過的水擦一擦就好。」

    「喔。」她不再說話,屏風後傳來水聲。

    他輕吸口氣,別亂想,今晚雖是洞房,但他們都負傷,筋疲力盡了,還是好好休息,不必急在今夜,別亂想,想太多只是害自己今晚難睡。

    他脫了染血衣衫,擦去身上血跡。陸歌岩給他制造不少傷口,但都是淺淺的皮肉傷,他想不通,此人絕非繡花枕頭,是真能致他于死的,為何只是轟轟烈烈鬧一場,就無聲無息走了?他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阿禮,我洗好了,你可以來抱我嗎?」

    他又一次氣血逆流。他定了定神,穿上干淨衣衫,走到屏風後,她站在木桶里,濕發滴水,身上裹著毯子,露出粉嫩肩臂,模樣無辜而純真。

    荊木禮抱起她,逼自己對她光luo縴細的腿兒視而不見,她渾身香氣,害他好幾次差點絆到自己。

    他將她放上床,僵直地望著別處。「你趕快換上衣服,以免著涼。」他快速退到屏風後,為了分心,只得找話和她聊。

    「你覺得陸歌岩為何放過我們?」

    「他不是善人,留我們不殺,一定是我們還有利用價值。」

    「密書都被他搶走了,我們哪里還有什麼利用之處?他本來似乎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殺我們,直到你問出那句話,他才改變態度。你怎麼知道你像他認識的人?」

    「我也是猜的,他講話口氣雖狠,看我的眼神卻很溫柔,我是第一次見到他,但他似乎不是第一次見到我,我才會這麼猜。」

    「溫柔?」他不悅,陸歌岩一直以「梁姑娘」稱呼她,也令他耿耿于懷。

    她輕笑。「這種醋你就別吃了吧。說是溫柔,也只是我的感覺,總而言之,那時他沒有傷人之意,至于原因,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了。」頓了頓,她問︰「你洗好了沒?我還要幫你上藥啊。」

    「……我自己會上藥。」此刻的他,難以忍耐她一根手指踫到他,而他一旦踫觸她,恐怕也難以停手。「你的耳垂也記得上藥,藥我都準備好了,跟你的衣服放在一起,然後早點睡吧。」

    「……喔。」

    她听來有點失望,失望什麼?

    他故意拖延,把身上傷口都洗干淨了,慢慢上藥,听著屏風外沒動靜了,他才穿上衣衫,無聲走出屏風後。

    她躺在床上,背對他,似乎睡了,他揮滅燭火,走到自己床邊,她忽然開口了。「阿禮,你不過來我這邊睡嗎?」

    他凍結在原地,困難地開口︰「床……太小。」

    「會嗎?城中宅子的床也不比這床大多少啊。你應該知道,今晚我們不用分床睡吧?」她很累了,還要她給多少暗示,他才會過來?她嘆口氣。「我好冷喔。」

    等了又等,黑暗中,腳步聲總算過來了,安靜地上了床,躺在她旁邊。

    她忽然一個翻身抱住他,他嚇得差點滾下床。

    「我一直期待有一天可以抱著你睡。每次天冷時,我縮在被窩里發抖,就好想這樣做,以前都只能想,以後就不必想了。」

    所以她是拐他來當現成的火爐?他還以為她想……他無奈。

    「那你就快點睡吧……」話剛說完,她涼冷的小手忽然撲上他臉頰,貼著他發熱皮膚猛擦,想當然耳,他這位賢妻不是擔心他得了熱病。

    他冷靜道︰「你別得寸進尺。」

    「我就是要得寸進尺,你要怎樣?」她格格低笑,啊,手好暖喔。「你的臉怎麼這麼熱啊?」

    是他听錯,還是她話里真有一絲揶揄?他不只臉熱,全身都熱,顯然還不夠累,她顯然也是。幽暗中,她的香味甜如蜜,輕輕軟軟地誘惑他,他口干舌燥。她該知道,要他上床來,會發生何事……

    「阿禮,你知道為什麼牛會吃草嗎?」

    「……當然是因為肚子餓。」他正想試探她襟口在哪兒,聞言硬生生住手。

    「那為什麼獅子老虎要吃肉?」

    「也是因為肚子餓。」為什麼他得在新婚夜和妻子談論這些?

    「那要是……」她的心開始打鼓,細聲問︰「有個人餓了,他最愛吃的包子就在眼前,他為什麼不吃?他不是很想吃嗎?」

    「……」他繃著嗓音道︰「你見過人家吃飯吧?」

    「當然啊。」

    「如果一個人得不停想事情、不停講話,你說他能專心吃包子嗎?」

    「……喔。」她終于不說話了。

    黑暗的靜謐中,只余他沉重的呼吸,她淺促的鼻息。

    良久,粗糙大手悄悄握起柔荑,灼熱地吻遍那細致的掌心,輕輕將它擱在寬厚肩頭上,柔軟小手緊張地握成拳,又松開,怯怯地沿著男子結實的頸部游移。

    男子陡然加重的呼吸卻讓小手羞澀地停住,大手隨即滑下縴腰,無聲地解開腰帶,撫上腰後滑膩的肌膚。粉唇的驚喘來不及逸出,已被渴望地吞噬……

    屋外,雪花靜靜地飄落——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誘拐徒兒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佟蜜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