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是路人 第9章(2)
作者︰心寵
    所以,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激將法?

    楊元敏愕然地怔在原地,難以置信。

    「有一個小秘密,我要告訴你——」莊漣漪湊近,對著她的耳根子低語,「嫁進東宮這些年,太子連我的手都沒踫過呢!」

    原有的驚訝又添了三分,她只覺得整個人都僵了。

    這太子妃存心戲弄她嗎?不,看著那張狡黠卻幸福滿滿的面容,她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此刻的莊漣漪,她再熟悉不過,那樣的表情,她也曾見過。

    在她照鏡的時候,在她憶起令狐南的時候,她也這般……喜悅害羞的。

    所以,那所謂的心上人肯定存在,至于到底是誰,與莊漣漪又有怎樣的故事,她就不必去關心了……

    「勝了、勝了!」楊元茵跑進來,氣喘吁吁,「太子得勝還朝——」

    楊元敏沒有意外,亦沒有驚喜,依舊針線不斷,忙著繡她的繡像。

    她答應過令狐南,要繡好這幅像,等他歸來。

    「三妹,恭喜了!」楊元慧緩緩踱進來,「王大人方才傳話來說,太子這幾日便會啟程趕來棠州,接三妹回京完婚。」

    「真沒想到,太子到了邊關,沒花費一兵一卒,便與狄國和平解決戰事。」楊元茵絮絮叨叨說著她听來的八卦,「據說,那太子妃紅杏出牆,狄國那邊也沒了臉面爭吵,三言兩語,便與太子講和了。」

    「太子妃主動提出仳離,咱們齊朝也算顧及她的顏面,沒有追究她紅杏出牆之罪。」楊元慧還補充道︰「三妹啊,將來你就是堂堂正正的太子妃,沒人再跟你搶了。」

    兩個姊姊一唱一和,其中嫉妒之情仍可察覺,然而,討好的成分卻多了些。

    楊元敏不禁感慨兩個姊姊真是聰明人,雖然百般不情願她成為太子妃,但眼見大勢已定,又能放下姿態佯裝祝福,果然沉著。

    將來,無論把綠柳堡交到誰手上,都不必發愁。掌事之人,的確需要這般心計深沉。

    「元敏有一件事想與兩位姊姊商量——」她終于從繡架上抬起頭,緩緩道。

    「三妹,快說啊。」

    「那一次刺繡大賽,小妹僥幸奪得頭籌,然而此次嫁入京中,恐怕再不能為爹爹分憂打理堡中諸事了,」她淡淡笑著,「所以……」

    「三妹可是想建議爹爹再辦一次刺繡大賽?在我和大姊之間選一個人嗎?」楊元茵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那就再辦一次好了。」楊元慧亦不甘示弱。

    「如此也太麻煩了。」楊元敏卻道︰「都是自家姊妹,何必比來比去?爹爹叫我決定未來掌事之人選,我想……」

    她看著兩個姊姊的臉色漸漸轉為蒼白,心中緊張可見一斑。

    「我想,這未來堡中諸事,就由兩位姊姊共同打理吧。」

    「什麼」兩人皆愣住。

    「大姊最能審時度勢,二姊精于理財,兩位姊姊若能精誠團結,我綠柳堡將來勢必成為天下第一大堡。」她將兩人的手搭和在一起,「這,也是爹爹的心願。」

    楊元慧與楊元茵對視一眼,雖然亦有諸多不情願,卻彷佛被這瞬間感動了。

    有這一點點感動,也就夠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她相信,未來會朝著她憧憬的發展……畢竟,血濃于水。

    「這是什麼?」

    楊元敏讀完一章,難以置信地看著手中的志異小說,驚訝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呵呵,我叫人寫的。」令狐南就等著她這一刻的反應,笑容得意揚揚。

    「這里面的東楚國君,就是指你嗎?」楊元敏瞪著他。

    「當然啦,復姓令狐,名南。」俊顏揚眉,「雖然國號用了改匿之法,但世人一看,就知道是他們英明神武、俊美無儔、智勇雙全的天朝陛下。」

    「那麼,這個愛刺繡的皇後,就是……我?」她叫道︰「什麼名門之後、傾國傾城,我哪有啊?」

    「綠柳堡,算名門吧?你在我眼里,就是傾國傾城。」令狐南擁住她,嘴巴比蜜還甜。

    「干麼找人……寫這個?」她有些害羞,嬌嗔問。

    「免得坊間那些無聊文人造謠生事,他們見我後宮只你一人,便說你什麼狐媚轉世、紅顏禍水,我一听就氣!」他輕哼一聲,「我找來最著名的志異小說家,給了他一大筆錢,讓他寫了這《綠柳傳》,果然效果奇佳,騙取閱者眼淚無數,現下世人對你評價特好,都說你是千古賢後!」

    「你也順便給自己封了個什麼千古痴情一帝吧?」楊元敏努努嘴,想到這書中的肉麻詞藻,打了個寒顫。

    「好歹你夫君我也花了些銀子,總得讓我嘗些甜頭吧!」令狐南臉皮比城牆還厚,「不過這書主要還是稱贊你。」

    楊元敏擱下書,嘆了口氣。方才的閱讀真是太刺激了,她一時緩不過來。

    「春天到了,野鴨子們都飛回來了。」他連忙在她耳邊道︰「明兒個我陪你去喂——」

    「嗯。」她仍在失神,懶懶地答。

    「你不是說過,宮里沒有樹不像人住的地方嗎?早些時候父皇在位,我不好怎樣,如今我已經繼承大統,明兒個就下令,特意給你蓋一座綠樹成蔭的偏殿,名字我都想好了,叫翠濃庭,如何?」

    「嗯。」她似乎不太興奮,還是那副怔怔的表情。

    「皇後,在想什麼呢?」令狐南發現她的不對勁,扳著她的臉轉過來,「怕我納妃嗎?放心,昨日好幾個王侯將相想把他們的女兒送進宮來,都被我大手一揮,當場拒絕了,你真該看看他們氣得吹胡子瞪眼的模樣——」

    「我真的像書里寫的那樣嗎?」楊元敏終于忍不住,小臉皺成一團。

    「哪樣?」他一愣。

    「從來都是你主動對我好……我處處回避,傷透了你的心?」她對那番描寫耿耿于懷。

    「那都是為了煽情,刺激銷量——」令狐南連連解釋,「也是為了說明你沒有勾引我,都是我一心暗戀你、強迫你、霸佔你!」

    「反正我心里不舒服,忽然覺得很愧疚,」楊元敏嘟著唇,「其實,那時候我仔細想過,等你從邊關歸來,就算做妾,就算下地獄、無顏再見娘親了,我也願了……」

    他笑了,有如春冰融化,雪上花開,一把將她攬進懷中,曖昧道︰「現在補償也一樣——來,親我一下!」

    「什麼?」她看看四下伺候的太監,臉兒頓時羞紅。

    太監們彷佛早就看慣了這少兒不宜的戲碼,紛紛挪動步子,退到遠得不能再遠的地方。

    楊元敏低眉,在他唇上輕啄一下,算是對他勞苦功高的嘉獎。然而,令狐南顯然不能滿足,按住她的頸間,加深這個吻,纏綿悠長——

    莫問窗前月,何日灑銀輝。

    風吹雲霧散,花影自然來。

    不知為何,她忽然想到這一首詩。

    是呵,令狐南的出現,給了她人生最大的驚喜,從不曾料想會擁有他的愛情,然而,緣分卻不期而至,把她捧上明媚的雲端。

    人生,就是時常在不經意間,達成所願。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太子是路人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心寵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