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萬萬歲 終曲
作者︰夏喬恩

再度睜開眼時,映入眼簾的白,讓梅紹縷有一瞬間的心慌。

齊星呢?

她轉過頭,尋找著他的身影,卻發現她的父母親和齊星站在門口,不知道在跟誰說話。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請你們原諒我!」

門外傳來女人的哭聲,梅紹縷更感到困惑,因此她出了聲,瞬間,三人迅速轉頭,發現她清醒後,所有人都回到她身邊。

「好一些了嗎?」說話的是梅太太,她溫柔的撫上女兒的臉,眼里有失而復得的喜悅。

「嗯,這里是……」

「醫院。」梅先生回答。

「那……」

「美少女,我對不起你!」門邊,忽然傳來一聲嚎啕大哭,接著,一條紅影就像是個沖天炮似的,咻地沖到病床邊。

「是你。」梅紹縷認出她了,這位小姐不就是齊星的未婚妻嗎?那張容貌觸動了記憶的開關,腦海里,往事歷歷在目,梅紹縷都想起來了。

她的心痛、她的難過,還有那無止盡的痛苦和不肯停歇的強光,她的頭好痛……

「別想!」大掌迅速抓住那想摸頭的小手。

「我被吳經理帶走了!」蔥白玉指立刻恐懼的握住那有勁的長指。

驀地蒼白的小臉讓梅氏夫妻一陣鼻酸,但是他們強打起笑顏安撫女兒。「對,不過只有兩個小時,齊先生馬上就找到你了。」

「可是他對我拍照,我的身上都是血,而且我的頭好痛!」想到當時的無助與慌亂,小臉就像是被人抽走了血液,蒼白的嚇人,看得夫妻倆更加難過。

「那些底片我全都拿回來了,而且都銷毀了,不會有人看見,別怕。」掌心那陣陣的顫抖讓黑眸瞬間黝暗,齊星更加用力的握住那冰涼的小手。

「真的嗎?每一張都毀了?」她看著他,試著從他的臉上尋求真相。

那時候的她看起來一定很恐怖,如果那些底片被人看到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笑著說沒關系。

雖然她出糗習慣了,但是不代表她願意讓人看到她恐懼的表情。

「對,連相機都燒了,所有的東西都燒了。」包括她身上被割破的衣服。

不過這件事他和梅氏夫妻倆已經講好,如果她沒提,他們也絕口不談。

他的猜測是,她應該是昏厥後才被人割破衣服的,應該不知道這回事,所以這件事就當作是永遠的秘密,別讓她知道,以避免造成更大的傷害。

「那就好。」得到保證,小臉終于不再那麼蒼白。

她相信他,他有能力,而且從來不騙她……等等,說到這個,他好像也不完全沒騙她。

他有個未婚妻,而且……

「她是我妹妹。」彷佛可以洞察小腦袋瓜的想法,齊星及時插話。

「啊?」小臉一愣,以為自己听錯。

「沒錯沒錯!我真的是他妹妹,我有身分證證明我也姓齊,我拿給你看!」說完,馬上伸手想拿包包,卻發現,自己竟是兩手空空,當下,齊璦又開始哇哇大哭。「哥,怎麼辦?我的包包忘在車上了!」

冷淡的臉龐無動于衷。「別管身分證,把該做的事先做完。」

「真的要喔?」某人馬上癟起嘴。

黑眸像是兩道雷射光,嚇得某人立刻跳了起來。

不敢再浪費時間,某人撲通地一把跪到地上。「大嫂,請你原諒我吧,我真的不知道我哥是認真的,我以為你真的是狐狸……呃!總之,我說的都是謊話啦,什麼一起睡過、親密關系那都是指親情,我保證六歲以後,就沒跟我哥一起睡過了!」

齊璦的話逗笑了梅氏夫妻,不忍心讓一個女孩子這樣跪著,夫妻倆一把將人拉了起來。

「齊小姐,沒關系的,說起來我們家梅梅也有不對的地方,不完全是你的錯啦。」

「媽!」梅紹縷噘起嘴,不滿自家的媽媽說自己不對。

有沒有搞錯,她才歷劫歸來耶,這樣說她。

「本來就是。」夫妻倆一致瞪了女兒一眼。「人家不過是隨口說說,你就信以為真,你怎麼沒想想我們家住哪里?我們可是眷村里的人耶,齊先生要是敢欺騙你的感情,我們全村的人砍也砍死他,他敢嗎?」

夫妻倆的話逗笑了齊星,听著那渾厚的笑聲,小臉悄悄的紅了。

好嘛,其實現在想想,她也覺得自己笨透了,莫名其妙就上當了,而且,她根本就不用跑那一趟,她應該直接打電話給齊星,命令他上來解釋清楚,而不是自己傻傻的下樓去,結果還被人暗算。

不過面子最大,說什麼,她也不認錯。

「砍人是犯法的耶。」粉唇轉移焦點。

「喔,那我找人暗算他,我記得巷底的李伯打仗時,是暗殺部隊的。」梅先生忍著笑說。

「暗殺也是犯法的好嗎?而且李伯已經八十多歲了。」拜托,八十多歲的老人搞暗算,怎麼暗算?戴著老花眼鏡嗎?

「人家也許是寶刀未老,別瞧不起人家。」梅太太哼了兩聲。

粉唇張口還想說些什麼,不料小嘴卻被人點住。

所有人都看向齊星。

「你該休息了。」齊星卻只看著她。

她紅著臉,在他的食指下,輕輕的開了口︰「可是我還不累啊。」

「可是我累了。」一語驚醒夢中人。

所有人因為這句話而跳了起來。

「對吼,為了照顧你,齊先生都沒有休息呢!」夫妻倆感到很不好意思。「齊先生,要不然接下來就換我們照顧梅梅,你和齊小姐先回去休息吧。」

「我想待在這里。」

「啊?可是……」

同是男人的梅先生自然最清楚齊星此刻的心情,因此他迅速的堵住了老婆的嘴。「那就麻煩你了,齊小姐,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載我們回家?」

「當然沒問題。」梅先生的笑讓齊璦更安心了。

本來,她的心里還是很不安的,畢竟是她搞出這種局面,她曾想過來這里肯定會被罵,但是沒想到,她大嫂的父母為人慈祥又寬容,一下幫她說話,一下又主動對她示好,讓她倍感溫馨。

「齊小姐,你很漂亮,不知道打不打算交男朋友?」梅先生拉著老婆和齊璦一同走出了病房,邊走邊聊。

女兒的歸宿有著落了,接下來沒事可干的他,當然只好把目標轉移到身邊的美女身上。

「梅叔叔,你過獎了,我哪有很漂亮……」齊璦羞答答的低下頭。

「怎麼不漂亮,媽媽,她很漂亮對不對?」

「對啊對啊,齊小姐,我跟你說,我們村子里有很多好男人,你考不考慮……」

聲音終于消失在門的另一端,看出父母親意圖的梅紹縷,立刻噗哧一笑。

「你終于笑了。」

齊星的話讓小臉又紅了起來,她看著他,然後第一次,主動伸手撫上他的臉。

原來,一切都是謊言,他沒有未婚妻,也沒有欺騙她,太好了!

「我本來就會笑,還有,對不起。」小嘴歉然的道歉。

「你沒有錯。」錯的是那個吳敏豪,那個該死的男人應該再多受點教訓。

憤怒讓齊星有點想反悔,或許他還是告死他好了。

「我當然有錯,我應該更相信你的。」她不見,他一定很擔心。媽媽說,他兩個小時內就找到她,可見,他一定是費了很大的勁。

原來真的不是她的錯覺,他真的是她的超級幸運星。

有他在,她總是能化險為夷。

「我那個笨蛋妹妹就那張嘴最厲害,你會被騙,也是沒辦法的事。」齊星扯了扯嘴角,然後逕自脫掉了西裝外套。

「她的確很會說話,可是,我還是應該再堅定一點,至少,我當初實在不該蠢得下樓去找你算帳。」小骨子皺了皺,她早該想到,憑她的「楣」,不在樓梯那種地方摔個狗吃屎,也會遇上倒楣事,結果看吧,真的給她遇上了。

不過話說回來,她真的沒想到那個吳經理竟然對她有那種感情,而且還是用那麼奇怪的方式表達。

想起他曾說過自己每天都陪她上下班,而她卻完全沒有察覺,一種毛骨悚然的恐懼感立刻爬上心頭。

「原來你下樓,是為了找我算帳?」劍眉挑起。

「那是因為我生氣嘛……」小臉又紅。「你是怎麼找到我的?」粉唇干脆轉移話題。

「利用手機的定位系統。」

「喔,那……吳經理他現在在哪里?」她的心情很復雜,一邊希望他可以受到懲罰,一邊卻又對他存有一絲絲的歉意。

說到底,要不是他的愛慕,她也不可能會進齊氏,也不可能會遇見齊星。

她的幸福是他幫忙促成的,可是他卻做了這種事,若不受到法律制裁,應該很難吧?

「當然是在警察局里接受訊問。」

「那他……」話語聲忽然終止,看著一骨碌爬上床,然後很理所當然躺在她身邊的男人,梅紹縷傻了,臉也更紅了。「你在做什麼啦!」小手連忙推拒著那還抱著她的胸膛。

「準備睡覺,我累了,陪我睡一會兒吧。」就連語氣都那麼理所當然。

「旁邊就有床,你干麼躺上來?很擠耶!」也不想想自己的身體有多高大,討厭。

「擠一點才好,這樣你才沒有地方可以躲。」薄唇邪邪勾起,然後更加擁緊懷里的女人,但是卻也巧妙的不讓她感到疼痛。

他抱著她,緊緊的貼著她,她的柔軟就這麼貼著他,梅紹縷感到非常害羞,但心里卻神奇的感到很幸福。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那雙環抱著她的雙手,似乎正輕輕的顫抖著,而回蕩在她耳畔的心跳聲,似乎也太過沉重急促。

瞬間,一種領悟襲上了心頭——她知道了,這個男人跟她一樣,都在恐懼。

她因不好的回憶而恐懼著,而他也一樣,她不見了,所以他恐懼。

他愛她,真的真的愛她。他顫抖的手告訴了她,他急促的心跳聲也告訴了她。

他的恐懼,比任何具體的言語還要動人,是全世界最美麗的語言。

咬著下唇,她忍住想哭的沖動,輕輕的呼喚著他。

「齊星。」

「怎麼了?」黑眸猝然睜開,這是她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他忘情的在她頰畔落下了一個吻。

「我很好,一點事也沒有。」小手悄悄的撫上黑眸底下的疲憊,以前,她怎麼會以為這男人都不會累呢?她真是蠢。

「我知道。」薄唇微微勾起,因為那雙眼里的不忍。

他的女人有顆縴細的心,他還是瞞不過她呀!

「你別擔心。」

「我知道。」

「還有。」美眸眨啊眨,一抹羞紅悄悄的爬上了雙頰。

「嗯?」

「我愛你。」語畢,柔軟的唇主動吻上了薄唇,她生澀的舔著、吻著,學著記隱中他吻她的方法,將心里的感動、悸動通通用這種方法告訴他。

粉唇吻得專心,完全沒發現近在咫尺的俊臉竟然跟她一樣,也臉紅了!

人稱秘書殺手、冷酷無情的男人真的臉紅了!

她的主動、她的親吻,她的愛語,就像是最煽情誘人的勾引,惹得齊星幾乎有三秒鐘的呆愣。

黑眸里,先是閃過驚愕,然後是驚喜,最後,是濃濃的**。他任她吻著,始終克制住體內的欲望,但欲望還是一下子就沖到了臨界點!

他突然推開了她,啞著聲低吼︰「別勾引我,你頭上有傷!」

「我沒有勾引你,我只是在感謝你。」知道他有所顧忌,粉唇卻還是故意彎出一抹甜笑,故意在他面前笑得絕艷。

「你這可惡的妖精!」黑眸陡地暗沈,接著再也受不了欲望的叫囂,還是狠狠的吻住那誘惑著他的粉唇。

他們唇舌交纏,分享彼此的氣息和體溫,任由身體的本能去操控一切,那畫面是這麼的激情,孰料,一抹低叫卻破壞了一切。

白茉葵——梅紹縷的同村好友,也就是這家醫院的護士,慌慌張張的自門外沖了進來。

她一臉驚慌,似乎沒注意到自己打斷了什麼,張口就喊︰「梅梅!借我躲一下!不管誰來,都要說你沒看到我喔。」

語畢,一溜煙的就躲到床底下。

梅紹縷和齊星互視一眼,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門外,又有人闖進。

「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只白目鬼?」一名身材壯碩的女護士,拿著肥大的針筒大聲地問著,臉上的怒火像是隨時隨地都會把手中的針筒射出去。

「呃……」梅紹縷不敢出賣好友,但極端不能適應眼前的狀況。

齊星的手甚至還放在她的胸前,她卻必須故作鎮定,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這……這太扯了!

「這里是私人病房。」齊星面無表情的瞪著那打斷他好事的護士。

「齊先生?」女護士總算發現自己打斷了什麼,同時也認出地位非凡的齊星。瞬間,羞赧和驚慌在她的臉上交互變換,讓原本就不好看的相貌,更添幾分滑稽。「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注意到,我這就馬上出去,我真的很抱歉。」

「慢!」齊星喚住她的腳步。

「是、是,有何吩咐?」女護士不敢回頭,就怕自己再冒犯。

「把床底下的那只白目鬼也順便帶走。」

女護士還來不及反應,床下的白茉葵立刻氣呼呼的自露馬腳。

她自床底下鑽出,對著床上的齊星破口大罵︰「喂!我們不是說好了嗎?你怎麼可以出賣我?太過分了!梅梅!你看啦,他欺負……啊!」所有的叫罵都消失在一只手里。

睨著那揪住自己耳朵的手,白茉葵立刻收斂起所有怒氣,瞬間變成一只超級小乖貓。

「護士長……」還露出笑呢!

「白目鬼,你躲我就算了,竟敢亂闖私人病房?!你完蛋了你!」邊說邊把人往外揪出去。

「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護士長你也進來了啊。」完全是自掘墳墓的三句話。

「白目鬼!」獅吼聲響起。

「哇!我不要啦,為什麼要我換科別?我明明就表現出色,你們不可以為了一己之私……」哇啦哇啦的抱怨聲終于消失在門外。

看著再度恢復寧靜的病房,齊星發出一聲無力的嘆息。

「你朋友?」

「對。」美眸含笑。

「在這里工作?」

「應該是。」

「明天,我就幫你轉院。」

薄唇咕噥著,而他的話,讓梅紹縷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而她的笑,也感染了齊星,雖然欲望被人打斷,但溫馨卻充滿了內心。

兩個人相互擁抱,共享這相同的歡樂,病房里,幸福四處洋溢。

【全書完】

編注︰

☆關于白茉葵的愛情故事,敬請繼續期待【眷村三朵花】系列之二——采花近期《老板無所謂》。

女關于史書黛的愛情故事,敬請繼續期待【眷村三朵花】系列之三——采花近期《老師不要耍曖昧》。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總裁萬萬歲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夏喬恩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