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王囚星 番外 最初的相遇
作者︰夏喬恩

天征年間,南朝最絢爛也最腐敗的年代。

有人非山珍海味不食,有人連一碗米糠都食不得,有人非綾羅綢緞不穿,有人窮困潦倒衣不蔽體,有人居于雕梁畫棟之中,有人餐風露宿早已無家可歸──

每一日,都有無數人饑寒交迫,活活餓死。

每一日,都有無數人遭官商欺凌,家破人亡。

每一日,都有無數的生離和死別,哭號和冤屈。

而南朝的王,卻無視百姓水深火熱,唯寄情于酒色財氣之中,朝廷大臣也各自結黨營私,十名皇子間更是暗潮洶涌,內斗不斷,甚至自相殘殺……

「刺客往這邊逃了,快追!」

伴隨一串嘹亮的嘶吼,雜沓的腳步聲瞬間自四面八方涌來,六名刺客見苗頭不對,只好兵分三路各自逃竄。

黑暗中,就見一名黑影背著負傷的同伴揮刀斬斷四周宮燈,接著當機立斷的躍上宮殿屋脊,打算沿著屋脊逃出宮外。

他們是闇玄門的刺客,奉命刺殺當今太子,不料行動卻失敗了,非但半數以上的同伴因此喪命,還落入重重包圍之中。

如今上百名侍衛正在屋檐底下追趕,他若是單槍匹馬還能殺出重圍,但他最要好的同伴卻身負重傷,他不能帶著他冒險,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帶著同伴在夜色中奔逃。

「灰明,放開我吧,背著我只會連累你而已。」

獵獵風聲中,傳來同伴氣若游絲的低喃,灰明提氣一躍,自宮殿頂端飛躍至一棵大樹上,利用樹枝反彈的力道,借力使力飛躍至另一個宮殿的屋脊上,過程一氣呵成,毫無聲息,絲毫沒有丟下同伴的意思。

「我們可以逃出去的。」他低聲道,語氣堅定。

「就算逃出去,門主也不會放過我們的。」任務失敗的刺客,下場若不是死,就是生不如死。

灰明明白,卻不願同伴因此喪氣。

「撐著。」向來沉默寡言的他,只好再次出聲為同伴打氣。

「不,我累了……」

身後再次傳來喪氣的低喃,可同時也傳來一股凌厲殺氣,灰明瞳眸驟縮,剎那止步旋身,手中大刀雖然實時擋下迎面而來的刀刃,卻擋不下同時而來的匕首。

電光石火之間,鋒銳的匕首無情沒入心窩,灰明一個悶哼,手中大刀卻已朝同伴手肘砍去,後者險險閃避,過程中不慎踢翻一塊琉璃瓦,琉璃瓦幾個翻滾,便自宮殿屋頂墜落至地。

匡啷一聲,引來更多的侍衛,兩人的行蹤也因此暴露。

一盞燈籠瞬間在屋檐底下亮起,灰明卻是不動如山,宛如一株參天古木佇立在屋脊上,若不是匕首穩穩插在他的心窩,那人真要以為自己失手了。

眼見灰明心窩中上一刀,卻還是屹立不搖的佇立著,那人不由得露出錯愕的表情,不明白哪里出了差錯。

「為什麼?」灰明波瀾不興的注視著眼前那幾番與他出生入死、視為好友的同伴,感覺到濕熱的鮮血很快就染濕胸前。

「門主有令,闇玄門容不得你。」那人連忙收拾錯愕的情緒,想起灰明深不可測的功夫底子,不由得悄然後退,臉上早已沒有重傷虛弱的影子。

「因為我任務失敗?」

「不,因為你太強了。」那人扭著唇說著,眼里有譏誚,也有妒忌。「闇玄門不能出現第二個月魄。」

月魄,闇玄門有史以來最出色的刺客,卻也是最難以駕馭的刺客,兩年前奪走門主半條命後,便銷聲匿跡,而灰明雖然沉默忠心,卻同樣深不可測。

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不會叫的狗才是最駭人,有了月魄這個前車之鑒,門主再也無法容忍被反咬一口,因此才會決定先下手為強。

「我從來沒打算背叛。」冷冷月色下,灰明滴水不漏的持著大刀,防備同伴的同時,也防備著蜂擁而來的宮廷侍衛。

那些人隨時都會發動攻勢,而他胸口的血卻還汩汩流著。

「世上最不能相信的,就是人心。」那人冷笑一聲,轉眼間已退至屋脊的另一頭。「你的武藝不輸月魄,卻輸在太重情,這是你唯一、也是最可笑的弱點。」語才落,人已消失在月色之中。

望著空無一人的前方,靜如深海的黑眸才終于有了波動,可同時,一把箭矢也自宮殿底下疾射而來。

咻!

就在箭矢幾乎要貫穿身子的前一瞬間,他才拔身一躍,躍下宮殿的另一頭。

「刺客逃了,快追!」

無數侍衛連忙舉步追人,一把把鋒銳的兵器在宮燈照映下閃爍出森冷的光芒。

灰明臨危不亂,深知自己身負重傷已是無力殺出重圍,只好往暗處躲藏,並小心的不留下蛛絲馬跡,只是隨著氣血加促,他的意識也逐漸模糊。

闇玄門的兵器都抹有劇毒,只消入體便能奪人一命,更遑論是插入心口。

若不是他的身子天生異于常人,心髒生于右側而非左側,恐怕早已一命嗚呼,只是他雖避開了要害,卻避不了劇毒的侵蝕。

在更多侍衛追來之前,他憑借著意志繞回到最初的那座宮殿,並挑了間闃黑無聲的廂房,推門躲了進去。

幾乎門板才闔上,高大的身軀也靠著門板癱坐在地,勁裝上的鮮血瞬間在門板上擦出一道血痕,四肢因為劇毒的侵蝕而明顯抽搐,臉上盡是痛楚的線條。

他明白自己會死在這兒,卻一點也不畏懼。

早在他選擇淪為刺客的那日起,就沒奢望自己能夠長命百歲,只是臨死之前,他卻忽然發現自己竟想不起往昔的種種,包括他因何加入闇玄門,包括他為誰甘心雙手沾滿血腥,包括那曾在他心頭上烙上刻痕、卻在歲月間模糊淡去的倩影。

那是他以性命深愛,卻永遠得不到的女人。

你的武藝不輸月魄,卻輸在太重情,這是你唯一、也是最可笑的弱點。

這話說得一點也不錯。

一點也不錯……

「看來你與本皇子有緣。」

原本該是無聲無息的廂房,忽然傳來一道男性低嗓,灰明心頭一震,本能提刀抵御,誰知大掌卻不受控制,沉重大刀隨即自掌心滑落。

刀身落地,瞬間發出清晰的撞擊聲響,他卻無暇顧及這聲音會不會引來門外侍衛的注意,因為一抹高大身影已在轉瞬間來到他的面前。

即使黑暗也無法影響他的視線。

那是一個同他一般高大的男人,即使一臉笑意,也隱藏不住他眼底的精光,以及渾身不容人小覷的強大氣息。

「闇玄門不懂得惜才,本皇子倒是欣賞你重情重義。」軒轅禘雙手負後,徐徐來到灰明的身前。

靜默的黑眸驟然一閃,灰明強撐著最後一絲意識,筆直注視眼前的男子。

這人就待在屋子里,卻將他和同伴在屋脊上的對話全听了進去,十名皇子里竟然有人懂武?

「你是誰?」即使龐大的劇痛就要將他的意識壓垮,他說話的語氣卻是一如往常,听不出任何虛弱。

「九皇子,軒轅禘。」軒轅禘微笑報上姓名。「你若是願意為本皇子效命,本皇子可以救你一命。」

那唯一庶出的皇子?

即使听見可以保命,灰明仍是一臉默然,並沒有馬上答應,僅是淡道︰「我只懂得殺人。」

「那正好,本皇子想殺的人多到數不完,足以讓你發揮所長。」軒轅禘笑得更深了。

「目的?」

軒轅禘答得毫不猶豫。

「謀朝篡位。」

黑眸驟閃,灰明默然的注視著他,誰知身門外卻傳來腳步聲。

壯碩身軀瞬間繃緊,他一個翻身本想抄起地上大刀反擊,不料刀身卻遭軒轅禘踩在腳底下。

叩叩叩──

敲門聲很快的自門外響起,軒轅禘微微一笑,不急著應門,反倒自腰間掏出一罐藥瓶朝灰明扔去,將腳下的大刀踢至牆邊,接著又任由侍衛敲了好幾下門,才拖拖拉拉的將門板拉開。

門板開啟的角度正好遮掩灰明的身影,加上室內闃黑,讓人難以察覺第二人的存在。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竟敢打擾本皇子好夢?」軒轅禘一臉惺忪,彷佛是在睡夢中被人吵醒。

「稟告九皇子,有刺客闖入宮中意圖行刺太子,不知九皇子可有見到任何可疑的人物?」門外,幾名侍衛沒有出口道歉,反倒急忙質問,一雙雙黑眸不著痕跡的往室內搜查。

軒轅禘皺起眉頭。「本皇子沒見到任何人。」

「可卑職似乎听見里頭有動靜,而且這房內似乎有股血腥味。」其中一名嗅覺靈敏的侍衛連忙道。

「本皇子雖是庶出,但也姓軒轅,莫非你們懷疑本皇子窩藏刺客?」

「不,卑職不是這個意思。」

「你們是不是那個意思,你我心知肚明,你們若是不相信本皇子的話,大可以入內搜查,但若是查不出所以然,本皇子必定問你們的罪!」軒轅禘將門板拉得更開,並往後大退一步。

而他這一退,反倒讓侍衛們氣弱了,連忙朝彼此使了個眼色。

「也、也許是卑職听錯了,還請九皇子將門栓栓緊,嚴防刺客,卑職這就追拿刺客去。」話才說完,所有人連忙轉身離去。

直到門板再次闔上,軒轅禘才收起臉上多余的表情,低頭對上那雙開始渙散的黑眸。

「南朝,不能再腐敗下去了。」

灰明沒有響應,只是沉默注視著那開始扭曲的高大身影。

「只要殺對一個人,就能解救千萬個人,這世上沒有任何事比這更正確了,你若是願意助本皇子一臂之力,就把藥給吞了,若是不願意,本皇子也不勉強。」語畢,軒轅禘隨即回到床榻上,隨灰明自行決擇。

是生是死,都是一念之間。

有緣無緣,不過執念深淺。

他從不相信命運,只相信人定勝天。

當雙眼闔上的瞬間,黑暗中終于傳來藥瓶開啟的聲響,他扯高嘴角,彷佛看到南朝的未來又多了一道希望。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孽王囚星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夏喬恩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