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少爺別計較 尾聲
作者︰夏喬恩

不安分的黑眸賊賊地一溜,忽然對上一旁的小桃。對了,他怎麼沒有想到還有這個丫頭?雷厲那麼疼愛她,只要她肯開口一定可以幫上他的忙!

「小桃姑娘,求您幫幫我吧……」鎖定目標,雷龐立刻手腳並用,可憐兮兮地爬向小桃,打算故技重施使出哀兵政策,卻沒發現小桃因為他的靠近而露出了害怕的表情,更沒發現雷厲眼底瞬間射出殺氣。

剎那,他連靠近小桃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雷厲無情踹飛,像個咸鞠似的在地上滾了好幾圈,直到撞倒一張椅子才停下。

砰!

唉喲。

強大的踫撞聲和哀號聲同時響起,嚇得小桃全身一顫,立刻偏頭不敢看。

雷厲卻是扶著滔天怒火迅速起身,直沖向他,彎腰狠狠揪起他的衣襟,咬牙切齒的發出警告。

「我警告你,這一生一世都不許你再接近她,你若是敢再踫她一根寒毛,我就斷你的腿、廢你的手、挖了你的眼,你最好給我記住!」

雷龐痛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但是面對雷厲血腥駭人的警告,卻不得不忍痛逃速點頭,就怕動作慢了,又要被踹飛出去。

「連看她一眼也不準。」雷厲另外補充,這是他的私心,更是他保護小桃的細心,只要小桃一天還怕著雷龐,他就永遠不許他靠近她,甚至是看著她!

雷龐痛得全身發顫,眼淚直流,不得不猛點頭。

看著他狼狽窩囊的模樣,縱然雷厲氣得還想多威脅幾句,但害怕會嚇壞身後的小桃,也只好勉強放開他,回頭走向小桃。

「走。」

他將她自椅子上拉起。

「大少爺?」小桃任由他牽著,一雙水眸卻是不放心地看著暈厥在椅子上的雷夏嬌。「我、我們要去哪里?」

「去外頭等大夫,省得心煩。」

就算是三歲小孩都懂得適可而止,沒想到雷龐卻連分寸都不知,再待下去,他只怕自己會一掌把他劈暈。

「可是二夫人還有二少爺……」

「一個跑不掉,另一個要是敢跑,我就砍了他的腦袋!」他頭也不回地撂下警告,心知肚明雷龐絕對不敢拿自己的腦袋開玩笑。

如今雷夏嬌暈在椅子上,單憑他的腦袋,肯定也想不出什麼詭計,沒什麼好擔心的。

那晚雷夏嬌被救醒之後,很快就和雷龐一塊兒被送入了官府。

而一如雷厲所預科的,在接獲百姓的通報後,官府早已命人將昏厥在馬車上的李總管帶回醫治,順道審問他的遭遇。

李總管才被雷厲揍得鼻青臉腫,又听聞素來與官府關系良好,心知肚明說謊絕對佔不了便宜,只好一五一十地將事情經過娓娓道來,乖乖認了罪。

因此當雷夏嬌和雷龐稍後來到官府時,就算有再多的籍口,也是百口莫辯。

縱然小桃平安脫險,但雷夏嬌、雷龐和李總管三人終究是犯下擄人之罪,加上雷龐先前就有浮辱少女的案底,因此更是加重量刑。

只是無論官府怎麼判,雷厲都不想過問,因為雷觀的喪禮還沒結束,也因為比起那三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當喪禮一切塵埃落定,圓了母親的心願後,他終于一手牽著小桃、一手捧著牌位來到祠堂,將父親和母親的牌位放在一起。

當初若不是母親夜里顯靈,為他指引方向,恐怕他早已失去小桃。

縱然如今蓮香已散,他再也看不到、感覺不到母親的存在,然而他深信母親永遠都會陪在他的身邊,替他守護重要的朋友,替他看顧最珍愛的小桃。

「娘,謝謝您。」雷厲虔誠地看著眼前的牌位,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平靜,仿佛所有的仇恨恩怨都已隨風離去,再也影響不了他。

原來不恨是如此輕松,而放下其實一點也不難,這一切都是小桃教會他,也是母親告訴他的答案。

她其實一直都在,一直都等待著父親,那個夜里她除了為小桃而來,更是為了迎接父親而來,他們終于能夠在一起了。

「您謝大夫人什麼?」小桃轉過頭,不禁好奇地問。

「你想知道?」黑眸一瞬,他露出笑容。

她點點頭,只要關于他和大夫人的事都想知道。

「謝娘替我找到你,替我找到這麼好的妻子。」他誠實答道,說話的同時,還伸手在她臉上摸了一把,吃她豆腐。

小臉驀地羞紅,小桃本能地往眼前的牌位迅速一瞥,就怕這羞恥的一幕教雷家的列祖列宗們給看見了。

「您、您別這樣,小桃……還沒嫁給您呢。」最後一句她說得特別小聲,臉皮薄得不敢承認自己確實是嫁定他了。

「遲早要嫁的。」他卻朗朗大笑,一點也不介意在列祖列宗面前公布喜訊。

小臉更紅,小桃不禁迅速低下頭,已經開始考慮該不該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幾個月前,她只能遠遠的在小亭里偷看大少爺,沒想到如今卻能和大少爺一同談笑風生,並肩走入祠堂。

若是以前,她一定會覺得自己在作夢,可如今她卻明白一切都是再真實不過的事實,在經歷這麼多的風風雨雨後,她已經無法離開大少爺,更不想再逃避。

她不想辜負大少爺對她的好,更不想辜負大少爺對她的情,重要的是她好愛好愛大少爺,她想陪他走過這一生一世,走過所有的喜怒哀樂,即便兩人都變成祠堂里的兩尊牌位,仍然緊緊依偎,就像眼前的大夫人和老爺一樣。

只是在這之前,她仍然想好好的向大少爺道歉。

畢竟關于少夫人的事大少爺雖然一點也不怪她,可當時她受到了驚嚇,只坦承了罪惡,卻沒有好好的道歉,一直讓她覺得過意不去。

「關于少夫人的事,您真的不怪我嗎?」她扭著他的衣袖,怯生生的抬起小臉,不安地仰望他。

「怎麼又提這件事?」

「因為小桃還沒好好的向您道歉。」她咬了咬下唇,一雙小手不自覺地將他的衣抽當成了自己的裙擺,緊張地揪啊揪了起來。「雖然當年我是慌了手腳,才沒將私奔的事告訴您,但其實我……我也許是嫉妒您和少夫人在一起……對不起!」她迅速捂著臉,幾乎無顏面對他,更不想讓他看見丑陋的自己。

看著她無地自容的模樣,雷厲怎麼可能會覺得她丑陋,他加深笑意,只覺得她可愛得不得了,忍不住俯身在她耳邊道﹕「原來你愛我這麼久了?」

轟。

事實被戳穿,小手下的小臉瞬間又燙紅了。

「那時你才十五歲,就這麼喜歡我嗎?」他魅惑地說著,織熱的氣息噴拂在她的耳廓上,燙得她不禁微微縮顫,甚至忍不住後退,想逃得遠遠的。

只是在她有所動作之前,他就飛快一把捉住她,將她小手白臉上扳開,低頭往她的唇上印了一吻。

「我很高興。」他笑意滿滿的看著她。

她又羞又愣地捂著小嘴。

「我高興都來不及了,又怎麼會怪你。」他繼續笑道﹕「何況你那點小秘密,我早就知道了。」

「您知道?您怎麼知道的?」雖然之前大少爺說過他知道,但她就是不明白原因,這件事她明明只對大夫人說過,從沒對任何人談起過啊。

「當然是你親口告訴我的。」他意有所指地點了點她的小骨子。

「啊?」

「每年六月十六那天,你總會躲在祠堂對面的小亭里偷看我對吧?」他促狹地揚眉,對她的那些小動作、小秘密幾乎了若指掌。

「您怎麼會……怎麼會……」她不敢置信地睜大眼,不敢相信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小秘密。她明明就躲得很遠,明明就不曾發出任何聲音,他怎麼可能會知道?!

「你總是等我離開後才會進入祠堂,然後跪在靈前跟我娘說悄悄話。」他繼續揭露她那不為人知的小秘密,接著撫著下顎裝出思考的模樣。「你都說了些什麼?對了,每年你都會說好想我娘,說你又做錯了什麼事、打破了什麼東西、府里又發生了什麼事,然後說著說著就哭了,每年都在哭。」最後一句話是他特別補充上的,就怕她听不出他知道每一年發生的事。

「您……您……」小桃將水眸愈睜愈大,已經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害羞,還是要錯愕了。

然而他卻還繼續說道﹕「對了,我想起來了,你還說曾有一只毛毛蟲掉到你臉上,從此以後你只要看到蟲就會嚇哭,明明都九歲了卻還偷尿床,十歲才開始長高,最愛趁四周無人時偷摘府里的桑椹當點心……」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她臉紅似火燒,終于再也忍不住地大嚷起來。

而他也真的不再開口,只是靜靜瞅著她低低輕笑,然而下一瞬間他卻忽然打了個響指,忍不住又道﹕「對了,你的初潮是十三歲,害你那晚又得爬起來偷偷洗棉被。」這個小女人夜里似乎總是很忙碌。

「什麼?!」小桃狠狠倒抽一口氣,覺得自己幾乎就要羞窘而亡,無論他說的哪一件事,都是她和大夫人之間的小秘密,照理來說他絕對不會知道,除非……除非……

她睜大眼,只覺得腦袋一片嗡嗡作響,為了自己的推測而大感震驚。

「您偷听?!」她忍不住大叫出聲。

「對,我偷听。」他倒是承認得光明正大。「每年都偷听。」他還不忘補充。

一個抽氣,兩個抽氣,小桃睜眼瞪著眼前那笑得得意洋洋的男人,羞愧得幾乎就要暈厥。

老天,這十一年來她都和大夫人說了什麼?除了他說的那幾件事,她到底還說了哪些令人羞恥的秘密?

他竟然連她幾歲初潮都知道。

「所以我才知道私奔的事。」見她羞得連頸子都紅了,他才終于改了話題,不再逗她。「我故意不去追人,是因為我早就知道她的心不在我身上,所以這件事我從來就不怪你,反而必須感謝你,若不是你,我恐怕就要耽誤那對有情人了。」

「可是……可是少夫人走了,您不難過嗎?」

「從來就沒有愛過,又怎麼會難過。」他雲淡風輕的笑道。「倒是你,清白都給我了,竟然就為了這點小事而拒絕嫁給我,難道——」

這一次,她總算及時捂住他的嘴,不敢再讓他繼續口無遮攔。

要讓他再繼續說下去,往後她恐怕再也沒臉來嗣堂了!

看出她的羞愧,他忍不住糕開她的小手,伸手摟著她哈哈大笑。

以往他來祠堂時總是心情沉重,然而如今他卻能笑得如此開懷,仿佛不是來悼祭過世的親人,而是來與重生的親人歡樂團聚。

無論生與死,家人就是家人,他愛的人永遠都會活在他的心中。

「好了,言歸正傳,既然都回京城了,那就先訂親吧。」他總算提出正事。

「訂親?」小桃一愣。

「鄭州慈園的工程還等著我回去監督,恐怕沒太多時間可以籌辦婚禮,所以我們先訂親,讓陳浩好有個空檔準備婚禮,待從鄭州回來之後我們再成親。」

「從鄭州回來?會不會太快了?」

「適逢雷府喪事,百日之內完婚是規矩,要是再拖下去……」他意有所指地盯著她還是平坦的小腹,嘴角又勾起笑意。

「恐怕真的會來不及。」就算現在沒有,也不代表往後就會沒有,都已經是他的人了,他可不打算與她分房睡。

仿佛看出他眼底的欲望,小桃不禁又紅了臉,羞答答的立刻低下頭。

「這些事您決定就好,小桃沒意見。」反正就算她真的有意見,也一定說不過他。

「那好。」他滿意一笑,接著忽然屈膝跪下,對著所有牌位舉手起誓。「雷家的列祖列宗,爹、娘,孩兒在這兒發誓,百日之內必定迎娶秋小桃入門,除了她,誰都不要,這輩子與她永結同心,不離不棄,白首到老。」

沒料到雷厲會忽然對著雷家所有祖先發誓,小桃感動得瞬間紅了眼眶,不禁也咚的一聲跪了下來,對著所有牌位虔誠叩首。

「祖先老爺夫人們,還有老爺夫人……」

「該改口叫爹娘了吧。」他笑笑糾正她。

「嗯!」她紅著臉,小嘴張了又張,這才有些別扭的改口。「雷家祖上,爹、娘,小桃這輩子定當盡心盡力伺候大少……夫君,一輩子與夫君患難與共,不離不棄,至死不渝。」她也發著誓,以靈魂深深起誓,縱然音量不如他大,卻同樣堅定。

听著她的誓言,他不禁迅速握住她的小手,與她十指緊緊交纏。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輩子他永遠都不會放開她的小手了。

兩人手牽著手,與親人們又說了幾句話,之後才一塊兒走出祠堂。

看著眼前偌大的府邸,雷厲不禁嘆了口氣,縱然父親將這座府邸交給了他,但他實在不打算在這兒住下,可房子空著也不是辦法。

「以後這里該怎麼辦呢?」仿佛看出他的心思,一旁的小桃也不禁替他苦惱了起來。

就在今日一早,官府終于派人傳來了消息,說是二夫人他們被判了刑,恐怕得在牢里待上好一段日子,就算刑期結束,恐怕大少爺也不會再讓他們踏入府邸。

「這世上多得是無家可歸之人,空著也是空著,不如拿來做善事。」也許雪靈花會很樂意幫他這個忙。

「那府里的人呢?」

「若願意留下的就留下,不願意留下的就給些銀子遣了吧。」雷厲隨意說道,對于府里的一草一木、一奴一僕幾乎毫無留。

小桃點點頭,也覺得這是最好的辦法。雷府終究是雷府,也許他們必須長年在外,但百年之後終究還是得回來這個家。

「走吧,坊里頭的人還等著我們回去吃午飯呢。」牽著小桃,雷厲微笑地帶著她向前走去。

「嗯。」她也微笑,任由他帶著她走向未來。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我家少爺別計較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夏喬恩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