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姐不害臊 第10章(2)
作者︰夏喬恩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

此時此刻,他可以听見自己的心跳聲有多劇烈,他相信她一定也听見了。

他一點也不感到困窘,只覺得自己開心得就要飛了起來。

他真的沒有料到她會毫無條件地就相信一切,甚至沒有一絲一毫的懷疑。

就如她所言,她完全相信他所說的每一句話。

原來從頭到尾他就擔心錯了方向,因為他的刻意隱瞞,她才覺得受傷;因為他的支支吾吾,她才會認為他的愛只是安慰她的謊言;因為他不肯坦白,她才會傷心流淚,甚至為了放他自由而揚言要休了他--

他只顧著害怕,擔心說出一切會受她輕視,沒想到卻因此讓傷害變得更深。

她說得沒錯,他真是個傻瓜,無藥可救的傻瓜!

「我也愛你,而這句話絕對不是謊言……」他不禁也張開手臂回抱她,緊緊地回抱她。

「我知道。」她笑了,卻也哭了,是喜極而泣的淚水。

他的心跳跳得好快好快,可是一聲比一聲還要強勁堅定。

「所以……不會寫休書了?」說到關鍵,他的心跳不禁瞬間變得更快了。

「這個嘛……我必須慎重的考慮考慮……」她說得不太確定。

「什麼?」沒想到她竟會這麼回答,他拉開彼此的距離,臉色慘白地望著她。「是不是我又做錯了什麼,還是--」

「不是你的問題。」她連忙點住他的唇,要他別急著緊張。「我只是想到彩蝶說過的話,她說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為了報恩而入贅,一副替你感到不值的模樣,所以我想要休了你,然後再逼你娶我。」她壞壞地勾起嘴角。

「娶你?」他又愣住了。

這一天,也許是他表情最多變、最豐富的一天了。

「是啊,既然全京城的人都笑話你入贅,那麼我偏要他們笑不出來,成了親後我們永遠都不分開,讓他們連閑話都沒得說!」當初她原就不希望他委屈入贅,如今彼此心意相通,她更是不可能讓他遭人笑話。「很好,就這麼決定,我馬上讓爹娘重新安排婚禮!」話還沒說完,她已急著朝外走去,誰知卻被他拉住。

「我從來就不覺得委屈,你實在不必--」

「不成!就算你不委屈,我也不許他人笑話你,只要你不是入贅,彩蝶應該也沒話說了吧。」雖然,她實在不怎麼在乎彩蝶的想法,但是無風不起浪,彩蝶縱然對她說了謊,但對于柴驀入贅一事確實感到忿忿不平。

既然如此,她干脆重辦一場婚禮,一次封了所有人的嘴。

「但是--」

「我嫁給你之後,就不能再威脅休了你,你確定你不想娶我?」她再次截斷他的話,哪里不知道他是礙于身分而婆婆媽媽,索性直接丟出最令他心動的誘餌。

「你不能……如此誘惑我……」他果然馬上心動了,再也無法堅定。

「而且嫁給我,是我必須對你負責,但若是你娶我,你就必須對我負責。」她媚惑一笑,再次親密的窩入他的懷里,甚至伸手攬上他的後頸。「我都已經是你的人了,難道你不願意對我負責?」

「我當然願意。」他答得迅速,並且斬釘截鐵。

「那就娶我啊。」她撅著小嘴,語氣撒你。

「你確定……」

「再確定不過,而且我想生個孩子,一個姓柴的孩子。」她繼續誘惑。

沒想到她會提到孩子,他瞳眸驟縮,稍嫌剛毅的臉龐竟在一瞬間充滿柔軟的線條,深邃黑眸甚至在剎那間浮現激動和渴盼。

「不,至少得要有兩個男孩,而且全都得姓花,爹娘就妳這麼一個女兒,我們得努力開枝散葉才行。」就連他的聲音都充滿了激動。

「不成,明明是你娶我,怎麼可以--」

「只要是我們的孩子,跟誰姓都一樣,只要你肯生孩子,要我上刀山下油鍋都行。」他緊緊摟住她的腰,激動得藏不住顫抖。「矜矜,我想要孩子,如果你要我娶你我便娶,但是答應我,多生幾個我們的孩子,我一直想要有個家,一個熱鬧幸福的家。」

除了學武,這是他進入花家後,第二次主動開口要求她。

他眼底的渴盼是那樣的濃烈,他語氣中的向往是那樣強烈,他想要孩子,想要我一個熱鬧幸福的家,而不是像他這樣遭人遺棄,連家都沒有的孤寂人生。

因為沒有,所以深深渴望,讓她怎能忍心拒絕他。

可惡,他又讓她想哭了,因為心疼他而哭……

「好,當然好。」她毫不猶豫地用力點頭,就怕他不懂她的意願。「你想要幾個孩子,我都幫你生,但是你必須先娶我。」

沒料到她會答得如此干脆,甚至毫不猶豫,他激動得幾乎眼眶泛紅。

「我娶,馬上娶,矜矜謝謝你謝謝你……」

「傻瓜,這時候你應該說愛我,然後熱情的吻住我啊。」她晚著他,同時卻也探出小舌舔唇無聲誘惑著他。

黑眸黝暗,就在他決定接受她的誘惑,低頭吻上她時,身後的大廳門扇忽然被人用力推開。

砰地一聲,兩人都被那突如其來的聲響嚇了一跳。

「別吻了、別吻了,既然要重辦婚禮,那麼動作得快一點!不是說娶了矜矜之後就要馬上生孩子嗎?快快快!咱們急著抱孫子啊。」花連城幾乎是拉著妻子從門外闖了進來,緊張兮兮打斷矜矜的誘惑。

「爹,娘,你們竟然躲在門外偷听?!」矜矜不敢置信地大叫,一听花連城的話,就知道兩人干了什麼好事。

「廢話,我和你爹當然要偷听,難不成讓柴驀繼續被你欺負嗎?」花江翠倒是頂嘴頂得理直氣壯。「事實證明妳就是誤會了柴驀,還差點把人給休了,幸虧你還懂得知錯能改,想辦法利誘柴驀娶你,也幸好柴驀真心愛你,否則我看哪個男人可以忍受你這種壞脾氣!」阿彌陀佛,老天保佑,他們的好女婿終究沒跑掉啊。

「你和爹躲在門外偷听,還敢數落我?」矜矜氣壞了。

「好了好了,先別吵了。」花連城連忙出來圓場。「總之就是休了柴驀,然後重新安排婚嫁是吧?沒問題,包在爹身上,全都包在爹身上,爹保證半個月內……不不,爹保證十天之內將婚事安排好,屆時你們倆重新嫁娶一次讓一切塵埃落定,省得你將來又嚷著要休夫!」

矜矜萬萬沒想到雙親急著重辦婚禮,不只是為了要抱孫子,更是要預防她再次休夫--到底誰才是他倆的孩子,爹娘竟然連她的面子都不顧。

矜矜氣得又想回嘴,誰知柴驀輕輕拉住了她。

雖然許久之前他就察覺到有人躲在門外偷听,卻萬萬沒料到是花氏夫婦在門外鬼祟,想起他和矜矜的親密對話,全都讓兩人听進了耳里,他就覺得不自在。

除此之外,他隱瞞彩蝶和母親的事,他們恐怕也都听得一清二楚,這讓他更覺得心虛尷尬,也覺得愧疚抱歉。

「爹,娘,都怪女婿不好,許多事……讓您們擔心了。」他低著頭,坦承地向兩人認錯,不願讓自己制造出的事端,害得所有人繼續爭吵。

「只要你和矜矜把話說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爹和你娘就不擔心了。」花連城知道他在意什麼,所以也就笑呵呵的出聲安慰他。「不過你要是真的覺得過意不去,那就賣力點,不必真的乖乖等到婚禮過後,早耕耘早收獲嘛!」

「沒錯沒錯,你爹說得一點都沒錯,既然誤會冰釋,那就趕緊回房努力重修舊好,我和你爹可等著好消息啊。」花江翠也跟著笑呵呵道。「至于『其他事』,你就不必過分在意了,總之是咱們花家的人就是咱們花家的人,要幫助誰都行,幫助一輩子也行,就是別傻傻的離開這個家,知道嗎?」

听著兩人話間的意思,柴驀喉頭一梗,幾乎差點發不出聲音。

「是,女婿遵命。」

「傻孩子。」兩人也不禁心疼地嘆了口氣。「好了,既然沒事了,你和矜矜就回房休息吧,婚禮的事由爹娘處理就好。」

「記得辦風光一點,別再讓外頭的人閑言閑語。」矜矜忍不住交代。

「那是當然。」兩夫妻拍胸脯保證。

「多謝爹娘,一切有勞您們費心了。」離去前,柴驀再次朝兩人恭敬鞠躬,知道自己永遠都會是花家的人。

而彩蝶仍舊是他妹妹,他仍然會照顧她們母女倆一輩子,但也僅止于如此了。

就算彩蝶不喜歡矜矜,他也不會允許她再多嘴,或是再出現在矜矜的面前。

「我和你娘費心外頭的事,你和矜矜費心房里的事,大家各司其職,這不是很公平嗎?」花連城哈哈大笑,連忙又朝兩人揮了揮手。「去去去,趕緊回房去,爹娘等著胖娃娃呢!」

柴驀耳根子微熱,終于明白矜矜的個性是像到誰了,但也沒有再嗦,而是溫柔的牽著矜矜離開大廳。

今日春光無限美好,他們的感情也是。

也許再過幾個月,他和矜矜就會生下孩子,然後再過幾年會有更多的孩子在他們的眼前跑跳,逗得爹娘鎮日開心,屆時整座花府會變得更加熱鬧幸福,而他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當一切雨過天晴,將來只會更加美好。

他深信,並期待!

【全書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我家小姐不害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夏喬恩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