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吃頓飯 第9章(2)
作者︰韓子苑
    半晌過後,她傳來笑聲,笑得有點生硬。「反正都那麼久了……不然,晚上我們去哪里吃個飯吧。一頓飯欠到海枯石爛都還不了,你也太難約了。」

    他揚起嘴角,低下頭,突然很想捶心肝。

    「可能還是……」沒辦法。

    施文琪頓了頓。「那,不方便也沒關系啦,等你哪天——」

    「我現在人在台東。」他嘆了口氣,制止她的解嘲。「為了躲跟拍,干脆就跑回台東老家待個幾天。」

    比起第一次被跟拍,于美月此時的知名度已經遠遠超過彼時,相對的,他被糾纏的時間也會拉長一些。

    「哦……原來你是台東人。」

    「是,我是台東人。」

    所以其實他們都還不太熟。

    「不然我去找你。」她突然說出了一個很荒謬的提議。

    伍維光一愣,差點說不出話來。

    「你瘋了?只為了吃晚餐?」

    「我現在出發的話,到豐年機場應該趕得上晚餐。」施文琪毫不理會他的驚訝。「地址呢?總要給我一個目的地吧?」

    伍維光怔怔地,半晌過後如夢方醒。

    「最好我是會告訴你。你腳傷還沒好,我不要你跑那麼遠。」他的語氣頓時正經萬分。

    「又沒關系,我現在已經不需要用拐杖了。」

    「我是認真的,你來的話我會趕你回去。」

    然後施文琪沉默,最後妥協。

    「好啦,你說了算。」

    「我過兩天就回台北了,再去找你。」其實他本來打算待上一、兩個月之後再回台北找工作。

    接著他們相繼道別,掛了電話。

    握著手機,伍維光心里開始有些浮躁、開始懊悔自己不在台北。但是念頭一轉,只是一頓飯,他在雀躍什麼?

    他笑自己傻,倒頭又躺回了大床上。

    棒天,伍維光起了個大早,開始收拾行李。

    雖然說是「過兩天」再回台北,但其實他連一刻也待不住。無論施文琪約他吃飯的動機是什麼,他就是討厭心懸在半空中的感覺。

    所以他要趕著回去。

    回去攤牌,不管是贏還是輸。

    「阿光!」

    突然,老母在樓下大喊他的名字。

    他眉一皺!怪了?平常他都睡到正中午,怎麼這時間母親會叫喚他?于是他開了房門,走到樓梯口。

    「干嘛?」他吼回去。

    「有人找你啦!」

    啊?

    這下子他更困惑了。是國小同學?還是國中同學?可是他回台東這件事應該沒多少人知道才對——啊,他都忘了,他妹妹是大嘴巴。

    「有沒有听到?」老母又吼了回來。

    「知道啦!」當然,再吼一次。

    他真想知道父親為啥要蓋這麼大一棟房子。明明家里就只有五個人,扣掉他住台北,四個人;再扣掉住美國的哥哥,剩三個。

    他折回房間,換了件像樣的衣服,這才下樓「見客」。

    到了一樓客廳,左看右瞧沒看見什麼人,只見他老母坐在那兒看連續劇。

    「……人呢?不是有人找我?」

    「哦,在外面啦。叫她進來也不要,說什麼在外面等就好。啊那個是誰?是女朋友嗎?」

    「我才回來幾天?有女朋友的話也太快了吧。」伍維光冷冷應話,逕自往大門口走去。

    「不是哦?真可惜,很漂亮耶。」

    當媽的還在後頭嘮叨,兒子已經走出大門。

    伍家的房子很大,範圍也廣,大門出去是長長的車道,車道的盡頭又是一扇大鐵門。伍維光一出家門,立刻看見一個高瘦的身影站在花圃前,背著對他、面對著花。

    那花是母親栽種的,是她的興趣,也是她退休後的唯一休閑。

    女人扎著馬尾,穿著白色休閑連帽T、稍微退色的牛仔褲,腳邊放著一只小小的行李箱。

    那是誰?伍維光納悶,想不起來到底是哪個同學。

    他慢慢走近,女人因他的腳步聲而回頭。這一回頭,伍維光錯愕,甚至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她對他揮了揮手,笑了開來。

    「你家也太大了吧。」搞不好有兩百坪。

    伍維光卻是傻傻的,還沒清醒。倒是女人先朝他走了過來——依然有點跛,這才讓他醒神。

    「你……你跑來干什麼?」他根本沒告訴過她他家在哪兒,她怎麼找上門的?「而且你怎麼會知道我住哪?」

    「那還不簡單。」施文琪哼笑了一聲。「找人事部門的問一下你的戶籍地不就好了?」

    他皺眉,不敢相信。

    「人事部的隨便把我的資料給別人?」太夸張了吧?

    「我說你欠我四十八萬,沒還錢就跑路了,所以人事部的小姐很有義氣的馬上把你家的地址給了我。」

    伍維光沉默。

    「騙你的啦。」施文琪笑了出來。

    「你……」他吸了一口氣,才道︰「所以你到底怎麼騙到我的地址的?」

    「這是秘密。」她聳聳肩,不打算告知。

    伍維光一時也拿她沒轍,他不是逼供的人才。

    其實,施文琪用的不是把戲,也不是謊言,她只是非常有誠意地把事實全告訴了人事部的小姐——包括她愛上了伍維光這件事。

    沒料到那人事部的小姐原來是個性情中人,一听到她要去台東追愛,二話不說立刻把人事資料翻出來,給了她這個台東的地址——人事小姐甚至最後補問了一句︰「你要跟于珊珊搶男人哦?」

    這……令她哭笑不得。

    「所以原來你是住豪宅?」她指了指伍維光身後的大別墅。

    「哪是什麼豪宅。」他干笑了出聲。「台東地大人口稀,房子隨便蓋都是這個樣子。」

    她白了他一眼。「你當我沒常識?」

    「好吧,是我爸在台東有很多地,又剛好他的興趣是蓋房子。」說到此,他打住了,不想再著墨于自己這「地主兒子」的身份。

    「你呢?」他把話題轉到她身上。「我不是說過,你的腳傷還沒好,我不要你過來嗎?」

    「我也說過那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啊。」反駁得理直氣壯。

    「你真是——」原來他根本狠不下心來趕她回去。「算了。那公司呢?你不是差不多該復職了?」

    「跟你一樣,」她眉開眼笑的。「不干了。」

    他一頓,驚訝萬分。想到她先前才一副忠心耿耿的樣子,怎麼這會兒突然就不干了?

    「為什麼?」

    「因為……」施文琪突然覺得有些難堪,畢竟曾經無視他的警告,還當他是神經質。「因為你說的沒錯,我太信任部門的那些人。」

    听了這回答,伍維光心里有了譜。

    如何知道真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已經知道了。于是,伍維光也就沒再多問細節。

    「那,晚上是待在台東過夜嗎?」他扯開了話題。

    「當然。我可不想當天來回。」

    「那住的地方搞定了?」

    「還沒。有什麼建議的地方?」

    伍維光側頭思考了一會兒,才道︰「晚點我載你去市區吧。」

    雖然自家的客房很多,但他不認為留她在家過夜會是個好選擇。第一,她還不是他的女人;第二,他父母肯定會認為她是他的女人;第三,他會認真相信她已經願意當他的女人。

    基于以上三點,他決定把她載到市區的飯店。

    雖然他很想把她留在身邊。

    最後,他們總算是一起吃了一頓飯。

    地點竟然是台東市區的燒烤店,這是他們始料未及的。

    「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一起吃飯吧?」施文琪一直以為第一次共餐會是在公司附近。

    「哪是什麼第一次。」伍維光立刻反駁,道︰「上次在你家的時候不就一起吃過了?」

    一人半碗面。可惜,最後是不愉快的收場。

    他倆似乎是同時憶起了這件事,相繼低下頭,一時找不到話題。伍維光暗暗斥責自己,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對了……」施文琪突然再次啟口,卻顯得有些欲言又止。

    「怎麼?」他稍微催促了一下。

    「我突然就這樣跑來,你會不會覺得很困擾?」其實她真正想問的,是他和于珊珊的關系。

    豈料伍維光竟然笑了出聲。

    「……有什麼好笑的?」

    「相信我,如果我覺得困擾,我會立刻替你叫車,把你送回機場。」

    听了,想想也是。

    她幾乎忘了他最初的樣子——撲克臉、毒舌、難搞、沒禮貌……

    可是她竟然愛上了。

    是了,是愛上他,所以她遠從台北飛來這里,打算向他坦白。

    「所以你和于珊珊復合了嗎?」她直接切入了重點,毫無預警。她想,長痛不如短痛,年過三十之後她已經懶得再迂回了。

    被她這麼一問,伍維光先是一愣,才道︰「沒有。」

    很簡單的否定,卻也很簡單地一掃施文琪所有心里的疙瘩。這樣的回答已經足夠,她甚至不在乎他為何會出現在于珊珊的家門口。

    畢竟她不是伍維光的什麼人——還不是。

    所以,她只需要知道對方是否單身就夠了。

    那一餐他們吃了四個小時。

    兩人喝了點酒,聊著彼此的歷史。

    她是老大,他是老二;她是宜蘭人,他是台東人;她大學讀的是商科,他念的是資訊工程;她喜歡吃辣,他討厭蒜頭;她交過四個男朋友,其中一個還是CEO;他則是交過兩個女朋友,其中一個是B咖女模。

    總之,他們聊了很多,直到老板收攤打烊了,他倆才帶著微醺之意離去。

    伍維光把她送到了車站附近的一家商務飯店。

    她訂了一間單人房。他本來打算就此回家,但是想了一想,自己也訂了一間單人房。就在她的隔壁。

    「你發什麼神經?」她笑了出來。

    「想說我就在隔壁……你要找人的話,比較方便。」

    「你——」她皺眉看著他,酒精讓她想不出適當的形容詞。「好吧,你高興就好。」

    拿了鑰匙,一個喝了酒又跛腳的女人,搖搖晃晃地走去找她的房間了。

    伍維光跟在後頭,實在很想前去攙扶她。雖說在醫院時他已經做過差不多的事,但是此時非彼時,這時候的他念頭已經不單純,想踫她的欲望倍數成長,要他怎麼敢再去踫觸她的身體?

    好不容易,她終于找到自己的房間。

    兩人在門口面面相覷,一時找不到話題,可是又不想離去,就這麼尷尬地杵在那里。

    直到伍維光終于受不了。

    「那我先去休息,有事盡管敲我的門沒關系。」

    語畢,他轉身就要往隔壁房間走去。

    「等等。」施文琪叫住了他。

    他停住腳,回頭。

    「其實——」她羞怯,仍然硬著頭皮提出了邀請︰「我不介意……同房。」

    這話讓伍維光呆愣了很久。

    「你醉了。」這是總結。

    「我沒醉。」醉了的話才不會這麼含蓄。

    「可是我介意。」這下子的回答可就把她打入北極圈里,直到他補述︰「我沒把握到時我的自制力還能維持得很好。」

    一听,施文琪愣住,頓時笑也不是,哭也不成。她心想,既然她都願意與他同房了,她還希望對方有什麼自制力嗎?真是個笨男人。

    然而伍維光則是想著,或許她值得一個更好的男人——尤其在得知她的前男友里竟然有CEO後。所以在確定她不會後悔之前,他不想就這麼佔有她。

    只是這樣的疑慮他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你一定是嫌我老了。」不得已,施文琪只好自我解嘲。

    「沒這回事。」他急忙辯解︰「我還怕你嫌我年紀小。」

    他始終都記得,她曾經說過「年紀大一點的男人比較有魅力」這句話,然而她卻早已忘得一干二淨;所以,她一點兒也不懂他的疑慮。

    反而是自顧自地拿自己和于珊珊來比較。

    「好啦。」見對方一副急著想回房的樣子,她苦笑了一笑。「還是早點休息吧,我剛才稍微喝多了點,現在有點困。」

    「你先睡吧,我回房去了。」伍維光點了個頭,沒再多說什麼,便就這麼轉身往隔壁房走。

    事實上,他走得急,是因為他得拼命壓抑那股想吻她的欲望——吻她的唇瓣、她的耳垂、她的頸側、她的鎖骨,那是一種幾乎令他窒息的誘惑。

    他走到了房門前,在拿出鑰匙的時候,他听見施文琪把門給關上的聲音。

    茫然。

    他怔怔地站在房門前,頭有些暈眩。他忘了要開門,倒是一直想著施文琪剛才開口邀他同房時的表情。

    突然地,他清醒了過來——他到底在白痴什麼?

    一個女人鼓起勇氣開口做了這般邀請,而他卻淨顧著想當紳士?伍維光啊伍維光,你的腦袋應該是被欲火給燒壞了。

    倏地,他轉身又走回了隔壁房前,想也沒想就敲了門。

    「怎麼又回來了?」施文琪來應門,表情有些難堪,卻硬是撐出一絲微笑來逞強。

    伍維光突然感到心疼,是自己的粗線條傷了她的自尊心。

    「好吧,再給我一次機會。」

    「……啊?」她皺了眉頭,完全狀況外。「什麼機——」

    下一秒,她已經被他拉進懷抱里,雙唇被他給牢牢地吻住。她驚訝,嚇得忘了要閉上眼。

    甚至直到他放開了她的唇,她還是瞠著那雙大眼楮。

    伍維光忍不住笑了出來。

    「只不過是一個吻,你就嚇成這個樣子了,你真的想邀我同房?」

    她乍然清醒,急忙辯解︰「那、那不一樣,誰叫你突然就……我根本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他低頭又吻住了她的唇。

    這回她只是吃驚了一下下,然後輕輕閉上了雙眼。是淺吻,是深吻;時而溫柔呵護,時而強勢掠奪。他無意識地將手探入了她的衣服底下,在她的肌膚上大肆需索。

    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一切只是順從著本能。

    直到兩人听見長廊的底端傳來了腳步聲。

    「有人……」施文琪離開了他的唇,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好像有人來了?」

    看著她的樣子,雙頰泛紅,唇瓣上有著長吻之後留下來的水潤光澤。伍維光這時才確切明白,自己從很久以前就想要她。

    他情不自禁地一把將她抱起,抱進了房里,抱上了床,把她壓在身下。在他退去上衣的同時,他抓住了最後一絲理智。

    「你確定?」他還是問了。

    因為他知道自己很專情,是該死的專情,一旦彼此有了認定,他就會負責到底。所以,如果這個女人只是想找個小弟來玩玩姐弟戀的話,他會立刻把衣服穿回去,即使箭已經在弦上。

    施文琪從情潮里稍稍醒來,看著他,不懂他為何這麼問。

    「你知道我很專情。」他說。

    她眨了眨眼,還是不懂。

    「而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男人。」他又說。

    喔,這回她懂了。

    所以她露出了微笑,伸手捧著他的臉頰,道︰「你很好。專情、溫柔又體貼。但是如果這種時候廢話能少一點,就更好了。」

    一听,伍維光笑了出來。

    「你——」

    沒想到他們之間的第一次,他笑場了。

    而激情過後他才知道,原來不是只有他會忐忑不安,施文琪也一直擔心自己的臉蛋身材會遠遠輸給于美月。

    于是,為了證明自己是真的喜歡她的身體,所以他說,下一次他要把燈全都點亮,好好欣賞欣賞。

    當然這主意立刻就被駁回,而且還吃了一記飛來的枕頭。

    不過還好,被《達文西密碼》打到比較痛。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一起吃頓飯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韓子苑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