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願為後(上) 第10章(2)
作者︰淺草茉莉
    「歌澤。」舜蘭聲音微弱的低喚。

    「唔?」他當她真是累了,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她……只是個可憐人。」

    「你說誰?」

    「漆華,你……別太狠心待她。」

    「你何必提她?!」他反厲的說。

    「她真的很可憐……」她跟自己一樣,被所有人利用,大王、王後、歌澤,連自己這會兒也要利用她幫助歌澤,一個假的女帝,威脅不了她心愛男人的將來,卻可以助他取得民心,掌握天下。這樣的人還不算可憐嗎?

    「公主雖然性情高傲了點,但她的心已經向著你,以後她只能靠你了,念在夫妻一場的份上,你能幫她就幫幫她,別讓她陷入萬劫不復的處境。」

    當她死後,大王與王後應該會為了私利,讓漆華永遠取代她的地位,不會揭開那個秘密,她只求歌澤若得知她的死訊後,在查無死困的情況下,最後能夠善待漆華,與漆華一起完成他想成就的大業,這樣她便算犧牲得有價值了。

    「別再提她了,咱們說好,這個月只有我與你,沒有她!」他將心思放在她過輕的體重上。她到底瘦了多少?他實在心疼不已。

    舜蘭興嘆。罷了,漆華未來的命運她管不了,自己有的也僅剩寶貴的此刻,歌澤說的對,不該浪費的。

    她將臉貼在他背上,輕輕闡上疲累的眼。他的後背給予她的,恰似他的溫柔,剛毅、不屈,卻溫暖安全,以及……無法回頭,注定只能永遠背向著她……

    淚無聲地泊、個而下。

    熱熱的水氣滲入他的後背肌膚,似乎也竄進了他的心、他的眼,讓他心眼跟著碎了……

    「你回來了。」屋里,胡葛看到她後,暗嘆了口氣後,「這是倒數第二帖藥了,你的體力會越來越虛弱,沒事的話別老往外跑,自己會更不舒服。」

    「嗯。」舜蘭沒多說什麼,很快的喝下藥,讓胡御醫好去向漆華復命。

    不知是藥效,還是她今晚上玩得太累了,忽地,她腳一軟,連忙扶住桌沿,要不然怕不就跌到地上去了。

    「胡御醫讓你喝下的是什麼?」歌澤的聲音忽地出現在她身後。

    她嚇了一大跳,迅速轉過頭,「你不是回客殿了?」

    兩人回王宮後,未免多生事端,她堅持自己走回住處,怎麼這會兒還教他看見胡御醫給藥讓她喝的事?

    「我舍不得與你分開,想瞧你睡著才走。胡御醫!」

    「那是王後瞧我近來瘦弱體虛,命胡御醫每日送藥來幫我進補的。」她力持鎮定的解釋。

    「原來是王後吩咐的補藥。」可是他瞧那御醫的神情戚然,不免起了疑心。在面對舜蘭時,他卻仍不動聲色,輕淺一笑,在她屋里隨意坐下了。

    「你不回去休息嗎?」她見他沒有馬上離開的意思,甜笑的問。

    他溫柔的凝嚼著她,「我等你睡了之後再走。」

    她的心快速跳起,臉上露出淺淺的紅暈,毫不猶豫的點頭,「好。」

    就只剩這會兒了,漆華知道他們有見面要怎樣都隨便她了。此刻,她只想讓歌澤多陪伴自己一會。

    舜蘭飛快的脫去鞋襪爬上床,他過來為她撥好被子,雙眸含笑的坐在床邊看著他。

    兩人靜靜的對望著,心是在一塊的,但,對未來的感傷卻更重。

    拌澤下定決心,三年內一定回來接她。可是他沒說出口,他不想讓善良心慈的她,猜想到三年後自己就會「解決」掉漆華。

    一個時辰後,桌上的蠟燭燃盡,房里陷入一片漆黑,再不想走也是該離開的時候了,他萬般不舍的朝熟睡的她額上吻了吻,接著是她的唇。這唇有些冰涼,他刻意貼了一會,幫她喂暖些才退開。

    他終于咬牙直起身,轉頭要走--

    「歌澤。」床上的舜蘭聲音很低很低的喚住他。

    「你還沒睡著?」他詰異的立即轉回身。

    「別走今晚留下來陪我好嗎?」

    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她羞怯的聲音卻教他的身子一震。「你……」

    「我想要你吻我一晚……」她羞羞弱弱的聲音繼續傳來,盡管非常小聲,他還是听得很清楚。

    他一驚。不是沒想過在立她為後前就先擁有她,但未來變數太大,自己又將迎娶別人,在這種情況下佔有她,未免太卑鄙、太自私,所以他沒這麼做,也阻止自己這樣想,可是,她現在卻說,要他留下來。

    這女人、這女人……他胸口漲滿激動,喉嚨發緊的問︰「你不後悔嗎?」

    「不……我希望你這麼做,透過你的擁抱,我這一生才是完整的。」

    她本想就這樣放他走的,可是他方才貼在唇上的吻,是這麼的溫暖,這麼的教她戀戀不舍。

    待明日一到,他就是漆華的丈夫,而她會變成一縷幽魂,人鬼殊途,她再也無法擁抱他。他是她的一生,既是如此,這一生她就要個徹底,什麼也不想錯過,她想得到他的擁抱,哪怕是剎那,就是永恆。

    拌澤輕顫的回到她身邊,捧著她的臉龐靠近自己,溫柔的摩掌著。

    「我愛你,我發誓今生絕不負你!」他硬聲說。

    「我……我信你。」

    他吻上她的唇,那樣的溫柔熱切,那樣的難分難舍,而她,也完全不保留的獻上自己。

    分離在即,濃烈的情感只能在對方身上汲取得到,一陣顫栗竄過她全身,甚至忘了如何呼吸,如何思考……在她靈魂最深處,只想為他顫抖,只想為他飛翔,只為他,一切只願為他……

    拌澤緩緩拉下她的綢衣,他完全明白,在水綠色抹胸之下,是從未被人親密接觸過的嬌軀,而這將屬于他,不只今夜,往後不久的將來,每一日、每一夜,他都要真真實實的擁抱她、愛她,完完整整的!

    安上自己,今夜,他徹底將她淹沒在難以割舍的**里……

    天際湛藍,晴空萬里,那男人大婚的好日子,連老天爺都幫忙。

    爆內處處有迎親的樂曲聲傳出,雖喜氣悅耳,卻也縹緲,至少,在舜蘭听來總顯得那麼不真切。

    望著屋子里,桌上、床頭、窗台、地上,到處都是一盆盆的忍冬,在遍地花海里一片淡香中,她取下圍住烏黑發絲的玉環,讓長發舒適的披散于背上,手上捏著一張紙簽,嘴唇始終淺淺地揚著。

    紙簽是歌澤清晨離開時留下的,他說來不及送給她鳳冠花,忍冬先暫替,日後他會再獻上鳳冠花,那花一樣會塞滿她的屋子,教她幸福一生一世。

    幸福她現在就很幸福了,真的,只可惜不能再面對面親口告訴他了。

    「舜蘭姑娘。」胡葛來了,端著藥碗的手,微微發抖。

    「你來了。」她黑眼輕輕閉上,再睜眼時,臉上已又帶笑。

    「該喝藥了。」他哭喪著臉說。

    「嗯。」她黑亮的瞳眸里干淨澄澈得沒有一絲雜質。「前頭很熱鬧吧?」她淡淡的問起。

    他同情的看著她,「公主出嫁,當然極為歡樂,你……如果想去瞧瞧熱鬧,我可以等你一會,稍後再喝沒關系的。」

    她輕搖了頭。她與歌澤說好了,不去見他娶別人的,再說她也不想站在那里,凌遲他,凌遲自己。

    金色陽光透過窗攝照在她披散的長發上,益發耀眼,此刻的她,像是完全透明了,無瑕得宛如仙界降生的仙女,胡葛瞧得眼都眩花了。

    「湯藥給我吧!」舜蘭微笑的接過那藥碗,仰頭喝下了,再將空碗交給他。

    她看到胡御醫走時默默拭淚的背影,忍不住開口跟他說︰「謝謝……你不知道其實你幫了我多大一個忙呢……太好了,這樣,他就能得到天下了吧……就能了吧……」

    但她太虛弱,聲音太小,胡葛根本沒听見,早就走遠了。

    舜蘭覺得自己好累好累,累到連掉淚的力氣都沒了。她深吸口氣,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回到床鋪上。

    床頭邊全是忍冬,忍冬香氣淡雅迷人,她聞了聞,再聞了聞,心里沒有一點將死的恐懼,她只想著,自個這輩子最難忘的是什麼?他送的黃鶯?他繪的鳳冠花?抑或是現在這滿屋子的忍冬……

    摘下一片忍冬葉,她合進口里,這是他全心全意的愛,她嘗到了。

    有點苦,有點甘甜,還有點酸……

    「歌澤,你要記住,我用生命愛著你,看你成就大業是我最大的願望,也是我唯一可以獻給你的東西。所以,盡情的去實現你的美夢吧,努力張開你的雙臂去擁抱天下,我不再是你的阻礙,這天下一定是你的,一定是你的……」

    她熱切灼亮的眼緩緩閣上,兩汪蓄積在眼中已久的淚水,終于由眼角滑落。

    拌澤,我愛你……

    一身喜氣紅衣錦袍的歌澤,面無表情的正與漆華同步走向大王殿,他倆拜完堂後,依大宓國習俗,前去宗廟祭祖,這會兒回來要對大宓王做臨行前的拜別。

    驀地,歌澤的心驟然起了一陣劇痛,痛得他腳步一滯,冷汗滴落。漆華沒有察覺,依舊腳步不停的往前行。

    「王子!」就在他們要走上殿前台階時,張白石青白著臉現身了。他一早就被主子派去調查一事,查清楚後,自個大為震驚不說,自知茲事體大,不敢先壓下不報,也不管場合時機是否適宜,趕緊湊到主子身邊,附耳對他說了幾句話。

    拌澤整個人呆在當場,全身的血液像流光了,僵凝、失溫,幾乎快不能呼吸。

    前方的漆華已高他幾個台階,她似乎是發覺他沒有跟上,卻只是不疾不徐地轉身,朝他回眸望去的那一眼,笑容竟是無比的燦爛歹毒……

    【待續】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只願為後(上)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淺草茉莉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