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柳 尾聲
作者︰席維亞
    湖塘旁,百花盛開,形成一片眩人的美景。

    「煩死了!」一個長相俊俏的小男孩盤腿坐在大石上,雙手托腮嘟囔。「你都不知道父王有多嚴,要我學的東西多得要命!」

    「那是你不知道母後有多嗦才會這麼說!」一旁,另一個年紀略小的男孩拿著小石子在地上用力劃啊劃的,憤憤不平地反駁︰「地王這個、地王那個的,听得我耳朵都快長繭了!」

    「你哪有我倒楣啊?我以後還要管幻國耶!」想到這里,他懊惱蒙面哀嚎,突然心念一動,放下手,開心地朝弟弟說道︰「這樣吧,幻王和地王都給你當好不好?反正父王也曾經身兼二職,可以啦!」

    「才不要!」弟弟跳起,仿佛他丟了個燙手山芋給他。「要當也是你吧?你是哥哥耶!」

    「所以我要愛護弟弟啊,幻王這個位置很多人都求之不得呢!」

    「不要不要不要∼∼你自己當啦,地王也送你……」

    忙著爭執推卻的他們,都沒留意到在不遠處,他們的爹娘正含笑看著這一幕。

    「沒想到咱們的兒子還真是淡泊,對名位權勢都毫不戀棧啊!」南宮旭低頭看向倚在他懷中的曲拂柳。

    「我該高興還是生氣呢?」她想板起臉,還是忍不住噗哧笑出。「這兩個小子只是不想用功而已。」

    「該高興。」他捏了下她的鼻頭。「是誰一直念著怕他們長大後,會為了爭權奪位而反目成仇的?」

    「找擔心嘛……」曲拂柳撒嬌咕噥。

    他們生了兩個兒子,仿佛是天意,一個擁有幻王的能力,一個擁有地王的能力,但總有個疑慮在心頭搖崗,她害怕有朝一日,權勢會毀了一切。

    「不會的,我對他們有信心。」南宮旭微笑,足下無息地朝他們走去。

    兩個不知死活的小男孩,還在那里喋喋不休地抱怨。

    南宮旭斂起笑容,緩緩開口︰「我記得,課不是在這里上的吧?」

    「啊——」兩個小男孩驚喊,瞬間彈跳起身,老大御風疾速竄高,老二召喚桃樹放下樹干,動作慢了點,被逮個正著。

    原本已逃到安全範圍的老大見了,趕緊落地。「父王對不起……」

    「誰的主意?」南宮旭沉著臉,然而眼梢卻滿是溫煦的笑意。

    「我的!」兩人異口同聲,對看一眼,老二站到老大面前。「是我吵著要哥帶我出來玩的。」

    「不是啦!」老大急道,上前一步把弟弟護在身後。「是我不想上課,把弟弟拉到這里。」

    「哪有,明明就是我!」

    「你才亂講,是我啦……」

    兩個人又吵了起來。

    南宮旭莞爾,挑眉朝曲拂柳的方向看去。

    曲拂柳輕笑,知道他要她看兩兄弟的感情好到什麼程度。她來到他的身邊,心疼地看著兩個孩子。

    「既然怕挨罰,何不一開始就乖乖在書房等著?」

    兩人回頭看見是她,不好意思地喊︰「母後……」不會他們剛剛偷罵父王母後的話,全都被听見了吧?

    「我真的很嗦嗎?」她悄聲在他耳邊問道。

    南宮旭愉悅低笑,手攬住她的腰。「今天放你們一天假吧!」

    「真的?」兩人睜大眼,不敢相信沒受罰還得到意外的假期。

    「嗯。」南宮旭點頭。「不過,別靠近這里。」

    「為什麼?」做弟弟的不解地問,卻被哥哥用力扯了下手。

    「沒問題!」老大笑道,拚命扯著弟弟離開。「噓,我再跟你說啦……」兩人手牽手,蹦蹦跳跳地離開。

    「我們有個體貼的兒子。」南宮旭笑道,環著她在大石坐下。

    「我今天本來要教他認地圖的……」曲拂柳嘟嘴,被他輕啄了下。

    「看在他們為了保護彼此這麼奮不顧身,就當作是給他們的獎勵吧!」他深情地望著她。「你老把心思放在領地和他們身上,也該撥點時間給我。」

    听出他話里的哀怨,曲拂柳嫣然一笑,坐上他的大腿,環住他的頸項。「晚上的時間都是你的,還不夠啊?」

    「你明知道我有多喜歡在這里的你。」他附在她耳邊輕聲道,溫熱的氣息逗弄著她。

    若有似無的撩撥引起一陣燥熱,曲拂柳雙頰嫣紅如火,嗔睨他一眼。「這讓我想到一件事。」

    「什麼事?」他的手開始不安分地在她腰際來回輕撫。

    「記得那一次,我要離開這里搬到地王府時,你帶我來這兒的事嗎?」她要自己專心,不被他的觸踫影響,即使……真的很難。

    和她相處的場景,都深深被他保留在腦海。「記得。」游移的手,已經接近她的胸部了。

    「那……真的是花瓣嗎?」

    原本要覆上的手,突然頓住。

    「花瓣?什麼花瓣?」南宮旭無辜地問。

    裝傻!曲拂柳失笑,不讓他這樣蒙混過去。她目光誘惑地緊鎖著他,在他的注視下,捧起他的下顎,用唇瓣輕輕地掃過他。

    「我怎麼覺得,那感覺和這很像?」她故意伸出舌尖,輕柔而緩慢地潤了潤唇,立即感受到他的變化。

    「會嗎?再試一次。」他啞聲道,誘哄著她。

    她俯身,再次輕刷過他的唇瓣。「像不像?」

    「如果我老實說,你會給我獎賞嗎?」她總是有那麼大的吸引力,成親多年,他依然永遠都要不夠她。

    「你還敢要獎賞啊?」她媚睨他一眼,故意起身離去。

    卻突然一股力量把她往回一帶,撞進溫熱的胸膛。他進逼,把她困在樹和胸膛之間,兩人親密相貼沒有留下任何縫隙。

    「你在玩火?」他喑啞低道。

    玩火自焚,他眼里危險的火焰,讓她既興奮又期待。「你說呢?」

    回應她的,是火熱的吻,將她完全融化。

    那年的,是吻,是花瓣?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片美景中,美好幸福緊緊將他們環繞。

    【全書完】

    編注︰敬請期待【王朝風流】系列之二•花蝶1082《解語妝》,系列之三•花蝶近期《狂王多難》。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拂柳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席維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