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休媚妻 尾聲
作者︰席維亞
    四個月後——

    元家面,近午時分,人聲鼎沸。

    和過去不同的是,這里的生意更好了,連原本拿來堆雜物和有間小房間的二樓,都重新整修打通成了客座,還是不夠應付客人的數量,店門口常常大排長龍。

    都是因為黎當家和元老板的事,把元家面的名聲打得更加響亮啦!

    事情一傳開,大伙兒紛紛傻眼。原來那韓玉珍才是壞女人,之前老被人指著罵yin賤的元老板,才是不折不扣的受害者。于是,以前打死不靠近元家面的人,紛紛上門光顧,生意才會好成這樣。

    包厲害的是,元老板竟然不計前嫌,收留了當初和外人一起陷害她的師兄,讓人不禁豎起大拇指,佩服她的寬宏大量。

    然而這樣的寬宏大量,卻沒用在黎當家身上。黎當家每天中午、晚上都到元家面用膳,為的就是求元老板和他破鏡重圓,都四個月了,元老板還是不為所動。

    想當然耳,大家就怕漏看了元老板首肯原諒的一天,三天兩頭就往元家面跑,還好元家面東西好吃,又多了不少新菜色,上這兒吃東西可是種樂趣呢!

    瞧,今天黎當家又來啦!他避開了人潮最洶涌的時間,但即使都未時了,樓下的位置還是座無虛席。

    「黎當家,坐樓上好嗎?」負責招呼的小霜一看到他,立刻笑道。因為生意好,店里又聘了兩名姑娘,經過元綺的訓練,以親切為賣點的小霜已能獨當一面。

    「好。」黎之旭往樓上走去,自行找了空位置入坐。

    沒多久,東西送到他面前。

    「誰叫你坐樓上?害我爬得氣喘吁吁的。」元綺嗔道,將托盤里的菜肴一一端到桌面。

    「樓下客滿了。」黎之旭無辜說道。看到那些菜都熱騰騰的,是她特地為他炒好的,不禁微微一笑。她已經不準他吃雪菜面了,說他只吃面會不夠體力,每次都要弄出三菜一湯喂飽他。

    元綺皺鼻。「誰叫你來那麼晚?」

    「早來更沒位置坐吧?」黎之旭伸手拉她。「忙完了嗎?一起吃吧!」

    元綺故意避開,一臉淘氣。「還沒呢,你一個人吃吧,待會兒沒人自己下來。」笑睨他一眼,她轉身下樓。

    「黎當家,今天又沒望啦?」旁人見了笑道,每天看他們逗著也是種樂趣。

    黎之旭回以淡淡微笑,對受人矚目這件事早已習以為常。他開始用膳,在吃得差不多時,二樓已經沒人了。

    將空盤放進托盤里,他下樓,看到一樓的客人也快空了,連負責廚房的何冠廷都跑出來聊天。

    「黎當家,這我來就好。」看到他端著托盤,何冠廷趕緊奔過去接。

    「給我,你在火爐旁站整個中午了,去坐著歇息。」看到他奔過去,小霜趕緊追上,搶過托盤,一直推他去旁邊坐。

    「別這樣,黎當家在看。」何冠廷一臉尷尬,卻掩不住滿臉的甜蜜。

    黎之旭莞爾,沒去調侃他們,走到窗旁的位置入坐。

    這算皆大歡喜了吧?元綺留她師兄下來,幫他戒了酒,還讓他掌廚,開出的新菜式,就是由何冠廷負責,來了一個多月,就和小霜產生了感情,小倆口濃情蜜意的,已經要論及婚嫁了。

    反觀他,還是孤家寡人一個。他不禁暗暗嘆了口氣。

    明明她對他的態度已和過去一樣柔情,卻堅持不肯再嫁給他。就連母親來元家面向她道歉,希望能再把她娶回去當媳婦,她可以溫柔以對,像以前一樣恭敬听著母親的話,卻是予以婉拒。

    原以為,拆了她二樓那間房,可以讓她搬回去,結果她卻是租了間宅院,連何冠廷、楊姐他們都搬進去住了。

    他不是怨,他知道他是活該,但……他真的想不透啊!

    「有吃完嗎?」元綺來到他身旁,笑靨燦燦地看他。

    「一干二淨。」見她一直站著,黎之旭正想拉她坐下,卻突然發現,她……好像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怎麼了?」元綺挑眉,依然沒坐下。

    「你……是不是……」他斟酌著要怎麼說。「變豐腴了?」

    每天都見面不容易看出差異,才會突然發現。不過,原就縴細的她,變豐腴後反而更加縴合度,這樣倒好,不然他老是心疼她操勞得長不了肉。

    「我很喜歡。」他馬上補上一句。這是事實,不管她胖還是瘦,都是他愛的那個她。

    元綺掩唇笑了,眼中不只有愉悅,還有更多溫暖的情緒。

    「我還在想你什麼時候會發現呢。」她從袖中取出一樣物事放在桌上。「這是楊姐做來送我的,她有點太心急了。」

    看著置于桌上用布縫制的小鞋,黎之旭難得地怔愣得說不出話來,只能一直盯著那雙鞋。

    「……我、我要當爹了?」還結巴。

    這可愛的模樣,讓元綺紅了眼眶。「我還以為你會問我是誰的呢!」她戲謔笑道。

    「除了我,還會有誰?!」黎之旭低吼,激動之情溢于言表。「我要當爹了,我要當爹了!」他揚臂高聲歡呼,整個店里都是他的聲音。

    店里只剩下元家面的人,看了都忍不住笑,卻沒人有驚訝的表情,原來他們早就知道了。

    「當什麼爹?阿綺又沒說要嫁你。」梁嬸潑他冷水。

    滿腔喜悅頓時被澆熄一半,黎之旭回頭,看到元綺淚流滿面時,剩余的喜悅頓時蕩然無存。

    這孩子,是辦筵席那一次有的,而那一次,她幾乎是被他強迫的。

    「你不希望他的到來嗎?」黎之旭握住她的手,低聲問道。如果她還是無法原諒他,他可以接受,但孩子是無辜的。

    元綺搖搖頭,揚起一抹好美的笑。

    「我好高興,能有你的孩子。都是你,像個孩子又笑又跳的,把我弄哭了。」她從沒看過他那個樣子,從他欣喜若狂的表情,她可以深深感受到他對她的愛。

    她的笑,讓他從谷底躍上了雲端。「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我在等你發現,你什麼時候發現,我就什麼時候答應再嫁你。」元綺點了下他的鼻頭。

    「所以,你願意嫁給我了?」黎之旭站起,不敢相信他竟在同一天內得到兩個好消息,高興得直想對天底下的人大喊。

    「嗯。」元綺用力點頭,又被他的表情感動得想哭。「因為,時間夠了。」

    她故意不答應他,讓他每天都到元家面來,為的不是刁難他,而是想藉此讓所有的人知道她的清白。

    她不在乎自己的評價,反正這五年來,她已經被罵得習慣了,這麼做是為了保護他,她要所有人知道,她一直都是愛著他,從未移情別戀,他沒被戴綠帽,以後也不準再有人這麼說他。

    而且,她需要時間讓他們接手這間元家面。這段日子,她不斷放手讓他們接下她的工作,楊姐知道怎麼熬湯,可以煮出和以前相同味道的面,小霜和梁嬸招呼客人已有自己的一套手腕,再加上師兄已經恢復水準的廚藝,就算少了她,他們也能把這間店撐得很好。

    「什麼時間?」黎之旭溫柔問道。

    他覺得自己太過幸運,並沒被她要求從城門口一路三跪九叩前來請罪,也沒要他搖旗吶喊自己的錯繞京城一圈,而是讓他得以陪在她的身邊,度過了幸福的四個月。他隱約猜到,要他花時間證明自己的真心,只是她的借口,但他猜不到她真正的想法。

    「等我嫁給你後,我再慢慢告訴你……」她捧著他的臉,踮起腳尖,吻上他的唇。

    其他人見了,無不欣喜歡呼,用力拍手叫好。

    誰說破鏡就無法重圓?他們用真心,將曾經破碎的感情,重新緊緊牽系在一起。

    【全書完】

    編注︰

     再見闊別五年的妻子,閻記當家閻逍即使面對眾人再冷漠疏離,在嬌羞妻子面前也不得不化為繞指柔,請見花蝶系列1129【情陷京城之一】《願嫁嚴夫》

     面對敵人以美色使計挑惹,斯文正直的御史項沛棠能反將一軍,或者無法把持而沉溺?請期待花蝶系列【情陷京城之三】《艷挑清官》

    手機用戶請閱讀︰玫瑰言情網手機版︰https://m.mgyqw.com/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黃色、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歡迎舉報,我們將嚴肅處理。

作品悔休媚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席維亞本人的觀點,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

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mgyqw.com